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刷刷!」金色翅膀扇動幾下之後落地,還沒等鳥背上的幾人站穩,一道金光閃過,腳底一空,幾人直接落到地上。

「小黃,你真了不起。」憐笑著說了一聲,伸出手臂,面前這個活蹦亂跳的小黃雞跳到憐的手臂上,隨後小翅膀一扇,直接到了憐的腦袋上,抬高小腦袋很為驕傲的叫了幾聲,「唧唧!」

加里奧好奇的走過來,看著憐腦袋上站著的黃色小身影,「等等,剛才的大鳥該不會……是小黃?」


「唧唧!」小黃很驕傲的扇動了幾下小翅膀,皮埃爾錯愕的瞪大眼睛,這怎麼可能!那分明……就是一隻雞!

「的確是小黃。」憐笑笑,說實在她也很驚訝,原本以為小黃只是一隻普通的小雞罷了,沒想到如此不簡單,回想起來也對,在那樣一個魔獸盤踞的地盤裡,怎麼能是普通的小雞。

「它不是一隻雞嗎!」加里奧的話惹惱了小黃,憤怒的唧唧聲不斷傳來,憐笑了一聲,「加里奧,小心下一次小黃將你甩下來。」

加里奧撇撇嘴,安妮開心的走過來,「小憐,讓小黃帶我們飛不好嗎?」

小黃看到安妮靠近,連忙後退幾步,「唧唧!唧唧唧唧!」聲音似乎也有些不對勁,憐連忙拍了拍小黃的身子,感覺到它很是緊張,似乎隨時都會跑掉的樣子。

「唧唧!唧唧!唧唧!」小黃奮力的叫出來,聲調很高,憐開口道,「應該不行,小黃現如今是這種體型,變成大鳥似乎需要特殊的時機,接下來的路應該沒問題,我們自己走就行。」

「哦。」安妮點點頭,大眼睛掃了一眼小黃,小黃驚著一般跳了幾下,憐連忙將它又放了回去,有些理解不了為什麼它這麼害怕安妮。

「前面的路都是平地,應該沒什麼問題了。」皮埃爾開口,他內心之中有很多震撼,在方才的狀況,那麼混亂緊張,稍微有個不注意就可能出問題,他原以為這幾個年輕人都會出現或多或少的毛病,但眼前的這幾個,看上去這麼年輕的孩子,卻表現出超乎想象的完美!

冷靜,沉穩,甚至不懼生死!

皮埃爾內心震撼,看來自己是小瞧了這幾個年輕人,皮埃爾不由得笑了,這一次的任務他似乎不該再抱怨下去了。

前方的路雖是坦蕩平途,但憐並沒有掉以輕心,雖然在小黃的幫助下他們逃過一劫,前面還會面對什麼困難也不得而知,極寒之地附近有異族生活,會不會在到達極寒之地之前就和異族碰面,這全部都是未知數。

一路之上幾人的動作迅速安靜,沒有驚動過多的生物,也沒有惹上什麼麻煩,在經歷了狼人大本營的劫難之後,幾個人越發小心翼翼,皮埃爾還是第一個打頭陣,這位王者級別召喚師已經損失了一本召喚之書,雖然他沒說什麼,但憐明白對於召喚師來說,任何一本召喚之書都是寶貴財產,能不犧牲就不犧牲,好在憐是附魔師,以她如今的實力水準,製造召喚之書,王者級別的……應該也沒什麼太高難度。

一路之上皮埃爾更是沉默,這些讓他刮目相看的年輕人更是讓皮埃爾過多的去關注,越是關注越是發現他對這幾個年輕人最開始錯誤的認識,就連那個只有七歲的小女孩兒,現如今在皮埃爾的眼裡都很不簡單,正常來說一個七歲的孩子還處在被呵護的年齡,如此長途跋涉還不見絲毫疲態,而且這樣的環境中沒有絲毫驚慌,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可以達到的。

「周圍的空氣已經越來越低,我們離極寒之地應該越來越近了。」皮埃爾低聲開口,雖然地表和植物還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溫度已經越來越低,憐點點頭,前方的溫度應該會更冷,看來極寒之地就在前面。

「你們應該都帶了禦寒的衣服了吧,現在換上吧。」皮埃爾停了下來,準備更換衣裳,但見憐幾人都沒有任何動作不禁皺眉,「你們在等什麼?氣溫越來越低,提早換上才對,還是說……你們沒準備?」

憐笑笑,「我和安妮兩人都不需要可以保暖,我們是火系元素師。」

皮埃爾點點頭,目光掃向隱月和加里奧,加里奧扯扯嘴角,「我們也不需要,火焰藥劑應該足以對抗所謂嚴寒了。」加里奧隨手掏出幾瓶火焰藥劑,「大叔,你要不要也來一瓶?」

皮埃爾完全愣住,元素師暫且不論,但眼前這個祭司……會不會太奢侈了點!「你是藥劑師?」皮埃爾伸手將火焰藥劑接過問了一句,這幾個年輕人都不簡單,這些藥劑也許是他自己製作。

「唔,我的確是藥劑師,不過仍在成長之中,還需要很多學習的地方。」加里奧看了看自己的口袋,「我帶了幾十瓶火焰藥劑,雖然都是低等級的,但對抗嚴寒沒問題,若是這些藥劑不夠用我也帶足了製造的材料,現做也可以。」

皮埃爾忍不住瞪大眼睛,幾十瓶火焰藥劑?!他也未免太奢侈了點!

隱月不客氣的將火焰藥劑吞下,「做的還不錯。」隱月給予讚美,「若是抵禦嚴寒而已,火焰藥劑應該能維持很長時間,一整天的話……應該沒問題。」

加里奧點點頭,也一口將火焰藥劑全部吞下,「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以防萬一,畢竟是極寒之地,我的準備還是要齊全。」

皮埃爾默默的將那瓶火焰藥劑收起來,換上了幾件厚衣服,他還沒有這麼奢侈,這瓶藥劑還是在衣服抵擋不了寒冷的時候再用吧。憐看著皮埃爾的動作低聲一笑,這位可謂身經百戰的傭兵會不會被他們幾個搞瘋?

「你怎麼不吃?」加里奧見皮埃爾沒有吃不禁開口,皮埃爾穿好衣服,頭也不回的向前走,「我有衣服可以禦寒,還用不上藥劑。」

加里奧咋咋舌頭,在製造藥劑的材料方面憐可是給了他一大堆,以後在藥劑的研究上他可不用愁材料問題,低等級火焰藥劑的材料很簡單,若是沒有他現做就好,只能說這位傭兵大叔太謹慎了。

憐和安妮體內有火系本源,對抗這點寒冷都是小意思,五人一路再往前行進,終於地面發生了變化,片片白色出現,地面越來越多的白雪和碎冰,周圍的植物也越發枯萎,直到變成單一的白色,再沒有任何痕迹。

「哈!」安妮對著面前哈了一口熱氣,立刻凝結成了冰霧,安妮低聲一笑,小手連忙去觸碰,體內的火系元素正在熊熊燃燒,小姑娘根本察覺不到半分冷意。

皮埃爾忍不住打了一哆嗦,將火焰藥劑吞下,這裡實在是太冷了!

「都是雪和冰,而且我們走過的地方都會留下腳印和氣味,行跡很難隱藏,要更加小心。」皮埃爾壓低聲音說了一句,四桌的時間已經白芒一片,若是異族也擁有著白色的外表,就算潛伏在周圍也是發現不了。

幾人往前,走上山坡,一連串的腳印灑下,一陣刺骨冷風吹來,憐黑眸向前掃去,冰雪世界呈現眼前,四周一片寂靜,似乎沒有任何生命留存下的痕迹!到了,極寒之地! 章節名:章36棘手的情況

冰封雪地,入眼皆是茫茫白色,呼出的空氣都能在面前結冰,若是原地停留幾秒似乎一股寒冷就會自腳底板直竄全身,就如一個白色的熔爐,要將這白色裡面的所有生命全部煉化成冰。

「不是一般的冷,一瓶火焰藥劑根本不夠用,就算穿再多的衣服也根本抵擋不住什麼。」加里奧再度吞服下一瓶火焰藥劑,遞給隱月和皮埃爾好幾瓶,皮埃爾這一次可沒有客氣,加里奧說的一點都沒錯,他原以為足夠的衣服應該能抵擋住部分嚴寒,但現實中衣服就如紙片,根本抵擋不住什麼。若是有火焰藥劑,恐怕他現如今已經從里凍透了。

憐呼出一口氣,立刻變成薄薄的一層冰霧,嘗試性的將火系元素用處,在正常狀態下能夠燃燒熊熊的火焰,似乎畏懼眼前這懾人的寒冷,比平常小了很多,產生的熱度也低了不少。

水和火,這兩種本就相生相剋的元素,若是一方強大,另一方就會受到絕對壓制,在如此寒冷的極寒之地,火元素的威力大大減少,若是發生戰鬥,火元素也產生不了多少作用,反倒是在身體之內可以和體外的寒冷相抗衡,這也算是慶幸之處。

「火苗好小。」安妮也伸出小手掌,小型的火苗在掌心跳躍,如殘餘的燭火隨時都會熄滅。

「都準備好了嗎?」皮埃爾問了一句,其他人都是點點頭,皮埃爾心中也不由得鬆口氣,若是換做其他年輕人他可能要提心弔膽,不過若是這幾個,他反倒是安心了。

五人朝著一片白芒的深處走去,路上全部都是厚厚積雪,山嶺高坡之上全都被雪覆蓋,一路看到的植物無一例外掛滿銀霜,偶爾能夠見到通體白色的熊在山坡上走過,留下依稀可見的一串足印。

「這一路走來也不見有多少物種出現,有些怪異。」加里奧環顧四周,就算是在極寒之地,也生存著能夠適應這裡環境的物種,然這一路走來就見到了零星幾隻,似乎都在躲避著這片區域一樣。

「很有可能我們已經踏入了異族的領地,大家小心。」皮埃爾神情緊張凝重,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憐心中也是同樣想法,極寒之地內生活的異族區域,一定會被其他物種避開,尤其是單獨行動或者小型群體的魔獸,在這裡紮根的異族必然是極寒之地生存能力最強的物種,也是力量最為強悍的一個,弱者是不會主動侵犯強者的地盤,除非是想早死。

憐回想著老師對於寒冰菇的描述,通體呈現乳白色,和雪的顏色十分接近,但周身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所以即使是在一片白的世界中寒冰菇也是很好找到的,然一路而來,一株寒冰菇都沒有看到。

越往裡滿深入,代表著侵入異族地盤越深,幾人的呼吸都慢了下來,行進的速度也明顯緩下,行走的同時更為密切的關注四周,憐更是如此,淡藍色的光芒,任何一個細小的地方憐都不會放過。

「發現寒冰菇了沒有?」隱月走過來,低聲問了一句,憐搖頭,「沒有,寒冰菇這種植物老師說過並不特殊,極寒之地分佈的應該很為廣泛才是,但走了這麼久竟然連一株都沒有看到,很有可能生活在異族的領地中心。」

隱月微微皺眉,「生活在極寒之地的異族……我多少聽我的矮人朋友說過有關於異族的狀況,異族的族群大小規模不等,極寒之地如此特殊的地域,生活的不僅僅是一種異族,希望生活在寒冰菇周圍的不是最強的那個。」

「希望如此吧。」憐扯扯嘴角,「火焰藥劑的效果如何?」

隱月笑笑,「加里奧的水平還算不錯,在藥劑方面也算有天賦。」

憐低聲一笑,看著最前面的皮埃爾,「這位王者召喚師損失的也不小,五百萬……他怕是要虧了。」

隱月低聲笑笑,「和你同行的人,是不可能會吃虧的。」

「前面有情況,噤聲!」皮埃爾神色緊張的開口,隱月和憐立刻噤聲,五人也就此停下腳步,皮埃爾揮手示意五人都集中到一起,白雪皚皚的坡上,五人隱藏在一個很高的雪堆後面,寒冷的空氣陣陣竄過,只聽一陣翅膀揮動的聲音自遠而來。

「刷!刷!刷!」


「這是翅膀揮動的聲音。」隱月低聲開口,憐神色冷凝,「聽這聲音,扇動翅膀的體型應該不小。」

安妮忍不住將憐的手握緊,一雙大眼睛里也透露出些許緊張,加里奧忍不住咽下口水,體型不小?會扇動翅膀的生物太多,體型巨大的……難不成……會是龍嗎?!

五人噤聲,聲音越來越近,隨著翅膀拍動的聲音五人不難想象體型有多麼巨大,一道冰藍色身影逐漸靠近,最先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似龍非龍似蛇非蛇的頭顱,藍色鱗片布滿全身,一雙燈泡眼綴在頭頂,眼仁完全呈現一道豎直黑線,粗大的脖頸連接著兩顆這樣的腦袋,觀察著周圍的狀況,粗大四肢離開地面少許距離,粗壯的尾巴在後方輕輕甩動,陽光照射而下,在雪地上投射出不小的陰影。

「那是什麼……」安妮睜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正緩慢靠近的生物,雙頭一身,又像龍又像蛇,憐眉峰狠狠糾結在一起,眼前的生物圖片她可是確切見過,她的運氣實在是不怎麼好,竟然會碰到冰封奇美拉!

奇美拉,便是這種雙頭生物的名字,奇美拉族也分為不同族群,生活在極寒之地的是冰封奇美拉,奇美拉的雙翼已經失去了翱翔的能力,只能飛離地面最高不超過百米距離,奇美拉的移動速度並不快,甚至是有些慢,然一旦進入它們的攻擊範圍,就很難逃掉。

「冰封奇美拉……」憐喃喃低語,對於冰封奇美拉的描述也是隻字片語,她能認出眼前是什麼生物已經很不錯了。這隻冰封奇美拉似乎是在巡查,兜了一圈之後扇動翅膀重新返回,在它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後,五人才探出頭來。

「那是冰封奇美拉?」皮埃爾皺眉,他聽說過奇美拉這個異族,只不過這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活物,那隻冰封奇美拉的體積能夠裝下十個他了!

「冰封奇美拉……生活在極寒之地,所使用的力量應該和水、冰脫離不了關係。」隱月開口,「異族很少有獨居的情況,不過冰封奇美拉的體型如此巨大,異族的數量應該不多。」

「就算不多,單單一隻也夠我們受的。在這樣冰天雪地的環境里,一旦和它交手,吃虧的還是我們,若是幾隻一起撲上來,我們或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加里奧開口,憐點點頭,「加里奧說的不錯,如今的情況對我們很不利,這一行只是要來找東西,盡量不要驚動任何它們,拿到我想要的東西,我們立刻撤退。」

「你想要什麼東西?可以幫你找一下。」皮埃爾開口,憐沉思一會兒,「一種通體白色,周身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蘑菇。」

「有這種蘑菇存在么……」加里奧喃喃自語,憐聳肩,「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極寒之地這種蘑菇並不少見,應該很容易找到。」

「我們都會幫你留意,現在……繼續前進吧。」皮埃爾開口,看了看奇美拉回去時的足跡,「繞開它的足跡,避免碰面。」

其他幾人皆是點頭,五人避開這隻冰封奇美拉的足跡繼續深入,向前行進了很長一段距離,並沒有碰到奇美拉,五人不禁鬆口氣,這個時候安妮小姑娘忽然眼睛一亮,指著前方不遠處,「小憐,你看那裡!」

眾人的眼神都望了過去,淡藍色的光芒在前方閃耀,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憐很清楚的知道那便是她要尋找的寒冰菇!

腳步不由得加快,憐有些迫不及待,距離那美麗的藍色越來越近,隱月猛然伸出手將憐攔下,並且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憐疑惑的看著他,皮埃爾心生警覺,往前探了幾步,前方的路突然就此斷裂!鬆軟的雪墜落,露出了原本的面貌!前方根本沒有路,是空的!五人正站在一個不低的陡坡坡頂,鬆散的雪全部落下,也將它本來遮蓋的內容顯現出來!

「我的上帝,不是吧!」加里奧不禁雙手抱頭,恨不得將自己的頭髮撓亂,皮埃爾愣愣的看著下面,隱月神情凝重,憐往前一步,有些發愣的看著下面,很大一片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寒冰菇近在眼前,似乎就在觸手可及的位置,只要滑下這個山坡便能得到!然而……!

「刷!刷!刷!刷!」

陣陣拍動翅膀的聲音傳來,憐的黑眸也不禁一沉,在這片寒冰菇的四周,圍繞著十幾隻冰封奇美拉!封鎖了所有靠近寒冰菇的可能!只要他們走下山坡,迎接的將是十幾隻冰封奇美拉的攻擊!

所有人的眼光都不禁落到憐的身上,憐緩緩握緊拳頭,深吸一口氣,冰冷的寒氣灌入肺中讓憐更為清醒,「這次……真的棘手了。」

明天多寫點=。=~~~~ 章節名:章37一更

十幾隻冰封奇美拉的攻擊,憐可沒有任何自信能夠接下,縱使有隱月在,有一位王者級別召喚師,憐心中也沒有任何把握。對奇美拉這一種族知之甚少,冰封奇美拉的進攻能力如何,所使用的力量又是什麼,這些全部都是未知數,如果能夠知道也只能在交手之後,然一旦交手,沒有任何勝算。

「有十二隻,我們根本不能有任何動作。」隱月皺眉,十二隻冰封奇美拉,他們根本就不能輕舉妄動!如果想拿到寒冰菇就必須和這些冰封奇美拉打照面,根本不可能越過!

「必須要你親自去?不能用什麼東西代替一下? 你好,墨先生 ?」皮埃爾開口,看向憐,「你那隻黃色的鳥不就可以?它體型小,就算被發現這些異族應該也不會太過排斥,畢竟都是魔獸一類。」

「這也是個辦法,人類是絕對不可能去的。」隱月點頭贊同,憐沉思,這的確是個不錯的辦法,但小黃不是合適的人選,它一聲唧唧很有可能驚動這些奇美拉,若是對方一個不爽小黃就有去無回了。

「那隻雞不行,移動速度又不快,若是變成鳥還能考慮一下。」加里奧連連搖頭,憐點點頭,「沒錯,小黃的移動速度不行,奇美拉一旦對它發動進攻,它根本沒有反擊之力,若論速度快的話……我想,有個傢伙很適合。」

幾個人立刻明白憐的意思,小丑嘛!要速度有速度,要多靈巧就多靈巧,奇美拉真要發動進攻,小丑一口要上去也是夠嗆,就算打不過也能跑得過!

「不錯,它挺適合的。」加里奧笑著點頭,皮埃爾見幾人都知曉什麼的模樣,忽然想到難不成這位貝拉小姐還有稀奇古怪的東西?

手腕一轉,小丑便出現在憐的肩膀上,剛出來的它懶洋洋的打了一個打哈欠,小眼睛看了下四周立刻就精神了。「小丑,是小丑!」安妮開心的喚了出來,皮埃爾有些傻眼,這是……蜥蜴嗎?怎麼長的這麼奇葩!這張蜥蜴臉可真是有夠丑的啊!真是想不到貝拉小姐竟然喜歡這種類型的寵物?

憐將自己的意思說了一遍,小丑眨巴了好幾下眼睛,最後憐問了一句,「明白了?」

小丑點了點腦袋,身子一動就要往前沖,卻被憐猛然拽住尾巴,小丑有些惱火的回過頭,看了憐一眼,憐的手指握緊,「記住,如果它們攻擊你,不要管什麼寒冰菇,第一時間往回跑,知道嗎!」

小丑看了憐一眼,眨巴了下小眼睛,憐這才鬆開手,小丑一溜煙便往前竄去,身子如一道殘影,迅捷不已,憐不禁有些提心弔膽,皮埃爾不禁低聲開口,「那蜥蜴……聽得懂人類的語言?」

「應該能吧,畢竟這樣交流都好長一段時間了。」加里奧開口,幾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小丑身上,隨著它的移動而移動,冰封奇美拉悠閑的扇動翅膀,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現小丑的靠近,很快,在幾個起落和小心的躲避之後,小丑迅速靠近了寒冰菇,憐心頭的巨石總算放下,但仍忍不住捏把汗,「只要一個,一個就好!」憐忍不住低語出聲,小丑支起身子,小眼睛看向憐的方向,眨巴了幾下,隨後爪子往前一探,就要摘取一株寒冰菇,然小丑的爪子在接觸到寒冰菇最外圈的那層淡藍色光芒之後,陡然變了神情,身子迅速後退,似乎在躲避著什麼。

怎麼了?看到小丑這樣的動作,憐剛放下的心再度懸起,十幾隻冰封奇美拉依然沒有被驚動,但面對寒冰菇小丑表現出來的異常讓憐揪心,在嘗試了幾次之後小丑很為惱火的看著面前的寒冰菇,每當它靠近之後,那周圍的淡藍色光芒就會對它發動進攻,刺骨的寒冷讓小丑根本靠近不了寒冰菇,小眼睛看了看周圍,很為惱火的小丑陡然張開嘴,朝著寒冰菇咬了過去!

「咔嚓!」

利牙將寒冰菇就此咬斷,跟要在寒冰上一樣,小丑咬住寒冰菇身影竄去,朝著憐的方向跑來,然在此時,十二隻冰封奇美拉不知道是何原因,被徹底驚動了!

刺耳的尖叫聲傳來,冰封奇美拉雙眼冒火的盯著要跑掉的小丑,小丑的移動速度飛快,以冰封奇美拉的速度根本追擊不上,十二隻冰封奇美拉憤怒不已,兩個腦袋皆張開嘴巴,一股寒冰自口中噴出,直接落入地上!

「咔嚓!咔嚓!咔嚓!」雪地之上出現無數冰錐組成的冰牆,阻斷了小丑的行進路線,小丑東竄西竄,冰牆持續形成,眼看已經走不出去了!

「小丑!」憐驚呼,奮不顧身的沖了出去,十二隻奇美拉感覺到人類氣息,發出更為憤怒的嘶吼!

「該死!」皮埃爾怒喝一聲,手腕一轉另一本新的召喚之書出現,隱月在瞬間拉開長弓,長箭飛射而出,掩護著憐的前進路線!

「速度祝福!」加里奧一聲大喝,憐的速度不由得更為加快,其他人沒有貿然衝上去,憐的移動速度不滿,在隱月和皮埃爾的掩護下,冰封奇美拉的進攻多數被擋下,憐迅速穿梭在冰牆之中,「小丑!過來!」


聽到憐的呼喚,小丑的移動速度更快,然兩人被冰牆阻隔,還有奇美拉的重重攻擊,憐只能怒吼一聲,「去寒冰菇那裡!小丑!快去!」

嘴裡咬著寒冰菇的小丑身子調轉,往寒冰菇的方向跑去,憐也是如此,隱月見到這一幕手有些發冷,身子一動也要衝進去,卻被皮埃爾攔下,「你要做什麼!不要進去!」

「她在裡面!」隱月怒吼一聲,皮埃爾低吼,「貝拉小姐遠非常人,她會沒事的!」

十二隻冰封奇美拉早已經不管拿走寒冰菇的那隻蜥蜴,現如今身為人類的憐是他們的主要火力目標!好在奇美拉的移動速度不快,憐咬緊牙關,看到小丑已經到了她所說的地點,憐狠狠鬆口氣,加緊速度朝寒冰菇衝去,「嗖!」一道冰箭襲來,憐身形一晃,卻仍然被冰錐的邊緣划傷小腿!

「啪嗒!」幾滴溫熱的鮮血就此灑落在雪地之上,憐絲毫沒有顧忌直衝而去,小丑見到憐的身影身子一個跳躍就要撲過去,然一道寒風襲來,小丑的身子直接被轟飛到寒冰菇之中!

淡藍色的光暈感受著小丑的入侵,小丑有些驚慌的睜大雙眼,瞬間,一大片寒冰菇的下方傳來冰面破碎的聲音!

糟糕!憐預感到了什麼,然已經阻止不了,幾道裂紋自寒冰菇的下方傳來,腳下的並非雪地而是冰面!

「咔嚓!咔嚓!咔嚓!」冰面碎裂,也只是幾秒的功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