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似乎是發現勸不動陳揚,裂風獸竟然利嘯一聲,離開了這裡,就是不知道還會不會再來。

陳揚這一修鍊便直接修鍊到了夜晚,駕馭著風嘯鷹的那名黑袍人又一次站起身來,道:「風嘯鷹連續兩天飛行,今天又被裂風獸那頭畜生給嚇了一跳,現在已經有些疲倦了…我會在前方找到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降落下來,我們在陸地休息一天,然後剩餘幾天全力趕路。」

對於黑袍人的話眾人倒沒有什麼意見,於是在風嘯鷹在前方又飛行了一陣之後便是緩緩向地面降落下來。

落地之後才發現這是一片叢林,另一邊竟然是一個小城。

黑袍人辨認了一下,之後才開口道:「現在才剛剛到邊陲的天海城,過了天海城之後才是無盡裂谷,穿越過無盡裂谷就到天池山脈了。」

黑衣老者這時走到陳揚身邊,笑道:「小傢伙,餓了吧?」

一想,自己還真是一天沒吃東西了,於是連忙點點頭。

見狀黑衣老者也是微微一笑,隨後從儲存袋中取出來一些簡單的食物和水,兩個人一起吃了一陣才算是填飽了肚子。

另一邊的黑袍人一揮手,只見一團火焰兀自出現在一堆柴火上面,隨後一團火焰突然升起,接著一陣暖意湧上所有人的心頭。

「好了,大家休息吧。」黑袍人說完之後便走到風嘯鷹身旁休息去了。

聞言大家也紛紛跟著閉目休息起來。

但是唯獨一個人還沒有休息,正是陳揚。

此時他剛剛聽到小灰的一句話,瞬間一點睡意都沒有了。

「你是說,裂風獸也跟來了,那它為什麼沒發動攻擊?」陳揚用精神力此刻正與小灰溝通著。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這附近的確有裂風獸的氣息,你要小心些…」

!! 「好的,我知道了,反正它只要還敢來我就再用幾張靈火陣,放心吧。」陳揚淡淡一笑,隨後背靠著一棵樹漸漸閉上了雙眼……

轉眼已經是眾人出發的第三天了,天還未亮,陳揚便已經醒了過來,因為有孕靈陣的幫助,他的修鍊速度簡直是突飛猛進,才剛剛突破八品劍師就感覺到自己觸摸到了八品劍師小成的邊緣。

站起身來,見到黑袍人正拿一些食物喂著風嘯鷹,一時好奇便走向那人。

「小傢伙,你怎麼來了?」黑袍人見到來者是陳揚,於是便開口問道。

陳揚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小灰的發現告訴黑袍人,「我能夠在附近感受到裂風獸的氣息…我覺得咱們還是要小心點。」

聞言黑袍人倒是有些意外,隨後沉默了一陣,才又說道:「我感受了一下,這隻裂風獸的氣息跟昨天我們見到的那隻不一樣…至少要比昨天的那隻弱了太多。」

「難道是,幼年時期的裂風獸?」陳揚連忙問道。

「不確定,不過既然對方沒有對我們發動攻擊,那麼我們也就沒有必要去攻擊它,收拾一下準備出發,爭取到明天左右就到達無盡裂谷。」黑袍人說著便拍了拍風嘯鷹的頭,頓時後者發出一聲清嘯。

聽到這道聲音之後還在休息的眾人紛紛坐起身來,見到黑袍人和陳揚已經準備好了,於是便一個個走上風嘯鷹的背上,準備出發。

……

時間一天天的推移過去,陳揚眼中的無盡裂谷終於漸漸消失,前方露出了一座座連綿起伏的山脈。

「這無盡裂谷真是恐怖,沒想到他的長度竟然會這麼驚人。」陳揚喃喃道。

而現在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正是天池山脈,再過不久就終於到達天池郡了。

這時那名黑衣老者又找到了陳揚,笑道:「中午時分應該就能到達天池郡了,你可以選擇先去陣法師聯盟闖一闖,也可以去其他的宗門或者是附庸城家族看看。」

陳揚點了點頭,他總不能告訴黑衣老者自己來天池郡其實是想弄到修羅劍的吧……萬一修羅劍在天池郡某一位大能的手中,那自己豈不是要對付劍王級別的老怪物…

「這把劍,的確是主人生前曾用過的一把,應該也有相應的傳承,但是現在是無主之物,你放心好了。」劍魂的聲音有些虛弱地在陳揚識海里響起。

陳揚聽到劍魂的聲音之後才算是鬆了口氣,畢竟劍魂為了幫助自己躲過一難又一次昏迷了半個月之久,令他很是擔心,好在現在劍魂終於醒過來了。

「劍魂,你能不能感受到修羅劍具體的位置?」陳揚又忍不住問道。


過了良久,劍魂的聲音才又一次傳來:「我不能,也許只有距離修羅劍極近的時候我才能感受到,現在只有靠你自己去經歷過每一個地方了。」

聞言陳揚又一次沉默下來,逐漸閉上雙眼開始休息,就這樣,漸漸地到了正午時分。

陳揚睜開雙眼時清楚地看到下方一座規模非常恐怖的巨大城池,簡直要比玄幽城大了幾十倍都不止,而此時風嘯鷹正在緩緩降落。

不一會兒,風嘯鷹落到了一片巨大的空地前,眾人紛紛跳了下來。

「前輩,您打算去哪裡?」陳揚見到黑衣老者下來,連忙上前問道。

「我還有些事情,不確定要去哪裡,你呢,想好沒有?」黑衣老者仍舊是笑眯眯的望著陳揚,反問道。

陳揚思索了一陣,才說道:「我打算直接進入天池郡,在天池郡闖蕩一段時間我再去外面的天池山脈甚至是無盡裂谷看一看。」

聽到陳揚說要去無盡裂谷,黑衣老者嚇了一跳,道:「無盡裂谷,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吶……」

陳揚笑了笑,道:「我也就是去看看,又不進去,那前輩,我就走了。」

說著,陳揚望著距離自己不遠的輝煌城門,提起一口氣便快步走了過去。

因為怕人多眼雜,而且天池郡里又龍蛇混雜,所以陳揚乾脆將求敗劍裝進儲存袋中,萬一被一些老怪物瞧出來端倪就不好玩了。

見到陳揚的背影越來越遠,黑衣老者仍舊是微笑著,隨後才御劍凌空,朝天池山脈的方向趕去……

又是到了城門前,仍舊是被兩個身穿鎧甲的守城士兵攔住了,不過這兩個人的語氣相對平緩了許多,「你是從哪裡來的?」

「下面城鎮,玄幽城。」陳揚簡單地說了一下,然後那兩名准劍王級別的守城士兵便放行了。

見到陳揚走遠,先前其中一位守城的士兵嘆了口氣,道:「最近老是有人來咱們天池郡,估計他們還不知道這場仗已經打起來了吧。」

這人身旁的那名士兵淡淡一笑,道:「無知的一群傢伙,來就來吧,反正到最後說不準都得加入天池聯盟,哈哈,到那時候就有人替咱們做擋箭牌了。」

而此時已經走進天池郡中的陳揚自然是不知道那兩人所說的話是什麼,此時他先找到了一處擺地攤的人堆。

隨便找到一個人,在他的攤位上看了看,然後取過一副天池郡周邊的地圖,問道:「老闆,這張地圖怎麼賣?」

「一萬金幣。」看攤的那人是一名身穿綠色長衫,口中叼著一根草芽的年輕男子,此時他正閉目休息,聽到有人開口問價便直接說道。

聞言陳揚倒是一怔,一張小小的地圖竟然賣一萬金幣?

「我說,你買還是不買啊,不買的話把東西放回去。」這時,那名綠衣年輕男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聽到對方的話之後陳揚雖然有些怒意,但是無奈對方實力非常強橫,只得默默地將一張紅色晶卡扔給對方,然後取過地圖便走。

「喂,你是剛來這裡的?」就在陳揚剛剛走了幾步之後,身後那人突然站起身子,問道。

陳揚本來不打算理會對方,但是總感覺對方有事情要告訴自己一樣,於是便轉過身子,道:「是,有事嗎?」

那人見自己猜的果然沒錯便淡淡一笑,隨後又把那張紅色晶卡扔給了陳揚,道:「你太弱,我不喜歡欺負弱者…對了,今天下午附庸城周龍天的女兒要出嫁了,聽說只要去那裡都能免費吃頓飯,你可以去看看。」

原來那個人是怕自己錢不夠,想要幫自己省一頓飯錢,見狀陳揚對那人的隔閡便自動消失了,於是淡笑道:「多謝了。」

隨後按照地圖上的指示朝附庸城周城的位置走去,反正有免費的飯吃,不吃白不吃……

!! 天池郡東方附庸城一共有三座,其中一座城池叫做周城,因為這座城鎮的城主就叫做周龍天。

最近兩天周城可謂是熱鬧非凡,有時候甚至到了半夜時分還能傳來陣陣嬉笑聲,仔細一問原來是城主周龍天的寶貝女兒要出嫁了。

陳揚就是在這種日子下因為好奇心驅使所以來到了周城,仔細一看規模就如同以前自己呆過的玄幽城差不多。

城中到處有人在忙活著,一群人在打掃著城池的地面,有一些人又在每一個地方都貼上了喜慶的紅紙。

「陳揚,其實你還不如直接去陣法師聯盟修鍊好一些,畢竟這些事情對你來說完全沒什麼必要。」這時,劍魂有些無奈的聲音響起。

陳揚無所謂地笑了笑,道:「沒事的,反正只是跟著吃一頓飯,大不了晚上就回天池郡就是,最主要的是咱們現在還沒有一點關於修羅劍的消息…要不然我哪能每個地方都去一遍。」

感受到陳揚的那股固執,劍魂只得嘆了口氣,道:「那好吧,你自己多加小心,你現在八品劍師的實力在這個周城只能算是中下等。」

「大哥哥,你去左邊的那個屋子裡看看。」突然,小灰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陳揚正向前走著,聞言連忙停下了腳步,向左邊一看,只見這是一個叫做「奇石異草」的商鋪。

「這裡面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你?」陳揚有些好奇的問道。

小灰聞言訕訕的笑了笑,「你先進去走一走,我得感受一下,裡面肯定有寶貝!」

陳揚這才抬腳走進這間名叫奇石異草的商鋪,這間商鋪不知為何裡面的客人極為稀少,一共才有三五個人在裡面埋頭瀏覽著店內擺放著的奇石跟異草。

店主是一個戴著粗框眼鏡的白髮老者,見到陳揚走了進來便看了後者一眼,隨後便走向一邊忙活起來別的事情。

被這白髮老者看了一眼陳揚只覺得如同針芒在背,不過下一刻著實鬆了口氣,看起來這店主也是個准劍王強者。

想著,陳揚便低下頭去看著這些奇石,他不是什麼醫師,對於異草是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

「大哥哥,你再看看最左邊的那塊石頭,我能在上面感受到一絲封印氣息!」小灰的聲音這時帶著些許催促的在陳揚心中響起。

聞言陳揚連忙轉頭看向最左邊的那塊奇石。

只見那是一塊漆黑無比的石頭,整體形狀沒有一點規則,而且摸起來也沒有任何手感。

「你確定,這塊奇石上面有一絲封印氣息?不過,我應該怎麼打開封印?」陳揚有些不確定,於是在心中又問了一遍。

小灰毫不猶豫地激動道:「非常確定,陳揚大哥哥,快買下來這塊奇石吧,相信我絕對沒有騙你!」

陳揚這才舉起手中的這塊黑色石頭,向一旁的店主詢問道:「老先生,這塊奇石多少金幣賣?」

「不賣。」誰知那名白髮老者端起鏡框看了一眼陳揚手中的黑色石頭之後,竟然直接拒絕道。

聽到白髮老者竟然拒絕了自己,陳揚這才感受到這塊石頭絕對不是看起來的那麼簡單了,於是便拿著石頭走到白髮老者面前,又問道:「老先生為什麼不賣?」

「不想賣。」白髮老者這次連頭都沒抬,語氣生冷的說道。

這時原本還有幾個在這裡挑選奇石異草的客人見到氣氛有些不對勁,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一個個地離開了店鋪。

「臭小子,你把我的客人都驚走了,你給我個說法。」白髮老者這才緩緩走到了陳揚面前,一揮手便將店門瞬間關上,隨後目光逼視著陳揚,冷冷道。

「那老先生為什麼不賣我手中的這塊石頭呢,我也需要一個說法。」陳揚面色不改,將白髮老者的話如數奉還。

白髮老者的身體忽然一顫,隨後突然消失在陳揚面前,後者見狀心中暗道一聲不妙,旋即向前翻滾一圈,轉身看到白髮老者果然出現在自己先前位置的後面!

「老先生這是為何,在下只是詢問一下為何不賣這石頭,何必對一個弱者出手?」陳揚此時的雙目緊緊盯著白髮老者,生怕對方再次出手!

白髮老者這一次倒沒有立即出手,而是釋放出一股強橫的精神力襲向陳揚!

後者作為一名二品陣法師,對於這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波動怎會感受不到,於是立即調動自己的精神之源,一股精神力也瞬間衝出,與白髮老者的那股精神力狠狠衝擊了一次!

下一刻二人同時後退數步,緊接著陳揚只覺得腦海一陣眩暈,能夠讓自己出現這般囧態的人,絕對是三品陣法師的存在!

「低估你了,臭小子。」白髮老者此時才發現原來面前這傢伙也是個陣法師,只是比較弱罷了。

陳揚回以笑容,問道:「老先生,還是不願意賣給在下這塊石頭么?」

「小子,這叫奇石。」白髮老者聽到陳揚的話之後眉毛一抖,冷冷道。

「好,奇石就奇石…」陳揚有些無奈。

白髮老者緩緩走向陳揚,仔細地看著後者幾眼之後才緩緩點頭道:「要賣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但是什麼?」陳揚連忙問道。

「我給你一道陣符陣法的畫法,然後再提供給你三張紙,只要你能在三次機會裡畫出一幅完整的陣法,我就直接把這塊奇石送給你。」白髮老者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陳揚聽到白髮老者的話之後倒是在心中一笑,自己連孕靈陣那等極其繁瑣的二品體符陣法都能畫出來,還會畫不出你給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