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周浩的母親長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說道:“方天行?你是說咋們方氏企業的老總?”

周超羣點點頭:“對,就是他。”

“老秦是不是查錯了啊,方天行不是沒有子嗣嘛?”周浩的媽媽有些不相信周天行告訴他的事情。

周超羣苦笑了一聲說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了,老秦查東西那是一查一個準。”

他可是萬分相信老秦的資料的,要不是這個傢伙,自己可能早就不知道死在哪裏了。 “好吧,他的確有一套。”周浩的母親聽到這句話也是必須相信,周超羣的這個叫老秦的朋友有一次甚至幫她查到了一個在他們家行竊的一個小偷。

要知道對方都沒有來家裏,就查到了這個小偷的地址、親朋好友。

有時候他甚至懷疑對方是一個間諜什麼的,但是周超羣卻說着是他玩遊戲時候認識的一個黑客而已。

“那現在怎麼弄?”周浩的母親卻是不知道該怎麼弄了。

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在方氏企業裏上班的,周浩的媽媽在方氏企業裏做的是財務的工作,而周超羣則是做了一份保安的工作。

對於方天行這個名字,他們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周超羣跟周浩的母親說道:“我記得你們財務應該有方天行的四人電話吧,給我一下。”

“你要幹嘛?不會這個點給人家打電話吧?”周浩的媽媽雖然這樣說着,但是還是拿出了自己的電話翻出了方天行的四人號碼。

周浩的媽媽在方氏企業也幹了很久了,他們都有老總的私人號碼,可以隨時舉報企業內的貪污受賄。

“沒事,這幫老總起的比雞早,現在這個點應該早已經起牀了。”說着電話就撥打了過去。

對於周超羣來說,可沒有什麼心理負擔,自己雖然在方氏企業上班,但是他也是完全爲了混日子。而且除了保安,其他的工種又太危險了,天天又可以和自己的老婆上下班這是多好的日子。

電話果然沒有響兩聲便被接通了,對面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哪位?”他這個電話是私人號碼,很少有陌生的號碼打這個電話的,而這個號碼還是本地的號碼。

“你好,我叫周超羣,請問是方天行方總嘛?”


賈兵一聽這個名字,好像是在哪裏聽過,但是一時間沒有想過來是哪聽過。

“您說您有什麼事情吧。”因爲交接手續現在還只是在方氏集團的高層傳開,賈兵怕這個人是個什麼媒體什麼的,就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

“我就是想問一下我兒子周浩您有沒有見到,他好像是方穎的朋友,他昨晚沒有回來,他媽媽挺擔心的,我就是問一下。”

賈兵一愣,在聽到周浩這個名字的時候,他就想起來了這個周超羣是誰了,就是周浩的老爸。

而且還是方氏集團的保安,自己身爲司機,經常和這幫保安打交道,這個叫周超羣的保安有時候露出的氣質還是非常不簡單的,是個有故事的人。

周浩昨晚沒有回家?方穎昨晚好像也沒有回家。

賈兵這幾天可是一直待在方家的,昨天早上聽說是看兩個生病的朋友,然後就沒有再回來,難道出什麼事情了?

關於兩個人是ncb裁決者的事情,賈兵還是清楚的。

“周兄不要擔心,我這件派人問問。方總出國了一段時間,我叫賈兵,我記得咋們兩個應該是見過面的。”

周超羣一愣,賈兵這個名字他還是知道的,方天行的貼身司機,而且內部消息,這個司機現在好像搖身一變成爲了掌管整個方氏集團的老總了。


現在他撥打的是方天行的私人號碼,沒想到接電話的竟然是他,看來這個賈兵和方天行兩個人的關係很不一般啊。

“哦哦,記得老賈啊,那真是麻煩你了。”

“恩,周浩的安全你可以放心,要是沒有其他什麼事情的話,我這就去着手調查這件事情。”

兩人掛了電話後,周浩的母親問道:“老賈是誰?”

“賈兵啊,就是方天行身邊的那股司機,這兩天不是聽說方天行把公司的事物都交給賈兵了嘛,,看來這些都是真的。”周超羣感嘆這,卻是捱了自己老婆一巴掌。

“兒子的事情問了嘛?人到底跑哪了啊!”

周超羣摸了摸自己的頭吸了口冷氣說道:“賈兵說幫忙查一下,看來那個叫方穎的小姑娘也沒有回家。”

“你說他們兩個該不會…”周浩的媽媽說道最後臉色都紅潤潤的。

周超羣抽了抽鼻子說道:“那不挺好的嘛,你這麼年前都能抱上孫子了。”

“哎,我倒是想,可是兩個孩子的年紀畢竟太小了…”

要是此時的周浩知道了自己老爸老媽的想法一定會吐血身亡的。他還只是一個孩子啊!

此時的蕭空在嶽鐘的辦公室,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嶽鍾。

嶽鍾腦子現在這個亂啊。

“難道那個時候系統沒有什麼報警?”鍾嶽問道,如果有還是呢麼強大的異能突然出現,ncb的手機應該能自動發出警報聲啊。

蕭空搖搖頭:“我是自己感覺到那股異能碰撞的,我當時離得比較遠,手機應該感覺不到,而且當時在那一片區域的好像只有他們是三個人。”

ncb手機收集附近異能波動是有一個機制的。

每個裁決者帶的手機可以感受到附近的異能撥動,然後這個信息會傳送到主機,再由工作人員收集資料,派出附近的裁決者。

所以有時候這個附近有兩個小隊,那麼兩個小隊都能聽到自己手機的警報,但是去解決任務的小隊只會有一個,這個就需要工作人員看每個隊伍的配置了。

這裏面畢竟也是設置了任務積分的。

所以有些時候在沒有任務發佈後,就算再再怎麼樣的異能波動,沒有接到任務的小隊是不會去的。

雖然看上去不是很團結,但是卻是一個良性的鬥爭。

“我剛纔看過了,在任務發佈的後臺,並沒有給他們三個人發佈什麼任務啊。”鍾嶽看了看電腦上的資料,皺着眉不知道在想什麼。

“對了,死的那個人身份查出來沒有?”

蕭空搖搖頭:“還在恢復身體結構,分裂的太嚴重了,需要一些時間。”

“好了,他們三個有誰醒過來,或者有什麼進展,第一時間告訴我。我讓硬幣去親自查這件事情。”鍾嶽說完就拿起了桌子上的電話。

蕭空見狀便想離開,準備出去的時候,鍾嶽突然說道:“裁決部部長的位置,我已經幫你爭取到了,等這件事情結束後,我會通告全局你的新身份。”

蕭空沒有回頭,只是點點頭,便出去了。 而此時的ncb醫院手術室門口,四個人除了,二毛四之外的三個人都已經睡着了,看看走廊上的液晶屏幕,二毛四知道現在是早上了。

液晶屏幕是爲了讓ncb醫院衆人在地底下不感到悶得慌而弄的,就是在樓上弄的幾個攝像頭而已。

就在二毛四都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叮的一聲聲音,讓二毛四的神經崩了一下,緊接着就看見幾個護士推出了三個支架。

上面正躺着周浩、方穎和尚傑三人。

三個人都掛着不知道什麼藥。

二毛四急忙弄醒了三個人:“哎哎,都醒醒,人出來了。”

何藍見到木紫後就說道:“木醫生,人都沒事吧。”

“現在是沒有什麼事情了,但是隻有他們徹底清醒了纔算是真的沒事,不過我也就只能做到這一步了,他們的命現在由他們自己掌握。”木紫說完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了一個哈欠,到了ncb之後她很久沒有這麼累了,不僅是考驗了自己的醫術,更是考驗了一個a級木系異能者的實力。

要不是配合另外的一個人,可能真的會出一些事情。

這個手術中,一切都很不錯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唯一的問題就是一個a級異能者的靈能竟然堅持不住木紫這樣瘋狂的消耗,幸虧她有自知之明叫了另外一個人。

對方雖然各方面都比她差一些,但是兩個人配合還是沒有問題的。

“醒來纔是真正的沒事?這是什麼意思?”江遊急忙問到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木紫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們三個人的身體各個器官雖然被我救活了,生命跡象是有的,但是就是醒不過來。“

二毛四突然說出了木紫不願意說出的那幾個字:“植物人?”

“恩。”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現在這個三個人的確是植物人的狀態。

幾個人都是震驚,這算哪門子救活了,難道他們三個人都會一輩子的躺在牀上?

木紫見到他們的表情後說道;“我以前也接觸過一些植物病人,他們的情況不一樣,相信我他們在幾天內肯定會起來的。”

木紫實在是有些太累了,和幾個人打了招呼便想回家去睡覺了。

“蕭空組長說,讓您給他打個電話。”何藍急忙說道蕭空交代的事情。

木紫揮了揮手:“知道了。”

江遊看着病牀上的三個人被太近了病重監護室,說道:“他們會醒過來嘛?”

何藍和二毛四都沒有說話,倒是四毛二說話了:“會的。”

三人齊齊看向他,異口同聲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四毛二說道:“木醫生很堅信他們幾個人能醒過來,好像是因爲他們三個人的身體被冰凍的沒有緩過來,只要多休息幾天,身體的機能全部恢復就能醒過來了。”

何藍一愣,剛纔木醫生可沒說這麼多啊,四毛二是怎麼知道的。

想到了昨天下午的事情,何藍突然問道:“四毛二,你的異能是什麼?”

二毛四和四毛二的臉色一變,四毛二尷尬道:“沒什麼,沒啥用的。”說完就快步離開,好像是想睡覺去。

而二毛四也吹起了口哨準備離開。

何藍冷不丁的說道:“你的異能是能看透人的內心?”

四毛二和二毛四聽見之後腳下的速度更快了,而且絲毫沒有要搭理何藍的意思。

“媽的!果然是這樣!四毛二你站住!”何藍見到兩人的神態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撒腿就追了上去。

而二毛四和四毛二見到何藍追了過來,也是急忙逃跑。

шшш▪Tтkд n▪c o

江遊跟在何藍身後問道:“怎麼了啊?”

“四毛二這小子能看透人內心想的東西,昨天下午咋們兩個輸了那麼錢,全是這兩個小子使詐!”何藍終於是想明白了,爲什麼昨天鬥地主輸了那麼多錢,這種靠運氣的東西,他們不可能點那麼背啊!

現在才知道原來是這個一直默不作聲的四毛二在使詐。

江遊一聽也是極爲惱火:“啥玩意?打個鬥地主都使詐,這兩個人也太黑了吧!是不是調查部的人都這麼腹黑啊!”隨機跑的更快了。

四個人在小小的醫院來了一場追逐大戰,最後二毛四和四毛二答應何藍和江遊在四個人出去後請他們胡吃海喝一頓這場“作弊風波纔算過去。

木紫在回家的路上說了這次的手術接過,還算是沒有意外,將剛四毛二說的東西大概的跟蕭空說完之後,最後才說道:“我覺得這些冰塊應該是方穎弄出來的。”

“怎麼說?”蕭空聽見這個結論的時候,雖然是這麼問的但是差不也猜出來了。

因爲整個冰域的中心帶你就是方穎所在的位置,而方穎又是一個冰系的異能者,他想要知道只不過是原因罷了。

“應該是方穎在危機的時刻爆發出了一些異於c級異能者的能力,但是這樣的代價有些大,三個人中周浩的外傷最嚴重,內傷倒是沒有什麼,反而是方穎的內傷很嚴重,那短短一段時間爆發出的靈能是他嚇着你的身體承受不住的。”木紫此時雖然累,但是她知道自己知道的是第一手情報,不管有沒有用,告訴蕭空總是好的。

希望能對他的破案起到什麼作用。

“恩,我知道了,你早點休息吧,還有謝謝你的投票。”說完蕭空就率先掛了電話。

看着手機上蕭空的名字,木紫搖搖頭,這個人都多大了,居然還會害羞,自己只不過做了自己認爲對的東西而已。

而此時在學校,鍾夏軒看見了空着的兩個座位,心情極其煩躁。這個周浩竟然三番五次的放他鴿子,而且聽說隔壁班的方穎今天也沒有上課,難道這兩個人….

鍾夏軒搖搖自己的頭,只能是狠狠的用圓珠筆點着自己的桌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