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對於蹦迪這玩意兒,陳鈔票是不怎麼熱衷的。

“柔柔,你去不?”柳媚說道。


莫柔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柳媚搖了搖頭,旋即便向舞池走去。

“老師,我很好奇,爲啥你會和媚姐來這種地方呢?”陳鈔票說道,在陳鈔票的印象中莫柔是個比較傳統的女人,對於這種地方肯定不怎麼感冒。

“你管我,老師就不可以就有業餘生活了?”莫柔說道,旋即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陳鈔票聳了聳肩沒有說話,隨後坐在座位上,直接在周圍掃視了起來,尋找到底有幾對男女在圈圈叉叉。

不數不知道,一數嚇一跳。

一共有十多隊男女在圈圈叉叉。

尼瑪哇,沒天理了……

陳鈔票心中驚歎,時代在進步,圈圈叉叉的方式也在進步。

單純在牀上纏綿已經滿足不了人羣了,需要在這種地方來找刺激了。

陳鈔票心中預估恐怕以後在公園圈圈叉叉什麼的都感覺不刺激了,在廣場上衆目睽睽之下圈圈叉叉才刺激。

尼瑪啊,世人沒救了……

陳鈔票無語……

隨後陳鈔票將目光鎖定在了柳媚身上。

柳媚不斷在舞池中央搖晃,不少男人想要跑過來揭油。

可是,陳鈔票十分奇特的發現,那些人連柳媚的頭髮都別想碰到,只見柳媚不斷搖晃。

有那麼神奇?

陳鈔票目不轉睛的盯着柳媚。

舞池裏人很多,碰到別人是難免的,可是那些人就是碰不到柳媚。

逆天了,現代人都逆天了……

陳鈔票心中驚歎不已。

的確哇,尼瑪神州都成爲世界第三強國了,航母什麼的十幾艘了,早就鳥槍換炮了。

玄幻小說都尼瑪不是一招震碎山河了,而是一招毀滅宇宙了。現代人能不逆天咩?

陳鈔票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自己out了,思想還沉寂在十幾年前。

看來自己要深入社會啊…… 陳鈔票抽出一支七塊五毛一包的紅塔山點燃抽了起來。

“你還抽菸?”莫柔看着陳鈔票說道。

“老師,我是成年人好不好啊……”陳鈔票說道。

“最好別讓我在學校抓住你!”

“那我就把你來酒吧的事情抖出去!”

“你……”

“看我把我看了你身體的事情抖出去!”

“你……”

“看我把我和你住在一起的事情抖出去!”

“你……”

莫柔暴怒了,可惜她沒有絲毫辦法。

陳鈔票嘿嘿一笑,當然這只是開開玩笑罷了,他根本不可能把這些事情抖出去。

莫柔冷哼一聲,道:“你把這些事情抖出去,看我讓你畢不了業!”

“那我不讀了!”陳鈔票說道。

一個文憑而已,根本就不稀罕。

“卑鄙,無恥,小人!禽獸!”莫柔冷冷道。

“老師難道你沒聽說過人至賤則無敵嗎?”陳鈔票一本正經的說道。

莫柔氣急語塞,隨後一個人直接喝起了悶酒。

陳鈔票嘿嘿一笑,翹着二郎腿,抽着煙品着小酒,這小日子滋潤啊。

莫柔看着陳鈔票那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時,柳媚大汗淋漓的從舞池中走了出來。

“你朋友怎麼還沒來啊?”陳鈔票說道。

“你着急什麼?”柳媚說道。

“我想知道里面有木有美女哇!”陳鈔票說道。


“小色鬼!”柳媚鄙視道。

不久後,一羣男男女女走了過來。

“媚兒,怎麼在外面啊!”一個男人看了看周圍,看着遠處正在圈圈叉叉的男男女女一陣反胃。

“哥,你來了啊!”柳媚嘻嘻笑道。

“嗯!”男人回道,男人長得挺帥,鼻樑高挺,臉頰如同刀削,與柳媚的長相有幾分相像。

男人身後還有兩男兩女,男人長相不凡,英氣勃發,女人五官精緻,面容秀美。

“這是誰啊?難道是你男朋友?”男人看着柳媚說道。

“是啊,我包養的男人!”柳媚笑嘻嘻的說道。

陳鈔票一愣,尼瑪,我什麼時候成你保養的男人了,老子不是小白臉好不好哇?

“媚姐,我纔不是小白臉!”陳鈔票委屈道。

“我看你長得挺像!”男人說道。

“和你比起來差遠了……”

陳鈔票回道,衆人頓時大笑。

“小子,你知道他是誰嗎?”一男人走出來,指着柳媚哥哥說道。

“不知道!” 感謝你贈我空歡喜

“柳風,你聽過沒?”男人說道。

“龍雲組柳風?”陳鈔票問道。

“看來你還是聽過我的名字!”柳風笑着說道。

“龍雲組老大柳風CD市哪個不知道哦!”陳鈔票說道。

柳風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是嶽龍,這是陸嵩,我的好兄弟,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柳風說道。

“陳鈔票!”陳鈔票說道。

“鈔票?”

陳鈔票點點頭。

柳風等人大笑。

“這名字,我喜歡……”陸嵩笑着說道。

“把我哥和他們三個都給我灌趴下!”柳媚說道。

“灌趴下?做什麼?”陳鈔票說道。

“叫你灌趴下就灌趴下!上次陸嵩在我面前吹牛,他能喝十瓶啤酒,我纔不信!我們倆一起灌他!”柳媚說道。

“哦,那等下他收拾我怎麼辦?龍雲組,我可惹不起!”陳鈔票說道,隨後他釋懷了柳媚那麼有錢的原因。

開玩笑,五大黑幫之一的龍雲組老大的妹妹,能沒錢?

“放心,有我在,他不敢收拾你的!”柳媚說道。

“鈔票,我們喝一杯怎麼樣?”陸嵩說道。

“好啊!”陳鈔票直接回到。

隨後兩人拿起啤酒瓶子就開吹……

之後,幾人又划拳什麼的玩得不亦樂乎。

而柳風和陸嵩幾人也沒有什麼老大做派,反而很平易近人,因爲柳媚的關係,陳鈔票和陸嵩等人也玩得挺盡興。

柳風三人都是混久了人物身上多多少少有那麼點氣場。

可是這點氣場和陳鈔票的一種親戚比起來差遠了,根本就不算什麼,而他也沒有一點拘束,放開了喝,放開了玩兒。

男人的友誼在酒桌上最好建立,雖然這友誼不怎麼樣。

陳鈔票的酒量本來就不差,因爲身體發生改變的緣故,酒量就更好了,十瓶啤酒吹完,還跟個沒事兒人一樣。

不久後,陸嵩直接讓他灌趴下了。

“酒量可以啊……”嶽龍看着陳鈔票說道。

本來開始商量的是柳媚和陳鈔票一起灌陸嵩,可是陳鈔票一個人就直接把陸嵩給灌趴下了。

“鈔票,你怎麼這麼能喝?”柳媚看着陳鈔票說道,眼中滿是震驚。

“先天基因好!”陳鈔票笑了笑道。

“我們繼續喝?”嶽龍說道。

“好啊……”陳鈔票說道,隨後直接繼續喝。

又喝了三瓶之後,柳風出手制止道:“小龍,別喝了,這兒可不是我們的地盤兒!”

“嗯,明白!”嶽龍說道:“鈔票,以後有機會我們再喝,我可是比陸嵩能喝,到時候我們一較高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