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慕蓮看出她的心思,無所謂的笑了笑,說道:「我又未殺人放火,不過是在新婚當日被未婚夫拋棄罷了,又並非大聲,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回去!」

隨後,身穿一身紅色嫁衣的蘇慕蓮,在眾人睽睽下走出劉府,將他們難聽的議論聲都拋之腦後,昂首挺胸的回到了店鋪。

蘇慕芝則去買菜了。

身心疲憊的蘇慕蓮,只覺得困意來襲,便回到房間裡面睡了一覺,再次醒來的時候,只見床邊坐著程傲然。

他靜靜的看著她。

本是迷迷糊糊的蘇慕蓮,猛地反應過來,連忙坐起身子驚訝的看向他,質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程傲然柔聲說道,那雙原本冷漠的雙眼,此時此刻格外溫柔,像春日的暖流,流進了蘇慕蓮煩躁的心中。


蘇慕蓮細細一想,是有這麼回事,自嘲的笑了笑:「程傲然,現在是什麼時辰?」

「已經到戌時了。」程傲然說著。

蘇慕蓮一驚:「沒想到我睡了這麼久!」

「餓了吧?」程傲然問道,「慕芝姑娘做了一桌子的菜,起來吃飯吧。」

蘇慕蓮點點頭,她依舊穿著嫁衣,在燭光下顯得格外刺眼,兩人入了座。

程傲然拿起酒壺倒起了酒,說道:「今天的事,我已經聽說了,我知道你心裏面煩,不過我倒是挺高興的。」

蘇慕蓮二話不說的拿起碗,將倒滿的酒一飲而下,自嘲的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被人拋棄!」

程傲然又為她滿上,低聲說道:「我娶你。」

「呵呵,娶我?」蘇慕蓮忽然覺得好笑,她本就無心嫁人,經過這麼一遭,更是想孤獨到老,反問道,「你拿什麼娶我?」

程傲然心情沉重,拿起酒一飲而盡。

蘇慕蓮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輕聲說著:「我可不想跟著你在大山裡面住一輩子。」

程傲然面色低沉,又是一飲而盡。

當然,蘇慕蓮這句話,不過是想讓程傲然死心罷了,愛情這個東西,不管是現代和古代,對於她而言都是不靠譜,哪怕是喜歡上了一個男人,也要時刻提醒著自己。

一連幾碗下毒,蘇慕蓮已經有了醉意,迷迷糊糊的他抓起了程傲然的手,沖他傻傻一笑,柔聲說道:「程傲然,當初你不應該救我,就讓我被水淹死,該多好啊。」

程傲然見她這模樣,格外可愛,卻又讓人心疼,心撲通跳了起來,又堅定了想要保護她一生一世的願望。

「我豈會見死不救呢?」程傲然嘴角微微上揚,低聲說道。

蘇慕蓮噗嗤一笑,並未回話,而是倒滿了酒,又是喝了一杯。

程傲然心疼的望向他,攔住又倒著酒的她,擔憂的提醒著:「蘇姑娘,你喝多了。」

嘟起嘴巴的蘇慕蓮,不滿的推開他,奶凶奶凶的瞪了他一眼:「要你管!」說罷,又將酒倒滿。

「蘇姑娘,算起來,我救了你三次。」程傲然輕聲一笑,端起碗喝了一口,說道。

聽到此話的蘇慕蓮,十分不滿的微挑眉頭,嘟起嘴巴,挑了挑眉頭:「你這是想讓我報答嗎?」

「不如以身相許吧?」程傲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蘇慕蓮看著他認真的樣子,燭光下的他,本是冷漠的面容,也變得溫柔起來,甚至語氣裡面帶著一絲哀求。

她看著他,漸漸地出了神,許是酒喝多的緣故,身體也不受大腦的控制,站起來,微微彎著身子,近距離的看著程傲然。

隨後輕輕的吻了一下他,隨後又坐回到了凳子上,看著愣住的程傲然,調戲成功對她不免得意一笑,低聲說道:「我這人天生不祥,這倒霉的事情都是接二連三的找上門。」

獃滯的程傲然還未從方才那恰似蜻蜓點水的吻中緩過神來,看著蘇慕蓮又倒滿酒一飲而盡,漸漸地,醉意上頭,緊接著,他起身,將蘇慕蓮的手中的碗奪去放在一邊。

「程傲然,你這是想幹什麼?」不明所以的蘇慕蓮,上下看了她一番,不滿的問道。

程傲然一把將她拉起,然後橫抱起來,這一舉動,倒是讓蘇慕蓮愣住了,緩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坐在床上,

這麼一來,蘇慕蓮比方才清醒了不少,看著脫掉外套的程傲然,直接撲了上來,將她死死的壓在床上。

「程傲然,你這是幹什麼?」蘇慕蓮低聲問道。

可是程傲然並沒有理會她,不老實的雙手已經扯掉她的外套。

見此情況的蘇慕蓮一下子緊張起來,撲通撲通都快跳了出來,沒想到這男人喝醉的樣子,這麼嚇人?看來酒品不行呀!

不過……蘇慕蓮看著他好看的皮囊,不過真發生什麼,她也不吃虧,而且本就中意於他,最後趁著醉意,管他三七二十一大膽的回應了起來。

程傲然見了,手上的節奏也加快,不一會兒,兩人便是坦誠相對。

蘇慕蓮看著醉意正濃的他,自言自語的說道。

「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次日,蘇慕蓮醒來的時候,是睡在程傲然胳膊上的,她一個側身,便躺進了一個懷抱裡面,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的她,將身邊的人一把抱住,忽然意識到不對勁。

於是半睜開眼睛,看到沉睡之中的程傲然,腦子裡面忽然浮現出昨晚的場景,蘇慕蓮的臉頰猛地紅了起來,連忙坐起身子,將被子捂住自己,大聲尖叫了起來。


程傲然也猛地睜開眼睛,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蘇慕蓮,腦袋一下子發疼,昨天晚上的畫面零零碎碎的浮現出來,但具體怎樣,卻不得而知。

「姐姐,發生什麼事了!」聽到房間尖叫聲的蘇慕芝,慌張的闖了進來,急聲問道,看著床上的兩人,立馬會意,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轉過身,「我什麼也沒看見。」

隨後便默默的離開房間。

「程傲然,你!你竟然!」蘇慕蓮被氣得臉紅,一時之間不知如何言語。

她沒想到十六歲一醒來,便從羞澀的小女子變成了……蘇慕蓮不敢再往下想下去,而是怒瞪著程傲然。

程傲然看著她不知所措的可愛模樣,強忍住想笑的心,認真的看向她,說道:「蘇姑娘,我會對你負責的。」

蘇慕蓮被氣得順起身邊的枕頭,朝他砸去,怒說道:「你先給我出去。」

愣了一下的程傲然點點頭,見蘇慕蓮將頭轉向一邊,隨後連忙下床穿上衣服,說道:「蘇姑娘,我在外面等你。」說罷便離開了。

蘇慕蓮看著床上的一片狼藉,多麼想捶死昨天晚上衝動的自己,終於知道什麼叫做衝動是魔鬼,只是讓她驚訝的是,身子卻不沉重,而床單上也並未留紅。

不過也沒有多想,迅速的穿好衣裳,整理好容貌,一打開門,便看見程傲然,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蘇姑娘。」程傲然低聲喚道。

蘇慕蓮從她身邊走過,看到坐在院子裡面壞笑的蘇慕芝,於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準煽風點火。

「蘇姑娘,你放心吧,我會對你負責的。」程傲然上前,認真的看向蘇慕蓮,微蹙著眉頭,頗有些嚴肅的說道。

蘇慕蓮作為當代女青年,對於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並不在意,更何況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於是不在意的揮揮手,懶洋洋的說道:「不必了,我這輩子不打算成親。」

蘇慕芝倒是被這句話給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望向蘇慕蓮,以至於懷疑她說出這句話,是不是瘋了?

程傲然頓時覺得男兒的尊嚴受挫,再加上昨日晚上蘇慕蓮所說的話,懷疑她是瞧不起他的家世,心中更是有些心酸。

蘇慕蓮現在只想一心暴富,什麼兒女情長,都統統的靠後。

程傲然心裏面似乎有了決定,上前拉起蘇慕蓮的手,表情嚴肅,語氣堅定,說道:「蘇姑娘,敢做敢當,你放心,這輩子我只會娶你一人,等我!」

說罷不等蘇慕蓮回答,便轉身快步離去。

望著他背影直到消失的蘇慕蓮,心酸的長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端起茶水小啜一口。

「沒想到程公子還挺有責任感的嘛。」蘇慕芝帶著笑意,意味深長的感嘆道,對程傲然更加滿意的點點頭。

端起茶杯,不自在喝了一口差的蘇慕蓮,瞄了她一眼,故意輕咳兩聲,感嘆道:「喝酒誤事,以後你可不能單獨在外面喝酒,知道嗎?」

蘇慕芝掩嘴笑了笑,點頭回答:「我知道了,姐姐,若……若程公子執意娶你,那你會嫁給他嗎?」

這個問題讓蘇慕蓮沉默了,嫁與不嫁這個問題在她的心裏面徘徊著,若拋開一切不說,那她定是嫁的,可是一想到這個三妻四妾的社會,對愛情美好的幻想也隨之破滅了。

「姐姐?」蘇慕芝見她思考得認真,蹙起眉頭低聲問道。

回過神的蘇慕蓮連忙轉移話題:「等著一天到了來再說,現如今我們要解決眼下的問題。」

蘇慕芝想到此處,便氣憤的拍拍桌子,說道:「這李民安也是霸道,這樣做就不怕嗎?」

蘇慕蓮冷哼一聲:「若他真怕。就不怕在這裡跋扈了,日後點心鋪是開不了了,可總的養家糊口,必須得想想其他的出路。」

想到這裡,蘇慕芝便不甘心,說道:「這點心鋪的生意好不容易上了正道,卻殺出一個李民安這樣挨千刀的。」

通過這幾日,蘇慕蓮已經想通了,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或許李民安就是他的飛升上神的劫難,自我安慰一番后,心情也好了不少。

「慕芝,我們要又越挫越勇的精神。」蘇慕蓮拉起她的手,安慰道。

嘟起嘴巴的蘇慕芝有些不明白她的話中之意。

「從明天起,我就去山上挖藥材。」心中猶豫許久的蘇慕蓮,說道,「天無絕人之路,就算李民安不准我們賣點心,我們也可以干其他的。」

得到安慰的蘇慕芝,心情也好了不少,點了點頭,說道:「好!」

這個時候,只見幾個壯漢闖了進來,兩姐妹一看,是李民安的人,心生防範,不滿的蹙起眉頭。

「你們想幹什麼?」蘇慕芝不滿的低吼道。

帶頭的張全冷哼一聲,怨恨的瞪著蘇慕蓮,說道:「蘇姑娘,我家少爺有請。」

蘇慕蓮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水小啜一口,笑說道:「這就是李少爺請人的態度嗎?」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懷恨在心的張全,雙拳緊握,低聲警告著。

蘇慕蓮上下打量他一番:「看來你被罰得還沒長記性。」

張全想到上次栽到這個女人的手裡面便是來氣,衝動的他也沒多想,對著身後的兄弟揮揮手,吩咐道:「把蘇慕蓮帶走。」

隨後,只見兩個壯漢上前將蘇慕蓮架了起來。

「你們放開我姐姐、」蘇慕芝見了,著急的說道,可她怎敵得過壯漢的力氣呢?

蘇慕蓮知道進入無論如何都被帶走,也懶得做無謂的反抗,看著蘇慕芝,叮囑道。

「在家乖乖等我回來。」 蘇慕蓮被抓到了李府,一進府門,便暗中打量著,經過前院,隨後繞過正殿,一路上都種了許多奇花異草,府內的擺設更是價值連城。

只見李民安危襟正坐於後殿的主位上慢悠悠的喝著茶,今日他身穿金綉藍底蜀錦服,懸挂在身上的玉佩也是價值不菲,大拇指上的扳指也已換了一個。

「少爺,人已經帶來了。」張全拱手復命。

蘇慕蓮又開始環視一圈殿內的擺設,這是一個很奢華的府邸,心中默默想到,這個人不過是秦侯爺的侄子,竟家底殷厚,也不知道平日里貪了多少。

李民安放下茶后,斜靠在椅子上,慢慢轉動著扳指,似笑非笑的打趣道:「蘇姑娘一進府便開始觀察,可觀察出什麼名堂了嗎?」

被發現的蘇慕蓮十分尷尬,她一直以為他在專心的喝茶,沒想到方才的一舉一動都被他收入眼中,這種察言觀色的能力,不得不讓人讚歎。

蘇慕蓮失禮一笑,委屈的解釋道:「民女第一次進入這樣的府邸,見府內的擺設,著實好奇,便冒昧的多看了幾眼,如有不恰之處,還望李少爺海涵。」

她說的話大方又度,若李民安真的怪罪下來,倒是顯得他小氣了,嘴角的幅度又上揚一些。

「蘇姑娘真是好口才。」李民安拍了拍手,對她刮目相待,對她的好奇也越來越重。

蘇慕蓮低頭笑了笑,說道:「李少爺謬讚了,民女沒見過世面,只是實話實話罷了。」

李民安不相信的眉頭微挑,想到抓她來的目的,意味深長的笑說道:「蘇姑娘是聰明人,這麼昨天過去了,應該想好了吧?」

「民女倒是有一事不解。」並沒有立刻回答他的蘇慕蓮,微微俯了俯身子,恭敬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