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荒風雷訣修鍊不易是事實,但讓彌塵決定完全放棄它的,卻是雪千尋給他的暗神一脈代代相傳的煉體功法——九轉玄神功!

初來,彌塵以為這九轉玄神功乃是五星左右的禁法,但是,了解之後,彌塵卻是狂喜莫名。

不為什麼,因為九轉玄神功,是一卷九星禁法!

難怪雪千尋說,九轉玄神功可以與彌族的無上禁法九天神禁相比。兩者都是九星禁法,一者封印,一者煉體,雖然不同歸,但究其威力想來也不會相覷太大。

但是,所有功法種類之中,煉體功法是最珍貴的功法之一!

功法之中,頂尖煉體功法幾乎沒有太多的勢力掌握,例如一些遠古勢力,也不一定擁有超過禁法之上的煉體功法!

可想而知,煉體功法在靈獄大陸是何等珍貴了。

不過也正因此,頂尖煉體功法緊缺,而那些禁法級煉體功法都是被掌握在勢力龐大的遠古家族或宗派中。

至於九轉玄神功,名列九星禁法,他的威力無疑是比大荒風雷訣高出好多倍!


而且,九轉玄神功修鍊條件也並不需要諸如大荒風雷訣那樣繁瑣複雜,相反,這種煉體功法就是把人的**練到返璞歸真之境界!

這才是最頂尖煉體功法的與眾不同!

基本上,大多煉體功法修鍊需要外物刺激才能讓境界更加深厚。而九轉玄神功卻是不需要借用任何外力,其修鍊總綱就是讓一個生靈,從他最原始的狀態修鍊,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將**與天地同化,達到傳說中才有的返璞歸真境界!

雖然此刻彌塵看過九轉玄神功的修鍊總綱還是有點迷糊,不知其意。不過,彌塵也沒有絲毫的著急,做什麼事都得要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修鍊同樣如此,沒有一步一步的深厚功力積累,那種強取豪奪的實力終究不是自己的。

彌塵需要讓自己更快的變強,但用這種拔苗助長的方法,顯然會破壞他的根基,從而心境破損,變成一個無用之人。

九轉玄神功的修鍊,對於修鍊者的心境要求也是極其嚴格,如果心境不夠堅忍,越往後修鍊九轉玄神功,就越會將自身逼入絕境之地,一生晉階無望。

當然,此間彌塵對於這種頂尖煉體功法見識太短,無法領會其中的那種獨特的意境與力量,只能步步為營,一步步穩紮穩打上去。

更何況他剛才強行破除以往修鍊的大荒風雷訣,讓自己的身體已經大幅度受傷,畢竟毀去近大半年的煉體成果,饒是彌塵也有點不能吃消。不過,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天脈的緣故,自從那次逆天改命之後,彌塵可以清楚感到體內血氣的剛烈,充滿著一股磅礴的生機,綿綿不絕。有著這股生機的支持,自毀修為後的麻煩也變得極其微小起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讓彌塵欣慰的同時,也有點感慨天脈體質的強大,雖然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擁有天脈這種無比詭異變態的體質,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這些問題,也只有等到rì后實力強大了,再另做打算。

說到底,還是實力太弱了,否則的話,他現在也不必這般被動了。所有的一切的疑團,都會迎刃而解。

眼下,彌塵需要將自己的未來仔細歸納一下,無論是自身,還是手中所掌控的勢力,都必須做到物盡其用,人盡其能。

九轉玄神功,是彌塵必須要修鍊的功法,一本九星禁法放在那裡不去修鍊,那才是天下第一大傻子。這可是排在靈獄大陸最頂尖的功法,價值根本無法衡量。

但是,雖然九轉玄神功修鍊條件並無苛刻,但其過程相比也是九死一生,否則也不可能成為九星禁法。如果九星禁法是這樣好練成的,那這個世道強者或者天才就真的太多了。

因此,雪千尋的幫助是毋庸置疑的。雪千尋是一代暗神,九轉玄神功又是暗神一脈代代相傳的煉體功法,相比她也jīng通此煉體功法才是。有一個堪比天神巔峰強者的指導,想來前期九轉玄神功的修鍊不會有太大問題。這一點,彌塵也絲毫不擔心。

雖然雪千尋對他不是怎麼很……呃,簡單點說,就是看待陌生人那種表情,雖然偶爾也會調侃兩句,但彌塵可不是專門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知道雪千尋xìng子高傲。她一開始就是沒打算收什麼弟子門徒之類的,她完全是看在天脈的面子,才勉為其難的收下他的。

這一點,彌塵可以從雪千尋對他的語氣里就可以了解但。這個女人,可不會是什麼善類。

可是,作為她的弟子,就算再怎麼漠然,總也要意思一下,比如教他修鍊,讓他在修鍊這一條路上,少走些彎路還是可以的。之後,就得靠彌塵自己努力了,他可不是那種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的人。更何況這個女人,對他沒有任何的師徒感情,充其量只是名義上的師徒。

總而言之,九轉玄神功的前期修鍊可以對雪千尋放心,至於後面,就需要彌塵自己摸索了。

一個境界一片天,同樣,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彌塵堅信,只要他的實力不斷飆升,他就不相信九轉玄神功達不到更高的境界!

姑且不論自身煉體功法的選擇,主修功法也是一個大問題,雖然煉體功法很強,但是這東西作為主修功法不是太合適。因此,rì後主修功法也是一個大問題。

想要功法擇選之後,彌塵便把思緒轉移到暗影那些人身上。除了一個目的與身份不明的暗影之外,其他三人還算了解。黑滅需要他滅掉九魂天龍族,一個屹立於魔獸界幾萬年不倒的魔獸貴族。

墨青更簡單,只要讓他在丹道上再走一步,就可以掌控。

相比於其他兩人似乎有點耍小xìng子的人,對於冥河子,彌塵發現這個老傢伙也不是什麼安靜的主兒,只怕他的野心同樣不小。只是沒有相應的實力,否則冥河宗也不會在這時跟著他。

簡單點說,就是這幾個傢伙,等到他完全成長起來,才會心服口服的給他賣命,如果是為了還報彌絕的恩情,這幾人除了那個奇怪的暗影之外,估計最多跟他幾十年甚至更短的時間,就會不辭而別。

沒辦法,如果他有他父親彌絕的一半實力,也足以震懾住他們。可問題是他現在沒有啊。

天神巔峰的實力,難道是說有了就有了嗎?

哪一個天神強者不是經歷無數劫難,花上幾千甚至上萬年乃至一生的時間,才能踏入那個神靈的境界。

像他父親彌絕以及雪千尋那樣在百歲至少就達到天神境界的人,可以說是幾千年難得一見。

彌塵要達到那個境界,不只是多少年後的事情了。

彌塵終究不是那種來自小勢力裡面的井底之蛙,眼光渺小,以為見到靈帝靈尊那樣的強者,就是天下無敵了。這個世間上,強者真的是太多了,比靈帝與靈尊境界強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為此,彌塵的眼光絕不能局限於靈帝那種低劣的境界。成為一群凡人眼中的強者,那種驕傲,根本算不得什麼。

唯有追求無上之道才是他想要的!

還好,彌塵現在至少不是一無所有。他有足夠強的班底,固然此刻還不算牢固,但是,彌塵自信離收服他們的那一天已經不會很遙遠了。

除了暗影等四人外,曾在彌絕未隕落之前,彌絕曾經告訴過他,他在滄藍帝國也建立一個比較龐大的勢力,雖然排不上什麼遠古家族,但是,在北域這塊地方,也足以橫著走了。

那個勢力就是坐落在滄藍帝國dìdū的滄藍學院,那裡供養著無數的青年才俊,也有彌絕收服的一些靈尊或者靈聖境界的強者,在那裡坐鎮。

由於滄藍學院收取人才的資格十分苛刻,但能夠進入其中的也有不少,而能進入其中修鍊的那些人,在北域無一不是百里挑一的天才。有些人在那裡畢業之後,會獨自出去闖蕩,或者回到自己家族揚名立萬。當然,也有些會禁不住滄藍學院無數高級功法、靈技、丹藥的誘惑,甘願留下來,壯大滄藍學院的能力!

而且,彌絕告訴他,滄藍帝國的帝君是一位女帝君,其名義上竟然是他的未婚妻?

這讓彌塵當時聽到,可是驚愕了好一陣子,除了嘴角抽搐之外,對自己這了解不是很深的便宜老爹,第一次有種佩服以及無語的衝動。

這種事,當然是瞞不過彌心然了,不過,她除了氣惱彌塵的花心之外,只能委屈的接受了。

彌心然委屈的同時,彌塵也感到相當鬱悶,這關我有半毛子關係?這婚事又不是我定的,我花什麼心?

結果,不出意料,土遭這句話的後果,就是換來彌心然的一個爆栗。

這樣子,滄藍帝國與滄藍學院可以說都是彌塵的了。與那位素未蒙面的未婚妻成親,唯一要答應的條件就是,他不準參合滄藍帝國任何政事,導致帝國改朝換代。

搞了半天,彌塵有點哭笑不得,nǎinǎi的,這不是傳說中的入贅嗎?

不過,這對於彌塵來說也無關痛癢,對滄藍帝國的統領於誰,彌塵也懶得理會。

先看看那個滄藍帝君如何,如果xìng格不對他胃口,直接一腳踹開就是了,反正也沒指望這個帝國給自己帶來多大幫助。

倒是滄藍學院才是彌塵最為看重的。


因此,彌絕告訴他,滄藍學院的那些強大長老,全部都是親信,可以信任。更何況,彌心然已經被任命為滄藍學院的院長,加上那些長老的支持,滄藍學院可以說是盡在他的手中。

一群靈尊、靈聖的長老,在北域,也算是不小的勢力了。再加上,下面還有一大群潛力無限的青年才俊,培養起來雖然要花費很多財力與物力,但獲得其父全部遺產的他,那點修鍊資源彌塵足以打造出一個橫行北域的超然勢力出來。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不過,無論怎樣,將自身實力提上去,才是真正的王道……

彌塵的眼中爆出前所未有的jīng光,嘴角勾出一抹極其隱晦的笑意……

「看樣子,又要玩命修鍊了啊……」 雨水淅瀝的下著,灰暗的天空中,不停的閃動著雷光,牽動著狂風怒吼。

天yīn地寒,冷風吹徹,那一矗立山崖之頂的藍衣少女,披頭散髮,冰雪般的容顏上,面無表情。一雙冷淡冰寒的眼神,看的人心神也跟著被冰封起來。

她的目光,微微轉動,任由冰冷的雨水扑打在她的嬌軀上,緊附在她的**上,勾畫出一副動人的美人煙雨圖畫。

風,雜亂不知所措的風,吹散她的頭髮,飄蕩在寒風之中,如同她的心一般,變得逐漸生硬。

彌月!

這個少女,正是與彌塵有著千絲萬縷複雜關係的彌族第一天才嬌女——彌月!

她從死亡的深淵,再次的重臨人世!

突然,她耳邊傳來一陣腳步聲,令她不禁略微回頭看了一眼,見是一個頭髮雪銀的男子,面容冷峻,緩步走了過來。

「師……尊……」

彌月臉上微動,眼中的冷sè,也是緩和了許多,由於長久不曾說話,聲帶間多了幾分沙啞。

「月兒,好好,回來就好……」白髮男子手指微微輕顫,眼中微有弱光流閃,欣慰的笑道。

彌月苦笑一聲,道:「師尊,你就不要再取笑月兒了。回來了又怎樣,那時候,我是自願的……我情願這些天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的……這樣,活著就不必累了。」

看著彌月微皺的秀眉,眼神中流露出的嘆惋,彌無戒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道:「月兒,那些事都過去了,就不必再提了。你現在是彌族的少族長,理當為彌族rì后前程考慮,男女私情還是不要過早涉及的好……更何況,你也知道,你和他之間根本是不可能的了……不說他的父親死在老族長的手上,就是你們兩人之間的血親,在道理上,也行不通……要是可以,遠古四族青年才俊數不勝數,總有一人……他的天資、地位,也根本配不上你……」

「可我只喜歡他一人,不是嗎?」彌月溫柔一笑,反問道。

彌無戒啞口無言。

彌月嘆了一口氣,哀婉笑道:「其實這些我也明白,但是,如果不是他親口說出不要我了,否則我是不會放棄的。人活一世,若是沒有什麼門戶之見,當初,這一切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人啊,何必把自己困在枷鎖之中,即便不能隨心所yù,若能和相愛之人相伴生生世世,苦中作樂,也是幸福的。只可惜,這小小的願望,註定是很難實現的……」


「唉,算了,為師勸不住你,只是月兒你想過沒有,就算他對你還有舊情,也不一定是男女之情。更何況,老族長已經下了死命令,天下男人月兒你誰都可以嫁,但絕對不可能與他有過來往。老族長是讓你對他死了這條心,你若想走下去,只怕前程會比你想象中的還困苦……」彌無戒擺了擺手,苦笑道。

彌月無所謂一笑,眼中透露著無比的堅定,朱唇輕啟,笑道:「那又如何?此生我非他不嫁,若是無法與他結為夫妻,那就一生不嫁。而且,如果讓他這麼容易的得到我,我會很失望的。這一次,我想看一看,在他的心中,我到底是什麼……」

「痴兒!痴兒!」彌無戒無奈搖了搖頭,臉上苦笑更甚,心中悔恨無比,當初真該一掌把他給拍死,否則也就不會讓自己這寶貝徒兒這麼為他牽腸掛肚了。

此生非他不嫁,這種話,是隨便能亂說的嗎?

痴兒!果真痴兒!

彌月卻是微微一笑,看向天際,伸出潔白的手掌,微閉起眼眸……

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哥哥,你也聽到了……

另一處,彌界。

彌天神一身白衣,木然看著前方,輕嘆一口氣,道:「錯了嗎……」

錯了嗎?

彌天神不知,他也不想知道!

若真是到了那天,他該如何面對?

十六年前,他的優柔寡斷,葬送了自己妻子的xìng命!讓他的女兒與自己分別十六年!

如今,又要上演上代的恩怨嗎?

便在此時,一道模糊人影出現,無聲無息出沒在彌天神身後,是個女子身影。

一股浩瀚的氣息滾動,彌天神連忙回頭,見到來人之後,身子一顫,有些不大自然的低下頭,像是個犯了錯的孩子,大氣頓時不敢喘。

「你喚我來,可是有事?」

彌天神聽后,臉上冷汗如雨,突兀跪下,深呼出一口氣,道:「天神有一事,懇請母親大人應允!」

母親大人?

這個模糊女子身影竟然是彌族上代族長彌天神的母親?

彌族第一天才彌月的親nǎinǎi?

只用了一道氣息,從這個女子身上便可以感知到遠勝於彌天神的實力!

彌天神在他眼裡,彷彿連螻蟻都算不上!

模糊女影張了張嘴,聲音恬淡,問道:「何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