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五人見紫月不承認,也不否認,這就等於是默認了。月白長衫長老也不追問,而是率先自我介紹道:“辰星。”

神仙的圈養生活 ,其餘四位老者相繼開口道:

“黑子。”這是一個全身黑衣的老者。身材高瘦,腰背佝僂。

“無心。”滿頭銀髮,精神矍鑠。

“忘川。”年紀稍輕,瀟灑長袍。

“布語。”長眉銀鬚。

五人介紹完,紫月、蒼龍和玄華不由大驚。但他們卻沒有表現在臉上。這五個人都是曾經名噪一時的英雄才俊。早已經歸隱山林百年,世人早以爲其已神歸天隱,破碎虛空而去。沒想到,竟然依然留在世間。

辰星乃逍遙宗第十代掌門,修爲驚人,當年叱吒風雲,睥睨天下,名揚四海。無心、忘川乃上代崑崙長老,後突然歸隱,銷聲匿跡。黑子,無門無派,獨步天下。布語,星峯派第三代掌門。

這五人,哪一個不是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

沒想到,早已經不問世事的他們,今日竟然重新入世。

“久仰五位前輩盛名。”紫月稱這五人前輩的確不算屈尊。這五人個個來歷不凡,道行通天。加上紫月年紀尚小,稱呼一聲前輩,一來表明了自己對對方的尊重,二來,也表達了龍族重現世間的善意。

三萬年前,龍族雖然和人類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但三萬年後的今天,一切都已經變了模樣。神族消失,龍族重現,很難保證人類還會保持着對龍族的善意。

紫月微微一笑,既然對方已經介紹了各自的來歷身份,出於禮節,紫月先自我介紹了一番,然後依次介紹了蒼龍和玄華。

“龍族消失三萬年,想不到竟然在這大荒山之中。三萬年後,重現世間,竟然已經有了三位龍神……可喜可賀啊。”無心道。

聽了無心的話,紫月不禁暗暗叫苦。的確,龍族有了三位龍神,乃龍族之福分。 茅山捉鬼筆記 ?龍族一無所有,龍族族人加上他們三人也不過二十人而已。龍族想要重創輝煌,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不知又是多少萬年呢?

可喜可賀?無心雖然說的淡然,但紫月卻從中聽出了來自無心等人的戒備與擔憂。這也怪不得他們,換做是誰,異族突然冒出三位天隱境界的強者,都足以令天下爲之惶恐。

“一晃,已經過了三萬年。龍族早已經習慣了平靜安穩的生活。我們再也經不起折騰了。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不過,請你們放心,只要人類不來打擾我們的生活,我們必然不會製造爭端。”紫月靜靜道。

五人點了點頭。他們聽到了他們想要的答案。

“諸位請回吧。”紫月道。

既然已經聽到了想得到的答案,五人也不想多做逗留,身形一閃,消失無蹤。望着消失的五人,蒼龍嘆了一口氣,“看來,歸隱的高手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多。”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龍族,只要安安穩穩過好我們的日子就好。再創龍族輝煌,需要漫長的歲月……”玄華道。

紫月深深看了二位長老一眼,二位長老點了點頭。然後,三人身形虛淡,回到了大荒山深處,龍族所在。

偏殿

離已經等候了一炷香時間。

突然殿外響起了腳步聲,離立刻起身,擡眼望去,是紫月。

紫月嫣然一笑,道:“恩人不用多禮。”離還以微笑。

蒼龍和玄華並沒有跟在紫月的身後。並不是蒼龍和玄華不想跟來,而是紫月吩咐了他們一些要事,此時已經各自辦事去了。

紫月吸收了龍神之心,身形更加妙曼了許多,玲瓏的曲線勾勒出誘人的身形,在她身上籠罩着一層朦朦朧朧的金光,顯得神聖而不可侵犯。似九天玄女降臨凡塵一般。

“恭喜順利吸收了龍神之心。”離微笑着祝賀。

“這多虧了恩人。”紫月顯得特別的謙和,若是她走在世間,絕沒有人會想到,這樣一個絕美的女子竟然是一代龍神。而且是龍族歷史上,年紀最小的一位龍神。

紫月又說了一些感謝的話,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自己只是受了玄肆的恩惠,將龍神之心交到龍族手中。紫月此番感謝,倒讓離感到有些慚愧。

二人你來我往交流了一陣。當紫月說到在龍神之心的幫助下,蒼龍和玄華兩位長老也進階到了龍神境界,離感到很欣慰。他終於完成了玄肆的囑託,心中的一塊大石也就放下了。

“看到龍族這樣,我真的很開心,希望龍族將來能重創輝煌。”離會心一笑,“玄肆前輩的囑託我已經完成了,我也該回去了。多謝你們這段時間的款待。”


說罷,離起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見離站起來,紫月也趕忙站了起來,叫住了離。“恩人何不再次多住一段時間?三位龍神誕生,天生異相,估計現在天下修者都往大荒山匯聚,恩人這時候出去,必然會引來許多麻煩,不如暫且在這裏住下,等過一陣兒平息了,再出去也不遲。況且,你那兩個同伴還沒有痊癒……”

紫月的臉有些微紅,而且火辣辣的。紫月不知道自己爲什麼突然說了這麼一大堆話,連她自己都感到詫異。

紫月的神情離自然都看在了眼中,楠和魁的傷勢的確還沒有完全康復,但離卻不得不離開。蒼是什麼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以蒼的性情,如果他們不及時將封印之書帶回去,蒼指不定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

封印之書!

想到封印之書,離不禁苦笑。封印之書已然到了龍族手中,離總不能開口讓紫月把封印之書交出來吧?

離幫了龍族一個大忙,如果離提起,紫月自然是願意將封印之書交換,只是,離卻不想這麼做。他已經收到了龍王玄肆的恩惠,而且他並不認爲自己就是龍族的恩人,所以自然也不能“邀功請賞”。

更何況,封印之書到了蒼的手裏,指不定就會天下大亂,造成一場浩劫。

離此時的心境很矛盾,他既希望將封印之書帶回去,但又不情願將封印之書帶回去。希望將封印之書帶回去是因爲他不想看到紅娘和木魚和尚難做,另一方面,蒼的所做作爲,以及鬼醫的囑託,都讓離於內心中不再想爲蒼效力。

離之所以再次回到雪域,也只是因爲想和蒼做一個了斷。

但讓他沒料到的是,蒼竟然將他派到了大漠,誅殺大漠刀族,搶奪封印之書。

“我知道……只是,我們還有要事在身,不得不離開。”離歉然道。


紫月天生聰慧,從離的神情和語氣,已經知道離去意已決,她是不可能挽留得住了。紫月不強求,但也沒有完全放棄。

“此時天色已晚,明日再走,可以嗎?”紫月有些失落道。

離點了點頭。卻是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夕陽西下,天際被染透。落日的餘暉從窗戶照射進來,灑在紫月美麗的面龐上,使得紫月更加漂亮了。

要說離不爲紫月的美貌所動,那一定是假的。他也喜歡美麗的女子。只是,他已經心有所屬。陳苗苗的面容浮現在心底,離不禁心神一蕩,不自覺間,臉上全是愛憐,盡是柔情。

離突然的溫柔被紫月看在了眼中,她以爲,他因爲她的美貌而動情。不禁面頰緋紅,看也不敢看離一眼。

紫月貴爲龍族至今血脈,從小在大荒山長大,幾乎沒有與之同齡的親人和夥伴。她的內心一直渴望着,有那麼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人,陪伴,成長,歡笑……

現在,她遇見這樣的人了。

只是,明日他就要離開。

紫月心中極爲不捨,她想跟着這個男人而去,離開大荒山,闖蕩天下。只是她不能。她是龍神,她有她的責任……

離邁開步子,走了兩步,似乎想起了什麼,停下來,道:“以後,你……不用叫我恩人,叫我離就好了。”

紫月嗯了一聲,只是她終究沒有叫離,而是應道:“是,離大哥。”

離大哥……

多麼熟悉的三個字啊!苗苗不就是這麼稱呼自己嗎?

你還好嗎,我的愛人?

離對着紫月微微一笑,轉身,離開。 離回到住處的時候,李道道等人正圍坐在桌前,對今日的事情議論紛紛。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現在身處之地竟然是龍族隱居所在。

龍族消失了三萬年,人們以爲龍族已經絕跡人間,卻沒想到,就在這四大凶地之首的大荒山之中,竟然隱居着龍族。

“如果沒錯的話,那三個人應該已經突破了龍王的桎梏,進階爲龍神了。不然也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威勢。”

“肯定是這樣,不過那個小姑娘那麼小就晉升爲龍神,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小姑娘?恐怕她也已經活了幾千年了……應該是奶奶級別的纔對。對,該叫她婆婆,老婆婆……”

離踏進小屋,正好聽到李道道稱紫月爲婆婆,心中不禁覺得好笑。心想,要是紫月聽到你這麼說,不知道會被氣成什麼樣子。李道道好歹也已經活了四百歲了,性格還是跟年輕時候一樣,若是一定要找一個詞語來形容的話,估計只有爲老不尊四個字最爲恰當了。

李道道和任何人都能做到自然熟,加之他救了木魚和尚和紅娘兩個人的命,所以,他和木魚和尚以及紅娘相處的極爲融洽。三人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彼此都已經將對方當做了親近之人,所以說話也沒什麼顧忌。

“恐怕不是老婆婆那麼簡單吧?應該要少一個字,叫老婆……”木魚和尚抓住機會開起了李道道的玩笑。李道道正要狡辯,三人都看到了離走了進來。

“臭小子,你總算回來了,你瞞得我們好苦啊。”李道道招呼離到他身邊坐下。在回來的路上,離就已經猜到回來之後李道道等人會詢問龍族的事情。最初離爲之感到苦惱,不知道該如何向衆人解釋關於龍族的事情。好在紫月、蒼龍和玄華三人晉升爲龍神的時候,鬧出了大動靜,李道道等人對紫月等人的身份已經明瞭。

既然這樣,離也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了。而且,李道道,木魚和尚以及紅娘都是離完全信得過的人,所以他也就沒再打算隱瞞什麼,從東海遭遇玄肆開始,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木魚和尚以掌擊額,經過離這麼一說,許多疑惑迎刃而解。而這次他們來到大荒山,可謂是誤打誤撞,所以木魚和尚也不得不感嘆一番。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註定。無論曾經發生過什麼,或者正在發生什麼,它總朝着一個既定的方向在發展。無法預知,也無法改變。

命運有時候看起來似乎充滿了變數,其實誰又說得清楚呢?說不定,從一個人出生的那一刻起,命運已經定格。

第二日,紅日初升。

大荒山之中的日出非常特別,美麗。一輪紅日慢慢爬上遠方的山頭,不算灼眼的陽光跳躍着從樹葉間穿過,照射在草葉上的露珠上,折射出晶瑩的光芒。

離立在一顆參天古木之上,眺望遠方,直到太陽完全爬出了山頭。離重重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整個人都似乎精神了許多。

今日,是他們一行人離開的日子。昨天離已經和李道道三人商量了一番。三人也覺得應該早些離去。雖然楠和魁兩人還沒有完全康復,但蒼交代的事情,他們已經耽擱不起了。所以今日,一行人都早早起來,也沒什麼好收拾的,只用和紫月打個招呼,他們便可離去了。

離幾個閃身回到小屋中,這時李道道、木魚和尚、紅娘,楠和魁都已經在等他了。魁和楠兩個人臉色還有些蒼白,有些虛弱。

“你們可以嗎?”離問楠和魁。他有些擔憂二人。雖然魁和離的關係並不好,但他沒有優那麼讓人討厭,所以,對於魁,離還是將他當做夥伴看待的。

至於楠,離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感。當初在崑崙山上,楠奮不顧身擋在自己身前,他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但事後他卻聽魁提起過。所以,對於楠,離心中一直有一種感激,除此之外,內心還有一種愧疚。

他深愛着陳苗苗,所以,她雖然明白楠對自己的愛意,但他卻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他只能默默保護着她,如果有一天,她受到傷害,他也一定會奮不顧身擋在她的身前。

“可以。”魁道。

楠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她的神情依然冰冷,似乎所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她的冰冷,彷彿預示着她的孤獨。

一番簡單的交談過後,龍族一族人送來了早餐,吃過過後,紫月和蒼龍、玄華兩位長老來了。衆人起身,迎上去。

“真的要走?”紫月雖然已經知道了答案,但她依然再次問了出來。也許她心中還有某種僥倖吧。

她希望聽到“不走了”這樣的答案,但事實卻是,離輕輕點了點頭。

“龍神之心已經重新回到了龍族的手中,我也該去了結一些自己的事情了。”離道。

紫月秀美微蹙,絕美的容顏突然僵了片刻,隨即綻放出淡淡的笑容,“既然如此,你一切保重。如果有一天需要龍族的幫助,龍族一定義不容辭。”

“你也保重。”說罷,離想着兩位龍族長老行了一禮,算是告別,之後招呼一行人就要離去。

“離大哥,這個給你。”紫月玉手一招,三個暗黑色的卷軸出現在她的手上。

竟然是三卷封印之書!

當初紫月奪去的不是隻有一卷嗎?怎麼變成了三卷?難道……離想到了一種可能,即原本龍族手中就保有兩卷封印之書。難怪一直有四卷封印之書下落不明。誰能想到,有兩卷竟然在這大荒山龍族手中呢?

木魚和尚和紅娘等人也感到驚訝。如果紫月只是交還一卷封印之書,他們的心緒也許還能保持平靜,但這是整整三卷封印之書啊!而且看樣子,紫月是要將這三卷封印之書交給離。

離驚奇的看了紫月一眼,紫月的舉動讓他感到詫異,心中對紫月更加讚賞了幾分。封印之書關係着長生塔的祕密,無論是誰也不願將封印之書白白送給別人。在離看來,紫月能將之前奪去的封印之書交還就非常難得了,卻沒想到紫月竟然直接拿出了三卷封印之書。

“封印之書乃貴重之物,我只需拿回屬於我們的那一卷。”離沒有拒絕,也沒有完全接受紫月的好意,伸出手,從紫月手中拿起一卷封印之書。要說離不想得到其他兩卷封印之書,那一定是騙人的。

離之所以沒有拿其他兩卷封印之書,是因爲他有自己的考慮。

一來,離是受了玄肆的囑託將龍神之心交到龍族手中,本已經受了玄肆的恩惠,若是他現在拿了另外兩卷封印之書,就顯得有些貪得無厭了。他不想欠龍族人情,也不想龍族欠他人情。

二來,若是他拿了另外兩卷封印之書,回到雪域之後會怎樣呢?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 ,封印之書會落入蒼的手中。即使他不交出來,以蒼的爲人,一定會不擇手段讓他將封印之書交出來。這不是在幫助蒼達成他的目的嗎?這不等同於助紂爲虐嗎?

與其讓封印之書落入蒼的手中,還不如讓其繼續保留在龍族的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