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疲憊的他,洗完澡就睡覺了,直到今天早上纔看到昨天的那則花邊新聞。

他已經第一時間給唐品馨打電話了,誰知道打了幾次,不是通話中就是無法接通,他匆匆把公司裏的事情交待給尊尼,便訂了機票回來,卻沒想到在機場意外的遇到了白晶晶。

白晶晶解釋道,她怕連累他工作,所以想悄悄回去的,卻沒想到竟然在機場遇見他。

她是這麼說的,容陌川也沒心情深究她的話。


“品馨還是不聽電話嗎?”白晶晶轉頭看向從下飛機後,就一直給唐品馨打電話的容陌川,心裏百般不是滋味。

她忍着背部的燙傷,硬着配合他提早回來,卻沒想到他的心思一直都不在她身上,連一句關心的問候都沒有。

容陌川沒搭理她的話,深邃的眸子裏閃着沉思。

他打過電話回去給馬秀蘭,她說六點鐘過來主屋裏,就看到客廳的大門是敞開着的,唐品馨不在屋裏,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後來,他又從安勁口裏知道宋美珠受了驚嚇進醫院了,唐品馨一直在醫院裏陪着奶奶,但,他打開了唐品馨的手機定位,卻發現她不在醫院裏,而是在一家酒店裏。

事情疑點太多,他覺得非常不尋常。

礙於白晶晶在車子裏,他跟安勁沒有太多的交流。

“對不起,陌川,不如我去找品馨解釋清楚吧,她一定是誤會了。”白晶晶滿臉內疚。

“不用了。”容陌川淡淡的回了幾個字,又對安勁說:“先把晶晶送回去吧。”

“送我去酒店就可以了,我家前些日子進賊了,不**全。”

“去富麗華酒店。”容陌川又淡淡的說了一句話,低垂的目光一直盯着手機裏那個定住的點,心裏隱隱的擔憂着,生怕唐品馨又會遇到傷害。

修長的手指再次按下唐品馨的手機號碼,手機通了,但一直沒人接聽。

“嗡嗡嗡……”

黑暗的房間裏,只有扔到牀頭邊的手機閃着白光,沒有聲音的震動了許久才停下,片刻後,白光消失,房間瞬間陷入黑暗裏。

唐品馨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黑暗,她擡手拍了拍疼痛欲裂的頭,有些懵然眨了眨眼。

我是誰?

我在哪裏?

忽而,她感覺身邊有一團龐大的火熱,正緊緊的貼着她。

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是一個人,光着身子的人。

誰?

容陌川嗎?


她愣了愣,腦子一片混沌,閉起眼睛,擡手輕輕的揉着太陽穴,努力的回想着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腦子裏,斷斷續續的閃過了一些片段。

報紙上的新聞,容陌川與白晶晶的曖昧照片,半夜時分,她在安靜的馬路上狂奔,奶奶躺在病牀上的呆愣樣子。

最後, 總裁的盜家後 ……

她揉着太陽穴的手猛然停住,眼睛筱然睜開,心開始“怦怦”“怦怦”的狂跳。


暗暗轉頭看向身邊的人,眸子裏涌現了驚恐。

容陌川還在**出差,所以,這個人是誰?怎麼會跟她睡在一起?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體,觸到光滑的肌膚時,她頓時猶如五雷轟頂,被炸得凌亂一片。

她沒有穿衣服,她身邊的男人也沒有穿衣服。

“啊!”她崩潰大叫,一把扯過被子緊緊的把自己裹住,滾下了牀底。

她的尖叫聲,把昏睡的男人吵醒了,他皺着眉頭,很痛苦的呢喃着:“熱……好熱……”

這聲音?

驚魂未定的唐品馨愣住,伸手“啪”的一聲按開了牀頭燈,映入眼簾的是顧時宇不着寸縷的身體,目光觸到他的一柱擎天時,她嚇得尖叫着閉起眼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時宇怎麼會在這裏?

他們到底做了些什麼?

唐品馨已經風中凌亂了。

顧時宇躺在牀上,一邊喘着粗氣一邊灼熱的盯着唐品馨。

那感覺,彷彿想要將她一口吞掉。

突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了唐品馨,把她壓在地上,鋪天蓋地的吻落在了她蒼白的臉上與脖子上。

“啊!放開我,救命……救命啊!”唐品馨嚇得拼命掙扎,拼命大叫。

這種感覺太可怕了,此時此刻的顧時宇也太可怕了,之於她,是陌生的,她從來沒見過他這個樣子。

“放開我,學長,求你放開我,不要……”

淚水滾滾而出,她大喊大叫着推着他,無奈他像一座山似的,完全推不動。 情急之下,她猛然一巴掌狠狠的扇向顧時宇的臉。

“啪”的一聲,力氣之大,讓她感覺到整個手掌都麻痹了。

而痛感讓顧時宇迷亂的腦子也清醒了些許,當他發現自己正對唐品馨做着流氓的事情時,嚇得猛然起身,跌落在地上。

“品……品馨……”他顫抖着脣瓣,震驚而痛苦的呢喃着她的名字。

他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剛纔,他差一點兒就要了她,幸虧她一巴掌打醒了他,要不然鑄成大錯的話,他這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低頭看了一眼不着寸縷的身體,下意識的拿過掉落在身旁的枕頭擋在腰間。

“走開,不要過來,嗚嗚……”唐品馨驚嚇過度,緊緊的裹着被單,像一條蟲子似的,坐在地上往後縮去。

她發現全身的力氣像被抽空了一樣,雙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更別說逃跑了。

短暫的清醒過後,顧時宇再度陷入難耐的炙熱中。

“品馨,別靠近我,我被下藥了……好難受……”他喘着粗氣,努力的剋制着體內那猶如洪荒一般的熱流,赤紅的眸子裏,閃着明顯的傷痛與隱忍。

“別靠近我,別靠近我……”他靠在牀邊,一直喃喃重複着這句話,像是提醒唐品馨,又像警告自己。

唐品馨縮在牆角里,睜着驚恐的淚眼看着顧時宇。

聽到他說被下藥了了,她猛然打了個激靈,記起了一些事情。

她記得她是去找宮燕歌算賬的路上的,在半路,突然就被計程車司機弄暈了,接着醒來後便是在這裏了。

難道?

這又是宮燕歌做的?

爲了逼她離開容陌川,真是不擇手段,卑鄙到極致。

呵!

忽而,她自嘲的一笑,滾燙的淚水瘋狂涌出。

心口處,痛得猶如針扎。

神脈至尊 ,眼神越發的迷亂,呼吸越發的粗重。

“啊!”他痛苦吟叫出聲,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了。

爲了不傷害唐品馨,爲了保持清醒,他突然做出了一個意外的舉動,低頭猛然朝牀頭櫃撞去。

“咚”的一聲悶響,額角傳來的鈍痛讓他清醒了些許。

他接着再撞,一連撞了幾下,額角頓時鮮血淋漓。

唐品馨震驚住了,連哭也忘記了,愣愣的盯着顧時宇瘋狂的舉動。

心底的柔軟處,瞬間被觸動。

在被下藥的情況下,他爲了保護她,不傷害她,而做出了傷害自己的事情。

“別撞了,學長,別撞了,你的頭流血了……”

看到顧時宇停頓了一會兒,又繼續撞向牀頭櫃,她不忍心他傷害自己,本能的上前拉住他。

“別過來,走開……”顧時宇粗啞着嗓子吼她,目光卻緊緊的盯着她,無法移開。


“啊!”突然,他狂叫了一聲,猛然撲倒了唐品馨。

藥性太烈了,他受不住了。

“啊,放開我……”唐品馨嚇壞了,後悔自己送上門的舉動,她揚手扇向顧時宇的臉,卻猛然被他抓住,壓在頭頂。

“不要,不要……”她哭叫着。

而顧時宇已經瘋魔了,理智已消失盡殆。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刻,房間的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冷峻凜冽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漆黑的眸子看到摟在一起滾在地上的男女時,頓時閃過盛怒,俊逸的臉黑得像鍋底似的。

箭步上前,一把揪起了渾身赤條的顧時宇,憤怒一拳打向他的臉。

“啊!”顧時宇慘叫着重重摔倒在地上,滿口是血。

他還沒反應過來,一股冷風捲着怒氣迅猛襲來,重重的拳頭落在他身上。

容陌川無法形容剛剛看到的畫面,此時,他真的連殺人的心都有了,只想親手解決了顧時宇這隻禽獸。

安勁看到唐品馨衣衫不整的,沒敢進來,背轉了身,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倒是白晶晶看到裏邊混亂的場面時,脣角陰陰的勾了勾。

任何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睡了,應該都會受不了吧。

大概,唐品馨與容陌川的夫妻情分走到盡頭了。

她斂起了得意,故作震驚又憤怒的跑進房間,指着六神無主的唐品馨,憤憤不平的罵道:“唐品馨,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陌川,你知道他這一路上有多想你嗎?一直給你打電話,而你卻一直不聽電話,原來你……你竟然揹着他做出這種事情來。”

好大一盆髒水潑向唐品馨身上,她緊緊的裹着被單,顫動着脣瓣,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這麼曖昧殘敗的一幕被容陌川捉了個正着,她怎麼說得清?跳下黃河也解釋不清了。

忽而,一些鮮紅的血濺到她臉上與身上白色的被單,她低頭看了一眼觸目驚心的血,心,猛然“咯噔”一下,頓時醒覺過來,看到顧時宇已經被容陌川揍得不成人形了,渾身都是血。

眼看着容陌川擡起腳踢向顧時宇的腰腹處,她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不顧一切的大叫着撲到顧時宇身上。

“不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