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宋總,我們公司的股票本來是大跌的,可是突然到了某一個點,開始大漲,我查了一下,初步判斷原因是我們宋氏公司上了頭條。轉發量已經好幾百萬了,雖然說……”

後面的話助理就識趣的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雖然說宋氏獲得了社會上這麼大的幫助的方式並不大光彩……靠的是宋氏繼承人的緋聞甚至可以說是醜聞……

另一邊,白程派下去的的人很快也就帶回了信兒。


“宋氏公司的股票先是大跌,但是很快就開始回漲,並且是一路攀升,現在甚至比他們公司以前的最高點還要高了。”

白程的臉色越來越黑,看來,這裏面果然有問題,不然怎麼會白家的股票一路跌,宋家的卻會這麼反常?

“喂,絮秋啊,你讓音音接電話。”白程本是想要給白書音打個電話讓她來解釋一下,沒想到白書音一看到是白程的來電,就直接把手機給了柳絮秋了。

“哎呀,老爺,音音她今天不吃不喝的,我還正在勸着她呢。”柳絮秋在電話裏的聲音帶着哭腔,白程現在的心情很煩,一聽柳絮秋這個樣子,語氣更差了:“行了行了,別哭了,趕緊打住啊!我問你,音音跟宋洋是不是已經發生了什麼了?”

柳絮秋心裏一頓。

白程怎麼會突然想到問這個了?

柳絮秋在家裏待了一整天,根本都不知道外面的新聞已經滿天飛了,“沒有的事,老爺,音音有多乖巧你也不是不知道呢。”

她以爲白書音悶在房間裏一整天都不出來是因爲那天晚上的事,卻不知道白書音一早上起來就看見了新聞上,各大網站上的她跟宋洋的照片。

在那些照片下面的評論卻是深深地刺痛了白書音的眼睛。

“白書音一看就不像什麼好女人。”

“這種面相的女的就是綠茶婊。”

類似的評論還有許多,白書音縱然是心理素質再強悍,也無法一次性承受這麼多的謾罵和譴責。

“媽,是誰來電話了?是宋洋嗎。”

聽到柳絮秋在走廊裏面的聲音,白書音心裏一動,以爲是宋洋終於聯繫她了。

可惜她這點希望也已經都破滅了。

“是你爸爸啊,音音。你想要跟他說話嗎?”柳絮秋見白書音把臥室的門打開了,頓時喜不自勝。

白書音的臉上是顯而易見的失望,“不了。”

她從柳絮秋的手中接過手機,直接將白程的電話掛斷,轉過身之後一臉失望地進了臥室。

“音音……”

柳絮秋望着白書音的背影,張了張嘴,也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墨氏公司。

看到網站下面的評論大幅度地往自己想要的那方面倒,墨湛森的嘴角凝結出一抹冷酷的笑容。

“很好。就這樣控制好輿論。”

成久一低頭答道:“是,墨總。”

出了這麼大的負面新聞,宋氏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公關,然而宋氏的公關團隊實在是太不給力,宋氏的股票一直都處於下跌的狀態。

墨湛森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叫來幾個墨氏的公關經理,幫着把白氏和宋氏的後臺都控制了一下,讓股票開始回漲。

輿論裏面,自然也有不少墨湛森的人。

這樣一來,憑藉着墨湛森對白程那個人的瞭解,白程一定會在心裏對宋洋和宋氏起疑心。

白書音和宋洋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基本上,也可以直接落實了。

另一邊。

“宋總,這我們的輿論和負面新聞還是很多啊,一直都處於主流界面上……你看,這些網站下面的網友的評論……”

宋氏的公關經理小心翼翼地說着,一邊觀察着宋洋的臉色。

宋洋心裏對這些也都清楚得很,現在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公關能做到這個份上,宋洋也知道,他們已經盡力了。

“股票沒事就行。”只是看到了那些尖銳的,全部都是罵他是渣男的話語,宋洋的臉色還是不大好看。

語氣自然也是好不到哪裏去,這時候,宋志深推門從門外走了進來:“既然把別人的肚子給搞大了,那就要負起責任來。宋洋,我們宋家向來都是敢作敢當。”

宋洋聽了這話,登時便愣在了原地。

“爸,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白書音既然已經是你的女人了,那你就娶了她!”宋志深把眼睛一瞪,眼角的餘光則是瞥了瞥站在一旁的公關經理。

公關經理立刻會意,識趣地退了出去。

而宋洋這才明白了宋志深的意思,宋志深指着他跟白書音的照片:“這都被傳遍了,現在能夠挽回公司形象的辦法,只有你娶了她!”

宋志深的語氣不容反駁,而宋洋還是下意識地便喊道:“爸!我不要!” “你小子是非要跟我對着幹嗎!”

幾次連續着被宋洋違逆,宋志深滿心不滿,幾乎都要跳起來指着宋洋的鼻尖開罵了。

宋洋的臉上也是青筋暴起,他也是對宋志深忍了又忍的,可是剛剛脫口而出的話也令他自己無比詫異。

出生在宋家這樣的家庭裏面,宋洋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將來的婚姻絕對是要成爲政治婚姻的。

娶誰對於他來說,本來就沒有什麼區別。

而爲什麼當宋志深說讓他娶白書音的時候,他會這麼反感,甚至連拒絕的話都脫口而出,更要命的是,在他的腦海中,那一刻居然浮現出來的,是白漱寧的臉!

“不可能,我對白漱寧也只不過是玩玩而已,怎麼會真的想要娶她?”宋洋很快就調整好了表情,賠着笑容跟宋志深說道:“爸,您先別急,您聽我說,我要是一出事馬上就娶白書音的話,反而會顯得比較假了。”

“不過您放心就是了,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處理好的。”

在宋洋的好一番解釋之後,宋志深的臉上才緩和了一點,“行吧。反正我不管你使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把我們宋氏公司的形象挽回來,,宋氏的繼承人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別人叫做大渣男。”

說完,宋志深又瞪了宋洋一眼。

宋洋在心裏暗地鬆了一口氣,“好好好,爸,你放心就好了。”

另一邊,在墨湛森的辦公室裏面。

“怪不得你會叫別人把宋洋跟白書音的照片拍下來,最近這些新聞和帖子都是你安排的吧?”

白漱寧這時候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墨湛森做的,而且墨湛森早就已經把這個坑給挖好了。

一開始,他就已經打算從宋洋和白書音的關係下手了,而且,白漱寧有種直覺,直到現在,墨湛森還在控制着宋家,甚至是網民的那些言論。

“沒錯。”

墨湛森的頭髮是墨色的,黑色純粹,質感高貴,在碎髮下的一雙深邃眼眸看着白漱寧,直接承認了他做的這些事。

包括他挖出來的陷阱。

“可是,你這麼做有點絕吧。宋洋他也不是傻子,肯定會猜到這就是別人做的。”

白漱寧驚訝了幾分鐘,臉上又開始浮現出擔憂的神情。

墨湛森的氣息一凜。

“對待敵人,不必手下留情。”

他的臉上掛着冰冷無情的笑意,“你明白?”

白漱寧看着墨湛森完美的輪廓,那抹嗜血的笑意隱隱浮現着一絲殘忍,她覺得這樣的墨湛森,對於她來說,有點陌生。


而另一方面,在她的心中,最恐怖的是,她竟然覺得墨湛森說得還很有道理……

“我……我明白了。但是這樣以後肯定會麻煩不斷的。”

想到宋洋那之前就已經是層出不窮的小動作,白漱寧現在更加擔心了。

“你害怕了嗎?”

白漱寧她倒不是害怕了,只是覺得有點麻煩,處理這些事情雖然不難,總這樣卻也叫她頭疼。

看着白漱寧臉上的神情,墨湛森就猜出來了白漱寧的心中所想,他輕蔑一笑,“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這就是爲什麼白漱寧總是讓自己陷入重複的麻煩之中的原因。

聽了這句話,白漱寧的心中像是有個地方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下似的。

“你的意思是……”

“我還是那句話。”說完,墨湛森忽然從桌後起身,往白漱寧的方向走了過來。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正裝,給人的壓迫感很強。

白漱寧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

這是墨湛森身上熟悉的感覺,霸道,壓迫,不能拒絕……

自己的脣畔忽然一痛,墨湛森一隻手推在牆邊,將白漱寧環繞在自己懷中。

“嗯……不要,這裏是……辦公室……墨湛森!”辦公室是屬於半封閉的,從墨湛森的裏面可以清晰地看見外面的人都在做什麼,而外面的人卻看不清裏面。


因爲已經來過墨湛森的公司好幾次了,所以白漱寧也是知道這一點的。

不過,看着外面走來走去和辦公的人,白漱寧還是覺得十分羞恥。

品嚐着小女人的嘴脣的甜美,墨湛森竟然還有一絲迷醉的感覺,他手下用力,壓根就不理會白漱寧的反抗。


直到他自己親得盡興了,墨湛森才鬆開白漱寧。

“今天晚上回雙龍別墅,你已經很久沒回家了。還記得自己身爲妻子的義務嗎。”

墨湛森的眼眸深邃,聲音低沉,帶着磁性,從胸膛裏面發出來。

白漱寧臉色微微一變,下意識地就想要拒絕。

墨湛森卻語氣冷冽:“你不會想拒絕我的吧?還是,你想在這裏做?”

嚇得白漱寧趕緊往後退了一步,“不不不,我回家,回家。”

她的兩隻杏眼瞪得圓圓,像是一隻受到了驚嚇的小貓一般,墨湛森微微眯起了眼睛。

足足這樣盯了白漱寧十幾秒,直到把白漱寧盯得背後發毛,“好。”

他這才收斂了周身的氣勢,從西裝口袋裏拿出一副金絲眼鏡戴了上去。

頓時整個人的氣質就溫和了不少。

白漱寧看着墨湛森轉身坐到桌前處理事務,這時候,她才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她現在暫時都是逃過了一劫了。

“至於晚上的事情,那就等晚上再說吧。”

見墨湛森已經不再關注自己,白漱寧神色一動,打算悄悄地從一邊溜出去。

剛轉過身,墨湛森冷冷的聲音就在她的身後響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