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看着這些充滿活力與激情的年輕人,夢星辰點頭笑了笑,開口說道:“這處地方比之鑄劍坊如何?”

一聽夢星辰來了,這幾人趕緊過來行禮:“拜見大大鑄劍……”瞬間停下,因爲他們在鑄劍坊一直稱呼夢星辰爲大大鑄劍,意思是比大鑄劍還高一等,叫習慣了來摘星府還沒反應過來。

隨即,其中的一個年輕人糾正道:“錯了,拜見摘星府主。” 不與君言夏 ,但並沒有害怕,因爲夢星辰在鑄劍坊十分隨和。

夢星辰將這些都看在眼中,心中有了計較。

幾人又說道:“這處地方比鑄劍坊好多了,足以讓我們大展拳腳,成爲最優秀的鑄劍師!”

“現在你們還不可以鑄劍。”夢星辰面色不善的說道。 夢星辰臉色鐵青的說出這一句話,搞得衆位年輕鑄劍師愣了愣。

其中一個人斗膽問道:“敢問府主,將我帶來,不就是鑄劍的嗎?”

“你們未來可能會有很高的成就,但現在,你們只是一品鑄劍師,如今是不是個個都覺得已經飛黃騰達,心中就優越了許多?”夢星辰並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

幾個年輕人都皺了皺眉,不知道夢星辰這話什麼意思。

“那我換句話說,是否現在已經是一品鑄劍師了,就覺得能大展拳腳了?”

“倘若有一天你們成爲了九品鑄劍師之後,就無須跟在我身邊自立門戶去了?”

這幾句話,說到衆人的心坎上去了,他們成爲一品鑄劍師,將許多鑄劍學徒超越了太多,心中不免有些自得,同時也想着日後發達了,定然要去更高的地方。同時也因爲夢星辰將他們的心底說了個透,不覺有些流汗。

“你們跟我一樣年輕,野心大,我不怪你們。”

“因爲沒有野心的人,無法成長!然而無論你成長到什麼地步,要有畏懼之心。敬畏你的前輩們,懼怕那些不能逾越的規矩。”

“我不希望你們扔保留着鑄劍坊的習慣,今後也不許對人說摘星府內部的事情,這些都是大忌!”

“記住,這裏是摘星府!無論你們在鑄劍坊是如何過的,你們現在是摘星府的人!”

一番話說的幾人大汗淋漓,夢星辰的聲音直衝腦海,讓這幾人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印象,特別是最後那句話,這裏是摘星府!

他們也的確還保留着鑄劍坊的習慣,心想着懶懶散散的打鐵度日便可,其實夢星辰的這番話,責備很少,實際是爲了點醒他們。

被夢星辰親自選來的人,悟性又怎會低呢?齊齊向夢星辰再行一禮:“謝府主提攜,更謝府主指點。”

夢星辰那嚴肅的表情到得這兒,才稍微好看了許多,點了點頭,說道:“另外,我希望將來別人說的不是摘星府裏有個劍閣,而是會說劍閣居然是摘星府的!”

夢星辰的這話,雖然字面表達差不多,但背後潛藏的意思卻大不相同,意思是讓劍閣的聲名,要比摘星府大,要讓摘星府以劍閣爲驕傲。


諸位年輕鑄劍師臉色都抑制不住的激動,夢星辰這話極其的看重劍閣,要將劍閣培養成爲摘星府的招牌!

夢星辰的這番話,不僅僅鼓舞了衆人,給他們定下了目標,更是讓他們心底裏認可了摘星府。

出去前,夢星辰說道:“你們雖然劍道資質不好,但可以去找內務堂主,讓他給你們安排一下劍道的修行。”

鑄劍坊的人,一般都是劍道資質不好纔去鑄劍的人,雖然他們瞧不起甚至有些敵視那些劍客,完全是因爲自己不能像他們那樣修行。劍鑄得再好有屁用,可以高來高去的飛嗎?所以他們既要爲劍客鑄劍又嫉妒劍客,是一個心理矛盾。

所以,這幾個年輕人一聽夢星辰允許他們去學劍,開心得不得了,更是口服心服,將這位摘星府主奉爲神明。

夢星辰又來到丹閣,無盡劍域的丹藥落後,煉丹技術也是落後,導致許多藥材浪費。像左秋白的那種丹藥,已經是無盡劍域的極品寶丹了,也不知消耗了多少天材地寶。

但是,有劍客的地方就有傷亡,有傷亡就要治療,所以丹藥雖然落後,卻又不得不去煉製,有的丹藥甚至比劍都還要貴,因爲劍可以用來殺人,但藥卻可以救命。殺不了別人救自己一命也是不錯的。

而夢星辰的野心,同時將鑄劍和丹藥這兩大頂尖產業建立了起來,現在那些不可一世的劍盟只是外強中乾,摘星府一旦有了規模,便會像歷史的發展的洪流,不可阻擋。

此時,丹閣裏面已經有了幾個弟子正在控火煉丹,都是些半吊子,吊兒郎當不當回事。

也的確,作爲年輕人來講,會煉製一點丹藥是值得驕傲了。估計是趙坤選取一些會煉丹的人過來充個門面,因爲丹閣這邊夢星辰可沒有帶回來人。

這些人雖然用最低級的藥材在煉製一些止血丹、療傷丹等低級丹藥,可是浪費程度讓摘星府主的心在滴血、在扭曲。

一個弟子轟的一聲,將一口丹鍋燒了個透糊,而另一個弟子直接將一大捆藥材扔進丹鍋爆炒……

這……這他姥姥的到底是個什麼事啊!

“住手!”夢星辰搶救不及,一把端起丹鍋,又是一鍋藥材焦糊了。

無盡劍域煉丹用鍋,造型就比做飯菜的鍋好看一點;而長生藥域用鼎,孰強孰弱從這兒就區分出來了。

夢星辰像個守財奴一般心疼的拿着黑漆漆的丹鍋,咬牙切齒的心疼着。

這些人一看府主親臨,嚇得一跳,有一個人分了神,更是直接將丹鍋煉炸了……

夢星辰大喝一聲:“都給我過來。”

這些人嚇了個半死,哆哆嗦嗦的走了過來:“參見府主,之前煉丹過於專心,沒有注意到你,有失遠迎哇。”

專心?夢星辰此刻想吃人的心都有了,向着衆人噴着口水:“你們這是煉丹嗎?你們這是炒菜!”

用過丹鼎的夢星辰看到這些丹鍋就是氣,還好意思說是丹鍋!

“就算炒菜也要放點油啊,哪兒有你們直接這麼把藥材放進去炒啊!”

“……”

夢星辰簡直就是大發雷霆,將這些人噴得滿臉口水。最終夢星辰覺得說也沒用,便親自給他們演示了一番。

丹鍋與丹鼎的使用方法差不多,但丹鍋是用劍力控制,而丹鼎則需要藥力控制,所以夢星辰也只得用劍力操控丹鍋。

“止血丹的煉製,止血草三株、益氣草兩株,用劍氣先將它們磨碎……”夢星辰說道這兒,看着那個剛纔放一捆進去炒的弟子又吼道:“那個炒菜的給我看清楚,等會要你做一遍!”

那個弟子被說,滿臉漲紅,倒也虛心得狠,擠到前面目不轉睛的看着。其他人幸災樂禍的低聲笑了起來,夢星辰又吼道:“笑屁啊笑,都給我認真看着!”

於是夢星辰就像個廚師一般端着丹鍋,嗯……話說的確是像炒菜,夢大廚覺得無盡劍域煉丹真是煞風景,又是掂、又是搖的。

紮了個馬步,四平八穩,端着鍋不斷翻炒,讓成粉末的藥材受熱均勻,一股股藥香之氣便散了出來,接着夢星辰又露了幾手華麗的招式,衆人歎爲觀止,對府主的之前的教訓口服心服,更是敬佩府主的好“廚藝”。

丹成,一鍋圓溜溜的止血丹,差不多十幾粒,顆顆晶瑩飽滿,引得衆人又是一陣喝彩,紛紛吹捧夢星辰驚爲天人、妙手回春……

“看清楚了沒,你來一次!”看着這羣溜鬚拍馬的人,夢星辰已經徹底失望了,但抱着試試的心態,叫之前“炒菜”的那個弟子來重做一遍。 這些臨時拖來煉丹湊數的都是劍師修爲,這個被夢星辰叫來的年輕人也是一般。

本以爲他會慌亂不堪,沒想到卻十分冷靜沉穩。

夢星辰不得高看了一眼,便耐下心來看他如何煉出一鍋止血丹。

只見這個年輕人也不慌亂,有樣學樣,夢星辰用劍氣震碎藥材,他也如是。

緊接着,紮了個馬步四平八穩,做的動作和流程幾乎是與夢星辰一模一樣的,這讓夢星辰有些吃驚,因爲自己那一套動作只是根據經驗臨場發揮,沒想到這小子全部記了下來。

夢星辰之前因爲癢癢撓了下大腿,這小子都沒有放過,也一樣跟着撓了一下,引得衆人哈哈大笑。

“笑什麼笑?”夢星辰喝止,不能讓這羣人打擾到他煉丹,夢星辰知道,他也並非模仿這個動作來諷刺自己,而是完完整整滴水不漏的在認真煉丹!

這種天賦,可以說是震古爍今的!無論學什麼,都能很快的學會,這纔是真正的天才啊!

“府主,好了!”年輕人回過頭來,憨厚的一笑。

夢星辰將丹鍋揭開,八粒止血丹也是圓溜溜的,品質還是數量雖然比他少了許多,但這個年輕人上一次還煉糊了一鍋而這一次便成丹八粒,這不是運氣,是那種模仿天賦使然。

“你叫什麼名字?”夢星辰鄭重的問道。


“我叫吳明。”年輕人撓了撓腦袋,“府主我煉得好不好哇?”

“吳明?很好。”夢星辰點了點頭,回過頭對衆人說道,“你們都給我回去,讓內務堂主重新給你們安排位置,丹閣不適合你們。”

夢星辰只想留下這個吳明,他決定要重點培養吳明!這等天才若是放過,那就是自己眼瞎。

可是衆人卻不動,只是面面相覷。

“怎麼,還賴着不走等吃中飯?”之前這些人浪費藥材,胡亂煉丹讓夢星辰現在還有火氣。

其中一人卻上前抱了一拳道:“啓稟府主,趙堂主說過,我們一定要煉製出好丹好藥,否則不許離開這兒。”

夢星辰眉頭一皺,心中有些一沉:“就說是我讓你們離開的。”

可衆人還是沒有走的打算,這讓夢星辰的眉頭皺得更狠了,臉色也鐵青了起來,之前就算髮火,也只是有些激動,而現在則古井無波。

只要熟悉夢星辰的人都知道,他越冷靜,事情就越嚴重。

“我說的話不算數嗎?”夢星辰的聲音越發的冷了起來,眼神掠過每一個人,沒有一人敢與之接觸。

衆人的面色有些不服,但還是不敢與夢星辰作對,最終不悅的離開。

夢星辰看着這羣離去的人,心事重重,最終嘆息一聲。

吳明在旁邊都將這些看在眼中,問夢星辰道:“府主怎麼了?”

“我沒事。”夢星辰回過神來,丹閣裏十分空曠,有點像他的心一般空,搖了搖頭說道,“吳明你現在什麼修爲?”

“劍師一品。”吳明老實回答道。

夢星辰發現他眼中的有些呆滯無神,並且吳明說話的語氣也有些憨,便問道:“吳明,如果有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說我愛你,這代表什麼?”

吳明眨巴着眼睛,愣着想了想,咬了咬嘴脣,神色痛苦,漸漸的額頭滲出了汗,對夢星辰說道:“府主,我不知道啊……”

夢星辰皺了皺眉,又詢問了一些問題,吳明還是不知道……

夢星辰的眉頭更緊了,正如他猜測的那般,吳明心智不全,今年已經二十八了,卻只有八九歲的智力!

但吳明擁有完全模仿的天賦,只要有人肯教,他就能百分百的模擬下來,這也是爲什麼能成爲劍師一品的原因!

“把手給我。”夢星辰又說道,吳明便乖乖的將手給了夢星辰。

一探脈,吳明的大腦並無傷害,看來,這是先天的原因,並非腦子受過傷。

或許上天給人一扇門的時候,就會關閉一扇窗戶,這一點夢星辰深有體會,對於這個心智不全的吳明來說,倘若碰不到夢星辰,他的人生也走到了盡頭。因爲他可以模仿,但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意思,譬如之前煉丹時學夢星辰撓癢癢,完全可以避免的。所以,無論是劍道的修行上來說,還是個人的生活上面,都會越來越落後於人。

或許趙坤收他進來,只是留意了一下他那過目不忘的模仿能力。

“吳明,今後我教你煉丹好不好?”夢星辰微微笑道。

“嘿嘿,好啊!”吳明拍了拍手,“終於有人肯教我東西了。”像個小孩子一般開心起來。

夢星辰有些無奈,碰到了兩個小鬼,一個鋼豆、一個玄天都,但靈魂都是老人精。而這個將近三十歲的人空有一副成年人的皮囊,靈魂卻是個小鬼。

不得不說,夢星辰的身邊,這類人還有很多,都很奇葩。

到了劍師級別,劍道的進步就需要極強的領悟性,但他只能模仿卻不能開悟,所以就算夢星辰幫助他劍道的修行,他也無法精進。

但是煉丹就不一樣了,夢星辰可以幫助他在煉丹上走到一個絕高的成就,他會將所有可以在劍氣操控下煉製的丹藥都傳授給吳明!

接下來,夢星辰往返於劍閣與丹閣之間,並且親自選取了一些有天賦的人加入兩閣。夢星辰這幾天,不僅煉製了一批藥和打造一批劍以外,順便教授鑄劍和煉丹之法。

夢星辰再次回到了召集了諸位堂主,李旋風和趙第一近來無事,所以修煉得快了些,終於突破到了劍師二品,而玄天都則極其快速,突破到了劍師四品,畢竟只是在走前世的路。

夢星辰已經劍師九品,是衆人之中最爲高絕的,但他並沒有透露自己的實力。

內門之中,劍士九品就是頂峯,劍尊便直接成爲了真傳弟子,所以現在的摘星府,倒也可以不用跟以前那般藏頭藏尾的了。

幾位堂主都到了,就還差趙坤,夢星辰的臉色十分難看,李旋風說道:“內務堂主定是事情繁忙,都是兄弟,多等會兒沒事的。”

事務繁忙還好,但故意耍架子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夢星辰看了看李旋風,知道李旋風是不想自己這幾個人鬧矛盾,於是也就沒有說什麼,只是沉默等着趙坤。

終於,一道聲音響起:“哎呀,兄弟我剛纔知曉,便從滿真是姍姍來遲,恕罪,恕罪……”

卻見趙坤龍行虎步而來,四平八穩而坐,哪有絲毫歉疚之意。 趙坤坐下後,臉上有些玩味的笑容,姿勢也極其囂張,翹起了二郎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