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乖,小杰,把姐姐這東西帶上,沒錢的時候,可以換點錢用,出去以後別說你姓劉,也別說你是劉家班的人,你六哥不是好東西,你下次遇到誰談論他,儘管罵,使勁的罵罵的越兇越好……”

七姐姐一邊說着話一邊落淚,那六哥臉色不好看,就故意扭過頭去,不再看他們。

而那邊有好幾個人此時也低下頭,像七姐姐一樣,給小杰塞東西,一旦有誰臉上露出不捨的表情,那個六哥就會以趕他們出劉家班爲威脅,讓他們和小杰一起走。

那些人馬上臉色變了,使勁推開小杰。

旁邊曹二還惡聲惡氣的罵小杰。

“看着你就晦氣,快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

那厭惡的眼神,讓小杰都快崩潰了,他哭喊着邊跑一邊咒罵着。

“你們沒良心,你們會遭到報應的,我爹在天上看着你們了……” “小兔崽子快滾,不滾我打斷你的腿……”

這劉傑的喊聲,讓在場不少人面色大變,他那個七姐姐更是淚雨連連,不住的用手抹着眼淚。

六順子一看,大罵着小杰,真的順手抄起一個木棍,作勢就要打他,而那個中年男人一下子擋在小杰的面前,怒視着六哥。

而小杰的幾個師兄師姐,卻是齊齊的站在了六哥的身後,連帶那個七姐姐也擦了擦眼淚,站在了六哥身後,甚至還勸說小杰。

“小杰,快走吧,這劉家班和你沒關係,你快走吧,以後千萬不要說是劉家班的人,走吧, 走吧,別讓你六哥把你打死了……”

那中年男人看了一眼這羣人,他們一個個都站在六哥的身後,在火把照射下,臉上的表情非常奇怪,晦暗不明有些看不清楚。

一想到這劉傑被人趕出來的情境,他冷哼了一聲,轉身一手拉着自己的閨女,一手拉着小杰,然後拿着略微沉重的包裹,轉身就走。

此時全場詭異的很安靜,只聽到那小杰哭鬧咒罵的聲音。

“你們沒良心,你們會被天打雷劈的,你們會遭報應的……”

這個孩子的咒罵聲音一一直在場上回蕩着,場上有人小聲的哭泣着,卻聽到那個六哥罵了一句。

“誰想滾出劉家班的,趕緊給我滾蛋,和小杰一起被劉家班除名,不想走的,給我打起精神來,一會還要唱戲,都給我幹活,快,動作給我快點……”

隨着那六哥的叫罵聲,有人也不哭了,抹一抹眼淚,繼續忙碌着,而場上有些人的動作很有些奇怪,張凡手裏端着一杯酒,放在嘴脣邊,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主人,要不要我出去看看?那個小杰已經走了……”

“不用了,繼續看戲,別出去了!喝酒,喝酒!”

白無常被張凡在一次喊住了,讓他繼續看戲,別的事情什麼都不要再管了。

徐子君此時此時興致勃勃,嘴裏吃了一個炸的酥脆的蜂蛹,咯吱咯吱吃的非常的歡快,他自己吃的開心,還特意把那盤蜂蛹送到張凡面前。

“張哥,嚐嚐,這也是他們的這裏的特色菜,油炸蜂蛹,很好吃的,又酥又脆嚼起來特別的香……”

徐子君給張凡推過去一盤炸蠶蛹,而那裝蠶蛹的盤子裏,還放了一些腰果,張凡略一猶豫,夾起了一個腰果,吃着確實又香又脆。

徐子君看看張凡,想笑,但是卻裝作沒看到的,只管低着頭把那蠶蛹一個個都夾起來扔進嘴巴里,嚼的咯蹦咯蹦的,吃的非常的歡快。

張凡扭頭沒看這徐子君,目光再次看向那邊的舞臺。

此時的舞臺已經搭建好了,劉家班的人也化好妝了,無數的燈籠也點燃了,然後就聽到咿呀呀的聲音,而在戲臺的前面,卻是放着很多寬大舒適的大靠背椅子。

椅子前面則是很多的原木桌子,上面擺放着瓜果和各種乾果,還有茶具,一看就是大舞臺,有人要看戲的模樣。

很快,有穿着奇怪衣服的人走了進來,有些人居然還是金髮碧眼,個子特別高,有的鬍鬚特別多,把一張臉都遮沒了,有的則長着和國人很像的臉,但是個子卻比較矮小。

那些人進來的時候,身邊都跟着有翻譯的人,穿着西裝人模狗樣的,而且嘩啦後面跟着很多的士兵,有人甚至拿着槍,有人佩戴着刀劍什麼的。

本來在小口小口喝酒的張凡,目光一下子被吸引過去了。

他很冷靜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看着那些人的隨從越來越多,原本空曠的地方已經密密麻麻站滿了人,那些隨從特別的多。

而被衆人圍在中間的除掉有幾個膚色各異的人之外,還有一口看着不小的箱子,被放在了一個桌子的下面。

那個桌子是被四個大漢擡進來的,看着有些搶眼。

那個曹二也笑呵呵的走向前,衝着那前排的幾個人作揖,然後就聽到旁邊有人訓斥他。

“大人們已經來了,怎麼還不開戲?那個劉七姐,小六子,你們劉家班的名角都過來給亮個相,讓大人們看一看……”

有一個點頭哈腰的男人,此時面對曹二的時候,背一下子挺直了,變得神氣活現。

那曹二看到那人也不敢多說,招呼着劉家班的名角們,一個個都走上前給這些人看。

這劉家班名角還真不少,一下子就站出來十幾個,別人還好,那扮相俊美的六哥,此時穿上女裝看起來就讓人眼睛都直了。

那婀娜多姿的身段,比那嫵媚的眼神和表情,還有那結俊美的扮相,讓濟濟一堂準備看戲的那些大人和隨從們,一個個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了。

因爲,他看起來實在是太美了,腿長腰細面若桃花,行如柳枝,美的讓男人看着就雙眼發直。

果然一個金髮碧眼的大人,看到那六哥的時候,嘿嘿一笑伸出毛茸茸的大手,一把把那六哥拉到身邊,直接抱在自己的腿上,一起出來的那些劉家班的人臉色大變。

齊齊的憤怒的看着那個大人,卻見一邊那個狗腿子討好的衝着那毛茸茸的洋大人點頭哈腰。

“大人,這個就是劉家班的小六子,這小六子不但長得俊美,而且聲音也好聽呀,那戲唱的首屈一指頂呱呱,回頭讓他專門去你們府上給你唱戲去……”

這狗腿子眼睛似乎沒看到這洋大人的手,已經在這小六子身上亂摸。

而這小六子只是賠笑着臉上努力擠出笑容,努力躲避着,卻是不敢太過拒絕,怕讓這洋大人生氣,他越是這樣那洋大人越是高興,他隨身跟着的一羣人,此時也哈哈大笑起來。

隨後洋大人嘰裏呱啦的一通話,說的那狗腿子不住的點頭哈腰。

“好,好,一會戲唱完了,就讓小六子去伺候大人你……”

這狗腿子這話一說,劉家班的一衆人臉色齊齊的都變了,而曹二更是捏了捏拳頭,但是看看那些槍支,根本就不敢露出手來! 那七姐低着頭,拼命壓低着頭,卻是在渾身發抖。

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小六子扮相俊美,可是,可他是七尺男兒呀,是自己的六哥呀!

正在七姐姐渾身發抖的時候,一個手猛地伸向她的腰肢,把她嚇的尖叫一聲,卻是被一個矮個子八字鬍帶帶着一把倭刀的男人,拉進了懷裏。

“花姑娘的大大的……”

七姐身體抖動的更加厲害了,他都要昏厥過去了,只覺得此時身不如死,這個男人的手還嫌棄隔着衣服不過癮,甚至已經摸進衣服裏面了。

這讓她在一衆師兄面前,簡直恨不得挖一個洞鑽下去。

人有尊嚴的活着,怎麼就那麼難?

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那矮個子男人格格的笑着,一雙大手不住的摸着這七姐的身體,而站在他身後的不少隨從露出狼一般的眼神。

恨不得把七姐這個大美人生吞活剝了。

呵呵呵,不過按照以前的習慣,他們的將軍玩膩的女人,都會隨手賞賜給他們兄弟,最多也就幾天,再美的花也會被折斷的。

哪有女人能禁得起他們幾百號人男人的折騰?

“大人,大人,這都快要開戲了,等他們唱好戲後,再來伺候各位大人吧……”

那邊的曹二跪在地上媚笑着,甚至悄悄的塞了快銀子到那狗腿子的手裏,衝着他露出巴結討好的笑容。

只見那狗腿子摸摸已經悄悄的塞進兜裏的銀子,笑呵呵的衝着幾個大人嘰裏呱啦的說了一通,說來也奇怪,那些大人雖然念念不捨,到時最後放了小六子和七姐。

驚魂未定的七姐和小六子趕緊往舞臺上走去。

而那狗腿子卻大聲的喊了一句。

“我可告訴你們,別耍什麼花招,等到這一曲戲唱完了,讓大人開開眼界後,你,還有你,還有你們幾個,都得隨大人回府伺候,要是伺候的不好,你們劉家班的人,一個都別想活……”

那狗腿子神氣的說了一句,劉家班的那些人,一個個並沒有說什麼,而是準備上臺唱戲。

曹二則點頭哈腰的表示答應了,並且招呼人給他們上茶,卻被那狗腿子推開了。

“大人們講究,誰知道你們這些茶水裏有沒有不乾淨的東西,我們自己帶的有,來人,趕緊給大人的上茶,上果子……”

那狗腿子一喊,馬上有人進來把原本這劉家班準備的茶水點心等,統統的都撤下去了,換上他們自己帶的食物。

那曹二此時只能賠笑着,招呼着所有人準備開始了。

場上除掉那些洋大人坐的位置,站滿了人,還有各個角里都是站着那些大人的隨從們,劉家班的人和那些僕役,則大多數站在燈籠火把的前面,怕那些火把熄滅了,也在小心的伺候着。

古琴聲音響起,場上終於變得安靜下來,然後就是打鼓的聲音,場上的戲臺子終於開始了,生旦淨末醜,全部都上臺來了哎呀呀的唱的好不熱鬧。

臺上的洋大人們,好奇的看着那些人,在聽着那狗腿子在一邊翻譯。

還會聽到狗腿子衝着曹二喊。

“大人們說,姑娘太少了,讓多安排姑娘上來,讓小六子快開始唱戲,還有那個七姐,趕緊上臺,再不上來,大人可們可要把人都給帶走了,到時候你們一個別想活……”

那狗腿子一嚷嚷就聽到曹二喊小六子和七姐趕緊上臺。

後臺裏一陣慌亂,準備上臺的七姐深情的看了一眼小六子,卻見小六子伸出手,把七姐往懷裏一抱後,直接拉着她走上了臺,然後就看到有人衝着小六子點點頭。

那小六子看到這一幕,笑着唱着一句穆桂英掛帥,他那俊美的扮相,把舞臺上的穆桂英演活了,而那一句句唱腔在舞臺上回蕩着,委婉動聽讓一邊的七姐是淚流滿面。

只有在舞臺上纔是他們的天地,只有在這裏,他們纔是主角,纔不會被人壓迫,被人玩弄。

而唱着唱着六哥突然大聲喊了一句。

“開始,點火!”

他的聲音很大,大的整個會場上似乎所有人都聽到了,那前排的大人們愣了一下,他周圍的隨從都四處張望,有人開始舉着槍,像四周張望。

而在六哥喊出那幾個字的時候,已經有人推倒了了掛在四周的燈籠,也有人推倒了一堆的罐子,而那些罐子遇到火就啪啪的燃燒起來。

那罐子裏都是煤油。

遇到火就劇烈的燃燒起來。有人舉起槍去打那放出罐子的人,卻被曹二衝上去奪槍支,並且把槍頭對準那些大人的隨從。

原本唯唯諾諾不住賠笑着的曹二,此時就像是一個天神一般。

舞臺上的六哥喊出那幾個字的時候,就已經跳了下來,他堵住這舞臺的退路,在哪裏也是熊熊的烈火。

“保護大人快退,快退,保護大人!”

狗腿子的聲音充滿了驚慌,但是他們很快發現,這個大舞臺去路已經被人封死大門小門根本就打不開,所有都沒有了退路。

所有人都被封閉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而周圍都是火光,那些點燃的燈籠不住的冒着煙,那些人都慌神了,手裏拿着槍卻不敢開槍。

因爲都是濃煙,要是開槍的話,很有可能就把自己人都給誤傷了,所有這會根本就沒有誰開槍,只有人喊着救大人,救大人。

可此時都顧着逃命,誰會在意誰的死活?

在生命面前,誰都想活下去!

那狗腿子喊着喊着,不知道怎麼就一聲慘叫,聲音戛然而止,像是被什麼砍中了,然後再無聲息,應該是沒命了。

張凡看到濃煙霧中,六哥手裏拿着一把砍刀,衝着那開始對自己動手動腳的洋大人,一刀砍下去,只看到血光四濺,血流了一地。

而那個拿着倭刀的將軍,此時也站了起來,拿着刀砍死了不少人,他的周圍都是劉家班死不瞑目的人。

“跟我衝,去大門!”

那將軍手中拿着倭刀,領着一羣人往大門口衝去,此時的火勢已經小了,只要讓他們衝出去,他們就能死裏逃生! 一把青龍偃月刀橫在了那大門口處!

六哥的身影出現在那個大門口處,站在他身後的是劉家班的所有人,他們仇恨的看着眼前的這些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