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頓時,林鈺彤便被沐婉晴弄得花枝亂顫,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就這樣,一大一小兩個大美人,在臥室裏面笑鬧成了一團。

方纔,兩個人情緒還都有些壓抑,可這一鬧,壓抑的情緒倒是好了不少。

過了一會,兩人鬧累了,一起鑽進了被窩。

而沐婉晴看着賴着是不準備走的林鈺彤,也自能是苦笑搖頭,任由着林鈺彤抱着自己,微微嘆息道:“不是沐姐姐不想去北湖省,實在是現在不是時候。”

“這些日子以來,白家爲了對付你哥哥,在東海埋伏了大批的眼線,一直在盯着咱們,這個時候我們如果去北湖省的話,很可能會出麻煩。”

“你哥哥一個人,白家沒辦法把他怎麼樣,但是一旦你我出事,被白家的人抓住,那麼你哥哥就又會象上一次你出事那樣被人要挾到。”

“到時候,對方拿我們做要挾籌碼,設計陷阱,陷害林辰,那林辰就麻煩了!”

“嗯,沐姐姐,你說的對,是我天真了!”林鈺彤恍然大悟。

確實,她剛剛的想法確實有些天真了,也有些冒險了。

真要是她們現在去北湖省,真的很有可能會被壞人中途抓住的,而到了那個時候,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沒準又會害的林辰淪入險地。

“姐姐,對不起,都是我太天真了,好在姐姐聰明,想的周全!”

沐婉晴揉了揉林鈺彤的腦袋,微笑着道:“我知道,你是太想你哥哥了,這樣,姐姐答應你,等過一段時間,只要一有機會,姐姐一定帶你去北湖。去看望林辰他,而這段時間,咱們兩個要做的就是,乖乖的,不要給林辰添亂!” “嗯,姐姐,聽你的!”林鈺彤點了點頭。

忽然,她好像又想到了什麼,翹首看向沐婉晴說:“沐姐姐,今天上午,我聽沐叔叔說,白家在對付沐家,是不是真的啊?”

“姐姐,咱們沒有危險吧!”

今天上午,沐榮華和沐婉晴在客廳裏討論事情,林鈺彤雖然在樓上,但還是聽到了一些,隱約間,她聽到好像白家正在對沐家做不好的事情。

小丫頭並不是太懂,但是她知道,沐家的處境似乎不太好。

沐婉晴聞言,搖頭道:“沒事的,你不用擔心。”

“這裏是東海,不是京都,他白家在京都勢力大,但在東海,他們還做不到一手遮天,放心吧,這些事情都不是什麼大事,姐姐會處理好的。”

“真的?”林鈺彤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沐婉晴。

沐婉晴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乖,別胡思亂想了,乖乖睡覺!”

“好吧。”林鈺彤似懂非懂的點了一下腦袋,隨後,乖乖閉眼睡覺。

沐婉晴則沒有睡,看着林鈺彤,心裏則是不住的嘆氣。

她自然是騙林鈺彤的,晴純粹是爲了安慰林鈺彤,讓她不要瞎想的。

實施情況,其實比沐婉晴說的要嚴重的多。

沐家現在面臨的危機,非常的嚴重。

雖然沐家在東海現如今的勢力已經非常大,可以說是東海第一大家族,但是跟白家這種龐大的古武家族比起來比起來,差距還是不小的。

白家在第一次進攻東海,攻擊沐家沒有得逞之後,立刻改變了套路,開始在商業上動手腳,對沐家在商業上進行壓制。

在白家的權勢鎮壓之下,沐家在外省的合作伙伴紛紛取消跟他們的合作。

如今,沐家等於是被困在了圍城裏。

這種情況,如果持續半個月還沒有得到解決,那麼沐家只能面臨破產。

“唉,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不過也無所謂,反正沐家如今得來的這一切都是林辰打拼來的,哪怕丟了,也沒什麼。”

沐婉晴在心裏自我安慰起來。

嘆了口氣,隨後,閉上眼睛,強迫自己睡下。

一夜,悄然過去。

翌日,古印巴國。

林辰已經到了古印巴國,到了地方之後,林辰還是有些發矇的。

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林辰都是頭一次出國,而他外語實在又太爛了,古印巴語更是乾脆一竅不通,如此一來別說找大印寺了,他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就在林辰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時候一個男人突然出現。

“嗨,兄弟,你好,你是華國人嘛!”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操着一口蹩腳的漢語跟林辰打招呼。

林辰聞言,仔細的打量了這人一眼。

只見面前之人,年紀大約在二十三四歲左右,身高不高,長得烏漆嘛黑的,一張臉更是沒法形容了,好像半年都沒有洗澡了,身穿着古印巴人慣穿的衣衫。

不過,林辰並沒有嫌棄對方,甚至有些欣喜。

原因很簡單啊,對方會說漢語。

他正愁不知道該怎麼跟當地人交流,怎麼找尋大印寺那,這傢伙就突然冒出來,他完全可以跟對方打聽一下嘛,或者,乾脆請他帶着他過去。

“你好,我是華國人!”林辰笑着,衝着對方點了點頭。

“華國朋友,你好,我叫卡密扎,很歡迎你來到古印巴!”

卡密扎很是熱情,尤其是聽到林辰說自己是華國人之後,更加熱情。

說完,張開雙臂,竟然要跟林辰擁抱,林辰見狀,下意識的錯開身子,衝着擺了擺手說:“哦,不用這麼客氣,你好,我叫林辰。”

“林辰,你好,嘿嘿!”

雖然林辰拒絕了擁抱,但卡密扎似乎並不太在意,衝着林辰嘿嘿笑道:“林辰先生,卡密扎我是當地的導遊,我看您應該是第一次來古印巴國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很願意成爲先生的導遊,而且我的價格很便宜的!”

“先生,你覺得怎麼樣?”

原來卡密扎竟然是導遊,當然了,他嘴裏所謂的導遊,並沒有正式的執照,完全就是屬於撿客黨而已,就跟華國某城火車站那些黑車司機一個性質。

而林辰聞言,二話不說,立刻答應了。

他正有僱卡密紮帶他去大印寺的想法。

“錢倒是無所謂,不過我要去的地方,你確定你能找到?”

“當然,我可是本地通啊!”卡密扎拍着胸脯跟林辰保證。

見林辰有意僱傭自己做導遊,他顯得很是興奮,眼睛都隱隱有錢幣符號浮現。

古印巴這種地方,窮富差距相差很大,富人,有可能富的流油,而窮人,甚至於連溫飽都不能解決,而卡密扎這種人,一看就是屬於窮人那一波的。

有錢賺,這貨自然高興。

林辰沒太在意這貨的表現,衝着他道:“那好,那你帶我去大印寺,到了地方之後,錢我會一分不少的付給你,甚至會給你一筆可觀的小費,不過我警告你,要是找不到地方的話,那錢我是一分都不會付給你的!”

“放心,大印寺嘛,我很熟悉的,林辰先生,跟我來,跟我來!”

卡密扎大咧咧的答應,說完,帶着林辰直接上車了他的車。

上了車之後,這貨坐在駕駛室內,咧嘴,忽然邪惡的笑了一下,不過也就是那麼一下,很快臉上又恢復成了憨厚的模樣。

而林辰眼睛何等刁毒,他這一瞬間的表情變化並沒有瞞過他的眼睛。

立刻,林辰不動聲色的暗自戒備起來。

這貨似乎並沒有安好心啊!

當然,林辰雖然察覺到了,但是他並沒有做聲。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卡密扎到底要幹嘛!

“林先生,那個大印寺距離這裏有好長的一段路,恐怕要一段時間才能到,你可以趁着這個時間,好好的休息一番的,到了我會叫你的。”

卡密扎故作殷切的提醒林辰,林辰則是暗自冷笑。


這貨,如意算盤打的倒是不錯,這是準備忽悠自己放鬆,然後趁着他休息的時候,搞小動作啊……謀財,還是害命,應該不至於害命吧! 林辰心裏暗自揣測卡密紮下一步動作,表面上則是不動聲色,佯裝着很疲乏的樣子,果然倒在後座上,休息起來。

而卡密扎見狀,暗笑了兩下,急忙發動車子。

十多分鐘之後,卡密扎開車穿過富人區,來到了古印巴國所謂的貧民窟。

而來到貧民窟之後,周圍的人流明顯密了起來。

馬路上全都是人,還有不少乞討的小孩。

這些孩子小的有五六歲大的有十多歲,在馬路上瘋跑,腳下連雙鞋子都沒有。

卡密扎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所以根本不去搭理那些乞討的小孩子,開着車子,七拐八拐的繞進了一個貧民窟的衚衕子裏。

突然,卡密扎將車停下。

然後,人飛快的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林辰微睜開雙眼,假裝茫然的看着跳下車的卡密扎道:“怎麼,到了嘛?”

“呵呵,到了!”卡密扎嘿嘿一笑。

夢回大上海 ,就見衚衕的兩頭,突然衝進來二十多個人,這些人,手裏有拿着木棍,有拿着磚頭的,還有拿着鍋碗瓢盆的,來勢兇兇。

“卡密扎,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辰搖下車窗,看向卡密扎。

“呵呵,華國人,對不起了,我卡密扎並非是什麼導遊,我是本地幫派的,現在我奉勸你,老實一點,乖乖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否則你會死!”

卡密扎此刻徹底原形畢露了,不再是方纔的憨厚模樣,臉上兇相畢露。

一邊威脅着林辰,一邊還在跟圍過來的人嘀咕。

他們說的是古印巴語,林辰聽不懂,但是聽不懂也能猜出一個大概,從卡密扎這幫人的表情上判斷,肯定是在研究他,因爲這幫人似乎有些興奮。

林辰見狀,忍不住苦笑搖頭。

他這還真是夠倒黴的,剛剛來到古印巴國,結果大印寺沒有找到,反而被人給黑了,被黑惡勢力給盯上了,被打劫了。

作爲曾經的萬古仙尊,林辰忽然覺得自己很丟人。

上輩子的臉啊,這輩子都給丟盡了。

卡密扎見林辰面露苦澀,還以爲林辰是怕了,膽子無疑更大了,叫其他人包圍車子,他單手搭在車棚頂上,居高臨下的衝着林辰道:“華國人,你不要奢求會有人救你,這裏是古印巴,不是你們華國,就算你被我們打劫,也不會有人管。”

“乖乖的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放心,我們只要錢,並不想要你的命!”

林辰望着卡密扎,搖了搖頭:“卡密扎,我說過,只要你安全的把我送到大印寺,我會給你一筆豐厚的酬金,我說話算話,你何必哪!”

“我還是希望咱們可以保持合作的關係,還是叫你的人離開吧。”

“卡密扎,聽我的,帶我去大印寺,我絕對不會虧待你。”

“華國人,別廢話,別說我不知道大印寺在什麼,就算是知道,我也不會帶你過去,大印寺是我們的聖地,你一個華國人沒有資格過去!”卡密扎大罵。


林辰微蹙眉:“既然這樣,那就沒話說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