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黑影鑽出來后,並沒有好奇的向四周彷望,而是每十人為一組,從宅子中向不同的方向跑去。直到出去了十幾組后,愛櫻城便沒有任何一處還有大火繼續燃起。

與此同時,這個角落,整齊有序的站著幾百名統一鎧甲的戰士。在趙炎的帶領下,向愛櫻城堡衝去。

戰士們目光專註,每個人臉上的凹凸起伏彷彿都是刀刻出來的一般。他們行如風,毫不拖泥帶水。他們之間雖然有很多人不是專業的軍人,但作為他們新國度的第一場戰爭,每個人都全力以赴,心中牢記趙炎和幾位軍官的教導。

其實在這之前, 陰女左青 ,他們飽飽的吃了一頓。又在老大和幾位軍官分析現在愛櫻城的形勢和籌謀對策的時候小小的打了個盹。

經過多方考慮,趙炎原本準備深夜突襲,但聽到了上面的火勢,趙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xìng,便不打算再等了。

炎軍的救援行動,便正式開始。

而另一邊,哈特正憧憬的看著遠處逐漸升起的大火,他要用這不斷蔓延的大火將臉上的憤怒轉為笑臉。

他想笑,但卻笑不出來。

哈特朝馬下的士兵喝道:「去看看怎麼回事?怎麼停下來了,為什麼不繼續放火了?」

「是!」

哈特在馬上焦急的等待,左右環顧,愛櫻城堡他無能為力,波克和四大名盜的苦戰他也無能為力,向遠處望去,那去探情況的士兵卻也久久沒有回來。

哈特怒了,連自己親手去放火的心都有了。

夜,逐漸深了。

天空,完全黑了下來。

哈特放心不下,又吩咐馬下的幾名士兵再去看看,畢竟他的心腹三軍長也久久沒有回來。

哈特剛躬下身子,便聽見一聲熟悉的叫喊。

遠處,三軍長正瘋狂的跑來,嘴裡卻在大喊,「大……大大大大大人,不好了,出現敵人了!」

放眼望去,在三軍長那瘋狂抖動的身影背後,是一陣陣鋪天蓋地的吶喊和怒吼。

步伐聲厚重而迅,伴隨著重型鎧甲互相之間的摩擦聲,彷彿來的是千軍萬馬一般。

哈特的視線內,那無盡的黑暗之中,黑壓壓的人海正從黑暗中滲出,向自己波濤洶湧的壓來。

哈特急忙拉扯著馬韁,但奈何戰馬像是被這突然的逆襲所驚嚇一般,突然間立net字,將哈特甩了下來。

哈特憤怒無比,揮下斧槍將戰馬砍倒在地,大喊道:「有敵軍!快攔住!」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嗒嗒嗒!

傍晚過後,已是正夜,此刻沒有人還能看清鵝毛的雪白,當那天空中原本不斷閃爍的殷紅消失過後,那僅剩的光亮也不復存在了。

炎軍兼愛櫻城第二近衛軍的劇烈的腳步聲雖然給梅軍敲了jǐng鍾,但他們的突然到來依然讓這些獃滯的傻冒們措手不及。

哈特的命令並沒有造成他想要達到的效果,雖然他自己退了出去,但炎軍的衝擊依然讓梅軍三軍人仰馬翻。

黑夜,哈特判斷不出敵人究竟有多少,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保命而已。多年的軍事經驗在心裡反覆的為他辯護,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是一軍之將,我死了,我的部隊不就散了嗎?死幾個士兵沒關係,死我就是不行!

哈特向圍繞在愛櫻城堡兩側的部隊令,「有敵軍出現,一軍二軍出擊!」

在哈特英明神武的指揮下,一軍二軍迅從愛櫻城堡周圍撤離,向三軍靠攏。半個月的圍城早讓他們幾乎憋出病來,一肚子的怒火沒地方。

敵軍的突然出現雖然對於這次的戰爭來說不是什麼好事,但許多的人心裡卻莫名的開豁了許多,彷彿還十分興奮似的。

一、二軍離開后,四軍立馬分散軍力,將愛櫻城堡牢牢圍住。。四軍長忍不住小聲罵道:「我二千人守個屁啊!敵人出來了怎麼辦!」

嚓!鏘!

兵刃與兵刃的相撞聲,摩擦聲;鋒利刃器在血肉中的攪拌聲,**的撕裂聲,在混亂的人群中不絕於耳。

但混亂這個詞,也只是對於梅軍三軍而言,畢竟炎軍的行動還是非常有組織有紀律的。儘管黑夜讓每個人的眼睛都不是那麼明亮,但這也只是針對梅軍而言。

炎軍每一個人的眼睛都是明亮的,因為在此之前,他們輕輕的按下了鎧甲上一顆明閃閃的寶石。這便是地jīng兄弟們的傑作,照明附魔術了。趙炎很喜歡照明術這個魔法,如果留心會現,幾乎他所有能用上照明術的明他都會用上。

趙炎很喜歡照明術,尤其是在黑夜,它簡直就如同至寶一般。使用照明術之後的效果並不是像地球上那夜光鏡一樣視線內的畫面變成單sè,而就真的是如同在白天一樣。這批鎧甲上的是中等照明術,使用一次持續12o分鐘,直徑五十米距離清晰可見。

而對於這場被後世命名為「紅sè愛櫻rì」的戰爭中,照明術又揮了值的作用。這不禁讓趙炎想起它的好處后,總會情不自禁的說出一套原創的廣告詞。。

照明術啊照明術,有你的rì子永遠都是白天。

於是,在視線清晰的條件下,炎軍的軍事行動和戰略便揮的更加淋漓盡致。

炎軍如蛟龍般在梅軍三軍內搗亂,趙炎通過阿大釋放了一陣陣炎龍轟炸后,愕然的現城堡那邊的梅軍已經向自己逼近。

趙炎用魔力音大喝道:「撤!」

具體的打法趙炎早已在地洞內商議好,並且將每十人分為一組,每組都有相應的組長。趙炎一聲令下,各小組跟隨自己的組長,軍事行動統一化的跟隨趙炎跑去。

這一次偷襲,炎軍竟沒有一人傷亡。

看著自己這邊慘樣,哈特哪能放過這些討厭的傢伙,就算他想放,從愛櫻城堡趕來的倆位軍長也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殺!殺了他們!」

吼!

夜空中,哈特驚雷般的巨喝, 億萬萌寶:爹地你被開除了

炎軍的鎧甲沉重,梅軍又有許多騎兵,眼看著就要被梅軍追上並淹沒了。炎軍的戰士們突然從懷裡掏出一塊長方形的大板子,倆倆站上去,便以比奔跑快幾倍的度向前方跑開了。。

地jīng四輪的度,豈是一般的戰馬能比較的?

但炎軍像是故意放水一般,並沒有把地jīng四輪的度開到最高,而是和兇猛的梅軍保持一定的距離。

下一刻,那些離奔跑中的梅軍最近的炎軍戰士們,像變戲法似的又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皮製袋子,並將裡面的東西毫無保留的灑在地上。

嘩!沙沙……

無數黃sè的顆粒從皮袋中掉落,瞬間將愛櫻城的大街鋪上了另一層顏sè。而梅軍接觸到這片黃sè,頓時滑的人仰馬翻,統統跌倒。

後面的人由於慣xìng一下剎不住,和前方倒下的人撞在一起,也紛紛倒成了一片。

一軍長急忙拉住馬韁,傻眼了,「黃……黃豆?」

哈哈哈哈哈……


看著梅軍滑稽的樣子,炎軍爆出一陣陣歡快的嘲笑聲。

但炎軍並不打算就這樣笑下去,里郝帥單手舉起,道:「蹲下!」

許多動作敏捷的梅軍在摔倒后急忙爬了起來,但一踩到腳下的黃豆或是被旁邊失去平衡的人拉扯一下,又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往往是一人跌倒,眾人皆倒的情況屢屢生。。

就在他們還在站與倒之間掙扎的時候,卻愕然的看見對面的炎軍莫名其妙的蹲了下來。

他們不明白他們打什麼主意,但當他們明白的時候,已太遲了。

在炎軍戰士的後方,是已經拉滿弦的炎軍shè手。


阿拉樂斯站在shè手的前面,shè手營分為兩排,前排平張著弓,對準眼前的梅軍,後排的箭尖指天,準備讓利箭呈拋物線送給梅國的朋友們。

阿拉樂斯面容凝重,雖然是夜晚,但那頭金依然明亮無比。

「放!」

嗖!嗖!嗖!

shè手營的人太少,雖然算不上箭雨,但連續的幾波還是讓許多梅軍吃了苦頭。黑暗之中,炎軍shè手營的實力也有限,並不能達到箭箭爆頭的神shè手級別的效果,但那些凡是中箭的梅軍,卻都在無法站起來了。

有的只是被shè中了胳膊或是大腿,但依然倒在地上抽搐。

沒有人現,趙炎嘴角浮現出一絲yīn笑。

梅軍二軍長湊到了一倒下的士兵身前,驚道:「這箭上有毒?」

聞言,一軍長怒了,無比仇恨的看著眼前的對手,嘴唇幾乎咬出血來。。

殺!

對於炎軍這支由土匪、山賊、奴隸、苦力組合起來的軍隊來說,在箭上抹點毒藥**之內的事情只是小菜一疊而已,就算讓他們做出更卑鄙無恥的事情那也只是趙炎一句話的事,他們可不會覺得什麼有損軍人光榮之類的情緒。

炎軍的行為,讓梅軍徹底的憤怒了。

在一軍長極具號召力的鼓動下,一軍的戰士們踏著同伴的屍體或者即將變為屍體的准屍體,憤怒且瘋狂的向炎軍們追去。

瘋狂的力量是無法抗拒的,面對梅軍的瘋狂,炎軍迅的做出了反應,將地jīng四輪的度調快。

但儘管如此,依然有倆人度稍微慢了一些,只是眨眼的功夫,便被梅軍拉了下來。


下一刻,炎軍微微一愣,每個人的腦海里頓時一片空白。

那被拉下的倆人向趙炎等人伸出手,大聲喊著「不要管我們」之後,便被數不盡的腳步所踐踏了。

趙炎面sè沉重,咬牙道:「按計劃行事,加快度!」

眾人在疾之中,依然聽見後方傳來那倆人痛苦的咆哮。。

隊友的光榮對炎軍的打擊是巨大的,但也正因為如此讓他們意識到了這場戰爭的殘酷xìng。每個人的臉上都沉重了許多,眼裡的憤怒彷彿快要燃燒一般。

梅軍的度始終趕不上炎軍,在這追趕過程中總是會被面前狡猾的敵人所算計,然後以損失自己的兄弟為代價起第二波的追擊。

短短時間,不知不覺間梅軍已有五百多人倒下。

二軍長湊到一軍長耳邊小聲的說了一些什麼,便神不知鬼不覺的帶著自己的人馬停了下來。

二軍長環顧四周,向左右揮手,身後的人馬便兵分兩路從兩旁的街道上涌去了。

經過剛才的追擊,二軍長已經知道了炎軍大概的兵力,只要追上他們把他們圍剿,一定能輕而易舉的殲滅他們的。

他們只是一群玩yīn招的小丑,怎麼能和我們戰爭之國的軍隊相提並論!

(請大家支持正版,登6欣賞更多章節!)

愛櫻城堡內,杉科橫衝直撞的朝愛櫻騰的房間衝去,進門后連行禮的環節都省了,大聲道:「城主,公主,援軍來了!」

聞言,房間內一片驚駭,眾人愣了幾秒,隨後每個人臉上都綻放出欣喜的表情。。

「是炎嗎?」愛櫻騰睡在床上,聽到這個消息后紋絲不動,就算想欣喜的蹦達起來也力不從心了。

「夜太黑看不清,但喬爾大人沒有任何反應,我想應該是炎軍長的部隊。」

淚水在愛櫻莎的眼眶中翻滾,此刻她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哈哈哈!太好了,我說過老大會來的!」狂龍興奮道。

「他有多少兵力,現在戰況怎麼樣?」愛櫻騰並沒有被喜悅沖昏頭腦,扯著沙啞的聲音問道。

杉科這才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低下頭向愛櫻騰恭敬的說道:「具體兵力不清楚,但他的出現讓梅軍很糟糕。現在梅軍一片混亂,就連圍城的兵力都撤走了一大半。」

「是嗎?這太好了!」夢啦夢笑道。

狂龍道:「城主,如果這樣的話,我們的人也殺出去吧,和老大來個裡外夾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