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冥靈眼看着就要支撐不住了,那人收了氣勢,緩和道:“鏡落之地守一生,做到這一點,我便不傷他們絲毫。”

※※※

源塵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光圈之前,這個光圈豎着飄在源塵面前,很像是一個光門。

【光圈之中,便是真實世界,也是你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只是,你真的要回去嗎?】

【回去了,再想出來,便需要經過一個考驗,那個考驗對現在的你來說,很致命。】

塔靈自從與源塵的左手融合後,便有說不完的話,但是他所說的話,源塵又不能不聽,因爲塔靈的每一句話都很重要。

“光圈之後,便是真正的地下世界。那我先前經歷的算什麼!”

源塵可還記得,他是在這裏與水流花確立了關係,也是在這裏,差點被魔主斬殺,更是在這裏,得到了冥主的傳承。

難道這裏的一切都是假的,那爲何事情又那麼真實!

“難道……”源塵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這種可能讓他不敢置信。

【是的,這裏就是你心之所向。】

源塵踏入光圈,他進去時毫不猶豫,因爲他想要真正見一面冥靈爺爺。

無意間,源塵在踏入光圈的一瞬間,發現先前所處的世界竟然以特殊的頻率扭曲起來,一層層水紋擴散,他分不清是他眼睛的問題還是世界真的在變化。

踏出光圈的一瞬間,源塵感受到了一種極惡的力量,這股力量瘋狂而具有誘惑力。

源塵也是第一時間便認了出來,這便是異氣的力量。

曾經源塵不止一次見到了異氣,所以才能第一時間便感應出來。

“這裏發生了什麼!”

源塵放眼望去,他竟然看到了一個巨大屏障,這個屏障像是個倒扣的碗,將他罩在裏面。

屏障通體金色,與光圈一個顏色。

【歡迎回家。】

塔靈再次蹦出來發言,源塵這次真的驚住了,真正的塔靈根本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可以叫我塔two。】

源塵沒有聽清,自己重複了一遍:“塔圖?你到底是一個什麼存在。”

塔two嘆了口氣,無奈道:【既然你都問了,我也不得不告訴你了,只是我告訴你後,你可不準跟其他我說,更不準與塔靈說。我啊,其實是你口中塔靈的一個分身,本體擁有無數的分身,我不過是其中的一個。】

【我是一個坐不住的主,讓我待在那個破塔裏,太過無趣。】

源塵眼皮挑了挑,他總算明白爲什麼塔靈如此善變,原來原因在這裏。

他有些生氣道:“然後你就騙我是我有危險,然後讓我答應帶你出來。”

塔two道:【本體還在沉睡,我出現玩一玩怎麼了,沒有本體的約束,我還不需要怕誰。】

源塵心中一緊,他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道:“你說塔靈還在沉睡,他難道一直沒有醒嗎?”

塔two疑惑道:【沒有啊,難道上一個分身沒有告訴你?不應該啊,以那傢伙的性格應該會很疼你的吧。】

源塵突然有些愧疚,看來他真的是錯怪了塔靈,先前若不是他冒失,塔靈怎麼會耗費巨大代價救源塵於九幽淵之間。

他自己以爲事情結束了,但是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往後的路他還是要走,一直走下去。

www◆ тt kΛn◆ C ○

“暗潮來了,大家快輸送靈力頂上。”

遠處嘈雜的聲音想起,無數人影獸影浮現,他們手中凝聚的靈力全部朝着金色光罩涌去。

【看吧,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很奇特的事情。】

“看到什麼?”源塵剛要問什麼,就長大了嘴巴,他竟然看到了南靈王國的兩個皇子正在互幫互助輸送靈力。

他更看到了南靈王國的國王南靈宮羽身穿布衣,一臉淳樸,也加入到人羣之中。

這還不是最令人驚訝的,更令他不敢置信的是,他竟然看到了楚琅,那個被附身的楚琅,他現在不應該陪在三皇子身邊嗎。

但是隨即他看見了三皇子也在幫忙。

到了這時,源塵已經有些懷疑人生了。

“難道我先前所見到的都是假象,直到現在才清醒過來。”他這是自問,也是在詢問塔two。

塔two也沒有賣關子,直接解答道:【你從來沒有陷入過幻境,這一切都是真的,同時你之前遇到的也都是真的。】

【這便是仙緣幻神鏡的強大之處,他所能映照出來的東西,都是真實的。只不過有一些人的慾望被放大了數十倍數百倍,所以纔會出現那種情況。】

源塵吃驚的瞪大了眼睛,結巴道:“那這樣,豈不是可以造就出一個和自己相同實力的人來嗎?如果沒有限制,那不就能造出一批相同的戰隊,到了那時,人命豈不是真如草芥了。”

【仙緣幻神鏡可以做到,但是也有限制,不過限制不大,這也是爲什麼它會被留在這裏鎮壓禍源,而不是出現在戰場上。】

“它的主人一定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

【呵呵……】

沒有理會塔two的叫聲,反而很快便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了。

那就是輸送靈力的大陣,這個大陣非常龐大,陣痕也是密密麻麻,光暴露在外面的,就數不清楚。

源塵看着陣痕,漸漸着了迷。

他對陣法太有天賦了,而且還興趣還很大。

“這裏的陣法簡直就是神蹟,完全依靠大地山川的走向,這已經超脫了宗師,朝着道師而去。”

“完美,完美,這個地方簡直巧奪天工,這裏藉助一個小小的人造溝壑,竟然能夠將輸送的靈力力量增大數百倍。”

“不可思議,這裏,這裏,這裏竟然有傳說中才有的地形,這裏是鳳韞之地。據說鳳凰噴火,依靠本命火焰只有萬分之一,更多的還是依靠外力,而這裏的一處地形便是依靠這樣的原理開啓陣法。”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裏簡直就是易守難攻的寶地。”

源塵的瘋話連篇,連他都沒注意到,他已經進入了人羣之中。

他在人羣中穿行,無數損失的陣痕正在修復。

時間太久遠,這裏的陣痕都在歲月中毀滅掉了。

常言道歲月是把利劍,斬到那裏那裏消失。

“不好了,陣法有漏,我們的力量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冥靈聖人呢,他怎麼不在這裏,這種關鍵時刻他怎麼會不在。”

“冥靈爺爺!?”源塵被‘冥靈’二字震驚的醒了過來,他迷惘的四下張望,只見到了一張張陌生的臉龐,卻不見那張蒼老熟悉的面容。

“冥靈爺爺,冥靈爺爺。”源塵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下意識朝着一個方向而去。

這裏的大陣他已經修復的差不多了,也同樣被他鑽研的差不多。


所以他直接離開了此地,如果源塵沒猜錯,方纔那裏應該就是南靈之地。

如今,他要去的自然是仙緣幻神鏡藏匿的地方,那個聖地。

路很長,源塵腳踩太蒼步,已經達到了從未有過的速度,但是還不行,他的速度還不夠。

心中的執念化作衝破速度的光。

他衝破了一種桎梏,踏入一個新的領域。

“太神步!”

封神之力跨萬界,一道光芒貫蒼天,誰言老天爲第一,我願成就第一神。

一種霸氣側漏的虛幻聲音想起,源塵的步伐更快了,他的身體的燃燒了起來。

“冥靈爺爺,你一定不會有事的。”他根本不知道聖地在哪,但是他有一種本能。

那種本能指引着他向着一個地方而去。

其實源塵這樣做也並非完全依靠本能,而是通過仔細的觀察後作出判斷的。

他能感受到一種有一種力量鎮壓着地下的異氣,這種力量很像是仙緣幻神鏡的力量。

他在經過光圈的時候,可是仔細感應過仙緣幻神鏡的力量變化規律。

而如今,顯然有其他力量輔助仙緣幻神鏡。

東部其實是最危險的,那裏都是老殘,而弱小的是真的弱小。

但是令源塵放心的是,那裏的光芒強度比北靈之地強大了太多。

簡直翻了好幾倍。

這也是源塵能夠毫不猶豫的前往禁地的關鍵原因之一。

“爺爺,等我。”源塵咬着牙,繼續加速。

太神步的速度越來越快,源塵很快便超過了光速。

超越了光速後,源塵開始感覺周圍的景物變慢了,似乎一切東西都在倒轉,一種莫名的氣息浮現。

就在這時,一個方寸魔方從源塵胸口中浮現出來。

方寸魔方剛剛浮現,源塵的身體便飄了起來,他的身體竟然直接從極動到了極靜。

這種由動到靜的轉變,讓源塵心中駭然,這得是多麼強大的控制力才能讓他不會因此產生負面影響。

光芒消散,源塵眼前一暗,他終於到了禁地。 北鏡之地的禁地,源塵從未來過,但是他卻有一種熟悉感,他沒來過,但是又似曾相識。

“難道是在丟失的那段記憶中,我曾經來過。”

源塵至今都想不起來那段記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唯一的一點印象就是,來到不朽源地後,他曾經猛然想起了一段先前的記憶。

與其說是想起來,倒不如說是真靈迴歸過去。

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原因很多,也許是同時在不朽源地觸動了某種力量。

也有可能是現在突兀出現的神祕魔方搞的鬼。

“這是什麼東西?”源塵心中震驚,他沒有見過這種魔方,但是轉念一想,他猛然覺得這魔方他似乎見過。

只是到底在哪裏見過他卻也想不起了。

也不怪源塵,這個魔方在史前墓中並不是這樣的,現在變得這麼小,確實不容易看出來。

魔方閃爍着奇幻的光芒,圍繞源塵旋轉,最後停留在源塵的頭頂上。

源塵不再理會魔方,只要魔方不給他添亂就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