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那堅硬的龜殼,都是在半空中突然炸裂,化爲無數靈力碎片!

不過,如今他身爲武影境強者,倒並沒有被一擊打垮,腳步連連踏着虛空,在幾十丈之後,終於停頓了下來,眼神愕然地望着陸離。

“什麼?黃級靈寶?!”

沈星被擊潰,竟是毫不在意自己的傷勢,而是一眼將目光盯在了陸離施展而出的法器之上!

“沒有想到,這窮地方出來的小混蛋,竟然還有黃級靈寶!”

這一刻,沈星目光灼熱了起來,有他老爹再次,這東西,早晚要落到他的手中!

黃級靈寶,分爲高中低三個檔次,雖然有着檔次之分,但是在這片黃級位面,任何能夠稱得上是黃級靈寶的法器,那都是價值連城,值得任何一個強者拼了性命去爭奪!

“不過,縱使是黃級靈寶,我怎麼也無法察覺出,他動用了靈力驅使之力…”

雖然眼熱於靈寶,但是沈星也是心思縝密之輩,之前雖說陸離攻勢極其快速,防不勝防,但是身爲武影境強者,他早就能夠輕易地察覺出對方體內的靈力氣息,但是之前,他並未發現,陸離何曾動用了靈力!

陸離這一次,竟是直接將那巨大的煉器金臺動用了出來!

而且,他並未使用靈力驅動,而是,將魂力發揮到最大的極致狀態!

只有這樣,才能夠對強於自己許多的高手造成重創,造成出其不意的打擊,否則,自己縱使手段再多,也要落敗!

“星兒!這小子,使用的是魂力!”

此刻,沈蒼早已經判斷出陸離爲何會有如此詭異的招數,也是轉頭對着一臉疑惑的沈星解釋道。

“魂力?”

聽到這個詞,沈星頓時間面色大變!

“你是說,這傢伙,是一名魂師?這怎麼可能?”

沈星當然不相信,那傳說中,高高在上,無比尊貴的職業,竟然會落到一個窮小子身上!

“哼哼,老狗倒是有點眼力!”

陸離拍拍手,直接對着沈蒼罵了出來。

別人想要置他於死地,他還有必要對人客氣嗎?

“小子狂妄!”

聽到陸離罵自己的老爹,沈星頓時不樂意了,

“我道是你有什麼能耐,有種與我定下三月之約,原來是有這兩種暗藏手段,不過,現在你可都暴露了啊…當初勉強接下我十招,今日能夠做到這番田地,果然是對我有威脅之人,不過,今日,這葬骨廢澗,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小雜毛,死來!”

沈星雖然遭到攻擊,但是,氣息強橫,一個運轉間,體內傷勢便已被護體靈力所護持,下一刻,一雙手掌,突然連連打着無數印法,對着陸離攻擊而來!

而在沈星攻擊途中,他的雙手,突然詭異地消失了!

“無影手,千變萬化!”

沈星一臉殺意浮現而起,嘴中爆喝一聲,身軀直接來到了陸離身前一丈距離!

“你當真以爲,你這螻蟻,是武影境強者的對手嗎!”

電光火石之間,沈星雙手,突然再次出現,而當這雙手出現之時,手中,竟是各自攥着一把雷錘!

雷錘呼呼生風,其上,鋒利無比的倒鉤猶如狼牙交錯,揮舞之下,將空氣都刺出尖銳嘯聲,觸目驚心!

“嘭!”

下一刻,這對雷錘,直接攻擊在了陸離身上,他的護身防禦,直接崩潰瓦解!

陸離身軀借勢倒飛,雙目一凝,煉器金臺直接當空降落,抵擋在了身前,將沈星雷錘攻擊隔絕在外。

“機會啊!”

沈星一聲低喝,突然間,他的身上,竟是突然詭異地扭曲了一下,而下一刻,一道黑色的人影,竟是突兀地從他的身軀之上,分離而出!

“什麼?這就是…武影?”

沈星的這般變化,同樣是被陸離看在了眼中,武影境界的強者,能夠做到一敵二,甚至,以一敵衆,便是靠着這武影的威能!

現在,沈星竟然將自己剛剛晉升而凝聚不就的武影,給施展了出來! 第二百零二章 吞噬一切!


“星兒不要!”

見到沈星竟然將自己的武影脫體而出,那一旁的沈蒼,大叫起來,一臉惶急!

“你的武影剛剛凝聚成功,根基不穩,若是一個不小心被破,恐怕永世都不能再度凝聚,修爲,就會永遠停留在這一層!”

沈蒼作爲沈星的父親,雖然沈星是其私生子,但是他的關懷卻是發自真心的。

“哦? [綜]我家嬸嬸是馬丁 ?”

聽到沈蒼這話,陸離也是瞬間明瞭,他對武影境瞭解甚少,聽他這麼一說,眉頭頓時豎了起來。

“哼,既然如此,我就將你打成永世不能晉升的哈巴狗!”

“哼!”

聽到沈蒼這話,沈星竟是一臉的不管不問,反而是一股厲色升起,“雖然是你的私生子,但是我一定要證明,我不是弱者!請你對我娘好一些!”

沈星說這話時,眼神一暗,但是旋即,他便轉過頭來,對着陸離陰狠地一咬牙。

“想要打敗我,下輩子吧!”

“哼,擊敗我證明給你老爹看?你這算盤打得可真如意!好啊,今天,我就當着你老爹的面,證明一番,你這畜生,永遠都是畜生!”

陸離心中發狠,這沈星竟是想要用對付自己來證明給自己老爹看,這拿自己當什麼人了?

所以,他也是一陣痛罵,今日,他算是豁出去了。

“小雜碎!你罵他是畜生,豈不是罵我是老畜生?看不打爆你的嘴!”

沈蒼聽到陸離罵聲,頓時暴怒,直接一股氣勁從其袖中席捲而來,撕裂空氣,猶如刀刃一般鋒利,對着陸離切割而下!

“噌!”

陸離身軀,猶如靈猴一般,太虛螭龍影步伐一踏,才堪堪躲過這致命一擊!

三重武影境,果然手段了得!

若不是陸離修煉成了這種身法武學,恐怕之前的一擊,已經重傷!

“爹爹!今日,便有我出手,定要將這小子宰了!”

此刻,望着沈蒼出手,沈星卻是阻止下來,貌似自己一定能夠將事情搞定的樣子。

“這小子身上有黃級靈寶,我要得到,便由我親自動手!魂師又怎樣?我武影一出,他便毫無反擊之力!”

“好!”

沈蒼聽沈星這麼說,也是不再堅持,收回大手,看着沈星,“這小子雖然身爲九重武脈境,但是手段不弱,星兒小心,若是無法堅持,護住武影要緊,萬不可硬拼,想要這黃級靈寶,爹爹我來便是!”

“哼哼,用不着…”

說着,沈星轉過頭,盯着陸離,眼中紅色血絲遍佈,猶如狼眼一般,流露兇光。

都市陰陽至尊 死吧,小雜毛!”

下一刻,沈星突然暴喝,分離而出的武影,直接對着陸離掠來!

而其本體,則是朝着那煉器金臺暴掠而去,顯然,他是不想放棄這黃級靈寶!

“想要搶寶,沒有那麼容易!”

陸離一眼看穿沈星詭計,同樣是暴掠而出,不過,就在他打算收回煉器金臺之時,一道散發着龐大氣息的身影,直接出現在眼前,將他阻擋住。

正是沈星的武影!

武影,乃是一位突破了武脈境的強者,全身九道武靈脈中,靈氣精華所凝聚而成。

能夠釋放體外,對敵人造成攻擊,完全相當於第二個自己,由於是靈力精華所凝,也擁有了主人的所有武學功法,只是沒有靈智,只憑着感應,來對外界的攻擊做出判斷。

想要武影擁有靈智,恐怕要到達武劫境的層次,不過,這種人,在整個黃級位面,都不曾出現!

“砰砰!”

沈星的武影一掠來,雙手便繚繞起層層靈氣,靈氣竟是化爲了各種形狀,拳、爪、掌,對着陸離連番爆轟,那種攻擊之力,竟是絲毫不弱於本體的攻擊!

這一驚,非同小可!

陸離也是不敢怠慢,武影的攻擊力,能夠與沈星的本體旗鼓相當,他當然必須十分小心,否則,那可是有着丟掉性命的危險!

陸離一邊做出防禦,一邊魂力施展而出,對着那煉器金臺發射出去,企圖將其收回。

但是沈星速度更快,催動全身靈力,早已經躍上金臺,腳掌一踏,便欲將其收伏。

但是,陸離的魂力糾纏在金臺之上,沈星無從下手,而且,這金臺經過陸離滴血認主,陌生人的指令不會聽從,所以,一時間,沈星倒是無法將其據爲己有。

“給我破!”

沈星見到這金臺竟是種下了主人的烙印,頓時怒了,他知道,陸離早就滴血認主,想要破解,一種方法是主人自動解除,第二種便是,主人死亡!

而沈星顯然是直接選擇了第二種!

“嗖!”

下一刻,沈星丟下金臺,與武影一起對着陸離夾擊而來,陸離前後受敵,頓時陷入下風!

“不好!兩位武影境強者的攻擊,我可招架不住…”

陸離身入重圍,頓時落入險境,他的靈力,可不足以抵抗兩位武影境強者的衝擊!

“砰砰砰!”

防禦之力寸寸瓦解,陸離身軀,直接暴漏在對方的雙拳四手之下!

“吞天古鐘,看你的了!”

陸離受到攻擊,猛然將手掌一握手腕處,吞天古鐘一道光芒散發而出,直接將三道人影籠罩其中!

陸離與古鐘心意相通,全身武靈脈中的細小漩渦,不由自主地開始旋轉起來!

他的身軀,竟然開始散發出一股逆光,釋放着一股吞噬的力量!

而當吞天古鐘的光芒一出現,只見沈星的每一次攻擊,便如同擊打在了水中一般,雖然泛起了漣漪,但是,最後終究被化解而去!

根本無法對陸離造成重傷!

每一次攻擊,便是靈力的釋放,而這些攻擊之力,則是順着陸離血脈,統統的涌進了吞天古鐘當中!

而下一刻,這些靈力,經過吞天古鐘的淨化,無比精純之後,再度流經陸離全身,洗滌着他的經脈,擴充這他的氣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