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杜啓川好大的膽子,居然連警察都敢下手。不過這件事情明顯是警方的職責範圍,你想讓我們插手,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夏凱明也很是氣忿,同時又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二舅,這是我第一次求您辦事。而且還是爲了救人。如果夏冰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好過!”秦洛急切地請求道。

“等等……你讓我想想。”夏凱明說着,便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當中。

“二舅,到底行不行?”片刻,秦洛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不由得出聲問道。

“你小子彆着急。我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夏凱明嘆了一口氣,隨即掛斷了電話。

同時,正在辦公室內等待着消息的郭濤,突然接到了來自軍區的電話。

秦洛在原地等了片刻,二舅夏凱明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二舅,到底行不行啊?”接通電話之後,秦洛就直接詢問道。

“我已經跟警方負責人溝通過了。夏冰的身份比較特殊,如果出事會造成很大的影響。警方的意思是,我們軍方如果能夠幫忙最好不過。你小子不要着急,這件事情我管了。不過以你現在的身份,是肯定不能插手進來的!”夏凱明說着又有些無奈地提醒道。

“這件事情我肯定會管到底!二舅你也別攔我!”秦洛咬着牙說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屬驢的,脾氣倔的很。算了,我一會安排底下一個排的人先到你那去。他們可以聽你的指揮。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這也是警方的意思!”夏凱明突然話鋒一轉地說道。

“什麼條件?”秦洛皺着眉頭問道。

“在沒有絕對的證據之前,不能對杜啓川動手!”夏凱明沉聲說道。

“好,我答應你!”沉默了片刻,秦洛還是咬着牙答應了下來。這已經是目前最好的結果了。

“那你等着吧。我的人一會就到!”夏凱明說着就掛斷了電話。

“秦洛,你在跟誰打電話?”趙亮這時有些好奇地詢問道。

“我二舅。東南軍區的副司令!”秦洛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去!你跟軍區借人呢?你到底什麼身份?”趙亮立馬露出了目瞪口呆地神色。

“不該管的不要管。我現在只想找到夏冰!”秦洛沒好氣地冷哼道。

“交警隊來消息了!”就在這個時候,趙亮的手機又接到了交警隊的短信。

“發現夏冰了?”秦洛趕緊問道。

“根據道路監控顯示,所長和曹薇來到這裏的十幾分鍾時間內,一共有三十六倆車子經過這個路段。其中有兩輛套牌車商務車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不過在跟蹤了幾個路口之後,嫌疑車輛就消失了。”趙亮有些無奈地解釋道。

“消失的地點在哪裏?”秦洛臉色難看地問道。 第六十三章 絕望的夏冰

“在友誼路和芳華小區的岔路口。那邊也是郊區,而且四周圍道路網絡密集,還有兩條高速通過。萬一對方把人轉移出了市區,那我們想要追查就更加困難了!”趙亮臉色難看地解釋道。

“該死的!”秦洛咬着牙,突然有種無力的感覺。

等待了能有半個小時,夏凱明派來的軍方戰士這才抵達了現場。一車十幾個人,在一個少尉軍官的帶領下從軍卡上跳了下來,然後整齊地在秦洛面前排了兩列。

那少尉軍官衝着秦洛就敬了個軍禮道:“報告首長同志,偵察營三連一排全員十六人集合完畢,向首長報道,請首長指示!”

“偵察兵?”秦洛挑起了眉毛。這個二舅倒是會做事,找人自然是用偵察兵最爲合適。他要真的給自己派特種部隊過來,反而大材小用了!

“我不是什麼首長。只是想請你們幫個忙!”秦洛一臉認真地解釋道。

“秦洛同志,這是首長在我們出發前讓我交給您的!”那個少尉軍官從兜裏拿出了兩本證件,直接遞給了秦洛道。

秦洛詫異地接過來一看,不由得愣住了。一本軍官證,一本持槍證。 混沌火龍訣

一看裏面的信息,不光是秦洛,就連一旁的趙亮眼睛都瞪圓了!中尉,軍方駐地方偵查員?這是個什麼職位?等一下,上面的名字和照片,不就是秦洛他本人麼?

秦洛愣了好一會,這才哭笑不得地點了點頭,將兩本證件全部收了起來。

這個二舅爲了幫自己,還真是下了一番功夫啊!不過自己搖身一變就成了軍方中尉了,這想着也太兒戲了一點吧?

夏凱明的這份情,秦洛自然是記下了。不過眼下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持槍證給我也沒什麼用。我手上也沒槍啊!”秦洛突然望向那個少尉,心中一動地提醒道。

那稍微立馬從後腰上抽出了一把56式****,直接遞到了秦洛跟前道:“這也是首長讓我轉交給您的。首長讓我告訴您,不管在任何時候,都要保證自身的安全!”

果然,秦洛看着那把嘿喲喲的手槍,頓時雙眼一亮。嘴角微翹,露出了一絲笑意。當下也顧不得矜持,趕緊把那把手槍拿了過來,仔細地看了看。不過下一秒他就有些蛋疼了起來。自己從來沒摸過槍,這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啊!萬一走火或者打偏,不會不會很丟人來着?

看來以後有機會,得好好學習一下射擊才行!不知道系統裏有沒有關於這方面的道具?

“叮咚!系統任務激活,頒佈系統臨時任務,解救夏冰。任務時間24小時之內。任務成功獎勵初級神槍手加成道具,失敗扣除一般財富值。”就在這個時候,秦洛的腦海裏突然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還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這個初級神槍手道具頓時讓秦洛欣喜若狂。

“行了,廢話少說,既然你們來了,我們就趕緊出發吧。路上我再跟你們詳細說一下目前的情況!”秦洛這時對着一旁的趙亮使了個眼色,對着那幫兵哥哥交代了一聲,便打算上車走人。

“哦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秦洛突然想起了什麼,轉頭望向那個少尉問道。

“報告首長,我叫何東!”那少尉立馬回道。

“有通訊工具麼?給我來兩套!”秦洛立馬問道。

“有!”何東點了點頭,立馬從一旁的戰士手中接過了兩套通訊耳機交給了秦洛。

“那行,我們保持聯繫,出發吧!”秦洛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隨後一行人全部上車。在不少警察詫異地目光當中離開了現場。

而此時的夏冰,卻不知道秦洛正在外面帶着軍警兩方的人馬正在到處尋找着她的下落。在曹薇家中的時候,她突然遇到了襲擊,曹薇被人挾持,讓她投鼠忌器。同時也被人給敲暈了。再次醒來的時候,人卻已經被關在了一個昏暗的小房間內。門是上了鎖的,連窗戶都是被鋼筋給封死的。整個房間內除了一張牀之外,就只剩下一盞昏黃的電燈泡。

搖了搖有些脹痛的腦袋,夏冰掙扎着從牀上爬了起來。她並沒有被捆綁,但眼下的困局卻讓她有些絕望。因爲她發現自己根本出不去。而且身上的手機也不翼而飛了。

“曹薇,曹薇醒醒!”好在曹薇就躺在她身邊,讓夏冰略微鬆了一口氣。

曹薇被夏冰一搖之下,也幽幽地醒轉了過來。緊接着就露出了驚恐地神色,不斷地打量着四周。

“夏警官,這裏是什麼地方?”曹薇縮在角落裏,瑟瑟發抖地問道。

“不要害怕,我們只是暫時被壞人給囚禁起來了。應該還沒有生命危險!”夏冰趕緊拍着曹薇的肩膀輕聲地安慰道。

“那怎麼辦?我們趕緊報警吧!”曹薇一臉驚慌,想要掏出自己的手機,卻發現手機已經不見了。

“不用找了。我的手機也被他們給收走了。不過你別擔心,我已經給人報信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夏冰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同時響起了被敲暈之前自己給秦洛打去的那個電話。

夏冰也說不上爲什麼,在那種危機的關頭,首先想到的並不是找同事支援,而是找到了那個混蛋。沒錯,秦洛在她的眼中,也就是個混蛋。只不過這個混蛋的身上,卻能給她一種十分可靠的安全感。這種感覺讓她下意識地在危機關頭就想到了秦洛,並且選擇向他報信。

現在想來,夏冰又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腦子是短路了麼?爲什麼當時會找他?萬一這傢伙不把自己放在心上,那今天自己和曹薇估計就真的危險了!

夏冰現在也只能祈禱秦洛這個混蛋能夠靠譜一點了!


“喲,兩個小妞醒了啊?”就在這個時候,窗戶外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冷笑聲。

夏冰聞言,立馬神情緊繃地朝着窗戶外望去。只見一個長相醜陋的大胖子正探着頭朝裏面張望着。那毫不掩飾的侵略目光肆無忌憚地掃量着她和曹薇。

“你是誰?這裏是什麼地方?識相的趕緊把我們給放了,我是警察!”夏冰沉聲怒斥道。

“呵!我當然知道你是警察。等着吧,很快就會有人來收拾你了!”那胖子卻是一聲冷笑,隨即就離開了窗邊。

而夏冰的臉色,則是徹底陰沉了下來。 第六十四章 困局

秦洛帶着大隊人馬前往最後一個發現夏冰蹤跡的位置。而這裏已經有市局的警察和交警正在這片進行全面的搜索。

在看到十幾個軍方戰士出現的時候,那些警察明顯一愣。

“這位一定是秦洛同志吧?”剛下車,一名交警就急匆匆地跑了過來,笑着問道。

“老劉,他就是秦洛。你把情況簡單的跟他說一下吧。”趙亮也跟着下了車道。

“好的!時間緊急,我就長話短說。我們發現那兩輛豐田商務車就是在這個路口消失的。目前可以確認的是這兩輛車都沒有上高速,而且也沒有經過主幹道線路,因爲道路監控網絡並沒有拍到這兩輛車的蹤跡。所以這兩輛車應該還在附近,只是隱藏了起來。”那個交警道。

“這片適合藏車子的地方太多了。到處都是廠區還有待拆遷的民宅院落。等找到車子,人也早就已經被他們給轉移了!”秦洛觀察了一下四周圍的環境,不由得皺起眉頭。

“這可怎麼辦?”趙亮在一旁乾着急。

“首長,需要我們對這一片進行地毯式搜索麼?”何東這時來到了秦洛跟前詢問道。

秦洛看到何東,不由得心中一動,有些好奇地問道:“你們偵察兵應該也有強悍的反偵察能力吧?對方有這個膽子綁走夏冰和曹薇,顯然不會是普通的貨色。應當具有一定的反偵察能力。如果你是綁匪,你會怎麼做?”

何東聞言,皺着眉頭環顧了一下四周,沉默了數秒這纔開口道:“如果我是綁匪,就不會蠢到呆在這個地方等着警察來抓。這裏雖然適合隱蔽,但在大量的警力搜索下依舊是藏不住的!被找到也是時間問題!”

“跟我想的一樣。所以他們應該早就帶着夏冰和曹薇轉移了。這裏的村落太多,道路又四通八達,如果他們在這裏換了車子再上路,警方的監控系統就失去了作用!”秦洛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

“那我們不在這裏找了?”趙亮有些詫異地問道。

“讓警察繼續找吧,那兩輛車應該還在附近。說不定能找出什麼線索。我們現在要判斷的是,夏冰可能會被對方帶到哪裏去?”秦洛搖了搖頭,有些鬱悶地提醒道。

“報告,在三公里外的廢棄養豬場內發現了那兩輛商務車!”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警察從遠處跑了過來,氣喘吁吁地喊道。

“車上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麼?”秦洛趕緊問道。

“沒有。車上的一切痕跡都被處理過了,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發現。而且四周圍一個人影都沒有,人早就已經轉移了!”那個警察搖着頭解釋道。

“那他們會帶着夏所長去哪裏呢?”趙亮一臉着急地說道。

“現在線索全斷了。想要找到他們的下落從車子和道路監控已經不現實了。”秦洛無奈地搖了搖頭,心中也是着急不已。不光是因爲擔心夏冰,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任務可是要在24小時內完成的!

“首長,對方綁架這兩個人的目的是什麼?”何東這時突然開口問道。

“你的意思是,從杜啓川那邊入手?”秦洛頓時雙眼一亮。

“按照道理說,杜啓川廢了這麼大的力氣抓住她們,而不是馬上殺掉,顯然是有原因的。杜啓川打算用曹薇來威脅曹光彪,讓他不要亂說話。不可能馬上幹掉曹薇。而夏所長則是他報復的對象。如果夏所長暫時沒事,那麼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何東提醒道。

“杜啓川很可能會親自去見夏冰。”秦洛立馬就明白了何東的意思。

“杜啓川那邊我們的人都在監控着。他一天一直呆在公司裏,根本就沒露面。他的車子也沒離開!”趙亮這時開口說道。

“那杜海科呢?” 烈火狂妃︰獸性王爺,硬要寵

“杜海科還在醫院裏。他母親一直陪在旁邊。以他目前的狀況,還無法離開醫院!”趙亮繼續說道。

“你們盯着杜啓川的人看到他本人了麼?能確定他肯定就在公司裏?”秦洛不放心地問道。

“這個……我們暫時只能外圍布控,根本無法進入天海集團內部,畢竟杜啓川現在只是懷疑對象,並不是犯罪嫌疑人!”趙亮一臉尷尬地解釋道。

“也就是說,你們誰都無法肯定杜啓川就在公司裏對吧?”秦洛不禁咬牙問道。

“難懂你懷疑杜啓川已經不在天海集團了?”趙亮突然皺起了眉頭。

“沒有這種可能性麼?”秦洛挑着眉毛反問了一句,隨即對着何東吩咐道:“你帶上兩個機靈點的兄弟,換上便裝,跟我走一趟。”

“好的首長!”何東立馬點頭答應,帶着兩個戰士就返回車上換衣服去了。身爲偵察兵,在執行城市任務的時候,便裝自然是必備的工具。出來前他們就已經帶上了。

“秦洛,你要幹什麼?我們現在還不能對杜啓川動手!如果你現在找上門去,會出**煩的!” 初代超能 ,頓時就急了。

“我什麼時候說要對杜啓川動手了?”秦洛笑着反問道。

“那你要去幹嘛?”趙亮狐疑地問道。

“你們的人無法進入天海集團,不代表我們不能進去。我又不是警察,沒你們這麼多規矩!”秦洛微微一笑道。

“你準備潛入天海集團?”趙亮頓時就嚇了一跳。

“說這麼大聲幹嘛?怕消息不會傳到杜啓川耳朵裏?”秦洛沒好氣地瞪着趙亮提醒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