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後者看着這些玄天門弟子的步法,見到這些玄天門弟子眼神之中那充斥邪念的火熱,絕美的玉顏上凝現一抹冰冷的寒意!!!

“蘇靜嫺,看樣子是要掙扎?!呵呵,以你目前的身體情況,便是連自爆,都做不到了吧!!!哈哈,今晚你就在我膝下婉轉,如何啊!!!哈哈哈!!!”玄天機臉上有着一抹揶揄,眼神之中的火熱之感,似乎是拿定了蘇靜嫺不可能會有後手了。

看到手持劍刃,朝着自己二人一步步圍攏過來,眼神有着深深玩味和熾熱的玄天門弟子,蘇靜嫺耳中迴盪着玄天機所說她連自爆的力量都沒了的話,心中驀然有着一種人生如夢的錯覺感,難道自己縱橫赤月十二載,卻要折戟沉沙於此嗎?!

霹靂咔嚓,轟隆隆!!!

彷彿是上蒼憐惜美人逝去,在三五個瞬息內,雁蕩山脈天象突變,先是成羣的陰森烏雲掠至長空,將原本晴日逐退,旋即以一種恐怖黑暗的光雲照映身下大地。

在這種陰森的雲霧裏,數百道赤紫相間的閃電如蟒蛇般轟擊大地,頓時將數塊地域的林木化作一片火海,在那滾滾雷聲中,一片淅淅瀝瀝的小雨下了起來,而隨着天穹上閃電轟擊大地速度的加快,這種小雨也逐漸大了起來……

在這種詭異黑暗的大雨裏,狂風攜着雨絲沖刷在青絲、臉上、身上,蘇靜嫺都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對自己最大的惡意,這一瞬間她甚至感應到一種天亡自己的不詳之兆……

林邪看着這種詭異的場面,心中複雜,到了如今這種局面,恐怕便是紅顏末路了吧…… 當失望演變成絕望,蘇靜嫺腦海裏便出現了自裁兩個字,她神情複雜,憤恨的看向了玄天門敵人的方向,想要拔劍一戰,卻發現連握劍的力氣都沒有,玉手一翻,一把紫玉玄劍出現在她的手中。

“林邪,以此劍殺了我!本宗死在你這螻蟻劍下,也不願死在玄天門的畜牲之手!”

蘇靜嫺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撫過紫玉玄劍之身,頓時一道嘹亮的尖銳清唳響徹長空,讓的玄天門衆人心神震駭。

但玄劍嘶鳴並未飛天的異狀,卻讓的他們恐懼蘇靜嫺恢復實力而緊繃着的神經,徹底放鬆了下來,於是紛紛擦掉額上掉落的汗珠。

林邪複雜的看了蘇靜嫺一眼,將這位絕代佳人遞來的紫玉玄劍握入手中,鼻間嗅着劍柄傳來讓人心神一晃的香氣,他咬了咬嘴脣,不發一言。

見狀,蘇靜嫺深知今日恐是真的到了紅顏末路,幽幽一嘆,輕輕閉上了那雙也曾俯瞰衆生的美眸,美麗的睫毛微微顫動,任憑愈來愈狂暴的雨滴打在自己的發上,然後那雨滴流到了睫毛上,緩緩滴落向了大地……

“蘇靜嫺!!!”林邪心中憤恨,大雨之中仰天長嘯,俊逸的臉上已然扭曲:“今日莫說你紅顏薄命,我不準,你便不能死!

蘇靜嫺,我林邪的真正實力,你也未曾可知!!!”

手掌一翻,一塊渾體赤銀的玄石出現在林邪手中,黑暗狂暴的大雨中,這塊玄氣石流轉着晶瑩的光芒,這種柔和卻又明亮至極的光芒,讓緊閉雙眸的蘇靜嫺一怔,輕啓眸子,當看向這玄氣石後,整個人陷入極度的驚愕!

“你,以你的實力,居然有玄氣石,這怎麼可能!!!”

蘇靜嫺擡起那雙美眸,看向林邪的眼神充滿了震駭。

“那是……玄氣石,居然是玄氣石,他們都到這種絕境了,怎麼可能還有這東西!!!”

玄天機看到林邪手中出現的赤銀玄石,眼瞳中露出一片大駭,作爲圍捕蘇靜嫺的小隊,他們最害怕的,是這女人恢復修爲,而玄氣石的出現,無疑讓這場十拿九穩的圍獵,橫出許多變數!

“是那懸劍山廢物拿出來的下品玄氣石,若是這樣便還好,以那女人的本事,吸光下品玄氣石可以恢復一成實力,但至少需要六十息;若是中品玄氣石,則不僅可以恢復二成實力,三十息時間便可吸收完成!!!”

此刻,場上詭異的陷入了一個剎那的凝滯,便在此時,那塊“下品玄氣石”上,若隱若現的浮現着一層令人目眩神迷的金色!!!

是中品玄氣石!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的玄天門的所有弟子眼中盡數凝現駭然之色,尤以玄天機面色猙獰,他舔了舔嘴脣,眼中那種駭然化爲殺意,長劍一甩,整個人如一道幻光,朝着林邪和蘇靜嫺二人所在處衝去!!!

“玄天門衆弟子聽令,全力圍殺獵物,五息之內要兩具屍體,若有留餘力者,我必殺之!!!”

玄天機的話語讓的玄天門一衆弟子心頭一懼,步伐更快了,而一直站在邊際的穆秋月,眉心一點紅痣明亮了一分,雙眼變作一片妖豔的紫紅,玉掌一翻,一柄巴掌長大小的紫紅匕首燃燒着赤紅的光焰,如一把恐怖飛刃,盤旋於她手中,驀然間朝着蘇靜嫺心臟部位雷霆旋出!!!

蘇靜嫺面色扭曲,一把將中品玄氣石握在手中,她神色複雜的看了林邪一眼,猙獰道:“林邪,給本宗十息時間,若你能撐過十息,本宗保你不死!”

下一瞬,她美眸緊閉,盤膝在雨地之中,大雨瓢潑而下打溼了她的衣衫,讓的那具玲瓏身姿起伏可見,無數道妖豔紫紅光芒從她手掌中飄轉而出,朝着掌中中品玄氣石鑽入,一道道強悍的玄氣流狂猛的在她身軀裏一點點的迅速提升,修爲在恢復!!!

“十息!本宗只要十息!”

蘇靜嫺驀然開口,旋即再不發一言。

瞬息之間,一息已過,還有九息!!!

林邪擎劍而起,俊逸的臉上猙獰扭曲,紫玉玄劍高舉至半空,劍鋒正朝蒼天,靴子踩了踩地面,冷聲道:“千影步!!!”

下一瞬,四個林邪出現在場間,以一個圓環形態將蘇靜嫺緊緊圍在身後,這三個林邪盡是猙獰扭曲之色。

唔咻一聲,眉心紅痣少女穆秋月遠程操控的那柄燃燒赤紅光焰的紫紅飛匕已經呼嘯而至,直刺蘇靜嫺心口。

鏗的一聲,三個林邪影子迅速幻滅,只剩下一個林邪雙手持劍對抗那紫紅匕首,劍刃迴旋那紫紅匕首飛了出去,穆秋月愕然之際,看到紫玉玄劍上覆蓋着的鋒利凜冽晶瑩氣流,頓時面色劇變!

劍氣!

“懸劍山小廢物,既然你還有劍氣,那就更留你不得了!!!”

玄天機面容猙獰,如同一道光影,直斬林邪身前,雨中林邪驀然回首,天空中呼嘯而過的似龍似蟒的赤紅閃電映照他的臉邪異無比,環顧下一瞬便要一齊舉刀砍殺自己二人的玄天門衆敵,眼中凝現一抹同歸於盡的決然!!!

“玄天門的崽子們,你懸劍山小爺今天縱然死了,也要拉你們給小爺陪葬!!!

閻羅—電弧劍!!!”

剎那之間,林邪雙手擎劍,直刺天穹,凜冽鋒利的晶瑩劍氣直貫劍尖,整把紫玉玄劍劇烈的顫抖起來,旋即發出一聲尖銳的劍唳聲,天空之中風雲捲動,一道道恐怖駭然如水桶粗的雷電,從四面八方迅速的匯聚到一點,朝着林邪所在之地便是轟劈下!

這一道恐怖駭然的天劫似的雷霆怒擊,彷彿神靈滅世,以林邪爲中心的方圓千丈之內,都感受到了那種如蠟燭般風雨中隨時會滅的恐懼!!!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是閻羅電弧劍,數百年前赤月國那劍王雷震留下的恐怖劍技,沒想到,原本已失之下,居然還有其他副本藏在懸劍山!!!”

駭然之際,玄天機俊逸的臉上除了恐懼還有深深的貪婪和殺意,懸劍山,你們劍經閣到底藏了多少絕學,我玄天門終有一日要踏平你這懸劍山,盡取你山中武學!!! 這一刻,九天雷動,翻卷的黑暗雲海將下方一望無際的綠林映襯的昏暗無比,那似龍如蟒的電流如蜘蛛網的出現在天際,聯合那恐怖的雷鳴聲將雁蕩山脈籠罩的宛若死域!

磅礴大雨落下,將蘇靜嫺淋透,一道紫紅閃電掠至她身前百步處,瞬間將那處地域方圓十丈摧毀成一片廢墟!!!

藉助那片電雷的照映,她看到了此生都恐怕是刻苦銘心的一幕。

在修爲氣息可怕的一衆玄天門弟子那舉起的屠刀之下,一位修爲不過只有淬體五轉的弱小少年,面容猙獰扭曲的擋在她這個紫府強者的前方。

少年如一面永不退縮的盾,亦如一位不知生死的卒,那小卒舉起的紫玉玄劍,直刺上天,在那恐怖電閃雷鳴的紫紅電流空間中,九天雷動下,一道道恐怖無比的電流朝着小卒置身地域轟炸而下!!!


“玄天門的崽子們,小爺實力是低,但你們若以爲倚強凌弱便可以隨意拿捏小爺,簡直你他嗎的是做夢啊!!!

今日這一戰,小爺要讓你們這羣自詡上九宗第一宗的破爛玄天門弟子知道知道,什麼叫真正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哈哈,哈哈!!”

林邪俊逸的臉上掠過一抹邪異,雙手擎劍,身形挺拔如一把足以刺穿蒼穹的戰劍,在雙臂努起猙獰出來的大力下,紫玉玄劍朝着他用力的方向緩慢的移動,但這般的緩慢,在撲殺上來的玄天門弟子眼中,卻宛若雷神滅世,當下眼中便是恐懼驚駭!!!

“同歸於盡……懸劍山的廢物,你是瘋了嗎!!!”衝到最前的玄天機震駭的連退數步,他俊逸的臉上浮現上了一絲十數年都未曾出現過的退意。


這種恐懼驚駭,落入林邪的眼中卻讓他心中滿是快意,大笑道:“哈哈哈,你們這羣高高在上的玄天門弟子,也會害怕啊!”他面色冰冷,在這一息間,整個人冷漠的宛如一位死神,低聲冷笑道:“九——天——雷——動!!!”

轟咔!!!

一剎那間的恐怖電流在紫玉玄劍那圓弧狀的一劍橫掃下,引動九天電雷瞬間將衝上來的一衆玄天門弟子盡數毀滅性的斬飛了出去,當那些玄天門弟子飛到半步之外後,已然是渾身電雷涌動,燃燒着熾熱的雷霆紫火,擡起手無力的指向林邪便是直接敗亡!!!

玄天機亦是被一劍轟飛,在九天雷動中他的臉上掠過一道電光,將那一雙驚駭恐懼的雙眼閃亮。

一劍過後,林邪整個人頭髮全白,身體透支之下,持着紫玉玄劍的手驀然無力,整個人半跪在了地上,看着玄天門之敵的方向,卻是見得戰敵已悉數敗了。

那爲首的玄天機長衣裂開,露出了其內的一副藍色鑲奪目藍色寶石的內甲,是這內甲關鍵時刻護了他一命,不過經過這恐怖的一劍,其內甲上的那一塊有着藍色光澤的奇異寶石,平靜三瞬後,卻是驀然碎裂了,在這種情況下,他眼瞳泛白,恐怕只留的一絲生機了!

林邪半跪於地,紫玉玄劍一劍刺入大地,雙手緊緊的抓住劍柄,緊緊咬着牙,冷漠的看着玄天門之敵所在的方向,當看到那些強敵盡數失去了戰鬥力,他邪異的臉上有着一抹欣慰的笑容。

這種欣慰的笑容……縱然他的全身玄力甚至血液之中的潛力,都被那一劍抽乾導致的頭髮全白,也無悔!!!

蘇靜嫺擡起頭,美眸一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聲道:“九息……”

“這一劍,至少抽了你五年陽壽,你知道嗎?!”

蘇靜嫺的聲音有些冰冷。

林邪:“……”

“懸劍山的廢物,我穆秋月先前小瞧你了。”就在二人以爲玄天門強敵全部被林邪透支壽元的雷動一劍戰敗時,一道妖媚的聲音響起。

在聲音盡頭,一位眉心有着一點紅痣的少女邁步而來,她五官精緻彷彿美瓷,身着一襲低襟開叉羅裙,那種國色天香的絕美體態,幾乎讓的這片天地爲之一呆,蠻靴輕輕一踏,一把燃燒紫紅光焰的赤紅飛匕盤旋在了她的玉手之間,一種冰冷的殺意完全的釋放而出……

“蘇靜嫺,想不到在這廢物的助力下,你居然得到了玄氣石不說,竟還是中品玄氣石,如此一來……三十息的時間,你便可以恢復紫府巔峯強者的一成實力,若是那樣……還真是恐怖吶!”

“不過,如今連這懸劍山的廢物也沒有戰鬥力了,還有誰護着你撐過剩下的二十息!”

玩味的冷笑之下,穆秋月蠻靴輕踏,手中那燃燒着紫紅之火的赤紅飛匕如一圈圓輪,飛速的旋轉着,恐怖的玄氣流盡數凝聚而去,那種力量超越了淬體境,竟然是……氣變!!!

看到這一幕,林邪眼中殺意一凝,便要拔劍而起,只是那種透支骨髓的虛弱卻是讓的他眼前一黑,便是栽倒在了地上,雖然並未完全昏去,但眼神已經變得模糊。

在這種模糊的視線中,他只看到一雙紅色的戰靴輕輕踏起,在他的眼中,那雙紅色的靴子一步步的朝着身前走去,隨着視線的愈來愈長,一位身着一襲紅裙的傾國傾城般的絕代美人,背對着他,雙手揹負在身後以一種冰冷無比的氣勢,看向那遠處的穆秋月。

而這位絕代美人的髮色,也從那種冬雪之白,一絲一縷的凝現了鮮豔的血色,她的氣勢強度,也一點一點的拔高而起!!!

“第十息了。”蘇靜嫺聲音壓得很低,刻意只讓某人聽到。

林邪無法回話,他意識已經陷入一片模糊。

“怎麼可能,十息時間,你竟然就恢復了一成實力!!!”

穆秋月看到蘇靜嫺並非她所預料的三十息才能恢復,頓時俏顏之上,凝現深深的一片震駭,開叉羅裙下若隱若現的雪玉之腿向後輕邁。

她手中那瘋狂到極致的玄氣流所凝聚成的赤紅飛匕圓輪,也並非發出而是緊緊的將其控制在身前,進攻姿態瞬間化作防禦之狀!


“玄天門的女人,你以爲淬體九轉在本宗眼中是人間螻蟻,氣變九變就不是了嗎?”

“劍來!!!”

蘇靜嫺一聲冷笑,玉手一揚,那刺在大地深深的土壤之中的紫玉玄劍一聲清唳,以一種不可匹敵般的高傲姿態從土壤之中破土而出,直飛蒼穹之上,在九天雷動之中直入玉手之中,那種凜冽到極致的冰封劍氣,瞬間讓的玉靴之下的大地,出現了皸裂般的恐怖裂痕…… 見狀,穆秋月神色一片震駭,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充斥眼眸,玉顏已化作一片失血般的蒼白,玉腿疾速後撤之際,驀然向身後一側,將其身後久站的一道恐怖的男子身影露了出來。

這道恐怖人影面色漠然,雙手揹負在身後,舉手投足間彷彿是天地的代言人,冰冷的玄力流討好般的圍在他左右,但那股不近人情的冷漠,讓的玄氣流膽戰心驚,不時發出恐懼至極的顫慄之音!!!

“紫府巔峯,雖尚未踏足半步陰陽,但已觸摸到了一絲陰陽之力……呵呵,蘇宗主,你隱藏的好深吶!!!

不過這種場面很是精彩啊,縱橫赤月十二載的蘇魔,竟然落到被九轉九變境界的小輩們追殺的狼狽境地……”

這位恐怖人影身邊的塵埃落定後,方纔顯現出這是一位鶴髮童顏的太極長袍修士,此人身材頎長,身姿挺拔,龍目長眉,一身氣息內斂。

他眉心處有着一輪黑白相間的太極圖紋,這圖紋上有着晶瑩的玄氣流,天地陰陽間的轉換,仿似因這圖紋,都爲之改變。

此修士雙手揹負身後,在這種冷漠至極的至冰至冷間,整片天地居然陰陽轉換,有一種白天黑夜將要融合在一起的扭曲之感!!!

“玄天門掌教,玄陰陽!!!”

蘇靜嫺眉頭一凝,玉顏之上掠過一道冰霜,一種深深的恨意出現在雙眼之中,正是此人爲主力的一行上九宗高手把自己傷成這個樣子。


玄陰陽,生死之恨,永世不消,不共戴天!!!

蘇靜嫺強烈的恨念落入玄陰陽的眼中,但此人一片冷漠並不爲之所動,目光一挑,冷聲道:“蘇魔,本宗送你四個字。”

旋即,他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張手之間,天地陰陽傾覆,白晝化作黑夜,黑夜沒有一絲恆星的光亮,有的,只是充做螢火的五色玄氣流。

冷漠至極的四個字從玄陰陽微動而毫無情感的脣語中如蓋棺定論般的落下:“窮途—末路!!!”

“不過,本宗很是驚訝……這懸劍山的淬體境廢物,居然會爲了此生此世都得不到的絕代蘇魔,而自損五載壽元,呵呵,人間螻蟻居然也……”

玄陰陽嘴脣微動,正嘲弄間卻驀然一頓,只看到蘇靜嫺冷漠的臉上凝現無窮殺意。

“此子是懸劍山廢物沒錯,但人間螻蟻,本宗說得,你說不得!!!

玄陰陽,你我之事,無非爭奪那一件事的主導權罷了,這是我們紫府的世界,這個懸劍山的人間螻蟻,只是一廂情願爲本宗擋劍罷了,本宗與他毫無瓜葛,你玄天門無須將他牽連進此事中。”

玄陰陽聞言不語,至於林邪,自始至終他一個正眼都不看。

這般的無視,讓的林邪心中一團從未有過的怒火燃燒,玄天門老狗,我林邪若有翻身之日,定要踏在雲端,讓你看我的實力!!!

看了下憤怒臉紅的林邪,蘇靜嫺紅脣微抿,深吸一口氣不作她言,冷眸嘲諷道:“玄陰陽,本宗很好奇,你玄天門這一次設伏圍殺本宗,到底付出了什麼代價,才能讓的一向深藏不露處於黑暗中的赤月皇室出兵,阻攔本宗前來增援的門中武者。”

玄陰陽眉頭一皺,神色漠然,但聽到蘇靜嫺話語中的嘲弄之意,心中一顫,頓起滔天殺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