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胡什亞剛想說話,伊那爾看了他一眼道:「住嘴,丟失食物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一邊呆著!」

三人在那裡合計了一番,開始分頭行事。

看著卓越離去,納魯道:「你覺得他能行?」

伊那爾一笑:「成了我們能除掉依魯雅克,不成我們也損失不了什麼,何不一試?再說他也並非普通人。」

「何以見得?」納魯雖然也隱隱有這個感覺,卻是一直沒搞明白原因。

「你吃了我那份食物會怎麼樣?」伊那爾雙眼看著卓越遠去的身影,發現這人身上似乎有自己熟悉的感覺。

納魯一怔,是啊,伊那爾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神力做的食物,裡面蘊含有巨大的催眠效果,目的就是催眠魔龍依魯雅克,這小子吃了怎麼一點事沒有?

話說依魯雅克本是沙漠里的一條四腳飛蛇,後來偶然吞食了一份神食得了靈根,經過數千年修行蛻變,最終進化成了強大無比的巨龍。

修成巨龍后的它依然對神食的滋味念念不忘,可它一個魔物又得不到,於是就經常四處尋找人間美味解饞,赫梯王宮都被它光顧過,後來更是掠奪了許多人間著名的廚師到它的洞里去。

只是它性格殘暴,那些廚子一個不好就會被它一口吞下,所以到現在百年過去,它洞里依然沒有一個活廚子。

這一日正坐在洞里思慮到哪兒再擄來幾個來,就見一個巡查的小妖從外面急急地跑了進來,來到它跟前道:「大王,大王,山外有個人,他要見你,說有要事稟報大王。」

「喔,還有這等事,那你怎麼不把他帶來見我?」依魯雅克很驚奇,自己威名赫赫,這人難道不怕死?

那小妖哭喪著臉道:「我們…我們幾個都打不過他,他還說要大王您親自去迎接。」

依魯雅克聽得火冒三丈,一腳把那小妖踢的幾米遠,怒道:「一幫飯桶,養你們這幫廢物何用,頭前帶路,我倒看看他是何方神聖!」

來人正是卓越,他想了半天也沒什麼好招,最後想到自己的經歷,心說我何不來個順勢而為。一咬牙就決定親自冒險一次,於是直接來到依魯雅克洞穴前高聲要見魔龍。

那些小妖們見他一個人類還這麼囂張,過來就打,可惜武技都不過關,被他幾槍打得屁滾尿流地逃走。

卓越知道這些怪物肯定會請強大者來,不管來的是不是依魯雅克,開頭都算是成功了,於是坐在門前等候。

正等著突然一陣困意襲來,他還以為昨天沒休息好的原因,後來見怎麼控制都沒用,暗道不好,伊那爾那份美食是專門做給魔龍吃的,肯定有特殊效果,而這困意很可能就是那份食物帶來的。

這時只遠處一個身影快速飛來,很快來到身前落下,用金屬一般的聲音道:「你就是那個要見我的人?」

卓越此時已經困得抬不起頭,迷迷糊糊地道:「你…你是依魯雅克,他…他們要對付你!」

「喔,誰?」依魯雅克見他迷迷糊糊的像喝醉了一樣,上去一把把他提了起來,可惜沒用,這時的卓越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依魯雅克連搖了幾搖都沒弄醒。

「大王,怎麼辦,殺了他嗎?」隨後趕來的眾妖道。

「先回洞里,查清楚情況再說。」依魯雅克提著卓越就向洞里走去。

卓越悠悠地從睡夢中醒來,迷濛的眼中出現一個紅髮大漢形象,不禁問道:「你是誰,這哪兒啊?」

「人類,這是我依魯雅克的洞府,你中了別人的催魂術,是我依魯雅克把你救過來的。」依魯雅克冷冷道。

卓越這才想起怎麼回事,一邊暗罵伊那爾這個賤人坑自己,一邊裝作迷惑的樣子道:「你……你怎麼是個人類?」


「吼吼,別說人類,神靈的樣子我也幻化得出來。」依魯雅克自傲一笑,又道:「人類,你說有人要對付我?」

「沒錯,是雷神納魯。」卓越從地上站起身來,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就把誤食那頓佳肴的事說了一遍,又道:「我剛吃完不久納魯就來了,一見暴跳如雷,說那是他求守護女神伊那爾做的,目的就是對付大王你,說著還揮錘要殺我。我一聽他要對大王不利,立即拚命地趕來通告。」

依魯雅克看著他一臉諂媚的樣子冷笑道:「嘿嘿,我看你是想讓我庇護你吧?得罪了納魯,有十條命也不夠丟的。」

「大王果然睿智,我卓越佩服的五體投地。」卓越立即做出一副佩服無比的樣子,接著又道:「只是納魯既然要對付大王,我看大王還是小心為是。」

「嘎嘎,人類小子,這你就多操閑心了。」依魯雅克身邊的一個剛有點人形的妖怪不屑地道,「我們大王法力通天,納魯那廢物哪裡是對手,上次還被大王打得抱頭鼠竄,要不是逃的快,就被我們捉住下酒了。」

眾妖能說人話的說話,不能說人話的都是亂叫,整個洞中亂作一團。等他們鬧夠了,依魯雅克看著卓越道:「我這裡可不養廢物,你有什麼值得我庇護的地方嗎?」

卓越看著它那懾人的目光,淡定一笑:「聽說大王喜食人間美味,卓越雖然廚藝一般,讓大王吃上可口的飯菜還不成問題。」

「哈哈,那就先試試再說!」依魯雅克一揮手吩咐小妖們給卓越準備食材,而後看著他笑道:「我的口味可有點刁,如果不和我的口味,那你就得和那些人一個下場了。」說著一指前方的一個大坑。

那坑有上百平米,十幾米深,下面橫七豎八地到處都是人、獸的骨骼,白生生的,看得卓越心裡一陣翻騰。

全球高考 媽的,妖怪就是妖怪,變成人一樣還是妖怪!」卓越強忍著胃裡的難受,過去給它準備吃食。 卓越來到廚房,別看這是妖魔洞窟,裡面不光食材佐料很齊全,廚具還都精美無比,一邊準備一邊問起身邊的小妖,才知道原來依魯雅克不久前剛把皇宮裡的廚房給直接搬來。

「我靠,這貨真是橫到沒邊了,百年來難道就沒人收服的了它不成?」卓越一邊炮製食物,一邊腹誹不已。

他讓小妖捉了幾隻山雞,用利刀剖開雞肚,將內臟洗剝乾淨,卻不拔毛,用水和了幾團黃泥裹在雞外,直接在火上烘烤。烤了一會,黃泥乾裂,泥中透出雞肉的香味。

待那濕泥干透,卓越撿肥大的一隻剝去上面干泥,雞毛隨泥而落,雞肉白嫩,濃香撲鼻。

把那隻雞遞到依魯雅克面前,自信一笑道:「大王吃過美食百萬,今天也嘗嘗我卓不凡的這道叫花雞。」

依魯雅克早就聞得香味來到近前,一副饞涎欲滴、神情猴急的模樣,一見立即接過,也不嫌剛烤的火熱,狼吞虎咽地大嚼了起來。邊吃邊看著卓越,那眼神里既有驚奇,又有佩服,還沒吃完就指著旁邊烤好的高聲道:「剝,繼續剝,真好吃!」

回頭又吩咐道:「小的們,把我那三仙酒拿來,此等美味,沒有美酒怎麼可以。」

卓越連續剝了五隻,這依魯雅克連吃帶喝似乎才有點飽意,一挑大拇指贊道:「卓越果然不凡,這是我吃過最有新意的美食。好,你以後就是我依魯雅克的人了,別說他一個小小的納魯,就是眾神都來我也能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多謝大王收留!」卓越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惹得眾妖都是哈哈大笑。

就這樣連續在依魯雅克洞穴呆了數天,他做的飯菜很合依魯雅克的胃口,說話又幽默風趣,不時地把眾妖逗得哈哈大笑,漸漸地也得到了信任,終於沒有和坑裡的那些廚子一樣成為依魯雅克的口中之物。

這一日依魯雅克見他又是搖頭又是跳腳的,很是奇怪,問道:「人類,你這是怎麼啦?」

「唉,我是替大王惋惜啊!」卓越吸溜一下嘴道。

「喔,又想到什麼美食了嗎,快說來聽聽?」這幾天卓越經常提出各種各樣的食材讓依魯雅克去準備,依魯雅克已經習慣了他吸溜嘴的動作。

「是啊,不過那種食材可不好搞!」卓越連連咂摸嘴。

「哈哈,有什麼話直說就是,我這就讓小的們去準備。」依魯雅克對美食有不倦的追求。

「算了,太遠了,而且還在海里。!」卓越搖頭道,「大王也知道我是希臘人,生在海邊,我們那裡有一道拿手的好菜,叫燒烤鱈魚片。那鱈魚一烤出來通體金黃,上面再灑幾滴酒,放些香料,甭提多美味了。」


說著還眯眼一副享受的樣子,把個依魯雅克說的食指大動,口水流出好長,立即道:「你告訴我鱈魚是什麼樣的,我立即到海邊給你取來。」

「算了吧,大王,太遠了。」卓越趕緊搖頭,「你一個來回怎麼也得三五天,到時候那些魚都壞了。」

「哈哈,人類,你太小看我依魯雅克大王了。」依魯雅克傲然笑道,「我一刻鐘能打一個來回,連抓魚到回來不會超過一個小時,你就放心吧。」

卓越大喜,趕緊把把那鱈魚的模樣告訴它,依魯雅克吩咐眾妖幾句,縱身向北飛去。

卓越隨眾妖進洞開始給它們準備吃食,然後借口出來小便,把信號發出去,不久納魯和伊那爾一起飛來。

三人對望一眼,卓越取出長槍道:「我戰鬥力一般,就幫你們守住洞口吧!」

伊那爾點了點頭,納魯雙眼瞪瞪地看著卓越手中的長槍,又掃了一眼卓越,鐵青著臉似乎想說什麼話,伊那爾向他使了個眼色,最後還是揮戰錘向裡面殺去。

「我靠,這槍雅典娜說是她和東南異神戰鬥時繳獲的,那異神不會就是他們的熟人吧?」卓越讓納魯看得心裡發毛,納魯眼神里的敵意二傻子也看得出來。

依魯雅克一走眾妖算是群龍無首,本來它們修為就不高,此時兩神一攻立即潰敗下去,激勵咣當的都向洞外跑。來到洞口一看卓越提槍守在那裡,哪裡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都是勃然大怒,不要命地狂攻過去。

卓越舞槍守住洞口,招招都是防禦性的打法,不求傷敵,只要不讓它們出去就行。一會伊那爾也出來幫忙,裡應外合很快就把群妖掃除乾淨。

納魯看了卓越一眼,招出一道閃電就要燒洞,卓越趕緊道:「不要,我們最好埋伏在洞里等它回來偷襲它。」

「哼哼,笑話!」納魯不屑地看了卓越一眼,冷笑道:「依魯雅克嗅覺靈敏異常,我們把它手下的怪物屠戮盡凈,這洞口好遠都能嗅到血腥味,你以為它是傻瓜還會進洞來?」

「這你就別問了,你只要把這些屍體和地上的血液清理乾淨就行,其他的我想辦法。」卓越自信地笑了笑道。

納魯雖然不大相信,但也知道如果偷襲成功將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於是和伊那爾發動神力,一會的功夫那些屍體都被扔到洞穴裡面的那個大坑裡。

納魯是雷雨之神, 重生逆襲:男神,請深愛

卓越在裡面開始搜刮依魯雅克的藏品,把需要的東西都搬到異空間去,然後來到廚房,把一些之前準備的食材剝洗乾淨,灑上佐料在火上燒烤,不久整個洞穴滿是食物的香味。

爹地我們一起追媽咪 這小子,還真是聰明,留他不得!」納魯和伊那爾對望了一眼,恨恨地道。


「納魯,我覺得既然戰神槍能回到我們赫梯,就證明冥冥中上天已經選擇了他。」伊那爾幽幽道。

「武什卡特是被雅典娜那個賤人所殺,戰神槍也被奪走,這小子手裡拿著戰神槍,一定和雅典娜有莫大的關係,你的意思武什卡特的仇我們不報了?」納魯滿臉悲憤之色,對伊那爾的態度很不滿意。

「唉!納魯,你覺得我們赫梯現在最大的敵人是誰?」伊那爾嘆了口氣。

「當然是巴比倫諸神。」納魯立即道,接著又是怒容滿面,咬牙切齒道:「但若非宙斯偷襲,我們赫梯怎麼會淪落到今天的地步,希臘人全都該死!」

「納魯,我們現在被馬爾杜克帶領巴比倫眾神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還有工夫對付奧林匹斯神界嗎?」

伊那爾纖指輕挑,一指裡面道:「既然你知道他和雅典娜有莫大的關係,如果你把他殺了的話,你怎麼保證希臘諸神不會殺過來?再說都知道宙斯好色無比,萬一他是宙斯的私生子怎麼辦?」

「那你說該怎麼辦?」納魯鬱悶非常,悻悻地道。

「現在我們應該締結強援,想辦法把目前這一關撐過去,不然以馬爾杜克他們的實力,如果鐵了心要打我們,我們肯定撐不下去。」伊那爾沉聲道,「既然此人和雅典娜有莫大的關聯,也許我們的轉機在他身上也說不定。」

「開什麼玩笑,他一個凡人又能做的了什麼?」

「那你告訴我希臘酒神狄奧尼索斯是怎麼成神的,他之前不是凡人?」伊那爾反問道。

「你愛怎麼做怎麼做,不過別把我帶上。」納魯終於算是鬆口,不過還是很不爽,「神靈去討好一個凡人,我丟不起那人!」

「行,你回頭去到你妻子阿麗娜那兒把戰神的酒葫蘆討來給我,既然做人情,我們就要做足。」伊那爾倒是不怎麼在乎面子問題。

「行了,我知道!注意,依魯雅克已經回來了。」納魯說著戰錘高舉,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準備搏殺。

再說依魯雅克,它來到北部愛琴海邊,見一漁船恰好出海歸來,船上裝有許多鱈魚,心裡高興異常,抬手招了一道龍捲風就把那船卷到空中,收起船上的鱈魚就往回趕。

當然,船上人是死是活就和它沒什麼關係了。

來到洞穴外數里就感到心頭一震,一股血腥味老遠就傳了過來。遲疑的它來到洞外不遠處,又嗅到洞內食物的香味,暗暗搖頭:看來是我多疑了,可能是它們那群小子又抓到什麼大型動物了也說不定。於是來到門口落地就向洞內走去。

剛探個頭進去就見電光一閃,一道數丈粗的紫色閃電瞬間劈來。依魯雅克毫無防備,一下被電得渾身酥軟,立即現出了原型,一頭巨大的魔龍出現在洞里。

只見它有四、五十米長,十幾米高,頸又長又粗,身上覆蓋一層厚厚的鱗片,額上有兩隻大角在頭前突出,滿口陰森森的長牙,渾身散發著狂暴的氣息。

「該死的納魯,竟然敢偷襲強大的依魯雅克,你今天死定了!」依魯雅克大聲咆哮著,仰頭就想攻擊。

只是它卻忘了此時是在山洞裡,頭立即撞上了上面的岩石,龐大的身體在山洞裡也施展不開。

納魯和伊那爾一看哪會放過這個機會,納魯抬手又是一道粗大的閃電,伊那爾則發動守護之力,一起向依魯雅克攻去,把這魔龍打的連連咆哮。

依魯雅克想攻不順勢,想跑又跑不出,咆哮幾聲,發動魔力,身子又瞬間脹大一倍有餘,山洞再也承受不住,它那巨大的頭顱穿過山體,直接把山洞變成了一道壕溝。

依魯雅克雙翅一拍直接飛到空中,咆哮道:「納魯,我今天一定要你的命。」說完一道巨大的龍捲風瞬間向納魯二人捲去。 二神一怪在高空鬥法,卓越在下面看得一邊是心潮澎湃,一邊又心驚膽戰,心說乖乖,這才是真正的神魔大戰,我之前的那些打鬥和這一比真是小孩子過家家一般,不值一提。

納魯不停地在高空施放各種粗大的閃電,伊那爾則守護在納魯身邊,一邊幫納魯抵擋傷害,一邊限制依魯雅克的移動。

依魯雅克乃曠世魔龍,上百米的身軀不光力量強橫,發出的各種暴風也是恐怖異常,剛才一道颶風直接把遠處的一個山頭給削平了。

「尼瑪,我得躲好,這仨隨便一下打我身上都吃不消。」

卓越見山洞已經塌了大半,把隱者面具戴在臉上,慢慢來到洞口。

剛出來發現一人偷偷摸摸地向洞里潛去,仔細一看,正是前幾天碰到的那個凡人胡什亞。

「嘿嘿,這小子也打算渾水摸魚。不過你可來晚了,那些好東西都在我的異空間里呢!」卓越想著也不理他,繼續昂首觀看空中的戰鬥。

這時依魯雅克被納魯一道閃電擊中頭部,電的它一個趔趄,雙翼連扇幾下這才沒從空中掉下。就見它接連咆哮幾聲,瞬間發出四道粗大的颶風,一起向納魯襲去。

納魯連閃幾閃躲過三道,見最後一道怎麼也躲不掉,揚起戰錘硬抗下來。

就聽一陣令人牙酸的「嘎吱吱」聲響,納魯身上的守護之力被颶風一絞而碎,「噗!」地吐了一大口鮮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