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哎呦!你姓蔡?我有一個兄弟也姓蔡,說不定他還是你親戚呢!他叫蔡青,就是剛剛和我一起打架的那個,很高很白很嫩的,就是那個……”

“你少給我扯啊!快點,你必須賠我,那手機是我媽給我剛買的,生日禮物呢!”小紅帽上來使勁踢了我一腳。

我連忙向後退了一步躲開,指着她說道:“喂,我告訴你啊!君子動手不動手,咱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大家都是文明人,文明你知道嗎?”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 摳門剋星

“喂喂喂!你怎麼這麼不認生呢?咱也不熟吧,你就這樣了?”我繞着她跑,一邊躲開她的利爪,一邊說道:“別以爲你長的漂亮我就不敢打你啊,惹急了我,老子辣手摧花!”

“那你說怎麼辦吧?你把我手機扔河裏了,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你這人怎麼這麼野蠻啊。”

“唉,行行行!”我掏出自己的手機,把SIM卡取下,然後手機塞進她的手裏,說道:“諾,還你啦,這回總行了吧?”

反正這手機也不行了,給你就給你吧,雖然心裏有點捨不得,但給就給了吧,怎麼說也是我的不對,我心裏暗暗想着,是不是應該趁機向她借點錢打車回家?只是這樣是不是太無恥了?

“什麼破手機?”小紅帽把手機扔給了我,而後說道:“我不要,我就要我原來的那個。”

“小紅帽大姐,你……”

“我叫蔡婉菱!”

“好好好!蔡大姐!蔡大姐行了吧!您到底想怎麼樣,你要我賠你手機,好啊,我賠你了你又不要了,你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人生總是有那麼多的奇妙,那麼多的巧合,只是隨**了個手機扔掉,這纔沒過一會兒就被正主逮着了,最令我悲憤的是我連逃跑的力氣都沒了。

看着面前的蔡婉菱,我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既然想不出來那就算了,這件事是我的不對,我在這鄭重的向您道歉,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一聽我這樣說,蔡婉菱立馬急了:“那不行,你必須賠我,你要賠錢,或者從新幫我買一個一模一樣的,我那個也是新買的呢!”

我淡淡道:“這麼漂的姑娘怎麼市儈成這樣,能不談錢嗎?俗,真俗!”

蔡婉菱哼了一聲,往前挺胸道:“我就俗,就俗!你能怎樣?既然你怎麼不把錢當回事,那你賠我手機啊,我就要原來的那個。”

“嘿嘿!”我笑着退後了兩步,盯着她那已經初具規模的胸部說道:“咱一點兒也不熟,我都不認識你,所以不要表現的這麼親熱,不要誘惑我,我受不了的。”

看着她那即將發怒的表情,我連忙說道:“好了,大姐,別衝動,別衝動,說正事兒!你不就是想要我賠個破手機嘛!好啊,我賠你就是了……”

“那就快點,不要拖拖拉拉的。”

我笑了笑,說道:“可是我身上沒錢,一毛錢都沒有,你要是不信我讓你翻身,被你翻到了全都給你,就當是利息了。唔……要不……乾脆我把自己賠給你算了,你那手機頂天了兩三千,我陪你一夜你還賺了呢。”

“啊!你怎麼這麼流氓!無恥!變態!大色狼!”蔡婉菱舉着拳頭就想打我,隨即或許是因爲不好意思,又憤憤地放了下去,氣得直跺腳。

“你想多了,老子賣藝不賣身,給再多錢也不賣。”我無視了她通紅的臉頰,繼續道:“手機我肯定會賠你的,但是現在我沒錢啊。”

“少來,要不然我報警了。”蔡婉菱威脅道。

“唉!”我嘆了口氣,往前走了兩步,坐在了馬路牙子上,淡淡道:“手機,我肯定會賠你,但不是現在,我真的沒錢,不騙你。我今天剛剛和家裏鬧矛盾,被趕出來了,身上一毛錢都沒有了,今天一個兄弟剛剛借我的一百塊錢不小心掉了,唉……”

“喂,你少來這一套啊,別想着博取我的同情心,我不會上當的。”蔡婉菱小聲說道。

“可是我真的沒錢啊,要不這樣吧,你告訴我你的聯繫方式,等我有錢了立馬還你。”說着,我又補充道:“放心,我這人很講誠信的,最討厭撒謊的人了,所以我從不撒謊。”

“真的?”

“絕對!”

“你小子,要是敢騙我,哼!”蔡婉菱狠狠地握了握拳頭,而後她忽然想起來了什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哪個學校的?”

“七中,蔡青。”我想也沒想脫口而出,只是剛說出來我就後悔了,心中暗罵自己一聲白癡。

果然,在聽到我自稱蔡青以後,蔡婉菱先是一怔,接着就是大怒道:“你剛剛不是說你有個朋好叫蔡青嗎?你當我是傻子好騙嗎?”蔡婉菱一把抓住我的衣服,道:“快點老實交代,我最恨騙我的男人了!”

“唉,好吧,好吧,我老實交代。”我攤了攤手,說道:“其實我不是七中的,我是一中的學生,我叫洪振兵。”

“你又騙我!洪振兵是初二的,我和他是一個學校的,他被人打進醫院了,現在還沒出來呢!”蔡婉菱猛地掐住了我腰間的肉,惡狠狠道:“混蛋!剛剛是誰說了不騙我的?

“哎喲我操!臭娘兒們,鬆手,鬆手!”

“你再給我嘴裏吐個髒字?” 原來我在末日中

“大姐我錯了,我錯了,你溫柔點好嗎,溫柔!”在我連聲討饒之後,蔡婉菱才鬆開了手,我揉了揉腰間,可憐的想着剛剛在金碧輝煌就被丁詩雨掐的不輕,現在同一個部位又被蔡婉菱來了一下,真他媽晦氣。

“你再敢騙我一個試試!哼!”蔡婉菱眉頭一挑,問道:“你認識洪振兵?這麼說你也是一中的?”

“總不會你也是一中的吧?”我有些微微的驚訝:“看你這樣子有十八九歲了吧?你留了多少級了,現在還在念初中?”

“呸!我才十六,十六!一中初三一班的。”

“真的假的?”我嬉笑一聲:“初三一班可是重點班,那些學生這個時候應該都在學習準備中考吧?哪有像你這樣大晚上的還出來玩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好姑娘。”

“你才呢!我是……”說到這,蔡婉菱猛地頓住了,上下瞟了我兩眼,哼笑道:“我幹嘛要告訴你?”


“不說拉倒,沒事我走了啊。”我擺了擺手,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感覺力氣恢復的差不多了,猛地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蛋,感覺還挺嫩的,隨後不等她反應過來,我轉身就跑。

“混蛋!你給我站住!”蔡婉菱在後面追了上來。

看玩笑,休息了那麼久,要是這都能被抓住那我真是沒臉見人了,不一會兒,我往旁邊黑咕隆咚的巷子裏面一拐,就把蔡婉菱給甩掉了,隱約能聽到巷子口的蔡婉菱的怒罵聲。

哈哈哈!小娘兒們,想跟哥鬥,還嫩了點啊!我心裏得意的想着。

不對,聽那丫頭的口氣,她好像是一中初三的學生啊,那豈不是我的學姐?那會不會……哪天在學校被她碰到?

我擡頭看着天空的彎月,心裏想着我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手機沒電了,電話也打不了,要是就這麼回去的話,那我豈不是要走到天亮才能回去?

我猶豫掙扎了許久,最後終於一咬牙,一跺腳,立馬回頭走出了巷子,剛出了巷子就看見一個頭戴粉紅色圓邊帽的姑娘正蹲在地上,掩面哭泣。

看到這一幕,不知爲何我心中竟有些微微的不捨,也有些不好意思,蹲下身子拍了拍她的後背,輕聲道:“好了,別哭了,逗逗你而已,我怎麼可能就這麼跑了。”

看她仍然蹲在地上哭泣,我自顧自地嬉笑道:“開個玩笑,娛樂一下而已,你一點兒也不幽默。不就是一個破手機麼,你還哭了,怎麼這麼沒有大姑娘氣概?就知道哭哭哭,越哭越醜,看你以後還嫁不嫁得出去!”

“要你管,要你管!給我滾,你不是跑了嗎?還回來幹嘛?”蔡婉菱終於擡起了頭,雙眼通紅的看着我。

“喲!笑了,笑了,笑了,哎呀,你別笑嘛,再哭會。”我笑呵呵地逗着她,如我所料,蔡婉菱轉眼間就破涕爲笑,看到她笑了,我總算是放心了,嘆了口氣說道:“我說你至於嗎?不就是捏了你一下嗎?這樣你就哭了,你剛剛掐我的時候我都沒哭。”

“人家是女的,我打你一下難道你還要還我一下嗎?你還是不是男人?”

“好吧,我的錯,都怪我。”

“你剛剛不是跑了麼,怎麼又回來了?不要對我說你良心發現了。”

“你這話說的,我有這麼差勁嗎?就是心裏過意不去,是吧,然後呢……唔……”看着蔡婉菱一臉的不相信,我也不再多廢話,快速說道:“借我一百塊錢。”

“啊?”

“借我五十塊錢。”

“再說一遍,我沒聽清。”

我深吸了一口氣,腆着臉說道:“借我二十塊錢吧。”

“你!!!你怎麼好意思說的出來?不借!”蔡婉菱一扭頭。

“誒,大姐,你先別急着下決定,你考慮考慮啊。我現在要回去,但是身上又沒有錢,總不能讓我走回去吧,以後我還你,連着手機一起還你,你看行嗎?”我急忙說道。

“你這人太滑頭了,我不敢相信你,而且我爲什麼要借你錢?還有你剛剛是怎麼跟我說的,別談錢,俗!哼!你也你也真好意思,向一個女生借錢。”

“我這不是沒有辦法了嘛!這裏我就認識你一個人,只能找你幫忙了,你不能放着我不管啊,你怎麼這麼狠心,怎麼說我們也是同一所學校的,你說對吧?唉!被人連追了三條街,好不容易甩掉了,遇見個學姐,借二十塊錢都不行,我怎麼這麼可憐啊!”

“反正也被人連追三條街了,那你乾脆再跑幾條街不就好了嘛。”


“大姐,不是……你聽我說啊,你看你這麼漂亮,這麼溫柔,這麼善解人意,這一片我就認識你一個人了,你不能見死不救啊,我……”

“諾!”蔡婉菱雙指夾着一張五十塊錢遞到了我的眼前,面無表情道:“記得以後還我。”

“哎呀!謝謝學姐,謝謝學姐,我真想親你一下。”我連忙拿過那張五十塊錢,心裏想着這世上果然還是好人比較多啊。

正在這時,馬路邊上一輛出租車經過,我攔下車子上來副駕駛,向着外面的蔡婉菱揮了揮手:“學姐再見。”

“喂,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呢!”

“我叫趙翔,初一十二班,這回真沒騙你,有空找我玩啊。”本來想說我是李雲天的,但是話到了嘴邊不知爲何又改了,也許是我不想再騙她了。

真是一場戲劇化的相遇,蔡婉菱,一個自來熟的女人,大大咧咧的,和她相處了只有十幾分鍾,但卻給了我一種莫名的心動,至於那個被我扔掉了的手機,還是日後再說吧,現在我連養活自己都困難,又哪裏顧得了別的。

算了,還是早點回去吧,丁詩雨還等着我呢!想到丁詩雨,我的嘴角自然而然地浮現一抹笑容,心中更是按捺不住一股火熱的躁動。 “嗯?”丁詩雨愣了一下,隨即點頭道:“好吃。”

我捧着手裏的粥,看向她的眼睛,深情地說道:“如果我只有一碗粥,我會把一般分給我的媽媽,而另一半分給你。”說着我把手裏的一碗粥向她推去,說道:“既然我媽不在,那麼全都給你了。”

“可是我自己有啊,兩碗吃不掉了。”丁詩雨的臉頰頓時紅了起來,很可愛,我最喜歡她臉紅的表情了。

“哦,那還是我自己吃吧。”我又縮回了捧着大碗的雙手。

“吃飯呢,別貧了。”

我笑呵呵地伸手捏住她的鼻子,說道:“吃吧!”

“哎呀,別這樣。”丁詩雨打掉了我的手。

吃飯的時候有幾個初一的學生上前打招呼,嘴裏阿醉哥叫個不停,而我卻只認得他們是初一的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只好點頭表示一下,心中卻是稍感欣慰,咱也混得不賴嘛,至今還有這麼多人認得我。

吃完早飯,和丁詩雨又大鬧了會兒,臨走時我拉住楊光,說道:“王冠他們畢竟人多,悠着點,你再怎麼能打皮厚也不能跟他們傻拼,知道嗎?”

楊光眼神中滿是笑意,說道:“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說道:“要不哪天我帶一中的人殺到七中來,幫你搞定王冠?”

“真的假的?”楊光滿臉的不信:“上次你還讓我帶人幫你和一中的人打架,這回你就能組織一中的人來七中了?”

“那還用說嘛!絕對的可以。”

“還是算了吧,一中的戰鬥力太差,來了也是白搭。”楊光搖了搖頭,而後繼續道:“以後再說吧,放心,我自己心裏有數,你還是多管好你自己吧。”

離開七中以後,我和雲天一起走在路上,雲天問我:“等會咱們去哪?CS去?”

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下五子棋去吧。”

“好啊,好啊,我最近棋藝大漲。”雲天一臉興奮的表情。

“傻鳥,你還當真了?”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隨即說道:“我要去找工作了,不然以後連吃飯錢都沒有,我爸媽現在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來,太讓我寒心了。”

雲天說道:“找什麼工作啊,我手上又不是沒錢,咱倆一起省點花不就行了,再說了,你能做什麼?你現在纔多大,當童工嗎?”

我挺了挺胸,伸手平舉頭頂和雲天比了比身高,反問道:“我怎麼了?我不比你高?不必你壯?不比你帥?”

“行了,要是吹牛逼真的能長壽,估計你以後都能成千年老妖了。”

我搖了搖頭,說道:“一中旁邊那條街上,那裏有個網吧,我上次好像看到要網管,我去看看。”

“你玩真的啊?”雲天驚詫道。

“這不廢話麼,我什麼時候跟你開過玩笑?”說着我轉頭看向他:“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去的話我今天中午請你吃大餐。”

相對於七中來說,一中地處交偏,唯一的一條街道要從學校後門出發走上個十分鐘才能抵達,街上一共有四所大小不一的網吧,雖說外面的門面上都寫着“未成年人禁止入內”,但也僅僅只是做個表面樣子而已,只要給錢,有沒有身份證都是一個樣,基本上就是賺的一中學生的錢。

而我選擇的網吧的名字叫作“星辰網吧”,網吧不大,將近一百五六十太機子,我和雲天兩人一路坐車來到星辰網吧,已經到了八點多,這個時候網吧裏面的人並不多,收銀臺坐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正在看着電影。

“哥,你們這邊要招網管吧,我看外面牌子上這麼寫的。”

青年擡頭看了我一眼,問道:“外面寫的很清楚,從晚上十點到第二天六點,你確定你幹得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