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金髮女精靈看著恆毅奇怪的舉動,見到他取下來的都是法器,十分失望的嘆氣道「如果你只有這種財力,肯定出不來,殺死內閣員,就算只是人類文明過來花錢買的內閣員,沒有五紫晶萊茵特家族絕對不會免除你的刑罰。」

「所以,你不必把時間留給我,我們應該沒有機會再見面。」恆毅高舉取下來的一身寶器,從容面對飛衝過來的巡邏執法隊……

「不跑了?繼續跑啊!該死的!害我們追了這麼久——」巡邏執法隊的隊長氣惱的狠狠揮舞環繞雷電的執法棍捅在恆毅胸口!

強勁的電流交織作用下,恆毅眼睛一閉,身體一軟,倒了下去……

一群巡邏執法隊的人擦了滿頭熱汗,帶頭的是個狐狸族人,長長的尾巴不停的揮動,當作扇子給自己頭臉製造涼風。

「帶走!」

頓時兩個個頭最大石灰人族上來,一左一右的架著恆毅,在他氣海扎進去根吸氣針,以防他突然醒來發難。

金髮的女精靈看著恆毅就這麼被帶走,片刻前剛被勾起的熱情立即又被澆滅。

她本以為遇到一個強悍又有錢的男人,倘若如此,相處的合適,她很願意考慮成為他的獨有。

可是,看到恆毅取下來的都是寶器,她就知道這個男人絕對湊不出五萬紫晶贖罪了,縱然不被關上五十年,頂多也只能成為一個捨得為她花錢的好客人,卻絕難成為豪客。

巡邏執法隊帶著『昏迷不醒』的恆毅一路穿過能量的光道,飛走的越來越遠,穿過一道星系內的傳送陣,出現在一片能量光道中難得見到人流來往的能量通道。

一直假裝昏迷的恆毅睜眼醒了過來。

正看見巡邏執法隊長在觀察打量他主動卸下來的那些寶器。

狐狸人族的巡邏隊長看見恆毅清醒,嘿的咧嘴笑道「小子!你最好有五萬紫晶,不然就準備被關上五十年吧!」

「我認為一萬紫晶就夠了。」恆毅打量左右,見周圍的能量通道一時半刻都沒有人會從他們身邊經過,認定此刻就是最佳時機。

「一萬?你做夢!三位內閣員被你殺了,一萬就想免罪?」

「如果是別的內閣員當然不可能,不過他們只是花錢買的內閣,雖然貴為眾星之尊卻從沒有被萊茵特家族信任,短時間內沒人能確定他們是否姦細,尤其花園精靈族進攻人類文明還被殺的丟盔棄甲,如果說是他們故意設計,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那巡邏隊長的狐狸眼睛微微眯起,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古怪笑意。「哦?你這小子想的不少啊!」

「殺人當然要多想想。我不過是個獨來獨往的殺手,為了女人殺人也不能殺了人卻沒命享用美色。三個花錢買的內閣員,錢已經給了萊茵特家族,他們死了,如果是姦細他們的家產自然能夠歸萊茵特家族;他們活著既不能信任重用,還要每年派發高昂的薪酬。他們的死可以不值一提,也可以按照五萬紫晶的公價計算,至於怎麼算,還是看隊長你的吧?」恆毅氣定神閑的到處這番早有準備的說辭。

那巡邏隊長果然感興趣的讓手下停住,嘿嘿低笑道「說下去。」

「我如果是正當防衛,殺他們也沒罪,隊長你向上說明他們其實姦細,萊茵特家族也會非常高興隊長的『明智有功貢獻』,既然我是因為保護女人正當防衛殺死他們,我給隊長一萬紫晶,當然夠了。」(未完待續。。) 恆毅從容不迫的說出進一步誘使對方下定決心的理由。

這就是神秘花園,從機密信息的情況看,從咕嚕果林遇到的那個女精靈來看,恆毅都能夠明白,神秘花園的自由,跟神魂族星系的絕不相同。

神秘花園的自由構成太複雜,卻又沒有真正信任神魂體制的根基為本。

這裡的自由缺失支撐的根基,這種的自由也就必然造就混亂。

各個星球之間都在自治,由於是眾多種族的集合,說起來是聯盟,說白了也是各為自己。

神秘花園內部的爭鬥,爭殺,等等事情,只要不是觸動神秘花園的通法,全都能夠用錢換取免除處罰權力。

每個人都自由,也就喪失團結的信念,人都為自己,共同信任的東西就只剩一樣——利益。

利益就是神秘花園這裡的人習以為常計算的根本,活人有活人的價值,死人有死人的價值。

當恆毅對黑衣男子產生疑問的時候,就推敲出青系要他命的關鍵所在,那就是傳送陣。

敵人能夠隨時停止任何一座傳送陣的運轉,那樣他就不可能逃脫。

試圖對抗神秘花園的星系防禦法陣那是不可能的,試圖找到破綻也不現實,至少時間就不會允許。

但神秘花園的風氣,價值觀,習慣,以及執法者的常態,這些卻是可以設法的途徑。

這裡的法如何定義,小事在於巡邏執法隊。大事在於萊茵特家族,對萊茵特家族而言,法本身並不重要。只是保障利益的手段,所以,處罰的結果同樣能以利益去計算,衡量。

三個眾星之尊已經死了,他們捐的錢已經捐了,他們死了要個說法,那是保證萊茵特家族治理的這顆星球的利益;但如果換一個方式處置。還能夠把三個已死的眾星之尊的遺產都變成萊茵特家族的,代價只是把三個眾星之尊沒有多大價值了的、活著的那些族人棄之不理的話,萊茵特家族肯定會這麼做。

他們不會跟三個花錢買成內閣員的、已經死了的人講任何情義道義。整個萊茵特家族的統治階層都不會這麼做。

因為本無情義,只有金錢交易。

巡邏隊長除非是個傻瓜,否則只要聽了恆毅這番話,都一定會動心。

狐狸人族的隊長果然動心了。他早就聽出來恆毅潛在的意思。更高興恆毅把事情都想的很妥當、周到,皆大歡喜。

「嘿,沒看出來你很上道嘛!」狐狸人族高興的嘿嘿笑,一群巡邏執法隊的人都很高興的笑。

他們願意接受這個條件,恆毅是正當防衛,當然不用受責罰,一萬紫晶他們分了,再給負責監察陣的人分點。那麼內閣員被殺的事情就能解決。

但他們不夠聰明,他們隊長狐狸人族想到更絕妙的辦法。他打算對上面說,恆毅就是他們的線人,就是他請來剷除三個姦細的殺手。

他了解熟悉萊茵特家族的人,因為他就是這個家族的成員,三個死了的人是不是姦細不重要,不需要任何證據,只要他們是就能合理的沒收他們所有的家財,那麼三個死人就必須,也一定是姦細。

「錢在拉林酒吧。」恆毅知道狐狸人族會接受,因為即使把他抓回去,在狐狸人族看來恆毅也不是非被關了不可。


恆毅有殺三個眾星之尊的本事,神秘花園又有哪個星主會愚蠢的讓這種人去做苦力當囚犯而不讓這樣的人做更有價值的事情還債?

除非這個人有不可原諒的理由。

但一個殺了三個不屬於萊茵特家族人的殺手沒有不可原諒的理由。

換言之,把恆毅抓回去也不過多了一個『同事』。

他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是恆毅的建議能讓他撈到很大的好處,不僅是亮亮的紫晶,還有對萊茵特家族有價值的『獻計』功勞,剷除姦細的功勞。

收錢辦事,這是神秘花園最可靠的『法律』。

狐狸人族很高興的取出恆毅的六件法器,儘管這六件法器的價值也有六千紫晶,但收錢辦事,這是神秘花園的規則,尤其對他這種有固定身份的人而言,他有些戀戀不捨。

恆毅微笑道「這幾件法器不必退還,想用來跟隊長做另一個買賣。」

狐狸人族很高興,他當然不想退還。「我最喜歡跟人做買賣,尤其是聰明又痛快的人!」

「我只是剛來神秘花園不久的無名小卒,不希望留下不好的記錄,隊長一定有辦法讓我在監察陣里從沒有犯過事。」恆毅推想對方能做到,曾經在東太星系基地幾年的他很了解監察陣的信息記錄方式。

狐狸人族本來以為是什麼麻煩事情,沒想到如此簡單,他本就不打算讓恆毅的信息出現,為了他盤算的更絕妙的處理方式,而這件事情做起來本就不難。「沒有任何問題,在拉林酒吧取到錢,監察陣關於你的特殊信息記錄全都不會保存,也不會上報!」

狐狸人族喜歡恆毅的豪爽,儼然朋友般的搭著他肩膀,一起飛往星球傳送陣,邊飛邊笑道「你是個好朋友,我最喜歡你這樣的朋友。將來在萊特因星球遇到任何事情,需要幫忙都可以找我,只要有錢,沒有多少事情辦不成。」

恆毅暗暗長舒口氣,他此刻也只能相信神秘花園通行法則的可靠,給錢辦事,事成兩清,不成退還。

監察陣的信息如果上報,很可能會引出他真實身份資料信息,雖然那時候他已經安全離開了,但恆毅還是希望事情能夠盡善盡美。

機密信息中說,這就是神秘花園最可靠的律法。

恆毅唯恐這信息是一種抹黑,此刻很慶幸事實確實如此。

拉林酒吧,這時分已經很熱鬧。

狐狸人族帶著巡邏執法隊隨恆毅進來,陪他找尋那個所謂能夠給錢的人。

恆毅在人群中穿梭,搜尋這裡唯一算是認識的那個女精靈,他希望那個女精靈真的言而有信,那會讓事情順利的多。

恆毅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酒館之類的地方從來是辛德文明長久傳統最喜歡消遣聚會的場所,在神秘花園也同樣興旺發達。

拉林酒吧很大。

人頭慫恿,變換不斷的各種法術奇妙布景讓人眼花繚亂。

人群中,一個青袍男子正喝酒時,突然看見被巡邏執法隊圍著擠過人群的恆毅時,他手裡握著的酒杯不由怔住。

疑慮,擔心然讓他想站起來立即走,可是他在恆毅一行過來的前方,如果此刻站起來,絕對會引起覺察。

於是,青袍的男子沒有站起來,而是假裝喝醉的滑倒在了地上……

恆毅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竟然被萊茵特的巡邏執法隊制住了?

一人即軍的狂殺神怎麼會連巡邏執法隊都應付不了?

他不該認識自己,那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來指認自己?

還是——別人?

青袍男子惴惴不安的假裝醉倒在桌下,看著恆毅和那群巡邏執法隊的腳走過桌前……

他長長的鬆了口氣,覺得自己過於恐慌,恆毅根本沒見過他,也不可能知道青系在這裡的人有哪些,除了法衣店沒可能到別的地方指認任何人。

那他,來這裡幹嘛?

一團發亮的星光上,屈腿端坐著個女精靈,女精靈端著酒杯,正跟身旁另一個女精靈低聲談笑的說著什麼,不是抬眼關注不遠處正在用法術製造成各種漂亮光景的男傭兵。

恆毅突然過來了。

狐狸人族和巡邏執法團的人在一丈外遠遠等著,看著。

女精靈回頭看見他,又驚又喜的站了起來,對說話的那個女精靈說「看,我說的就是他,帥么?」

那女精靈用肆無忌憚的目光上下打量恆毅,點頭笑道「帥哥,既然來玩,一起玩唄。」

恆毅扯下狐狸人族還他的黑色披袍,藏起的儲物道符也在這時送到手裡,他握著那女精靈的手時塞給她一面儲物道符。「我要走了,很感謝你在這裡等待,這點心意算做送你的禮物。」

那女精靈看著手裡的儲物道符,目光中寫滿困惑,然後,她看見一丈外的那群巡邏執法隊,旋即上前,看似親熱的抱住恆毅。「感謝費我收下了,原來你是假裝來取錢?」

恆毅很高興這女精靈一眼看明白了形勢,他不能從身上取出錢,否則狐狸人族完全可能因為貪婪直接要了他的命,那時候他為求自保必須反擊,最理想的結果也就成了泡影。

只有錢不在身上,必須去一個地方找另一個人取,才能夠確保這筆交易的可靠,尤其是人多的地方。

可是恆毅不認識人,能想到的,就是拉林酒吧,他沒想到咕嚕果林遇到的女精靈真如傳聞中的新的文敏出身的精靈那樣,說到做到。

「謝謝幫忙。」

「應該是我謝謝你送錢。」女精靈掛著深情的微笑,目送恆毅轉身走向狐狸人族為首的巡邏執法隊。

狐狸人族收起恆毅的錢,看了眼星光的酒桌旁立著的女精靈一眼,笑道「監察陣的事情一個時辰內就有確定回復,送到這裡,還是旁邊的客店?」

「這裡,給她。」恆毅根本不打算在這裡留一個時辰,夜長夢多,他只有立即撤走才是最妥當的選擇。(未完待續。。) 「沒問題。」狐狸人族的巡邏執法隊長痛快承諾,帶領一干巡邏執法隊的出酒吧離去。

經過青袍的男子桌旁時,他這時候已經鎮定,意識到恆毅為何而來,這些巡邏執法隊為何離開的時候,他的心情無從描述……

青系那天衣無縫的殺招竟然就這麼簡單的被恆毅化解?

看起來恆毅插翅難逃,必然陷入敵人圍困不可能突破的局面,竟然就用紫晶解決?

是的,本來就可以,了解神秘花園的青袍男人很清楚,在這裡很少有事情無法買通,擺平。

除非恆毅暴露了身份,否則,就可以這麼解決。

『不都說他性情執拗,不知變通么?』青袍男子陷入沉思,傳聞中的恆毅和此刻他目睹的,根本不一樣……可是,傳聞如果是假的,恆毅又為什麼會在東太星系?若是他變了,紫系又為何會賣他?

「喂,帥哥不留個名字么?」女精靈的喊叫聲讓恆毅駐足,本是一面之緣,但眼前卻幫了大忙。

恆毅想了想,寫了法術光字封印后遞給她。「三刻鐘后你會知道,一個時辰后還有個忙請你幫。」

女精靈拿過那團封印了的法術光團,那是生活類的法術,當到了施法者預計的時間就會釋放法術力量,解開封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