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擁有死亡之氣這等恢復力極強的能量,卻連滅世魔神一招都擋不了。

犧牲,極不值得。


但……


沒有其它辦法。

林風緊握著雙拳,眼眸炯炯,此時也顧不得什麼浪費不浪費,拖的一時是一時。亡靈強者數量畢竟可觀,瞬間的進入直接將滅世魔神的食糧搶走一部分,更多的是拖住了滅世魔神,使其吸收速度大幅度減緩。

吼!吼!~

滅世魔神咆哮著不斷攻擊,此時卻也顧不得吸收死亡之氣。

一個又一個亡靈強者被擊殺,毫無反抗之力,滅世魔神就算不使用死亡之氣,其肉身攻擊力亦是相當恐怖。幾乎眨眼間,幾十個亡靈強者便宣告完全死亡,但林風的臉上並未有任何心痛,反是雙瞳越來越亮。

好!

很好!

「啪!」瞬間,墓園內區一處地表猛的凸起,眨眼無數漆黑的比翼蟲出現。幾乎是一個剎那,墓園內區另一處地表亦是碎裂出一個洞口,一隻只比翼蟲出現,同時帶出無盡的死亡之氣!

堵不如疏!

啪!啪!啪!短短几秒間,墓園的地表平面便破碎出無數個洞口,原本如泉涌般在墓園最深處冒出的死亡之氣分出無數條支流宣洩而出,林風半點不停留,疾走間真實之盾快速吸取著死亡之氣。

斗!

林風自不會愚蠢的和滅世魔神正面拚鬥,而是選擇迂迴策略。滅世魔神實力確實是強,但數以百萬千萬計的比翼蟲,一道發起攻擊同樣威力不可小覷,自不能讓滅世魔神專美於前。

吸收死亡之氣?

那就大家一起吸個痛快!

林風的策略極是正確,直讓滅世魔神氣的直跺腳,滿腔的憤怒化作凌厲攻擊,全部發泄在無辜的亡靈強者身上,眨眼間原本圍聚在滅世魔神周圍的亡靈強者便被清之一空。

死亡率,100%!

但,死得其所。

僅僅不過片余時間,整座墓園已是千蒼百孔,比翼蟲的破壞力何等的驚人,在墓園最深處冒出的死亡之氣眼下已是微薄極致,更多的是散波在整座墓園中,並不斷向外而去,緩緩稀釋。

蓬!蓬!蓬!

滅世魔神再是攻擊,直轟地表。

原本的裂口再是變大,然死亡之氣的湧出增加不過爾爾,滅世魔神眼瞳黑的發紫,血絲凝固,發出極度不甘之聲,倏地卻是做出了讓林風極是驚然的一件事——

哧!滅世魔神,竟是往地下而去。

祂,要做什麼?

林風深吸一口氣,有些發怔的望著滅世魔神消失的地方,心驚駭然。

這是之前自己完全沒料到的。

滅世魔神進入陀螺禁制,祂的目的清晰明白,自然是吸收死亡之氣而去,而自己也根本無法阻擋,好在之前連續釋放了大量死亡之氣,如今死亡之氣雖猶存,然密度下降起碼十倍以上,更是斷斷續續。

陀螺禁制,已是被破壞的七七八八。

「快啊!」林風在心底吶喊著,卻是使不上力。

比翼蟲的弒咬已是讓的陀螺禁制毀去大半,然仍有些許在運作,最驚人的是眼下陀螺禁制的探測依然未到底,比翼蟲不斷的下落,卻好似探著一個無底洞,仍未到陀螺禁制的最底處。


還要多久?

最底處,又有什麼?

林風並不清楚,因為越往下壓力越大,比翼蟲的行動便越困難,速度緩慢許多。

「可惡!」林風心中暗斥,卻是無可奈何。

狗急都會跳牆,更何況滅世魔神這等強大存在,祂進入陀螺禁制完全是本能驅使,對死亡之氣的無比渴求讓祂一點點深入,藉助比翼蟲的視線,完全可見滅世魔神的巨大身形,正慢慢下落而去,伴隨著的是死亡之氣的消失被吸收。

滅世魔神的力量,一點點增強。

但自己,卻無計可施。

真的任由祂吸收下去,結果會如何?

林風眉頭緊擰,心中百念夾雜,陀螺禁制最底部有什麼自己完全不知道,這種未知的感覺非常不舒服,直覺告訴自己此番滅世魔神進入陀螺禁制,絕對是個災難!

但……

能怎麼做?

破壞。

不斷的被破壞。

直到整個陀螺禁制已是看不到一點死亡之氣,然同樣的是…卻已是見不到滅世魔神。隱約能感覺得到祂的氣息,就在深層的地底,但比翼蟲已是鑽不下去,越到深處『壓力』越強,比翼蟲的實力太微薄。

怦!嘭!心跳快速,林風面色難看,胸口急劇起伏著。

不詳的預感不斷湧上心頭,望著那深不見底的陀螺禁制,只感毛骨悚然,心之駭動。

倏然間——

「嗷吼!!!」震耳欲聾的聲音,在地底響起。

那是衝天的怒氣,是一種宣洩的瘋狂,是王者的氣勢,強大無比!

林風,面色一片慘白。

…(未完待續。。) 郝仁無語。睿雅這丫頭,簡直是個小妖精,讓人又愛又恨。郝仁決定,要在她大學畢業之前把她拿下。

今天是公曆九月二號,龍城大學向來是九月五號開學,開學之後就是軍訓,那就先詛咒這丫頭晒成小黑人吧!郝仁還沒有和黑人發生過關係呢,那就從睿雅開始!

吃過午飯,郝仁分別給寒煙、宣萱和吳雙她們打電話,告訴她們自己已經到家了。

下午,寒煙、宣萱、吳雙三個人都早早地回了家。看到睿雅的氣色有了變化,她們就知道是郝仁為她做了提升。大家先是祝賀了睿雅一番,然後全都纏著郝仁給她們講昨天京城之行的見聞。郝仁就把拜祁老為師,為老首長治病,打敗神秘局龍組三個高手,最後成為龍組一員的經過詳細地講了一遍。

聽說郝仁已經加入龍組,幾個美女十分高興。她們都是有見識的,都聽說過神秘局龍、虎、鳳三組的威名,如今她們的老公成了神秘局龍組的成員,這對她們來說,是莫大的榮耀。

吃完晚飯,郝仁問道:「今晚你們誰陪我?」

「我陪你,」寒煙昂首挺胸地說,「我陪你,你敢做那事嗎?」

寒煙一懷孕,就成了家中的一級保護動物,郝仁可不敢跟她做那事。於是他把目標轉向宣萱:「那你陪我!」

宣萱狡黠一笑:「大姨媽昨天來的,還得三四天才能走,你看著辦吧!」

又是一個不能辦事的,郝仁把目光轉向吳雙:「雙雙,你可不要推辭!」

雙雙苦笑道:「我這兩天也太累了,子公司里的事情忙得我焦頭爛額!」

郝仁從在大周國跟墨玉分手,然後坐著馬車往貔貅洞走,一路上就閑得慌,因為宣萱不習慣在客店裡與他做那事。回到龍城后,他也只和吳雙做了一夜,這幾天都在攢著勁呢。他都發出信號了,吳雙居然還端著,這還了得?

郝仁「威脅」吳雙:「明天是八月初十,我本來想和你一起去看望乾爹的。你既然這麼不配合,那好,我明天不去了!」

吳雙立即「服軟」:「好,好,今天晚上我陪你!」其實她也想陪郝仁,只是郝仁沒有先問她,她總要端一下架子。如今被郝仁戳中「痛點」,她立即找個台階自己下來了。

寒煙、宣萱和睿雅見吳雙這麼容易就被郝仁「拿捏」住了,紛紛對她做出「鄙視」的鬼臉。郝仁看到了,立即佯作惱怒道:「你們幾個趁我不在家,說我變態,哼,看我慢慢地收拾你們!」

幾個美女都是一愣,好半天她們才知道是睿雅泄的密。可是睿雅這麼可愛,她們也不捨得懲罰睿雅,於是大家都向郝仁服軟:「我們其實是說,就喜歡你那小小的變態,要是不變態,我們還不喜歡呢!」

郝仁猥瑣一笑:「你們就把自己洗得白白的,等著我吧!」

當天晚上,郝仁和吳雙歡歡喜喜地參拜了三次歡喜禪。

第二天上午九點,郝仁和吳雙開著奧迪Q7,帶著一大堆禮物來到唐龍居住的「天外天」別墅區。

唐龍的家郝仁以前來過的,他熟練地把車開到唐家門前。吳雙先上前按門鈴,郝仁則提著禮物跟在她的後面。

很快,門開了。唐家的保姆王嬸出來,看到吳雙,頓時大喜道:「小姐,你怎麼這麼長時間也不來看望老爺,老爺整天念叨你呢!」

吳雙笑道:「我這不是來了嘛!乾爹念叨我也不給我打個電話?」

這時,唐龍從卧室里出來,他一看到郝仁,立即說到:「小雙,小郝,快進來,到沙發上坐!」

然後他對王嬸說道:「快去買菜,今天中午我們家要熱鬧熱鬧,我跟小郝要好好的喝幾杯!」

郝仁走到唐龍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乾爹!」

唐龍記得,郝仁上一次來時,還是叫自己「老爺子」的,如今改口叫「乾爹」,那就說明他與吳雙的關係已經確定了。想到這一層,他十分高興。

郝仁將禮物放到客廳茶几上,說道:「大過節的,也不知道乾爹你缺什麼,就隨便買了點。往後你想吃什麼,就跟雙雙說,我們做小輩的一定滿足你!」

唐龍笑道:「我什麼也不缺,你們不用朝我身上花錢。再說了,等我百年之後,這個家的一草一木還不都是你們的!」老頭子這話不假,他一手創辦的「暢飲」組織現在也成郝仁的了。

王嬸的廚藝不錯,一個人忙活,還不到中午,就做了一大桌子菜,而且色、香、味、形俱佳,然後過來請大家入席。

三杯酒下肚,唐龍問郝仁:「小郝,最近忙不忙?」

郝仁搖頭說道:「不忙,你老有什麼事嗎?」

唐龍說道:「跟你商量個事,好嗎?」這老頭知道,雖然郝仁已經是他的女婿,但是這個女婿的修為深不可測,所以他與郝仁說話都很客氣。

郝仁笑道:「乾爹,你有什麼儘管說,跟我還客氣什麼!」

唐龍說道:「我年輕時,認識幾個江湖上的老夥計。當時玩得比較投機,只是在技擊之道上誰都不服誰。於是我們相約,每隔十年比一比。」

郝仁微笑道:「怎麼聽起來象是『華山論劍』?」

唐龍笑道:「那時候,我們自以為了不起,根本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裡。搞這個聚會還真是照著『華山論劍』的方式來的。不過,那時候華山每天都有遊人,實在不是個『論劍』的好地方。於是,我們約在了西北省的戈壁灘中舉行!」

郝仁心道:「你們真會挑地方!那裡一片荒涼,一點也不好玩!」他說道:「你們準備哪天比試?」

「八月十五——中秋節。」唐龍說道。

「大過節的,你們不在家過節,去那裡幹什麼?」郝仁一聽就不樂意了。

唐龍苦笑:「那時候,我們都年輕,根本不把家室放在心上。如今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再也跑不動了。我準備跟他們說說,這就是最後一次聚會。怎麼樣,跟我走一趟吧!」

「好的,我陪你老走一趟!」郝仁說道,「和你比武的,是哪幾個人?」

「南甜、北咸、東辣、西酸。」 「越說越像『華山論劍』了!」郝仁心說,「你們怎麼不整個『中什麼』出來,正好跟『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相媲美!」

吳雙問道:「乾爹,我早就聽你說過南甜、北咸、東辣、西酸了,這南甜是你,北咸是杜叔叔,東辣和西酸都是誰啊?」

唐龍說道:「東辣名叫黃志焓,表面上是膠東半島的富商,其實是一個先天境界的武者。此人出手狠辣,所以得名『東辣』。西酸名叫駱玉笙,此人是戈壁灘上的玉石大王,擅長相玉。此人喜歡吃酸,餐餐無醋不歡,所以我們叫他『西酸』。他是我們四人中唯一一個外號與口味有關的。」

郝仁心說:「這四個大俠中有兩個是自己的岳父或准岳父,他們去了,我正好跟過去看看,就當是開開眼界了!」

吳雙央求道:「乾爹,我也想過去看看!」


唐龍笑道:「好吧!以前你修為低,我帶你去擔心出危險。現在,我看你已經達到築基境的修為,可能連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了。你要去,那就去吧!」

郝仁疑惑道:「你們四個都是好朋友,就算是雙雙修為低,你的朋友也能照應著,又不要雙雙也參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