言情小說

蔭屍又稱養屍,屍體葬后不腐化,有的葬下一二十年不化,有的甚至百年不化(如木乃伊、肉身菩薩),有的表皮完好骨骸已化,有的棺內入水屍體浮在水上,腐而不化。

蔭屍有兩種一為乾屍,一為濕屍,乾屍為恨性八煞,濕屍為惡性八煞,是恨性八煞,墳墓開中門雙放輔弼水。

直得一提的是,一般新墳屍體要腐爛要經一段時間,有些人不知道,起棺一看,屍未腐化,而誤以為蔭屍,反倒嚇了自己。

一、惡性、八曜煞響或黃泉煞水來,《蔭溼屍》,就是埋茬的下的屍體,八年拾年完好無損,頭髮、指甲還會成長,衣物不腐爛。

二、恨性八曜煞響或恨性八煞黃泉水,《蔭乾屍》,埋茬的下的屍體橡曬乾的內體沒有水紛,嘴芭張開。

主要因素是棺木的處理不善、葬下土壤的性質、葬地的形勢位置。有種說法是陰山(取來脈論)、陰地(取落脈論)、陰向(取羅經坐向),葬下如入冰窖,屍骨不化。

有人就相信讓往生者入殮前口含寒冰玉,即能達到這樣目的;古埃及的「木乃伊」浸制術,能把屍體保存下來等等。

不好,這具活了,那另一具估計也會………………

「金老闆,帶我們去你媽的墳地,她估計也炸屍了。」


大牙戴爾,鍾離,目光看向我,又看了看金老闆,金老闆坐在地上,「什麼!」驚訝著。

我們來到了他媽墓地,金老闆不敢靠近,墓碑前,一個男子站在墳前,對我們微笑,向我擺手,「黑主小朋友,我們又見面了。」

我盯著前面的人影,「鬼面道人,呵呵,我們又見面了。」我走上前。

「怎麼,沒和你師傅在一起。」鬼面道人拔出身後的青銅劍。

「哼,怎麼,想他老人家了,今天我就帶你去天行閣。」我沖向鬼面道人。

「就你小子也想抓我。」鬼面道人嘴裡念著咒語,嘩啦嘩啦的聲音從墓地里傳出,我停下腳步,發現墳里居然有隻手,這隻手在慢慢的向外爬,突然,一個腐爛了的乾屍頭出現在墳堆上,一下衝出墳外,像我們走來。「哈哈哈哈。」鬼面道人大笑。

「原來是你。」我沖向鬼面道人。

「沒錯,那個萌屍看到了吧,力量如何,我做的,我做出來的。」

我沖向他,金老闆他媽突然攻擊我,我一腳將它踹開,它的力量沒有那個萌屍厲害,「大牙,戴爾,這行屍交給你了,鍾離,保護金老闆。」

「嗯!」三人同時回答。

鬼面道人,雙劍相碰,彈開,我們護打著,「那個美女不是上次被我推進行屍坑中的那位嗎?」鬼面道人看著鍾離。

「少逼逼。」我一劍刺在他手臂上,鬼面道人見流血,立刻瞪大了雙眼,他手中的劍,打的我更加有力,讓我有些支持不住。

「找死。」鬼面道人一腳踹在我胸口,把我踹出了五米遠,正好落在那行屍的墳堆上,墳上有個大坑,我正好坐到了裡面,屁股拔不出來,鬼面道人出劍向我砍來,我用軒轅劍擋住,但屁股咔在了墳堆口。

「呵呵,你的樣子很好笑啊!」

鬼面道人一劍將我手中的劍挑飛,不好,我立刻慌了。

「噗呲~」劍刺進了我胸口,我看著流血的胸口,看著鬼面道人。

「小子,讓你裝逼,還他媽抓我。」

鬼面道人冷冷的說道,一腳將我從墳堆中踹了下去,落入了棺材中。

「咳咳~」我劇咳著,血充滿了胸腔。

「黑主。」鍾離跑了過來,拿起軒轅劍朝鬼面到道人砍去。

「當~」

「你媽的閑雜碎,居然敢襲擊我。」鬼面道人語氣冷淡。

「啊~」鍾離慘叫,鬼面道人抓著她脖子,鍾離捂著手臂,一把將她推了下來,鍾離落在我身上,壓在我傷口處,疼的我冒出了冷汗。

「今天就讓你們小兩口,葬身於此。」

鬼面道人劍朝鐘離刺去,我緊忙將鍾離護在身下,劍刺在了我身上,疼,疼的很,這鬼面道人也真是狠,把我們推墳里不說,居然還用劍刺死我們,刺就不用說,還要埋了我們。鬼面道人往墳里開始埋土,我背後被劍戳的都是口子,血流了鍾離一身,我倒在鍾離耳邊,眼睛有些看不清,土落在我身上,能感覺到,土和血融合成了泥。

「黑主,鍾離。」戴爾看見鬼面道人正在填土,「大牙,這我頂著,你去救他倆。」

戴爾把桃木劍扔給大牙,大牙跑來,救我和鍾離,戴爾手裡沒有武器,正被行屍追趕,大牙推開鬼面道人,見我渾身是血的倒在鍾離身上,「黑主,鍾離。」

「大牙,快救我們。」鍾離伸手去碰觸大牙的手指。

「喂小子,在我眼皮子第下救人,也不問問我同意不。」

鬼面道人按住大牙脖子,「我讓你親眼看見你同伴被活埋。大牙掙扎著,鬼面道人拿過鍬,一腳踩著大牙,手在不停的揮動鍬,往墳里填土。

「黑主,鍾離。」大牙要轉身,結果被鬼面道人打了一鍬,腦袋流著血「大牙!」戴爾看向大牙,結果被行屍打了一拳,撞在了樹上,戴爾掙扎站起,掏出了火符。

「黑主,黑主,怎麼辦,我們要被埋了。」鍾離很焦急。

「不行,傷口還沒癒合上。」我的聲音很小。

「那怎麼辦。」鍾離帶有哭腔。

我掏出一把匕首,放在了鍾離手上,「挖旁邊的土,增加地方,流動空氣,向上挖。」

鍾離手開始向旁邊挖土,漸漸的,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壓在身上很沉,墳被填平,大牙目睹著這一切,卻無法動手。

鬼面道人拍了拍手,「哼,跟我斗,小子,再見了。」

鬼面道人消失在了這裡,「破。」戴爾把符貼在行屍身上,金老闆他媽,立刻成了殘肢斷臂的模樣,斷胳膊,斷腿的一動不動,金老闆看的目瞪口呆,見鬼面道人走了,大牙趴在墳邊哭泣著,金老闆拿著鐵鍬,前來挖掘,戴爾也挖著,大牙拿著軒轅劍刨著。

「黑主,黑主,挖通了。」鍾離看著白光,我動了動。

「哼,信哥得永生。」我一手抱著鍾離,一手伸出圖層,轟,我從土中躍出,把戴爾,大牙,金老闆他們嚇了一得瑟。

「黑主,你沒死……」戴爾他們看著我。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會死。」我甩了甩滿頭土的髮絲,放下鍾離。「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給我幹活,最後死了,我還得賠錢,呼!嚇死我了。」金老闆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戴爾掐著金老闆脖子,「原來你救他,就是怕賠錢。」

「咳咳咳,別掐了,鬆手。」金老闆道。

戴爾鬆開他,我走上前,「老闆,給錢。」我伸手向他要錢。

金老闆給了錢,我們也離開了這裡,回家路上,我們經過了火葬場,「聽說這裡有鬼的。」戴爾道。

我看向火葬場,沒看出什麼不對勁,沒有陰氣,「怎麼回事。」

「這裡已經關閉了,以前鬧過鬼,聽說一到晚上,這裡就會有哭泣聲,曾經這裡死過一女人,聽說是被人活活燒死的,而且殺人的還是個神經病,根本付不了法律責任。」司機講到。

「呃是嗎?司機停車。」

我們下了車,來到這火葬場。

「不是吧!要進去?」大牙瞪著雙眼。

我點了點頭,「沒錯。」

「不是吧大哥。」大牙道。

「去看看,到底什麼鬼。」戴爾有些興趣。

我們走了進去,來到大廳,這裡機器很多,都是焚燒屍體用的,牆上掛著一些死者的名字,「這裡有鬼,在哪?」大牙四處看著。

「這裡是把人焚燒成灰的地方,我們去別處看看。」

我們穿過大廳,來到一條大走廊,彷彿看不到盡頭,慢慢的,我們透過走廊的窗戶,發現外面已經黑了,我們走著。

「沒什麼發現,我們回去吧!」我抻了抻懶腰。

「嗯!累了一天了,也該休息休息了。」鍾離打著哈欠。


在我們轉身要走時,突然感覺頭頂,四周,都涼颼颼的,我看眼月亮,月亮四周帶有光暈,這是毛月亮,一般人說,出現月暈就是要刮大風。

而在我們這一行看,月亮出現月暈,那是煞天,孤魂野鬼見到這天就特別猖狂,因為這時,鬼魂可以有仇報仇,有冤抱冤,這是地府唯一放縱的事,這時是歷鬼陰氣最足的時候。

突然,我身後有東西扎我,很痛,我一把握住這東西,回頭一看,我差點沒噴了,戴爾瞪大了眼珠,鍾離和大牙抱在一起大叫,我摸了一手鮮血,拽了一手頭髮,一個黑影四處竄著,甩了甩手,「媽的,幻像。」

「嗚嗚~~~」哭泣的聲音在耳邊傳來,忽遠忽近,大家身上泛起了雞皮疙瘩,「誰,誰在哭。」大牙喊道。

忽然聲音沒有了,但我們也沒放鬆警惕,我們四處觀望,「呵呵呵呵,我,我在哭,呵呵呵呵。」

一個女子的聲音在我們耳邊嗚嗚的哭,之後是咯咯的笑,真搞不明白它在幹啥,一會哭一會笑的,忽然我聽師傅說過,「寧聽鬼哭,不聽鬼笑。」

哭的鬼是有冤屈,笑的鬼,是凶神惡煞的歷鬼,而這隻鬼,哭完笑,怎麼回事?我們看見走廊盡頭處,一個身穿紅衣的女人站在那裡,我們警惕著,因為那個女人就是鬼,突然,影子不見了,我四處看著,大牙突然尖叫,紅衣女人出現在了大牙面前。女子蒼白肌膚,如同冬天裡飄落的雪花,嘴唇血紅,如同口紅摸多了一樣,眼睛成狐眉樣,身穿紅色長裙,如同一個出嫁的新娘,頭髮散落過腰,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們,此時一切都非常的靜,我們四個人心跳的聲音很清晰,聽的一清二楚。

「幹什麼?」戴爾仇視的看著女鬼。

女鬼飄在地面,臉上露出愁容,「能幹什麼,呵呵呵呵。」之後又是笑。

我們感到不妙時,「武器。」

我剛說出,大牙他們的手腳就被女鬼頭上的頭髮纏住,我用軒轅劍砍斷頭髮,女鬼將大牙他們放在身後,捲起衣裙,開始向我打過來,赤手空拳。我沒來得及反應,被女鬼一拳打倒在地,好快。< 「哼,女鬼會武術,誰也擋不住,呵呵呵呵。」女鬼笑著。 「我擦,這是什麼邏輯,我偏要擋住試試。」我站起,忽然,我的腳被纏住,脖子被頭髮勒住,我喘不過氣來。 「嗚嗚嗚嗚,居然要擋我攻擊,好卑鄙。」女鬼又哭著。 慢慢,頭髮將我身體幾乎全都纏住,把我卷的一層一層的,快要把我沒了,而且勒的全身也緊,頭髮如同細針,向我身體中竄拉,我扭動身體,從兜里拿出火符,一股味道傳到我鼻孔里,好像火葬場焚燒屍體的味道,這股味,有點讓人做惡。 「火符,急急如律令,燒。」頭髮被我燒開,大牙他們掉了下來,女鬼頭上,瞬間光禿禿的,我忍不住想笑的衝動,她現在這個樣子,簡直就像個寺廟裡的尼姑。 「我讓你笑。」女鬼的聲音冰冷。 「我就笑,怎麼了,別以為你會武術我就怕你,告訴你,我也是會道術的。」 「哦!道術,就你。」女鬼不屑。 「哼,讓你開開眼。」我閉上眼睛,慢慢運用靈力,聚集於手,眼,「冥空靈眼,極光照。」 我將靈力聚集於眼睛,看向女鬼發出金黃,照射於她,女鬼迅速發出團黑氣,包裹住了自己。 「哼,還包裹上了,難道這是在打算快遞,讓我給你送回地府嗎?」我沖向歷鬼。 「好啊!那要看看你有沒有這本事,鬼術,浴。」 歷鬼立刻全身衣服突然變沒,對我拋著媚眼,我突然一愣,大牙和戴爾目光被鍾離擋住,「快拿下手,不然以後沒這眼福了。」 「就不拿,你們個流氓。」鍾離擋在了他們身前。 「媚術嗎?這應該是妖使用的招數吧!怎麼鬼也可以使,喝,呀!」 我拿劍毫不留情的砍向它,一個轉身,它飄開了我的攻擊,它一把托住我的腰,我看了她一眼,前凸后翹,「鍾離,它好像比你身材好的多。」 鍾離立刻扶住牆,「你是治鬼還是耍流氓。」

我立刻掙脫它,「想迷惑小爺,做夢。」我拿劍朝它掃去。

我被她一拳打在牆上,我從牆上落下,「道法無邊,冥空靈眼。」

我的眼睛發著金黃,咬破手指,祭劍,舉起軒轅劍,劍前出現個陣式,八卦陣,「動。」

我提劍朝它衝去,橫掃於它,它躲過了攻擊,我回身,一劍砍向它,將那八卦陣勢拍在它後背,從肩一直到臀部,一隻手摟住了我的腰,手被它叩住,劍落在地上,黑氣團團將我包圍,「我的鬼術可不是這樣而已哦!」

它輕聲在我耳邊說道,舌頭舔著我的脖頸,靠在我的背上,軟軟的感覺,我臉頓時紅了,「呦,怎麼了這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