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白子畫,黃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橋頭,我可有見過你?”

“嗯,沒有。”

шшш ☢тт kán ☢¢O

“因爲我愛你,所以永遠鬥不過你。”

“既然愛我,那得早說,我又不是不娶你。”

“在你轉身錯落的那個輪迴間,我已萬劫不復。”

“放屁,老子在的時間那個敢讓你萬劫不復?”

“我身上這一百零三劍,十七個窟窿,滿身疤痕,沒有一處不是你賜我的。十六年的囚禁,再加上這兩條命,欠你的,我早就還清了。斷念已殘,宮鈴已毀,從今往後,我與你師徒恩斷義絕。”

“斷纔怪,想跑還沒門呢。”

“啪。”

楚戀雨實在忍無可忍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滿臉羞紅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靠!看着楚戀雨回房的背影,紫然暗罵,自己說什麼話啊,都把她弄走了,話說剛剛的臺詞爲毛上句不接下句呢?紫然拿下被楚戀雨拍在自己臉上的劇本,上面第一頁寫着:

花千骨經典語錄!!!你妹啊,拿錯了。

...下章預告...

舒若雪黑衣黑褲黑麪巾的從窗戶爬進來,看到奇蹟三人,驚道:“你們是誰?”

紫然三人連忙收起自己手中的偷竊工具,強笑道:“查水錶的。”

“查水錶的!這麼晚了查什麼水錶?”

“那你又是幹嘛的呢?”

最校長 我,我當然是,是,賞月的,對,我是賞月的。”

“賞月的?這黑雲密佈的你賞什麼月?” “四位可算來了,讓我們好等啊。”

肖旭滿臉笑容看着紫然和楚戀雨,心裏也在驚喜,他們這個節目雖然較爲火爆,但這還是第一次有天王來玩呢。

因爲紫然是天王的原因,所以這次的“我們都愛笑”經過一番計較,最終決定,儘管紫然這次的節目與湖南衛視無關,但依然賣紫然一個面子,雖然紫然最近的動態少了,但粉絲數量,還是難以估計的,節目組可以保證,這次的“我們都愛笑”節目,絕對破紀錄。

“四位?還有兩位是?”紫然愣了一下,旋即問道。

肖旭神祕的笑了一下,指了指紫然身後,紫然和楚戀雨下意識的回頭去看,然後驚叫。

“師傅!”

“哥!”


沒錯,就是奇蹟和舒若雪。

神馬?這兩人一個是天王的哥哥,一個是天王媳婦的師傅?這消息勁爆。

“你可算主動叫我一聲哥了,我等這一天等得好苦哇。”奇蹟裝怪道。

“師傅,那天你們沒有去鬼屋,那裏好可怕的!”

“乖啦,現在那些東西不在這裏,不要擔心,好不好?”

“嗯嗯,人家聽師傅的。”

“那我的呢?”{奇蹟與紫然異口同聲道}。

“你們,你們可加起來有三個嘴巴,人家只有兩個耳朵,有一個不能聽。”

“你想有三隻耳朵也不是不行。”奇蹟帶着嚇人的語氣道:“把你夫君的耳朵撕下來,裝在你的腦袋上,這不就行了?”

“啊,不要,不要傷害夫君,哎呀,壞人,你幹嘛打人家?”

紫然心下鬱悶,自己在她心裏,有沒有那麼弱?

“四位請進!”

肖旭一開口,四人尷尬的笑笑,剛剛吵的興起,居然忘了有外人了,一路上,肖旭簡單講了“我們都愛笑”一些規則,且還向紫然要了十幾張簽名,等着一會分發給各位工作人員。

看節目的人會在半小時後來,所以有時間看劇本,四人很輕鬆的將必要的臺詞背好,楚戀雨在昨天一整天都背紫然教後,也懂得了一些。

“各位,你們有三分鐘時間來滋自我介紹以及增加自己節目的知名度。”上舞臺前,肖旭先是說了一聲。

舞臺轉動,正對觀衆,當觀衆看到紫然以及其餘三人,就大聲歡呼起來,這些人大多是紫然的腦殘粉絲,在臺下就高聲呼喊紫然的名字,好一陣子才停下來,這會就是幾位開始自我介紹時間。

第一個介紹的是舒若雪:“嗨,各位好,我叫舒雅琪,【神偷】的女二號,在電影和現實中,都是女一號的師傅。”

第二個就是楚戀雨了:“大,大家好,我叫楚戀雨,【神偷】的女一號,是壞,額,是紫然的未婚妻。”

第三個就是奇蹟了:“我姓齊,名曰齊跡,【神偷】的男二號,現實中是紫然的哥哥,電影裏是紫然的師傅,舒雅琪是我的妻子哦!”

“我想,我就不需要自我介紹了吧!”紫然面帶着輕鬆的道。

四人齊呼:“請多支持【神偷】電影喲!”

場面火爆,四人的舞臺轉回去,準備着下場表演,由於下場表演是現代劇,所以楚戀雨、舒若雪、奇蹟都換上了現代裝扮,換裝後使得紫然眼前一亮,圍着楚戀雨團團轉,奇蹟則是圍着舒若雪團團轉。

咔嚓,第一個,片名:笨賊。

“徒弟們,我教了你們一個月,現在來讓你們實踐一下,爲師打聽到一家大戶小姐保安少,又有不少古董,等好好賺一把。”德柏帶着紫然、奇蹟,彎着腰,小心翼翼的摸索。

“好的師傅。”一身黑衣黑褲黑麪巾的紫然和奇蹟答道。

楚戀雨在左邊睡覺,三個人就在右邊摸索着。

不一會,奇蹟翻出一個老鼠夾子【模型】。

“師傅,我找到古董了,快來看。”奇蹟興奮的把夾子給德柏,德柏裝出一副天黑看不清的樣子,伸手去摸奇蹟手中的夾子,很巧,被夾住了。

德柏做氣血上涌,面部發紅卻又不得不忍住叫聲的樣子,艱難的掰開夾子,然後把夾子往後一甩,正好甩在楚戀雨睡覺的地鋪上。

“古董,古纔怪啊,再找。”

“好的師傅。”奇蹟忍住笑道。

不一會,紫然也找到了。

只見他拿出一個質地不錯的盒子道:“師傅,你摸,這盒子質地這麼好,裏面肯定是寶貝。”

德柏接過盒子,急忙揭開盒蓋,一個整蠱拳頭從盒子裏蹦出來了,正好砸在德柏臉上。

德柏氣極道:“我怎麼有你們這兩個笨徒弟,回去給我圍着房子跑十圈。”

再一扔,又扔在了楚戀雨的頭上,楚戀雨額頭出現特效青筋。

不一會,德柏也找到了一個盒子,把兩個徒弟叫到身邊,道:“你們看這盒子怎麼樣?”

奇蹟:“這盒子質地真好,裏面絕對是古董。”

紫然:“要還是整蠱玩具這麼辦,不如,我們把它倒過來打開。”

德柏:“就這麼辦。”

三個人輕聲喊着:三,二,一!

奇蹟:“咳咳,咳咳,這什麼啊,我眼淚都要出來了,咳咳。”

德柏:“這是辣椒粉,孜然粉和胡椒粉,咳咳。”

紫然:“這大戶人家愛好咋那麼奇特啊。”

德柏:“看來這是沒有了,撤。”

“好的師傅。”

德柏手一拋,盒子就被拋出了窗戶。

“咳咳,誰那麼沒良心,亂丟東西啊。”

舒若雪黑衣黑褲黑麪巾的從窗戶爬進來,看到奇蹟三人,驚道:“你們是誰?”

紫然三人連忙收起自己手中的偷竊工具,強笑道:“查水錶的。”

“查水錶的!這麼晚了查什麼水錶?”


“那你又是幹嘛的呢?”

“我,我當然是,是,賞月的,對,我是賞月的。”

“賞月的?這黑雲密佈的你賞什麼月?”

“那,我回去了。”

“一個都不許走。”楚戀雨可算醒了。

“警察,現在懷疑你們入室行竊,跟我走一趟。”

幾人對視一眼:“跑!”

留下楚戀雨在原地跺腳,“哎,給我留下。”

愛笑大後宮不說了,直接跳到鏡子屋!

這是一場:紫然與奇蹟的對角戲,肖旭站在德柏的位置,而奇蹟卻站在紫然對面的位置。【看過“我們都愛笑”的人瞭解。】

肖旭站在德柏的位置,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卡!劇情開始。

肖旭對着奇蹟說道:“殺阡陌,花千骨下山歷練去了,她不在這裏。”

紫然對臺詞,劇情兩眼一抹黑,聽到“殺阡陌” 錯入豪門,雙面總裁請放手

只見奇蹟憤慨道:“我不信,小白,小骨定是被你綁去了,我要找。”

紫然跟着道:“我不信,小白,噗,小,小骨定是被你綁去了,我找。”

小白?說的白子畫嗎?有點搞笑啊。

肖旭不急不慢道:“想找?你得經過我的考驗。”

奇蹟:“什麼考驗?”

紫然:“什麼考驗。”

“這叫警告丹,你吃下去後,十二個時辰內只要你稍微起一點殺心,我長留山弟子就會對你羣起而攻,吃下去。”

肖旭伸出手,向着奇蹟的手上有的是“健胃消食片”,向着紫然的手上卻是“大山楂丸”。紫然一看這對比,立馬慌了。

“好,我吃。”奇蹟伸手去拿健胃消食片,嘴角含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