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時陳幸不甘心,他還不想這麼死去,然而他的意識越發的模糊,陳幸感覺眼皮越來越重,隨後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行人趕到了現場,弗洛德二話不說,直接背起了陳幸。

“愣住幹嘛,趕緊聯繫三陽市醫院,把那羣教授專家全部找出來,告訴他們,要是老闆死了,他們都要跟着死。”

“是!”

……

三陽市中心醫院,急診科重症監護室。

陳幸此時已經接上了呼吸機,經過八個小時的搶救,使用了最先進的醫療設備,終於保住了陳幸的性命,但是陳幸依舊處於危險狀態。

同時陳秀也被送到急診科的普通病房進行治療。

鍾依一直守護者陳幸,寸步不離,除了上廁所,她就趴在陳幸身旁睡覺。

無論弗洛德怎麼勸說,她都不聽。

最後弗洛德沒有辦法,只得派人守住了重症監護室,同時清理了所有重症病人。

整個重症監護室只有陳幸一人入住,同時派了護士和醫生定時定點來查看。

每一個進來的醫生護士,都要被進行審查,他們心中有怒火,但是看到弗洛德那強壯的身體後,完全不敢說話了。

經過七天的治療後,陳幸逐漸的甦醒,已經撤離了呼吸機,但是身體依舊虛弱不已。

陳幸醒來第一眼就看到鍾依和陳秀。

陳秀已經身體好了,經過心理治療後,陳秀也完全康復起來。

兩人輪流守護陳幸,精心照顧陳幸。

所以陳幸的身體恢復的非常快,經過兩個月的康復治療後,陳幸徹底恢復。

而出院的時候,已經是冬天。

鵝毛大雪紛飛,散落一地。

“哥……今天的除夕。”陳秀聲音很小,她還是有點不適應。

“是的,除夕,我們一家人可以團圓了,我們好好的吃一頓。”陳幸微笑着摸着陳秀的頭,同時他看到了陳秀的那個雙手的指甲。

到現在依舊沒長好,他的內心突然好痛,他自己親手對自己的親妹妹動刑,這是陳幸永遠無法原來自己的事情。

鍾依也察覺了陳幸突然的改變,她立刻抱住陳幸,笑道:“哥,我也要去,我也是你妹妹!”

陳幸笑道:“那當然,我們是一家人,今天除夕,我們要好好吃一頓。”

陳秀也看到了陳幸的眼神在關注哪,她立刻把手收起來,微笑道:“哥,我想吃魔芋餃子!”

鍾依詫異道:“你口味真獨特!”

陳秀哼道:“要你管,我就要吃!”

陳幸心裏看着兩人嬉鬧,心理也舒服多了。

“走吧,回家咯!”


陳幸等人離開了喧鬧的醫院,朝着自己幸福的未來走去。

他終於把幾個惡人解決了,劉楓心中的刺,原野雄也是害死了好多人。

最終他們都得到了制裁,雖然胡長青逃跑了。

但是陳幸早早醒來後就聯繫到了國興會,出示了身份後,國興會的元老一致扶持陳幸。

胡長青被迫逃亡,但是他走之前把國興會一半的財產帶走了。

同時毒殺了所有國興會的成員,手法十分狠毒,隨後消失了。

再也沒有人見過胡長青,陳幸追查了很久都沒有找到。

隨後陳幸收編了國興會,將他們全部洗白,成爲了陳幸在美國的分公司。

一年後陳幸的公司全部上市,並且佔據了美國重要經濟命脈。

美國對陳幸發動經濟制裁,然而卻引發了經融危機。

陳幸的公司帶走了全部技術和資金,解散了公司,此時引發了大量美國人失業。

隨後美國陷入了空前的危機。

而陳幸此時卻在三陽市中心醫院過的逍遙自在。

現在的他已經成爲三陽市的住院醫師,他沒有繼續考研,而是選擇繼續鑽研醫學。

最終他也走上了重生之前的老路,但是不同的是,陳幸已經並非之前的陳幸,也非重生之前的陳幸。

他現在已經是醫療界的名醫,在他主導的製藥公司,研發出了抗癌藥物,獲得了世界全國各地的認可。

一時間,他公司的抗癌藥物銷售炙熱。

在醫藥界他也成了大佬,同時陳幸也圓了自己的夢,在門診建立了診斷科室,專門接待各種疑難雜症。

雖然陳幸只是一個小小的住院醫師,但是地位卻不是一般的高。

後來陳幸被破格提升爲教授,成爲了三陽市最年輕的醫學教授。

同時也出現了新的分支,即診斷醫師。

陳幸在醫療界內成爲了最出名的診斷專家。

(全書完!) 李明,正在參加高三學年最後一次的全校大掃除活動。

只見,他左手拿着一個地拖,溼漉漉的,右手擰着一個書包,鬆垮垮的,正從忙忙碌碌的同學身旁穿梭而過,往着校門口的方向溜去。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李明心裏默默唸道,爲自己的開溜成功提供精神條件。

突然,一聲熟悉而刺耳的女高音,喊道:“李明,你拿着地拖往那裏去啊?”

“我!……”李明被班長兼學委的劉夢倩叫住,一時答不上話來,頓了頓說:“報告班長!那裏需要我,我便往那裏去!”

劉夢倩,是平頭市第三中學的第一校花,是全校男生趨之若驁的美女,也是李明的班長兼數學科代表。

她的五官就如電影明星般精緻,瓜子的面,微微鷹勾的鼻子,櫻桃小嘴,瓷娃娃般的大眼睛,身材更是有着這個年齡的女生所不具有的成熟韻味。平時,許多男生髮綺夢都只是跟劉夢倩交談幾句就已經能夠觸動興奮的頂點。

可現在,李明居然一下子跟劉夢倩近距離的聊了幾句。頓時,全校男生都投來了羨煞的目光。

尤其是班裏的出勤委員張康民同學。這廝,也不是什麼好貨,學習成績比李明好一點,全班也是中流水平。

“那你是說,你想用地拖清洗廁所了?”劉夢倩走到李明跟前說,雙手繞在胸前,初見雛形的胸脯顯得挺拔了不少。

廁所,就在樓梯的轉角處,離李明所在的位置很近!

“呃!報告班長,我這地拖不適合洗廁所!”李明,平時學習不怎麼給力,但要說到油腔滑舌可是一時無量。

“你!……”劉夢倩被李明的話堵住了,剛要發作,想想又不禁嫣然一笑。

那笑容,像一朵含苞的花在李明面前綻放。

“你不明擺着就要早退嘛!你平時遲到早退就算了,現在大家都在打掃,你最起碼也等到打掃完了再走啊!”劉夢倩,沒好氣地說,但語氣比先前柔和了不少。

李明心想:“你這小辣椒,幹嘛天天盯着我不放嘛!唉!~~~~看來我這次的逃跑計劃又要失敗了!爲今之計……只有……”

“我……我,我急!”李明,蹙着眉毛,裝出一副憋得緋紅的臉,滿臉猥瑣。

“你急什麼嘛!?”劉夢倩,看着李明漲紅的臉,有點不懂的說。

“尿……尿啊!”李明,雙手捂着胯下,脫口而出。

“那還不快去!”劉夢倩被李明**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是!遵命!”李明丟下一句話,璇即丟下地拖,轉身就要往廁所奔去。

此時,張康民從課室走了出來,站到劉夢倩身邊,關切地說:“走吧!別理他啦,爛泥扶不上壁!不值得你爲他生氣啊!我已經記了他早退一次了!”

“人家不是還沒走嘛!你記什麼早退!?”劉夢倩,語氣略帶點不滿地說。

“你!~~~你說誰來着!”李明,隱約地聽到張康民在他背後說的壞話。

“呵呵!我說爛泥來着!難道你是?”張康民調侃着說。

“小子!”李明指着他的鼻子說:“劉夢倩愛幹什麼,幹什麼!你管不着!”

“我們是班長跟出勤委員商量事情!犯着你了?”張康民蹙着眉,調侃道。

“張康民!你少在老子面前裝蒜,別以爲家裏有點錢就很了不起,你要是敢惹老子了,老子照樣把你給幹了!”李明悻悻地說。

“張康民同學,咱們走吧!我們也沒什麼事好商量的!一切以學習爲重就是!”劉夢倩在一旁辯解道。

“我……我只是怕這樣,耽誤了班長你的學習時間!”張康民裝得一臉關切地說。

“我們回去搞清潔吧!”劉夢倩,不想再爲這事糾纏,敷衍着張康民說。

此時,學校從外面請來的專業清潔公司的工作人員,正拿着高功率拖洗機,從劉夢倩身旁經過。

這種高功率拖洗機,是380V電壓的用電器。

電是從學校外的380V專用電錶用電拖把拖進來的。

學校請來專業的清潔公司,本來是爲了減輕學生們的負擔。

可是,粗心工作人員居然將拖洗機電線絆到了劉夢倩的腳上。

劉夢倩猝不及防,一個踉蹌便要往後倒去,正要落在電拖把的上面。

站在劉夢倩旁邊的張康民,不僅沒有扶住劉夢倩,而且還立刻躲了開去,生怕跌到電拖把上的劉夢倩會觸碰到自己。

此時,一個鬼魅般的身影正飛竄而來,看勢正要把劉夢倩被整個接住。

這個身影,原來正是李明。

他眼看劉夢倩就要跌到電拖把上面,情急之下便一個飛身撲了上去,想將劉夢倩整個兒接住。

誰知李明遲了一步,他只是把劉夢倩整個兒地推了開去。

劉夢倩被推開跌到了地上,可李明卻正好把頭磕到了電拖把的上面。

鮮血滲出,一股強大的電流,璇即通過李明的身體。

李明感到全身麻痹,一陣騷顫後,便已不省人事。

“沒事!沒事!不用怕,不用怕!”張康民,見劉夢倩沒有觸電,立即又粘了過來正要扶起跌倒在地的劉夢倩。

“放開我!你!!~~~~~~”劉夢倩掙開張康民的手,便往着李明那邊去。

她,奮力地將李明從電拖把上翻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