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如今的炎陽宗雖然在外人眼裡是不入流的存在,但葉陽可以肯定,自己的炎陽宗絕對可以憑藉狩獵大會打響名頭,有了身上的資源,強大那是遲早的事情。

他相信,用不了三五年,落魄的炎陽宗,就能成為和九庭宮那樣相比擬的巨大門派。

他已經打算好了,等一切都安定好,就要將炎陽宗的規則洗牌,重立規則,想一套更為完善的賞罰分明制度。

賞罰分明,才是宗門壯大的根本,若一個宗門小家子氣,就是底蘊不足的表現,並沒有多少弟子想加入這樣的宗門。

「人族少年,你還能在藏寶閣停留半天時間,半天一過,你就要面臨新的抉擇。」

突然之間,那轟隆隆如洪鐘大呂似的聲音再次響起。

「新的抉擇?」

葉陽愣了愣,一聽這個聲音,他連忙站立起身,看向周圍。

後面的抉擇他暫時先不管,眼下還是想想,能不能在這半天里得到那些被封印的寶物。

周圍那籠罩在霞光中的種種物品,對葉陽來說著實擁有巨大的誘惑力。

得到其中一件,就真的是受益無窮。

霞光之中的物品,全都被封印起來,有靈器也被封印在其中,葉陽發現物品價值越高,霞光也就越強烈,封印也就越穩固。

如一件下品靈器,周身的霞光很暗淡,顯然只是一個小封印,很容易破掉。

而一件上品靈器,周圍的霞光就明亮至極,是一個強大封印,很難破掉。

至於那些要把人的眼睛都要刺瞎的萬丈霞光,根本看不清裡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但葉陽很清楚,猜都能猜到,只怕裡面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

那樣刺眼的萬丈霞光,整個藏寶閣大約不到十道。

葉陽並沒有去看,他清楚光芒越強烈,封印也就越強烈,那些有刺眼霞光籠罩的物品,他根本沒有半點得到的機會,無法破開封印,只有干看著。

「強大寶物不能得到,得到靈器什麼的也不錯。」

葉陽將目光看向那些光芒較弱的封印,裡面被封印的物品都能清晰的看見,他甚至看見一些霞光之中存在著一枚枚捲軸,一本本書籍,顯然是武技功法。

從那上萬個儲物袋中,葉陽的確得到了不少武技功法,但全都是不入流的存在,連玄級都沒有。

如今一看見那些霞光中的功法,他立即就知道肯定是了不得的功法,至少也是玄級,很有可能是傳說之中的地級功法與天級功法。

「可惜,我已經修鍊了赤陽經,就算有一門天級功法擺在我面前,我也不能修鍊。」

葉陽嘆了口氣,一個武者,一生只能修鍊一門功法,因為每一門功法運轉的路徑都不同,有些功法甚至逆轉了經脈,若是再修鍊其他功法,兩兩相衝,產生反噬,下場凄慘。

因為隨著修行,功法已經逐漸融入了武魂之中,若是貪多,再修鍊其它功法,武魂首先就會承受不了,要自行崩潰,到時候就會成為一個廢人。

當然,並不是修鍊了一門功法就不能再修鍊其他功法,只要你把自身的修為散掉,就有修鍊其他功法的可能。

冒著變成廢人的風險散掉武功,修鍊其它功法,若非極大膽魄者,根本不敢踏出這一步。

當然,如若有實力通天的高手幫你強化經脈,在散功時替你把關,風險就會較低許多。

「可惜,可惜沒有高手替我把關,如果我自行散功,估計要成為廢人,這種風險太大了,萬萬不能輕易去冒這個險。」

葉陽深深體會到一個廢物不能修鍊所帶來的巨大折磨,他雖然被逼迫到絕境才用『赤陽經』那樣低級的黃級武技突破到蛻凡境,但憑藉他如今武魂帶來的天賦,以及身上的種種變化,修行的功法品級再低,他自信自己也可以在武道一途走得很遠。

隨後,葉陽將心中的雜念壓下,開始嘗試突破封印,取得被封印在其中的寶物。 巨大藏寶閣中,霞光四溢。

葉陽一次次的嘗試,想要取得被封印在其中的寶物,但他試了不下上百次,最終也只成功了兩次而已。

這成功的兩次,並沒有取得什麼驚世秘寶,僅僅只是兩件下品靈器。

這讓他嘆了口氣,果然,果然修為低下,品級高的寶物自己都不能得到。

「得到兩件下品靈器,也算不錯了,可以給宗門裡的長老用。」

葉陽並沒有失望,戀戀不捨的看了眼那些被封印卻不能得到的驚天秘寶,隨後就準備離開。

但在這時候,突然之間,懷裡的紅桃『吱吱吱』的叫了起來。

緊接著,嗖的一下,紅桃從他懷裡鑽了出來,以極快的速度射了出去。

「這傢伙要幹嘛?」

葉陽不明白突然醒來的紅桃要做什麼,他定眼一看,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見紅桃這傢伙嗖的一聲,居然竄進了一道霞光之中。

那無論他使盡渾身解數也破不開的霞光,紅桃竟然輕輕鬆鬆好似如履平地就進去了。

在那道霞光里,赫然就是先前葉陽大為驚奇的那顆臉盆大小晶瑩剔透的蛋。

不知道是什麼蛋,但整顆蛋散發靈光,一看就不是凡物。

「吱吱吱…」

紅桃無視霞光的禁制阻礙,直接突破封印,來到了裡面的蛋面前,嘴裡發出了興奮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這裡的封印對紅桃沒有作用?」

葉陽百思不得其解,回想起紅桃的種種神秘,突然之間他想到了某種可能,「難道……難道紅桃可以無視禁制,可以隨意的在一些封印禁制中來回走動?」

本來那枚晶瑩剔透的蛋被封印了,就連葉陽也不能破開封印,但紅桃居然這麼輕鬆就突破封印進入了其中,也只有這一個解釋。

因為那封印並沒有被破壞,好似感應不到紅桃似的,完全把紅桃無視了。

「這隻猴子,身上到底還有多少我沒有發現的秘密?」

葉陽眼皮一跳,雙眼直冒金光,「如果紅桃真能無視這裡的封印,那麼這裡被封印的寶物不就可以讓紅桃取出來了?」

「哈哈,發達了,這下發達了。」葉陽興奮起來,突然耳邊傳來清脆的咔擦之聲,將他從幻想中驚醒。

隨即,看到了令他大吃一驚的一幕。

只見那站在蛋身邊的紅桃,居然一個猛敲,把那散發靈光的蛋敲碎了,隨後居然抱起那臉盆大小的蛋,吧唧吧唧的吸允了起來。

「那樣一枚看起來價值無比的蛋,就這樣被紅桃這傢伙敲碎吃了?」

葉陽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即他又鎮定下來,對紅桃大喝:「紅桃,你是不是可以無視這裡的封印?趕緊去把周圍被封印的寶物一一取出來,我少不了你的好處。」

吧唧吧唧…

紅桃並沒有理會葉陽,只一個勁的抱著那晶瑩剔透的蛋吸允著。

葉陽站在一旁也十分眼饞,他從那枚蛋之中聞到了沁人的香氣,以及濃郁的元氣,是不可多得的補品。

立即他就知道,這枚蛋其中蘊含的能量,甚至比雨露靈泉蘊含的能量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不好!」

葉陽突然驚叫一聲,「上一次紅桃喝了雨露靈泉就變得嗜睡,這一次再吸食了比雨露靈泉能量還巨大的某種獸蛋,不會被撐爆身體吧?」

想到這個可能,他連忙上前制止,想要阻止紅桃繼續吸食獸蛋里的蛋液,但就在這時候,紅桃那傢伙小手一扔,將手裡只剩下蛋殼的蛋扔了出去,隨後頭一歪,居然呼哧呼哧的睡了起來。

葉陽看到這一幕,臉色立即一沉,感覺不妙,想要檢查一下紅桃的身體,但紅桃此刻並沒有離開那團霞光,整個身體處於封印之中,他不破開封印根本接觸不到其中的紅桃。

就在他暗暗焦急的時候,那洪鐘大呂似的聲音,再次響徹起來,只是相比先前那不帶絲毫感情的冷漠聲音,這次的聲音里居然有絲絲驚奇與疑惑。


「咦,這隻黑不溜秋的毛頭猴子竟然能無視封印,把吞天獸的獸蛋給吃了?就算一個強者也不能輕易吸食吞天獸的蛋,要被撐爆身體,這隻毛頭猴子竟然沒事?難道是凶獸朱厭?神獸六耳獼猴?到底是什麼物種?我竟然看不出來,奇怪,真是奇怪……」

隨著這聲音的響起,一道霞光突然從天而降,將封印之中沉睡的紅桃包裹,隨後捲起紅桃就憑空消失了。

葉陽根本來不及反應,就看見紅桃被突如其來的霞光帶走了。

等他反應過來時,周圍早已恢復了先前的靜悄悄。

「紅桃, 系統維修大師 ?」

葉陽望著天花板,對那暗中的聲音大喝,但那聲音並沒有回答他。

這個時候,葉陽哪裡還想利用紅桃得到被封印的寶物,只想知道紅桃的行蹤在哪兒。

雖然他和紅桃相處不久,但他對這小傢伙已經生出感情了,若是突然之間紅桃那傢伙不在身邊,他甚至會感覺身上空空的。

「紅桃啊紅桃,叫你亂吃東西,這下出事了吧。」葉陽摸了摸胸口,喃喃自語道:「你這傢伙千萬不要出事啊。」

約莫過去了幾分鐘左右。

就在葉陽坐立不安的時候,那洪鐘大呂似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人族少年,半個時辰已到,你準備好面臨新抉擇了么?」

「準備好了。」

葉陽聽見嗡嗡嗡的聲音再次響起,神色頓時一喜,抬頭大喝:「在抉擇之前,我想問一下,你把我的紅桃怎麼樣了?」

「人族少年,那隻毛猴子,連吞天獸的蛋也敢胡亂吸食,性命危矣。」暗中的聲音搖頭嘆氣。

「什麼?」葉陽一驚,頓時急了:「什麼是吞天獸我不管,你看起來似乎很強大,幫忙救救我的紅桃行不行?」

葉陽的確急了,沒想到紅桃竟然性命危矣,一時之間他的確焦急的不行,「怎麼會,紅桃以前吞食了雨露靈泉也沒出事,頂多只是變得嗜睡而已,吞食了一顆什麼吞天獸的蛋,怎麼會有生命危險?」

他雖然很焦急,但並沒有喪失理智,對暗中的聲音表示了懷疑。

「你的紅桃,處於了一個蛻變的階段。」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我能感覺得到,那隻毛猴子似乎受了很嚴重的傷勢,需要極大的能量才會慢慢恢復,平時吞服魔核等等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吞服了擁有巨大能量的靈泉,身體就跟不上煉化的速度了,所以才產生了嗜睡等等不良反應,眼下又吸食了吞天獸的蛋,沒有被巨大能量撐爆身體已經算是一個奇迹了……」

「怎麼會這樣?紅桃受了嚴重的傷勢?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葉陽臉色一白,對此雖然很疑惑,但眼下的情況來不及多想,他仰天喝道:「你似乎很強大,幫紅桃脫離危險肯定是舉手之勞的事情吧?」

「沒錯,我的強大超出想象,天地毀而我不毀,日月滅而我不滅,幾乎成為了永生的存在。」

洪鐘大呂似的聲音響起,「你只是一個誤闖龍王塔的小小試煉者而已,我憑什麼要幫助你,你有什麼資格?」

葉陽聽到前半句還臉色欣喜,聽到後半句他臉色頓時一沉。

他剛想開口,就聽見那聲音再次響起,「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可以破戒為你出手一次,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只要你答應這個條件,你的紅桃不但不會有半點事,反而還會得到天大機遇。不僅能成功蛻變,還可以恢復一星半點的傷勢。大約你也感覺到了,你的那隻毛猴子來歷不簡單。」

葉陽聞言,回想起了自己和紅桃的偶遇,當時自己身處無寶山中,突然天降異象,到處都有奔雷之聲,還以為有異寶出世,結果不但沒有尋找到異寶,反而被雷劈了,還好當時得到奇遇脫胎換骨,不然被雷劈死連叫冤的地方都沒有。

就在他被雷劈了之後,周圍的迷霧消失了,天空那轟隆隆的雷霆也隨之消失了,緊接著,他就遇見了被眾人追逐的紅桃。

當時的紅桃有巴掌大小,賊兮兮的,表現得就跟千年老妖似的,葉陽也不知道這傢伙為什麼會跳到自己身上,從而被自己得到。

他冒著生命危險闖入無寶山深處后,巴掌大的紅桃就產生了變化,縮小成了只有拳頭大,毛茸茸黑不溜秋,屁股卻通紅無比,跟桃子似的,因此被他取名為『紅桃』。

一路回想起來,葉陽也感覺到了其中的蹊蹺,當日的雷霆異象,他還以為有異寶出世,誰知什麼也沒有,到最後眾人只發現了紅桃這隻賊兮兮的毛猴子。

「無寶山,雷霆,異象,紅桃,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關聯?」

葉陽很是煩躁,想不明白他並沒有去深想,而是問那暗中的聲音:「你可以出手拯救我的紅桃,不但能讓紅桃沒有半點事,還能讓它得到天大機遇?需要條件?到底是什麼條件?」

「人族少年,你通過第二關,將會面臨一個抉擇。」

洪鐘大呂似的聲音嗡嗡嗡的響起:「這個抉擇其一,是你可以帶著你得到的寶物離開,其二,就是繼續深入,闖蕩接下來的第三關,也就是最後一關。本來你可以進行選擇,但我的條件就是讓你繼續深入,只要你繼續闖接下來的第三關,我就願意出手救治那隻毛猴子,賜予它天大機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