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然後她便盯着霍東,認真道:“別說話,吻我!”

“……”

霍東頃刻愣住了。

他被白富貴老婆發瘋槍傷,然後又生死未知的去了燕京,直到安然返回東海市,他都沒給墨文秀打一個電話報平安,他不知道墨文秀有多擔心他,多想見他一面,墨文秀也不能表現的太親暱,這是一種痛,一種傷。

像是磁鐵一樣被吸引,卻要拉出矜持冷漠的距離。

此刻偶遇他,這份感情一發不可收拾,理智都潰敗了,她只想現在短暫的擁有溫情。 一個熱吻,就像是走過了一個世紀的漫長。

熾熱的墨文秀捧住霍東剛毅的臉龐,問道:“想我嗎?你喜歡我嗎?”

霍東點頭。

“那就好,我不奢求你給我什麼身份,或者電話鮮花什麼的,只要你心裏有我就行,走吧下車,你回家吧。”墨文秀放開霍東的臉,又恢復成了精緻冷傲的女總裁,彷彿方纔的一切都像是在做夢。

兩人下車,墨文秀便徑直去捐款了。

霍東矗立良久,抽着煙進了自己的路虎車,點火走了,心裏總感覺虧欠墨文秀什麼,但這段感覺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因爲他心裏還有蘇蕊,最後只能冷卻處理,暫且不去想了。

去了威震遠東建設中的公司瞅了幾眼,跟任連軍聊了幾句後,霍東又去玉姿逛了一圈,雖然蘇蕊對他還是有點冷淡,但霍東卻不在意,嬉皮笑臉的跟對方逗了幾句樂子。


完事後便回了家,打開窗戶,靜心凝氣修煉龍虎玄功。

化勁一共三個境界,初期能做到剛柔並濟,將兩種力道合一,中期達到舉重若輕,對力道的拿捏登峯造極,輕飄飄的一掌,就有可能產生意想不到的恐怖殺傷力!而後期則是渾圓無極,精氣神與勁力完美匹配,一念之間血濺五步!將攻防做到條件反射一般,這已經是神乎其技。

霍東感覺,自己突破中期,就只差一點點感悟。

起身他開始反覆練習形意五行拳,五種簡單的拳法,卻是包含了世間拳法的精髓!拳就像是槍口,而勁則是子彈,想要做到舉重若輕,無非就是將速度與力量做到極致!所謂八卦步,太極腰,形意勁!在內家拳之中,形意拳的內勁是最爲剛猛彪悍的!

霍東此刻化勁境界的內勁,打出拳之後,都能感到與空氣的摩擦!

打拳到一定的境界後,力量與速度蛻變,即便是演練套路,也不是空打,更像是在與無所不在的空氣廝殺!霍東漸漸入了佳境,拳鋒披靡,殺氣凌厲,身形前突後退,龍虎齊驅!進入化勁境界後,筋骨皮肉上產生的一些不適應,開始慢慢的被抹平。

一個小時後,霍東停了下來。

臉色如常,身上連半點汗水都沒有,而手心卻汗淋淋的。

這是對勁道掌握進入一個妖孽境界的表現,打拳時閉合全身毛孔,不浪費一絲的元氣力量,收發自如,所有的精氣神,氣血勁,都朝拳鋒涌去,手部毛孔張開,勁力外泄傷人!汗水也同時代謝出來。

那一絲絲的感悟卻還沒有摸到邊緣。

他就像是站在真理那道門的外面,始終找不到鑰匙。

最後還是決定去找雷公詢問一下,他曾經跟雷公交過一次手,在他看來雷公應該是站在化勁巔峯的人。本來也可以去找血娘,只是每次去那個小院子,他總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壓抑,再說對方是個絕色佳人,每次看見都讓人心癢難耐又吃不到,這種滋味也挺蛋疼。

驅車便去了香宵茶樓。

半路卻接到了二龍的電話,“哥!快點來花仙,來了一個混蛋!把大熊打傷了!還領了一幫人!”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二龍的慘叫,電話的碎裂聲,霍東登時緊張起來!

兩人都是他的兄弟,誰也不能傷!

立馬改道朝花仙練歌廳風馳電掣而去!

現在的二龍大熊勢力已經很強!古城區以及東海市能動他哥倆的人不多,霍東還真猜不出誰敢去找茬,還動手!莫非是程百強發難?霍東越想越擔心!

闖了兩個紅燈後,路虎一聲急剎車停在了花仙練歌廳的跟前!

霍東下車進去一瞅,眼神就迸射了寒芒!大熊躺在一邊的沙發上,身前站着章虎和鐵牛護着,嘴角流血一根胳膊明顯扭曲斷了!臉上也有五個紫紅的指印!而在前面的二龍,光着膀子!一臉的凶氣,但胸膛上有個腳印,顯然被人踹了一腳!大堂內的茶几以及兩個大瓷瓶已經碎裂,狼藉不堪。

雖然現場有二十名馬仔,但鬧事的人半分懼意沒有,領來的四五個人也是神色輕蔑,嘴角冷笑。

見對方又有一人擡腳朝二龍踹去,霍東疾步過去,擡手抓住了對方腳腕,咔嚓捏碎,隨即一腳將對方踹飛,朝鬧事的一夥人砸去!力道很大,但對方領頭那人,卻輕飄飄的擡手,抓住了手下腰帶,放在了地上。

“霍兄好啊。”

韓陽皮笑肉不笑道。

“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否則誰也別想走出這個門。”

霍東冷冰冰道!眼神已經眯起,閃爍殺意!

“呵呵,難道想給這些混子撐腰?他們藉着五湖的勢力,搶了程百強的地盤,妄圖全部吞下,可能嗎?我就是代表五湖過來接手的,難道你也想阻攔?他們不給就該打!你不給,也休怪我不客氣!”

韓陽威脅道。

“狗屁理由啊!打洪幫的時候,五湖出過一個人沒有?”

霍東問。

“難道你不是打着五湖的名頭去跟青門談判的?你以爲憑藉自己這點人手實力,青門能屈尊跟你合作?笑話!自不量力!真拿自己當個人物了!”

韓陽譏笑道。

身邊的幾人更是輕蔑嘲諷的看着霍東。

“這句話你說的也許有道理,但青門和我合作,也是因爲我跟楚江龍有交情,這份交情五湖其他人有嗎?!你們去談合作,他會搭理嗎?你也別拿自己太當回事,其實很多人眼中,你就是個狗屁!”

霍東冷哼一聲!

韓陽的臉色頃刻冷了下來!雖然師傅徐德不讓他殺霍東,但至少他可以打殘霍東!“你別逼我出手!否則你會後悔!”

“逼你又如何?敢打我兄弟,今天這個門你們誰也別想出去!除非是躺着出去!”

霍東再次道!一臉煞氣!韓陽聞言眼神就如刀刃刮來!再沒多言,直接卸骨手就打出,抓向了霍東的肩胛骨!而後一手劍指朝他胸口膻中點去!卸骨術與點穴術是韓陽的絕技!兩招齊發,看來他已經動了殺心!

周圍的人拉開了距離!

被激怒的霍東,任由對方抓住自己的肩胛骨卻沒躲,反而伸手抓住了韓陽的劍指,而後一步踏出,就如犁地!崩拳的寸勁爆發出來,朝他胸膛打去!韓陽眼神輕蔑,手指如爪用力,就想掐崩霍東肩部的骨縫,但突然之間卻發現了不對!因爲以他的暗勁竟然不能掐入!

而且自己的劍指也脫不開了!

一時間,韓陽心中就如翻江倒海,急忙後撤已經晚了!霍東的崩拳攜帶冷厲的化勁,一晃打在了他胸口,就如巨石撞擊,瞬間面如金紙,飛出去後仰面就是一口血噴出!

身後幾名五湖的弟子大駭,趕緊上來搭救,但霍東人如龍虎,拳鋒披靡,嘭嘭嘭盡皆打飛!不是骨折就是斷筋!傷他的兄弟,誰也別想站着出去!

三息間,已經到了韓陽的身邊!對方眼神驚懼,拼死朝他膝蓋戳去!霍東也不躲,勁力布罩就如金鐘,以韓陽的暗勁又怎能破開,當即就如戳在了一塊金石上,疼的骨稍裂痛!眨眼間就被霍東踩中手臂!

“你敢!我是徐德長老的徒弟!你傷我,必死!”

韓陽憤怒的咆哮道!

“那我還就要試試,誰能殺我!”

腳下用力咔嚓韓陽的手臂斷了!霍東蹲身又是兩個耳光扇了他!先前大熊二龍受的委屈,轉眼就還了回去!“告訴徐德,人是我打的,手是我斷的,有本事就來找我!以後我的人你再敢動,必死!”

韓陽疼的渾身冒冷汗,被霍東兇獸一般的眼神盯着,還真不敢再放肆!

“滾!”

霍東喊出一個字,韓陽趕緊起身狼狽踉蹌的朝外奔去!他已經看出霍**破了化勁這道門檻!繼續纏下去,無非就是找虐!連自己的小弟他都不顧了,鐵牛找了兩個兄弟將其餘人擡出去丟在了街口!一個個朝霍東看去的眼神,崇拜非凡。

本以爲韓陽這樣的身手已經登峯造極,想不到還不是自己老大的對手!

“哥,又麻煩你了。”

大熊苦笑道,霍東過去摸了一下他扭曲的手臂,前後一推咔咔骨節便復位了,但是斷裂的部分,還要去醫院處理。當下兄弟幾人去了包間,留下了幾個兄弟收拾現場。韓陽目中無人,無理取鬧是該打!但打了他就是駁了徐德長老的面子,這一關肯定不好過,霍東冷靜下來後,便已經開始想對策。

他不是一個喜歡找人保護的軟柿子,這件事他要自己解決!

先找來瓜子坐鎮花仙,又交代幾句便起身去找雷公去了。自己現在的功夫比瓜子高,他跟隨左右保護也沒什麼意義了,畢竟他打不過的瓜子也不會是對手。

雷公此刻正居住在自己的小院內,高樓大廈,別墅豪房他住不習慣,一直就在郊區的一處精緻的小院內,而且是處於市井之中的,比之血孃的小院多了幾分熱鬧和喧囂,早上附近還有一個早市人流很雜。原本徒弟李鴻想要勸他搬個地方,但雷公沒有答應。

他這種人,已經看破了名利,想的是大道。

怎麼跨過自己的瓶頸,達成築基期。否則自己這具軀體早晚行將就木,成爲黃土。而且在市井的喧鬧中,更能讓他修煉自己的心境,只有做到真正的靜,才能靠近大道。如果做不到,即便換了地方,也是枉然。

霍東的路虎到了地方後,便就停車過去了。

“請問你是?有沒有預約?”

門口的保安道,竟然是身懷暗勁修爲。

“我叫霍東,想要見一下雷老爺子,還請稟告一聲。”

霍東道,保安一聽便回道:“原來是霍先生,老爺子早就打招呼了,請進。”如此一來霍東便微微一笑邁步進去了,小院子很是蔥翠,還有些散養的田園犬,除此之外就是休整草坪的家丁,均是一些沒有功夫的人。

比血孃的院子要大,而且更多了一份生機和活氣。 繼續前行,李鴻出現在了眼前,穿着一身阿瑪尼的白色休閒裝,人如玉樹,風采神駿,連霍東這種取向很正常的人看到,都難免想要讚一句帥鍋。

“你揍了韓陽?”

李鴻帶着一種似信非信的語氣道。

“看不慣就揍了,怎麼了?”

霍東無所謂的道,一副很拽的樣子。

“你……突破了化勁境界?”

李鴻愕然的道。

“是啊,不小心就突破了。”

霍東張嘴道,一股濃郁裝壁的味道氾濫。

聞言李鴻羨慕嫉妒恨的看着他,忽然費勁的浮現一絲討好的神色,道:“霍兄啊,能告知一點竅門嗎?我雖然比韓陽的境界弱一些,但也快到了那道坎,咱們可是兄弟對不對?”

江湖上向來都是強者爲尊,實力說話。


起初霍東比李鴻弱的時候,對方一副很清冷的樣子,而現在卻是兩者位置顛倒了,這倒不是說李鴻的品性不行,而是人之常情,就像是人見到了螞蟻,自然沒有遷就對方,巴結對方的可能,不喜就一腳踩死了。

“竅門是有點,可能因爲……”

霍東似乎有些糾結的道,李鴻頓時豎起了耳朵,滿眼期待,霍東隨即非常認真的道:“可能因爲……我帥吧。”聞言李鴻的臉色一下僵住了,然後蹦出一個字,“操!”

看見他的樣子,霍東得逞的哈哈大笑起來,不過鑑於兩人關係也不錯,霍東也沒隱瞞,最後還是將自己突破化勁的那點事告訴了對方,李鴻聽的滿眼放光,大呼神奇,不過霍東這傢伙一肚子壞水,自然也沒忘再捉弄李鴻一下。他告訴李鴻除了江水中感悟力道,還要每天使勁的練習撒尿……

這是所謂的練氣!

若能憑空尿出三米,就重回到了童男身的厲害。

李鴻自然信以爲真,感激非常,從此以後每次撒尿他都咬牙瞪眼憋氣,使勁朝外尿!當然一直到他突破化勁,也沒尿到三米遠,因爲只有禽獸才能做到啊。

一會後,霍東就到來雷公的跟前,李鴻找個理由退下,去研究撒尿了。

雷公打量了霍東幾眼後,問出了和李鴻一樣的話,“你打韓陽了?”

“打了。”

“你不怕徐德打你?”

“怕,但是我解氣了。”

霍東簡單道。

本以爲雷公要訓斥他不顧全大局,誰知這老傢伙居然道:“打得好!我早就看不慣那個小傢伙了!整天下巴都揚上天一樣!不過你想好怎麼收場沒有?徐德可不是一個大度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