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黑衣人騰空而起,雙手結印:“開,火爆天葬”。

召聖只見天空無數的火球向自己砸來,心中又氣又驚,“哼,欺人太甚~~開,龍息天滅”。

藍色的火焰如海洋一般瞬間吞滅了從天而降的火球,並向黑衣人蔓延而來。

黑衣人大吃一驚,一個瞬移消失在空中,只留下一道殘影。

雖然黑衣人瞬移的速度很快,但是並沒有逃離召聖敏銳的目光。

“開,光電冰球”,

直徑數米的光電冰球順着空中的殘影呼嘯而來。

“哼,厚木之盾”

“砰”,光電冰球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片木牆之上,爆炸的同時將厚木之盾炸了一個大洞。

“還算有些本事,不過還是束手就擒吧”黑衣人冷冷的說道。

“開,天木之靈”

召聖只見數十條閃光的巨龍從天而降,向自己襲來,趕緊將光波盾展開來。

“卡啦~~卡啦~~”

光波盾瞬間崩裂,數十條靈龍瞬間將召聖纏住,繼而變爲樹藤,將召聖捆了個結結實實。 召聖被俘,雖心頭有氣,但是輸的心服口服,因爲確實技不如人。

召聖雖然身體被綁,但是腦子並沒有閒着,在快速分析對方的來路和思索逃脫之法:“對手如此厲害,竟會同時使用土系、火系以及木系功法,特別是木系功法,會使用的人不多,之前見上官雲珠曾經使用過,但面前這個黑衣人雖也是女人,但從體態上來看就能判定不是上官雲珠,難道是……?”

召聖擡頭仔細看了一眼眼前的黑衣人,剛纔因爲戰鬥沒有細細觀察黑衣人的體態,如此一看,心裏便有了答案,有如此妖嬈的身材,又有如此厲害功法的,在幻靈聖境只有一人了,那就是夕顏!

“這一次服了嗎?是否還要再戰一次”,黑衣人微笑着說道。

“召聖不敢,承蒙仙子手下留情才能活到此時,哪裏還敢再戰”,召聖苦笑道。

“嗯,還算機靈,竟然猜到是我了”,夕顏一邊說話,一邊摘掉了臉上的面具。

“除了仙子誰還能有這麼標準的身材”,召聖笑嘻嘻的說道。

“你少拍我馬屁,等會帶你去議會大廳,有一些事情需要問你,如果你回答的沒有什麼問題,我親自向你道歉,如果真的有什麼問題,我也保不了你,就只好栓你一輩子了”,夕顏說道。

“哦,不知道召聖犯了何等大罪,竟讓夕顏仙子親自來請”,召聖不解的問道,其實心裏早就忐忑不安,心想:“難道是魂魄庫的事情泄露了?還是殺死凌天和萬風的事泄露了,不會因爲投點藥草就這麼興師動衆吧”。

夕顏看了召聖一眼,說道:“先別問了,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夕顏右手一揮,困住雲獸的土牢瞬間崩塌,雲獸一躍而出,看到夕顏就像老鼠見了貓一般,溫順的站在一旁不敢前進半步,夕顏抓起召聖,順手一扔,扔到雲獸背上。

“跟我走”,夕顏朝雲獸說道,雲獸便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向議會廳走去。

議會大廳一片嚴肅氣氛,召聖一看幻靈聖境所有的長老全在,便知道自己情況不妙。

“各位前輩中午好,大家不會是專程來看我的吧,恕召聖無理,被捆着無法給各位前輩行禮”,召聖躺在雲獸背上,笑嘻嘻的說道,打破了現場的寧靜。


雖然召聖嘴上笑嘻嘻,但心裏已不知罵了多少遍了:“一羣老不死的,竟然全都來找我的麻煩,估計這次麻煩不小,還要小心纔是”。

夕顏微微一笑,右手一擡,召聖身上的束縛瞬間而開。

召聖解脫後一個翻身從雲獸身上躍了下來,分別向兩側的長輩鞠躬示意。

“好了,我們長話短說,不要浪費時間,洪烈,你先檢查一下雲獸,看看是否缺少一魂一魄”,夕顏坐在寶座上說道,有一種不可抗拒地威嚴。

“好,屬下遵命”,洪烈來到雲獸面前,雙手快速結印,兩隻手放在雲獸的腹部上,同時雙眼微微冒出紅光,顯然在使用一種強大的透視術。

過了幾分鐘,洪烈收手,漸漸恢復常態,轉頭對夕顏說道:“雲獸的確還是煉化過的形態,缺少一魂一魄”。

洪烈此言一出,議會廳裏一陣騷動,所有的人都感覺十分震驚。

召聖此時也猜出了大家把自己綁來的原因了,說道:“如果大家是爲了弄清楚雲獸進級的事情把我綁來,就太沒有必要了,大家大可以直接問我,這點小事我還是不會吝嗇的說出的”,召聖無奈的搖搖頭說道。

“哦,那好,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了,爲何雲獸在缺少一魂一魄的情況下還能進級”,凡心直直盯着召聖,不悅的問道。

“我雖然不是煉化師,不懂得魂魄之事,但是別忘了,我是一個聖丹師,給你們這個看一下”,召聖將一粒練氣丹扔給凡心。

凡心接住丹藥,仔細觀看一下,只覺的靈氣逼人,驚道:“這是?這是什麼丹藥,靈力這麼強”。

召聖環視大廳一週,然後說道:“這是我自行煉製的練氣丹,可以大大縮短修行時間,同時有強化魂魄的作用,雲獸正是在這種丹藥的幫助下才僥倖突破四級”。

“竟然有此種事,召聖給我一顆丹藥”,天宏急切的說道。

召聖將一顆丹藥扔給天宏,天宏仔細的觀察了許久,說道:“真是不可思議,這正是傳言之中的修煉神丹,沒有想到會被你小子練成,你是從哪裏學來的”。

召聖微微一笑:“師傅,你客氣了,其實我之前只是跟着凌天老師學了一點皮毛,說出來怕你們不信,所有的丹藥都是我自獨創的。”

“哦,你具體說一下這練氣丹的效用”,夕顏略帶興奮的說道。

召聖現在心裏的石頭總算落下了,看來自己已經基本安全了,說道:“這練氣丹主要是煉氣期的修士使用的,據我實驗,一顆練氣丹可以節省修士將近3個月的修煉時間,目前本人正在研究如何在練氣丹的基礎上煉製練級丹,到時候可以福澤我們整個鐵血盟”。

“呵呵,還真是因禍得福,這是我最近以來聽到的最好的消息”夕顏興奮的說道:“你們還有什麼需要審問召聖的嗎?今天正好是個機會,以後估計你們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好,那麼老夫來問一個問題”,刑天冷冷說道:“不知道召聖賢侄從何處習得妖修之術,據老夫所知,在幻靈聖境妖修者並不多。”

“哎!”召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滿臉落寞的深情,緩緩說道:“我師父死的早,當時也並沒有交給我什麼,最終把雲獸託付給我,雲獸正是因爲和師傅有深厚的感情所以才死心塌地跟着我,要不我哪能駕馭的療一頭四級妖獸,沒有人叫我修煉,我就跟着雲獸修煉,琢磨一些妖獸的修煉之法,現在也算總結出一套屬於自己的妖修套路,不知道這個答案刑天師伯滿意嗎”。

“啊,召聖,原來你這麼慘,真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上官雲珠同情的說道。

“好,現在召聖的情況大家也明白了,還有什麼有問的嗎?沒有的話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公佈”,夕顏環視大廳一週,然後說道。 中天峯議事大廳,罕見的長老全聚首。

無限之我是玩家 ,沒有人再去質疑召聖,都仰望着夕顏,等待重要的事情公佈。

夕顏看到所有人都緘默無聲,緩緩說道:“好,既然大家已經對召聖再無前嫌,召聖又是我們東血盟福音,我決定封召聖爲聖靈尊者,入駐中天聖閣,可隨意出入藥房禁地,一切藥草隨便使用”,夕顏語速雖緩,但鏗鏘有力,字字如耳。

“啊~”,


“什麼?聖靈尊者~”

“中天聖閣~,他怎麼有資格住”

大廳一片唏噓和感嘆之聲。

“夕顏仙子,聖靈尊者的稱號已經是近百年沒有加封了,如此封給一個地球人類,老臣覺得略有不妥”,刑天走向大廳中央,向夕顏拜道。

“何有不妥,數百年來,你見過召聖這等煉丹奇才嗎?正是我們長期以來煉丹技術得不到提升,才致使我們修煉受阻,難以突破,遙想當年聖靈老祖在世之時,我們聖界是何等風光,可是看看現在,我們以煉體爲重,煉丹停滯不前,能有幾人突破僥倖突破六級境界啊”,夕顏說到。

“他怎麼能和聖靈老祖相提並論”,凡心怒道。

“我並沒有將召聖和聖靈老祖相提並論,只是希望它能繼承聖靈老祖的衣鉢,首先以東血盟的幻靈聖境爲基礎,再次將煉丹術發揚光大,以助我東血盟乃至整個鐵血盟實力大增”。

“我覺得夕顏盟主說的十分有道理,稱號是虛的,能爲我們鐵血盟帶來福音是實在的,既然召聖很有可能爲我們帶來福音,大家爲甚要計較一些稱號之類的虛名”,一直沉默的萬陣峯峯主若琳說到。

召聖心裏一陣高興,看來自己還是很有女人緣的,你人都替自己說好話,召聖向若琳投去感激的目光,兩人正好四面相對。

若琳看上去有三十歲的樣子,一襲黑衣,身材勻稱,面容歲算不上是漂亮,但是十分精緻,風韻十足,一看便知是那種幹練的女強人形象。

若琳盯着召聖,點了點頭,召聖微微一笑,趕緊低下了頭,這也是對一個女人起碼的尊敬。

召聖慢慢走到大廳中央,向夕顏拜道:“其實召聖並非貪戀權勢和身份之人,至於聖靈尊者的稱號以及入駐中天聖閣的事情,我都不在乎,我作爲一個煉丹師,只要仙子答應我隨用使用藥房禁地的藥材就是對我莫大的恩惠了”。

“好了,大家都不要說了,我意已決,就按我剛纔宣佈的執行,如果大家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商議,就此散會”,夕顏說到,威嚴十足。

“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仙子成全,我想向溫烈師叔要兩個人做侍女,就是顏蓉和宣蓉姐妹,不知可否”,召聖問道。

夕顏心裏一陣苦笑,無奈的搖搖頭:“這等小事,你直接問溫烈就好”。

溫烈呵呵一笑,道:“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既然召聖師侄想要,帶走即可”。

召聖趕緊向夕顏和溫烈拜道:“感謝夕顏仙子、感謝溫烈師叔”。

召聖只顧高興,卻沒有發現坐在一旁的上官雲珠狠狠的盯着自己,眼睛裏都能冒出火來。

這些都看到夕顏眼裏,夕顏微微一笑:“好,今天就到這裏了,雲珠帶召聖去中天聖閣”,說完將一個令旗扔了過來。

上官雲珠一手抓住令旗,看了召聖一眼,冷冷說道:“走吧,聖靈尊者,讓小女子給你帶路”,說完便走出大廳去。

召聖趕緊跟了出去,微微笑道:“呦,這是怎麼了,雲珠大小姐,我怎麼聞着有點醋味啊”。

“嗤,本姑娘喜歡吃酸的你管的着嗎?”上官雲珠白了召聖一眼說道。

“對了,雲珠,那個中天聖閣是個什麼地方啊?”召聖改變話題,問道。

“哼,你幸好是問本姑娘,如果問別人還不一定知道,這中天聖閣,原本就是聖靈老祖在地球上煉丹的地方,後來聖靈老祖進了異次元空間再也沒出來,幾百年來就一直被閒着了”,上官雲珠十分自豪的說道,好像自己就是聖靈老祖一般。

“哦,那我這個聖靈尊者又是一個什麼樣的職位呢?”召聖笑嘻嘻的問道。

“聖靈尊者的稱號, 重生之贖愛 ,地位與稍遜於分舵舵主,享有之高無上的榮耀。”上官雲珠眼裏流露出一種羨慕之情。

“呵呵,也就是說我現在地位比你高了,小丫頭,給爺笑一個看看”召聖狡黠的笑道。

“哼,本姑娘照業可以打得你屁滾尿流”,上官雲珠假裝生氣,揮舞着手中的令旗向召聖打來。

“我錯了,上官大小姐”,召聖一邊跑,一邊求饒。

召聖注意到上官雲珠揮舞的令旗,便立馬停住了腳,上官雲珠沒有想到召聖會突然停下,由於身體的慣性,撲到了召聖的懷裏。

當上官雲珠擡頭望向召聖時,正是四目相對,召聖突然想被電着了,一陣狂亂的心跳後,趕緊將上官雲珠推開。

召聖心裏一陣凌亂:“朋友之妻不可欺,她是白榮的未婚妻,我可不能越雷池,再說這種小蘿莉也不合我的胃口”。

看到召聖呆在那裏許久,上官雲珠以爲召聖害羞的不能說話,噗嗤笑了一下,嘟着小嘴道:“傻了嗎?愣在那裏幹什麼,莫名其妙突然停住,分明是想佔本姑娘便宜”。

“還請上官姑娘諒解,我剛纔只是偶然回頭看到你拿的令旗,想問一下令旗的作用而已,並無他意”,召聖嘟囔道。

上官雲珠看了一下手中的令旗,微微笑道:“這令旗啊,是打開中天聖閣的鑰匙,中天聖閣整個空間被設了結界,沒有鑰匙誰都進不去”。

“哦,是這樣啊,我們趕緊走吧,我還真有點迫不及待的看看這個神祕的中天聖閣呢”,召聖說完,趕緊向前走去。

“你等等我嗎,真沒良心,剛給你解釋半天,扭頭就走,也不知道憐香惜玉一下。”上官雲珠一便追趕召聖,一邊嘟囔道。

“哪裏有香,哪裏有玉啊?我怎麼就沒看見呢”,召聖看玩笑的說道。

“你又皮癢癢了是吧,找打”,上官雲珠伸手向召聖打來。

“哎~哎~,男女授受不親啊,不要動手動腳,我們地球還有一句話,那就是朋友之妻不可欺,我可不敢欺負你”,召聖笑道。

“朋友之妻,誰是你朋友之妻了”,上官雲珠驚奇的看着召聖,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

“白榮是我的好朋友,你是他的未婚妻,當然就是我的朋友之妻了”,召聖解釋道。

“這個死白榮,竟然又在外面白話我是他的未婚妻,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他”,上官雲珠狠狠的說道。

就在這時,一片巍峨的建築出現在召聖和上官雲珠面前。 天爲蓋,地爲廬,靈山之間,白雲之下,一片氣派的巍峨古堡被藍色的光暈包圍着,就如傳說中的仙境一般。

“好地方,靈氣濃郁,地火旺盛,是修仙煉丹的寶地”,召聖擡頭閉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極爲享受的說道。

“那當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對這塊風水寶地垂涎三尺呢,就連本姑娘也從來沒有機會進去過,要不是夕顏姐姐是總舵主的未婚妻,我還真懷疑她是不是看上你小子了”,上官雲珠白了召聖一眼,說道。

“女強人我可消受不了,老天保佑我沒這個機會了,呵呵,別廢話了,我們進去看看”,召聖一邊說,一邊快速向前走去。

“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