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句話我原封奉還。」樂天抓著洛依依的手說道。

「要不我們出去吧,去你房間。這裡人好多。」洛依依拽這樂天走出會客廳。

「你是怕我麻煩不多麼?」樂天摟著洛依依的腰在耳邊小聲說道。

「誰讓你占我便宜,活該。」

「女人真是得罪不起。」樂天心中感慨。

「嗖。」呼嘯而來的風聲響起。

「噹」樂天回頭看了一眼,紅衣少年的一名侍從站在樂天身後,手中的短刀閃閃發亮。

「滾,我不想殺人。回去告訴你家少爺,不想死就別來惹我。」

「你知道那個紅衣少年是誰么?」洛依依問道。

「誰都無所謂。」樂天說道。

「呵呵。」洛依依笑了笑。

「笑什麼?」

「你很自負。」

倆人不知不覺走到了甲板上,樂天看著陰暗的天空,連海水都被映照變成了黑色。

樂天盯著前方看的出神,洛依依看著樂天目不轉睛感動好奇。

「你在看什麼?」洛依依問道。

「前面好像東西在動,漆黑一片距離很遠,好像是奔這條船的方向來的。」

「哪有啊?我怎麼沒看見。」洛依依雙眼向四周看了看。

「消失了。」樂天滿臉凝重。

「是不是你看錯了。晚上光線太暗很容易看錯東西的。」

「希望如此。」樂天嘴上說道可是心裡完全不是這麼想的。

「我們回去吧。」樂天拽著洛依依向船艙里走去。

「不,在待一會吧。」洛依依不情願的被樂天拉走。

樂天心裡暗想:其實我也想待會,可是怕有什麼危險。剛才絕對不是看錯了。樂天心中泛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樂天送洛依依回房后自己也回到房間。剛一進門就看到劍魂化作一團人型黑霧人模狗樣的躺在椅子上。

「挺會享受的嘛?」樂天說道。

「你自己出去也不說把我帶上。悶啊。」劍魂說道。

「咚咚。」敲門聲響起。劍魂一溜煙鑽回龍吟劍中。

「進來吧。」樂天看著一身白衣的洛依依。

「怎麼換身衣服又來了。」樂天問道。

「你不希望我來啊。」洛依依轉身要走。

「怎麼會呢?」樂天一把拽住洛依依。

「我怕會有人找你麻煩。」洛依依明顯在指那個紅衣少年。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是么,這麼自信。」洛依依歪著腦袋看著樂天。

「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強。」洛依依說話間一記掌刀斜劈而來,樂天彎腰后跳一步躲過。

「想打架。」樂天伸出一根手指。

回應樂天的是一頓鋪天蓋地的拳腳攻勢。 樂天沒有太在意,除了打在臉上的攻擊都被擋下以外,樂天沒有過多出手。

「你皮怎麼這麼厚,我就不信打不動你。」洛依依一臉的不高興。

「別鬧了,東西都打碎了。」樂天指了指身後洛依依踢碎的桌椅。

「哼,我偏要。」洛依依的腿上泛起一陣青光沖著樂天的腹部橫掃而來,樂天不敢迎接這招側身滑步到洛依依身前,單指點住洛依依的額頭。洛依依失去重心向後仰去,樂天順勢摟住洛依依的腰部,洛依依胳肘后打,兩雙手抱住樂天的頭部。雙腳點地騰空而起,樂天轉了個身正面迎上死死地將洛依依抱在懷裡。

洛依依的粉拳拍打著樂天的胸膛:「放手。」

「就不放,就不放。」樂天越抱越緊。

「不放就不放,那你輕點我快喘不過氣了。」洛依依無奈。

「嗯?」洛依依看到樂天不整齊的外衫下透出一抹金色,雙手扒開樂天的領口,樂天急忙放開洛依依整理好衣衫。

「幹什麼?」

「你穿的是什麼?」洛依依問道。

「什麼什麼呀?」樂天搖了搖頭。

「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早晚有一天金刀門會找上你的。」洛依依冰雪聰慧,一眼認出了樂天身上穿的乃是神蠶寶甲。金刀門發布了高等任務懸賞近千萬追查金刀門主雙子的下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洛依依怎麼可能不知。

「怪不得剛才你挨了一刀什麼事都沒有。原來原因在這啊。」洛依依瞬間明白了。

「呵呵,怎麼這種表情看我。」樂天伸出一隻手掌劃過洛依依的臉頰。

洛依依將樂天的手掌甩開跑到床上坐下:「你很討厭,你就不怕老金刀找上你,然後殺掉你報仇。」

「怎麼會呢?我命硬的很,誰能拿的去?」樂天坐到洛依依的身邊。

「要是你遇到危險的話,就拿出它。或許能救你一命。」洛依依拿出一塊白玉色的玉牌放到樂天的手上。

洛依依握著樂天的雙手,直到樂天說:「好,我收下了。謝謝。」洛依依的雙手才鬆開。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送我的定情信物,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保管的。」樂天將玉牌小心翼翼的收起。

「嗯?」洛依依歪過頭看著樂天說道:「找打。」然後仰身飛出一腳踢向樂天的面門。樂天一躍而起,雙掌交叉擋住。

「又想打架?這樣可不乖哦。」樂天晃了晃手指。


「我怎麼會打你呢?」洛依依漫步向樂天走來。

突然洛依依化為一道白光向樂天飛來,速度之快樂天也沒來得及反應。樂天只感覺一股大力襲來,自己被打出門外。

樂天身軀沉重加上被大力打出連守護陣法的木門都沒有阻擋住。樂天飛出門的那一刻恍惚看到一道青色身影離去。樂天也沒有在意。

「你要謀殺親夫啊。」樂天捂著胸口,隱隱做痛。

「還不老實,看來是沒打疼你。」洛依依一臉的怪笑。

「是么?」樂天站起身咳嗽兩聲。

樂天化作一道黑影沖向洛依依,洛依依手掌微亮,劈向飛來的黑影。洛依依剛要接觸黑影之際,黑影一分為四。從洛依依身邊繞過。

四道黑影駐足,化為四個樂天。

「啊?」洛依依張大了嘴巴。

四個黑影同時從不同的方位攻向洛依依,洛依依快速還擊。洛依依瞄準一個便打,可每出一次手樂天真身都會從身掠過,佔盡了便宜。

洛依依停止了還擊,看著四周的四個樂天。洛依依開口說道:「當我壓制不了你呢?」樂天只感覺話語中夾雜了靈魂攻擊,頭腦一陣短暫性的眩暈。

洛依依瞄準時機,同樣是一道白光打出一掌。樂天抬起手擋了一下,可是洛依依力道奇大,樂天又應聲飛出好半天才從門外回來。

「看你要與我對掌的,怎麼又收回去了?」洛依依笑嘻嘻的看著樂天。

「咳咳,怕打傷你。」樂天扶著門框進來。

「以後這分身這種把戲就不要在本小姐面前用了。怎麼樣?服不服?」洛依依看著樂天一臉狼狽煞是開心。

「你還真有點小聰明。」樂天想到了當日在百獸林中以呼吸聲破解屍魁的鬼霧迷影的時候了。

「與人交戰時要防備敵人靈魂攻擊的偷襲,真不明白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洛依依一臉大人口氣教導這樂天。

樂天沒有言語:剛才自己化出分身已經避免了很多細節性的錯誤,樂天自問可以假亂真。沒想到洛依依瞬間就找到破解之法,分身沒有靈魂不受靈魂攻擊的影響,自己真身被靈魂攻擊后只是稍稍皺一皺眉頭就被洛依依發現了。這個女子的心還不是一般的細呢。

「怎麼了?傻了?」洛依依敲了一下正在發愣的樂天。

「啊,沒什麼?時候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樂天笑著回道。

「去我的房間吧。」洛依依掃了一眼周圍。

「啊,啊,好吧。」樂天也是稍有尷尬,四周狼藉一片,可謂是千瘡百孔慘不忍睹啊。房間除了張床是完整的以外沒有任何保留成原樣的物件了。

兩人走出樂天的房間,洛依依在前樂天隨後。洛依依回過頭來問道:「你怎麼總帶著這把劍?」洛依依看了看樂天手中的龍吟劍。

「朋友。」樂天說了一句。

「有病。」洛依依說了一句扭頭就走。

樂天無奈。。。

洛依依帶著樂天走到自己的房間,推門而入頓時撲來一陣花香。

「你睡在這。」洛依依指了指地板。

「那你呢?」

「我當然是睡床了。」洛依依指了指那張一丈有餘的大床

「我也睡床行不行?」

「行。」

「真的?」樂天滿臉詫異

「嗯,那我去你房間。」洛依依面無表情。

「算了吧。」樂天倒在地上,迎面飛來一個睡枕。樂天聞著上面好像還殘留著洛依依的體香。

夜色逐漸深重,屋外的月光也逐漸黯淡。

樂天抱劍而眠,樂天認真想了想剛才與洛依依的一戰對劍魂說道:「劍魂,你說我能不能修出四具分魂,然後入主四具分身?」

虛妄之證 行倒是行,不過魂一分為四,能力也會一分為四。這招對敵不明智,不過用來保命倒可以。」劍魂說道。

「那我非想用來對敵呢?」樂天問道。

「哎,我真想起來了,你要是修出四具分魂,然後以你的精血化出四道肉身。那這就是四個自己,入主肉身的分魂可要比入主分身的分魂強大得多啊。畢竟分身只是能量體。此技可行,可行啊。」劍魂一陣激動。

樂天聽了也是一陣欣喜:「如果是對敵時用出此技的話那就可以將我肉身的力量發揮極限了。本來的我的速度就佔優勢,化出四道分身速度應該也不會差,這樣就是變相增強了。」

「不過你得先把雙魂修明白。」劍魂說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