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李麟微微一笑,道:「不必了,領主府我的話就是最終的決定!」

周天寶臉上露出氣悶的神色,面對李麟如此任姓的上司,他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師傅!」陳貞對著陳副院長喊道。

「貞兒,既然決定了就去做吧。領主大人既然對你如此信任,那你只能用你的才能報答他。就算失敗了,大不了輔助他東山再起。咱們兵家不是沒有失敗,但是不管怎樣的失敗都打不垮咱們。」陳院長神色無比嚴肅的說道。

陳貞點點頭,對著陳院長恭敬的磕了一個頭,然後轉身走到李麟身前,單膝跪地,無比嚴肅的說道:「今曰起陳貞願意奉你為主,只要主上不負,臣遠一生追隨。」

李麟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將其扶起來,道:「從今天起咱們一塊兒打江山,一塊兒名揚天下。」

李麟的話讓陳貞臉上露出一抹激動的神色。旁邊眾人心思莫名,尤其是那十名兵家學員,能夠跟在陳院長身邊,必然也不是簡單角色,李麟的舉動雖然不是針對他們,但是卻讓他們一個個滿心期待起來。一個可以放權給下屬的上司是每一個將領夢寐以求的,畢竟將領面對的戰鬥環境複雜多變,沒有臨機決斷的權利將會受到極大的掣肘。如果是一個愛瞎指揮的上司,在厲害的將領也可能變成無能者。

「領主府正在組建新的軍團,新軍團同樣需要將領,諸君還請努力,只要你們有能力,我李麟就保證給你們施展的舞台。」李麟大聲說道。

「多謝領主大人!」幾人激動地說道。

「還請諸位師兄隨陳貞一塊兒前往不死軍團!」陳貞恭敬的對著其他十人行了一禮。

其他人一個個側開身子,不肯受陳貞這一禮,不過對於他的請求,卻都答應了。兵家子弟的舞台還是在軍隊,在戰場之上,而沒有比參與在最前沿戰鬥的不死軍團最好的地方了。更何況陳貞出任不死軍團軍團長,這可以免去他們在軍團中的掣肘,更能發揮自己的才能。

陳貞臉上露出感動的神色,轉身恭請李麟為他們分派職位,李麟微笑著擺擺手,道:「你現在是不死軍團的軍團長,他們要去你軍團,自然應該你來安排才對。」

李麟的信任讓陳貞臉上更加感動,他沒有給予眾位兵家弟子實際的職位,而是讓他們組建謀士團,協助他共同指揮不死軍團。對此其它十人倒沒有什麼抗拒的意思,畢竟他們有自知之明,現在讓他們帶兵恐怕只有壞處沒有好處。畢竟他們對不死軍團和對方都不熟悉,淡淡憑藉之前零散的情報根本無法做出決定。

接受了認可和新任命的陳貞很是乾脆的啟程前往不死軍團,對此李麟並沒有交代太多,因為之前的任命早已經傳遍整個不死軍團,想必在陳貞沒有出差錯了之前,不死軍團內部是不會有什麼反對的聲音。

陳副院長也在周天寶的調度下迅速建立了一座巨大的學院,有半神級老僕出手,建立一座恢弘的學院不過是輕鬆異常的事情。無極城建築幾多,而且大多華麗異常。空置的府邸宅院更多,利用其來組建神魔學院分院是再合適不過了。而且李麟還仿照前世大大學,對分院建設提供建議,新建立的神魔學院分院很有後世學園的特色。

在確定了神魔學院分院的事情之後,長公主和林晚晴再次向李麟告別,她們準備潛入天罡領,一邊搜集情報,一般歷練自身的實力。對此李麟是反對的,畢竟兩女露過面,有心人查出她們的身份並不難,天罡領又是天罡門一支獨大,必然掌控四方,長公主他們暴漏身份恐怕就是死路一條。但是長公主堅持,李麟多番勸解無用最終也只能同意。

當然,兩女再走之前,理所當然的要和秦雪玲道別,三女說了什麼李麟不知道,只是三女最後看向李麟的目光總是有種莫名的意思,讓李麟感到渾身不自在。

神魔學院的第二批人來了,這次人員之中竟然有不少熟人,李麟和秦雪玲的師傅上官天沖,長公主和林晚晴的師傅東方長明都在,五皇子李徹也隨著隊伍來到了混亂領。在加上神魔學院各雜學學科的老師和學員,此次前來的人數竟然不下數百人。聽說後面還有幾批要來,不夠不是走的空間傳送陣,而是乘坐的飛舟。

說起飛舟李麟自然想到曾經乘坐碧落皇朝的飛舟,那可是出行作戰的利器。而那種東西也唯有三大天宗才各有一艘,平常寶貝的不知道藏在哪裡,就算是領主府控制整個混亂領也搞不到。有心自己建設,但是其材料和高昂的代價讓李麟直接放棄了。

對於神魔學院出動如此多的人李麟還是感到驚訝的,畢竟只是建立分院,沒必要如此大張旗鼓的才對。最重要的是,神魔學院前來混亂領的都是外院之人,內院所屬一個都沒有。

「諸葛院長讓我告訴你,不久之後他也會前來,看來是有重要事情和你商量。」五皇子李徹帶給李麟的消息讓他皺眉。

「神魔學院發生什麼事了嗎?」

李徹搖搖頭,道:「應該沒有吧,不過在我們來之前,一批上古萬族的青年高手前去挑戰了。結果如何不得而知,聽說內院天才高手也吃了不少虧。」

「上古萬族的觸角都伸到神魔學院了嗎?看來之前我們的舉動也不過是打掉了上古萬族一部分的力量。」李麟神色凝重的說道。

「院長說他也很驚訝你竟然會發展的如此之快,還擊敗了上古萬族的侵襲。雖然大皇姐回去告訴諸葛院長領主府立足未穩,建立小規模的分院即可,但是諸葛院長還是派出了最多的人手。三哥,如果我沒有猜錯,院長大人恐怕想要將外院整個搬遷到混亂領。」李徹沉聲說道。

「這我也看得出來,但正是因為看得出來所以反而搞不清目的。五弟,這次來了你就留下來幫我吧!領主府將設立特情處,專門處理混亂領的情報機構,五弟你心思縝密,正好適合這份工作。」李麟拍了拍李徹的肩膀說道。

「三哥,你準備脫離大唐另起爐灶嗎?」李徹看出了李麟的心思,神色凝重的說道。

「不錯,我想要以混亂領為,打造屬於我的帝朝。」李麟沉聲說道。

「帝朝?三哥,你的理想……很……很偉大!」李徹臉色一變,苦笑著說道。

「我知道帝朝不好建立,否則上古至今人族也不會只有九大帝朝存在。但是正因為困難,才有值得努力的價值,五弟,大唐的水太深了,以你目前的實力,不回去才是正確的。」李麟沉聲說道。

李徹點點頭,顯然對於大唐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三哥,你知道父皇他……」李徹開口說道。

「好了,他的事情你就不要說了,我沒有興趣知道。以後安心留在混亂領,我會想辦法將八弟接到這裡來,到時候你就不要再擔心了。」李麟明白五皇子擔心什麼,而就目前來看,留在這裡比回去要好得多。至於唐皇李震遠,李麟實在不想多提。名義上雖然是父子,卻絲毫沒有父子之情。這一世的李麟神魂雖然消散了,但是潛藏的記憶對大唐皇宮充滿了排斥。


李徹漠然不語,他自然知道李麟和唐皇李震遠沒感情,甚至對整個大唐都沒有什麼感情,如果不是有這麼一層血緣關係在,他恐怕也無法得到李麟的重視。五皇子現在已經是先天六品王座,如果在當年也算是一方小高手了,但是現在尊級滿地走,武皇不如狗,他一個王座武者連自保都困難,更不要說其他了。

之後李麟將司徒天沖和東方長明兩個老頭子安頓在了領主府之中,並帶司徒天衝進了六芒星空間去見秦雪玲。當半步武皇的司徒天沖看到已經尊級的兩個徒弟,臉上的神色可是精彩異常。秦雪玲倒是很興奮,一如之前的表現漸漸打消了因為實力差距而產生的師徒隔閡。至於東方長明,在聽說兩個弟子已經出去歷練之後,臉上露出一抹擔憂之色。之前兩女回神魔學院,自然見過他,他也知道兩女已經是武尊級高手的事實,但是對於傳說中的元素之祖實在是沒什麼概念,他們的實力還接觸不到這些上古秘辛。

和無極城的平和不成,在靠近天罡領的方圓千里範圍內,不死軍團和天罡門的大軍展開激戰。陳貞統領不死軍團第一戰就展開偷襲,敵人防備不及,被擊潰一路大軍,高昂的氣勢受到重創。而陳貞首戰旗開得勝,信心大增。(未完待續。) 天罡領出兵明顯倉促,在吃虧之後,立刻停止前進,各路大軍迅速收縮。這一種一敗就收縮的架勢讓陳貞有種無從下口的感覺。

他幾次出兵試探,對方都不為所動,彷彿根本就沒有將他的挑釁放在眼中。這種表現根本就不烏合之眾,大戰還沒開啟,陳貞心中就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死軍團之中的氣氛也在幾次挑釁無果之後漸漸浮躁起來,尤其是之前輕鬆擊退對方一路大軍,使得現在的不死軍團的有些信心爆棚了。六大統領天天找陳貞請戰,彷彿他們大軍一出,對方就會立刻崩潰似的。

這種對峙並沒有持續多久,天罡領一方開始有了新的動作,他們集中了所有尊級以上的高手,形成攻擊箭頭,向著不死軍團發動了最猛烈的攻擊。

面對這種情況,陳貞也只能選擇暫避鋒芒,同時調動大軍繞開前鋒,攻擊對方實力薄弱的部分。

天罡領的大軍反應極快,那道前沖的攻擊肩頭迅速掉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現在不死軍團正面。

無可抵擋的攻擊轟然沖入不死軍團之中,足有幾十萬人連哼都沒哼一聲就直接被這恐怖的攻擊化為齏粉。不死軍團的防線被生生撕開一道口子。

「九龍困天陣!」陳貞大喝,九條巨龍衝天而起,因為是普通靈脈加持,九龍困天陣的威力比之當初在鎮天宗有所減弱,但作為上古兵家高等級的困陣,暫時擋住對方的攻擊還是有可能的。

可惜陳貞並沒有來得及放鬆剛剛成型的九龍困天陣風雨飄搖,隨時都有可能崩潰。神級強者的氣息從大陣之中瀰漫而出,顯然大陣之中有人使用了封印神級攻擊的禁忌物品。

面對如此結果,陳貞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軍團長,不能和敵人硬拼,對方的實力太強了。」一名參謀說道。其正是陳院長身邊的十名兵家學院之一。

陳貞點點頭,沉聲命令大軍後撤,準備放棄硬拼,尋找有利地形和敵人再戰。

經過半年多的訓練,不死軍團早已經不是當初的烏合之眾可以相比的了。但是之前的大勝和現在大敗形成劇烈的反差,讓他們的士氣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不死軍團都是高手,撤退速度快的驚人。他們剛剛消失在天際,九龍困天大陣轟然崩塌,九條靈脈一聲哀鳴,暗淡的沒入大地之中。

天罡領一方士氣大陣,開始向著不死軍團展開追擊。一時間鋪天蓋地的到處都是武者。

前方的陳貞不斷接收後方傳來的情報,這是不死軍團偵查部隊的特殊手段,乃是李麟根據靈魂分化的然後結合前世的電子知識製造的簡易通訊工具。

「責令不死軍團第一,第二統領帶領本部兵馬依據前方山勢建立阻擊陣地,不惜一切代價抵抗對方的一個時辰。」陳貞的話使得第一第二統領臉色一變。這似乎是一個不能完成的任務,畢竟對方實力遠超己方。數以十萬計的尊級高手組成的部隊簡直是一把可以撕裂任何防禦的利刃。

陳貞並沒有給第一統領和第二統領拒絕的機會,沉聲說道:「剩下的所有人隨本帥迂迴包抄,目標地方指揮部。這次我們要一具端掉對方的指揮部,失去了只會,這些烏合之眾將不戰自潰。」

陳貞的戰略並不高明,但卻是目前唯一有可能改變戰爭局勢的辦法。能夠讓烏合之眾發揮出如此恐怖的戰力足以說明統領之人威勢極重。更何況從開戰到現在,陳貞都沒有發現天罡領的掌控者天罡門的力量,這讓陳貞心中變的極為凝重。

對方的追擊速度極快,可以說在第一統領部隊和第二統領部隊剛剛拉起防護大陣,對方的尊級強者大軍就已經來到了近前。

轟隆隆!

恐怕的力量撞擊在第一統領和第二統領聯合部隊的陣法之上,陣法轟然碎裂,尊級強者沖入不死軍團之中。

「兵陣起!」

隨著第一第二統領的大吼,整個不死軍團之中散發出陣陣詭異的迷霧,一條一條的百丈靈蛇從虛空之中而出,裹挾著恐怖的力量沖入天罡領大軍之中。

這正是靈蛇兵陣,當初韓信成功擺出來之後,整個不死軍團都在研究如何發揮兵陣的力量,韓信沉睡之中,導致不死軍團失去了完整的兵陣陣圖。但不死軍團的研究並沒有停止。李麟憑藉記憶擺出了新的陣圖,然後在不死軍團的不斷磨合試驗之中逐漸變得完善。新的靈蛇兵陣或許沒有韓信掌握的兵陣強大,但卻也是一個新的完整兵陣,威力同樣不可小覷。最重要的是經過不死軍團的研究,靈蛇兵陣可以根據布陣人數的大小隨意的變換。第一統領部隊和第二統領部隊早已經掌握了十萬人規模的兵陣,其威力不下於九品武尊巔峰。或許對付半神級強者力有未逮,但對付這些只是武尊級的混亂部隊卻是無堅不摧。

至於之前大戰之中為何沒有布置出靈蛇兵陣,是因為大軍統帥陳貞對不死軍團並不了解。再加上他這樣空降的統帥在不死軍團中也沒有親近之人,作出決定自然有其失誤的地方。

大戰的膠著讓潛伏起來的陳貞滿是激動,不死軍團之中竟然已經將兵陣掌握到這種程度,如果自己之前知道,絕對不會有之前的失敗。陳貞有些懊惱,懊惱自己的衝動,如果他能夠在出戰之前耐心了解不死軍團,這一戰絕對不會變得如此艱難。

「各位統領,本帥知道你們對我出任不死軍團軍團長並不信服,但是現在大戰在即,本帥希望諸位能夠精誠合作,共同保護咱們的家園。」陳貞大聲說道。

不死軍團其他四位統領點點頭,但是觀念的轉變並不是說幾句話就可以的,最起碼不死軍團的各位統領別的沒有,傲氣卻都是百分百的充足。

作為正統兵家傳人,陳貞手中掌握著很多簡單有效的方法,就像現在隱匿氣息前行,幾百萬大軍的行動竟然讓就在不遠處的對方發覺不了,由此可見這種手段的可怕。

很快,他們繞過戰場,到了天罡領大軍的後方。

「根據偵查部隊探查的情況,敵方的統帥應該就在前方的山頂。衝上去,滅了對方的指揮部。」陳貞沉聲說道。

「大帥,要不要再探查一下?」第三統領低聲說道。

「不必了,戰機稍縱即逝,現在正是咱們反敗為勝的好機會。」陳貞沉聲說道。

四位統領一揮手,後方大軍如果海潮一般沖向那座巨大的山脈。武皇級高手都已經飛了起來,現在已經用不著隱匿氣息,就算前方的大軍回援,他們也擁有足夠的時間攻上去。

轟隆隆!

不死軍團出手,四大統領部隊化為四條萬丈靈蛇,轟然向著山頂撲去。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轟然從山頂上閃過,瞬間洞穿一條兵陣所化的靈蛇,並在其身上開了一道幾十丈方圓的大洞。

這頭被擊中的靈蛇仰天嘶吼起來,周身青光涌動,傷口迅速彌合,但是靈蛇氣息也比之之前萎靡了一分。

「飛舟!該死!」陳貞臉色大變,知道自己還是輕敵了,對方的指揮部堂而皇之的設立在這裡並不是沒有防備的。當陳貞看到山頭飄揚而起的天罡門標誌的時候,陳貞臉色已經變得慘白了。

轟隆隆!

一道巨大的光幕擋在山巔,四條咆哮而來的靈蛇撞擊在光幕之上竟然被生生彈了回去,同時那詭異的金光一道一道的從光幕之中射出來,在四條龐大的靈蛇神身上洞穿出一個個巨大的孔洞。雖然沒有鮮血飛濺,但是四條靈蛇依然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立刻發布撤退命令!」陳貞在震驚之後,迅速反映過來。對方顯然是料到自己的偷襲,以逸待勞等在這裡。現在他們已經被全面克制,再打下去只不過徒增傷亡而已。

陳貞的撤退命令還沒有發出去,山巔之上的光幕轟然放大,一隊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從山巔之中飛出來。其天罡門的標誌使得陳貞神色難看。看來之前他們所有人都被騙了,天罡門的力量並不是烏合之眾,而是實實在在的精兵悍將。

天罡門的大軍轟然沖向一起,化為一頭巨大的上古巨蜥,巨蜥一聲嘶吼瞬間撞飛了四條纏繞過來的靈蛇。

靈蛇咆哮著纏繞在一起,轟然化為一條更加龐大的靈蛇。然後向著巨大的蜥蜴發動了攻擊。

啪!

靈蛇和巨蜥瘋狂撕咬,憑藉利爪利齒,體型相對較小的巨蜥竟然佔據了上風。

陳貞明白不能再糾纏下去了,否則最終他們很有可能全軍覆沒。

「發撤退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擺脫對方的糾纏。」陳貞臉色前所未有的堅定。

後方的參謀團人員立刻發出紅色信號彈,正在瘋狂戰鬥中的靈蛇一聲咆哮,硬抗巨蜥的一擊后順利脫身。韓信帶著參謀團人員沖入巨大兵陣之中,然後破碎虛空向著遠方衝去。至於第一統領部隊和第二統領部隊,陳貞相信他們可以相對從容的脫身。

「敗了,不死軍團慘敗!雖然最後成功突圍,但是戰損超過一半,受傷者更是眾多。」當周天寶將這則情報送到李麟面前的時候,憤怒咆哮的他直接噴了李麟一臉吐沫星子。(未完待續。) 「知道了,不要著急,不是還剩下一半的兵力嘛!」李麟退開身子,臉上沒有絲毫的慌亂之色。.

「你這是什麼話,難道你非要聽到不死軍團全軍覆沒的消息才開心?」周天寶徹底無語了。不死軍團可是領主府的支柱,沒有了不死軍團,領主府還能夠存在多久誰也無法把握。

「廢話,我又不是天罡領的人怎麼會盼著不死軍團全軍覆沒,不過現在戰爭還沒有結束,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李麟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他的從容讓周天寶感到深深的無力。

「對了,我現在去學院一趟,有些事情需要和陳院長討教。」李麟起身,瀟洒的擺擺手消失不見。恨的周天寶牙根疼。

「這個傢伙如此從容,難道還有什麼底牌不成?」周天寶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李麟還有什麼力挽狂瀾的手段。

神魔分院之中,陳院長彷彿知道李麟要前來一般,正在默默的等候。他身後的那名半神級老者正在忙碌的煮茶,動作雖然忙碌,但是舉動十分優雅,顯出良好的茶道技巧。

李麟踏入,深深地吸了一口茶香,臉上露出一抹迷醉的笑容。

「好茶好茶,沒想到福伯不但功力深厚,還泡的一手好茶。」

福伯微微一笑,並沒有開口說話。陳院長擺擺手,示意李麟坐下。

「領主大人,老夫很好奇,貞兒敗了,葬送了幾百萬大軍,為何你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焦急之色?老夫從剛才就在觀察,看領主大人的樣子好像絲毫不擔心。」陳院長沉聲問道。

「有什麼好擔心的,既然將不死軍團交給陳貞指揮,自然是相信他的能力。而且看您老的神色,我也差不多能夠知道,陳貞的失敗指揮恐怕只佔很少一部分,甚至他的指揮沒有問題,而是天罡領方面實在是太強大了。」李麟的話讓老者忍不住點頭。

「領主大人果然非常人,剛剛老朽已經分析過整個戰況,貞兒確實也有有些貪功,但總的來說指揮還是沒有大錯的。唯一導致他失敗的原因就是天罡門擁有一支戰力極為強大的軍隊,並掌控有完整的兵陣。如果情報沒有失誤,天罡門應該是掌握了上古百獸兵陣之中的巨蜥大陣。」陳院長沉聲說道。

「靈蛇對巨蜥,看來靈蛇要吃虧一些啊!再加上之前大敗,士氣虧損。雖然算不得絕境,但也是危機四伏。看看陳貞如何決斷了。」李麟微笑著說道。

「領主大人,你就不怕貞兒一敗再敗,最終葬送整個不死軍團?」陳院長好奇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