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然,如果王教授願意,我身邊還有幾個侍女,她們可說過了,對王教授很有好感,王教授是魔法師,對創主信仰嗎?」拉格洛芙眼睛一轉,看著王啟年。

王啟年笑了:「我信仰的是冥神,而不是天使,不過我只對魔法感興趣,對於男女之歡,那就盡謝不敏了。」

「不要忙著拒絕,我這幾個侍女可是千挑百選出來的,保證讓你滿意,怎麼樣?」拉格洛芙笑道,直接像一個拉皮條的,那些侍女個個眼中透出幽怨,好像王啟年是一個負心人。

王啟年搖搖頭,笑了笑,沒有接她的話,此時,辛西婭回來了,朝王啟年笑了笑,王啟年也點頭示意,她跟拉格洛芙說了幾句,不過僅看到她的嘴在動,並沒有聲音,王啟年知道是一種秘術,他也沒有必要探聽,估計得到了什麼情報。

參觀過之後,飛空艇又一次將眾人載回,王啟年的任務算是完成,不過他與艾瑪交待了一番,主要是談那筆生意的事,飛空艇已屬於拉格洛芙,但事情並沒有結束,除了交接,還有人員的培訓,不過這一切,都由艾瑪派人完成。

學校裡面卻是另外一副樣子,一方面論功行賞,王啟年立了大功,不僅獎勵了許多珍稀材料,而且還獲得一串珠串,有十八珠子,蘊含了十八種不同傳奇法術,相當於王啟年能發出十八次傳奇級的法術。

另一方面,卻挖出了一個內鬼,是一個學生,原因也弄清楚了,是他的家人受到了脅迫,他無奈之下,便做起了內鬼,至於他受到什麼處分,王啟年不知道,不過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看到過這個學生。

與此同時,論文也發表了,對王啟年來說,他獲得了兩項技能,一項居然是煉金技能,能夠短時間之類,催加火力技能,這是一種奇怪技能,正常的火也許只有幾百度,用上這種技能,溫度一下子飆升到幾千度,就是有時間限制,只能催放三十秒的火力,還有一項技能就正常得多,王啟年發現自己能夠憑意念讓水分解成氫氣和氧氣,並且氫氣和氧氣隨意而動,或混合,或不混合,王啟年立刻想到的就是製造氣體炸彈。

他與傑西卡的實驗也進入關鍵階段,得出了一個結論,在體積不變情況下,氣體的壓強與溫度成正比,在壓強不變的情況下,氣體體積與溫度成正比,在溫度不變的情況下,氣體壓強與體積成反比,並且總結出了氣體壓強乘以體積與溫度的比是一個定值。

王啟年把他稱為標準氣體的方程,並且定義了標準氣體,也就是把氣體中微粒看成質點,得出氣體的體積在一定溫度和壓強下,只與其中粒子數有關。

傑西卡將結論寫成論文,論文就有三人完成,珍妮也在此中,王啟年看了一遍,感到沒有問題,便說:「珍妮,你懂嗎?」

珍妮說:「王教授,我理解了,在做實驗中,我感到自然的奧秘無窮,才知道,魔法不僅是一種法術,與人相鬥的法術,而它但是揭示自然的方法,形成我們認識自然的知識。」

王啟年笑了,傑西卡也笑了,王啟年說:「你能了解這一點,要感謝你的老師,不錯,魔法不僅僅是戰鬥工具,更是認識自然的手段,自然的知識在魔法中起著重要的作用,當論文問世之時,它的閱讀量到一定程度,你會感到自然的反饋。」

王啟年說著,猛然頭腦中靈光一閃,恍然大悟,原來自然的反饋是這樣的,他與信仰還是有所聯繫,一方面需要自己理論上認識到,這個理論必須是自己所認識到,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定範圍人的認可,好像神的信仰一樣,兩者結合,就形成了所謂的自然反饋。 新時代導師 未完待續。。) 自然反饋它並不需要理論正確,但你必須從內心認可它,加上有一定的人群相信它,無意識中就形成了自然反饋,說白了,魔法從本質上講,就是在精神上下功夫,王啟年漸漸認識到魔法一些特點,但魔法明顯干涉了物質世界,難道世界是精神和物質兩元的?

王啟年想不通,想不通就不想,他就這點好,隨即將這件事拋之腦後,他這種態度符合的勞逸結合,但稍不留神,會生出懈怠之心,他還是沒有準備好一種心態,也不能怪他,雖然修行了魔法,但他並未從無到有,即使尼克勒斯有那段經歷,畢竟不是他親身的體驗。

在傑西卡將論文提交后,王啟年也到天空之城上把自己的房子布置了一下,添加煉金設備,小雙也跟著他。

天空之城現在飄浮在霍林橋頓的周邊,沒事繞著霍林橋頓,倒成了一個奇觀,不過目前它不準備遠行,許多功能還在試驗中,大概需要三四個月。

王啟年沒事做就往上跑,倒引起好多人嫉爐,畢竟非傳奇法師,只有他和傑西卡在上面的房子。

卜尼法這次也立了功,他是最高發現舒爾曼傳送法陣的人,不過得到獎勵比起王啟年來說,就微不足道,他在其中小心地隱藏身份,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身份早已被奧特蘭多識破,奧特蘭多卻沒有聲張,而是在暗中觀察他。

他沒有忘記仇恨,心靈之中仇恨像條毒蛇時時在啃噬他的心。他知道自己不是王啟年的對手。

他在默默觀察王啟年的弱點,他看到了小雙,想利用小雙來打擊王啟年,他還是弄不懂,王啟年明明是個巫妖,花仙子怎麼會與他簽定契約,難道是強制的?

他想暗中下手,可是小雙對巫妖氣息很敏感,只要靠近一定範圍,他就會感覺到。他跟蹤了三回。不僅沒有成功,有一次差點暴露。

看來此路行不通,他無意間聽說了緹娜的事,心中一動。決定從緹娜身上入手。他當然不會親自出馬。不過他既為魔鬼崇拜的祭司,這等事情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出手。

新教的渥特斯道,十月份已經秋高氣爽。凱瑟琳散了架勢,正在與她對峙的緹娜鬆了一口氣。

凱瑟琳說:「緹娜,你的進步很迅速,要不是你功力不足,你已經是一個大騎士,你在二十歲之前進入大騎士已是肯定的,我已經沒有什麼可教的,我已決定讓你加入鬱金香守護團,正好有你師兄門羅照應,增加閱歷,進階大騎士,在戰鬥中,你會更加出色。」

「謝謝師傅。」緹娜說道,她知道自己目前到了一個瓶頸,在戰鬥中突破,也是不錯的選擇。

緹娜成為一名鬱金香守護團的騎士,鬱金香守護團有五十五名騎士,三十五名魔法師,其中大騎士三名,其餘均為騎士,高階騎士十二名,三十五名魔法師,高級魔法師十六名,其餘均為五級以上魔法師,緹娜是第五十六名騎士。

鬱金香守護團中,絕大多數人是男的,騎士之中,只有緹娜是女的,魔法師中倒有五名女性。

緹娜一到,除了門羅之外,其他人都看不起緹娜,因為她看起來很柔弱,不過大多數人並沒有在面子上露出來,但難免在行動上和語言上不自覺的露出來,但很快這種行為就消失了。

因為在一次行動中,有一夥盜賊洗劫一處小鎮,與他們不期而遇,鬱金香守護團分成左右兩路呈鉗形攻勢,將盜賊圍住,誰知盜賊之中,居然有好手,連連擊落四名騎士,卻遇到了緹娜,被緹娜斬落馬下,騎士最認實力,緹娜以她的實力獲得眾人的認可。

甚至在騎士中,出現了一幫願意成為她的騎士的人,不過緹娜卻不為所動。

門羅也很喜歡他這個師妹,不過他已經有了未婚妻,是一個子爵的小女兒,所以對她的喜愛倒是一種兄長的愛。

而其他騎士就不同了,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但暗中卻波濤洶湧。

緹娜身穿騎士鎧甲,牽著她的戰馬,戰馬看起來很普通,但眼睛之中卻透出血色,雖不是魔獸,但眼睛之中有血色,差一點就成為血瞳幻影駒,一種由戰馬而成的魔獸。

「緹娜騎士,今天晚上有空嗎?」一個名叫喬的騎士問道。

緹娜遲疑了一下,旁邊又有一個騎士傑迪說:「緹娜騎士,晚上有個舞會,門羅大哥為他的未婚妻所舉行的舞會,我邀請你參加。」

「你們在這鬧什麼,緹娜師妹,不要聽他們的,師兄給你做主,想追我師妹,好好回去練武,不到大騎士,想都不要想。」門羅聽到他們在此邀請緹娜,知道他們想什麼,不客氣地說道。


就聽到一遍哀嚎:「老大,你太狠了吧!」

緹娜笑了,那些騎士一愣,見到她笑靨如花,不禁呆住了。

舞會在門羅的莊園召開,無數的貴族青年和淑女陸續來到,緹娜也來了,師兄的舞會她還是要給面子的,她一身淡色衣裙,內里卻穿著一身緊身服裝,沒有帶那支佩劍,卻帶了那支王啟年給她專門煉製的魔法物品的短劍,劍很短,正好貼身帶著。

那些騎士也來了不少,他們一到,引得那些貴族小姐不由環繞在他們的身邊。

喬和傑迪卻在緹娜身邊,兩人是好友,都愛上了緹娜,緹娜也知道,但她的心早已有了他人,對兩個人都是一樣看待,讓兩個人好不氣餒。

舞會開始了,喬和傑迪不約而同都向緹娜發出了邀請:「美麗的小姐,我心中的鬱金香,能否邀請你共舞一曲?」

緹娜不覺好笑,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齊聲說:「我先請的。」

緹娜一笑,說:「我不太會跳舞,還是坐一下吧。」隨的在侍者的酒盤裡拿了一杯香檳,兩人互相怒視了一下,知道緹娜的說法是為了化解他們的尷尬,也拿了一杯酒。

傑迪說:「我們在那邊坐一下。」這回喬沒有和他一齊說,不過卻跟在他們的身邊。

三人往邊上的葡萄架下走去,燈光比較昏暗,舞廳並沒有設在室內,而是在莊園的院子,四周的魔法燈放著光明,好像白晝一樣,天空中的星光都被掩蓋住了,不過因為葡萄架的原因,燈光還是比較暗。

在角落中有幾雙眼睛盯著緹娜,緹娜也感覺到,淡淡掃了一眼,心中不禁起了警惕。

那幾個人是幾個貴族,緹娜沒有見過,應該是外地來的,或者是些不出名的貴族。

那幾個人似乎在商量著什麼,好一會,他們起身,向緹娜走來,喬和傑迪沒有在意,現場的人在多了,幾個躲在角落中貴族並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

門羅正和他的未婚妻在舞廳中翩翩起舞,年輕的貴族哥們和那些名門小姐,還有交際花們圍著門羅,一對對在翩翩起舞。

能參加門羅的舞會,他們都很興奮,門羅作為年輕一輩中的傑出者,本身受到新教的重視,同時又作為一個貴族,許多貴族後代都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老一輩基本上沒有來,門羅也未邀請他們,而他們的子女卻蜂擁而來,名義是參加舞會,實際上是為了套近乎。

幾個貴族看似無意地向緹娜他們靠近,緹娜現在雖也是貴族階層,但她還是對貴族很討厭,那一場可以說是磨難,也可以說是她的幸運的事,她遇到王啟年,將她帶了出來,後來又遇到里昂納多,被裡昂納多收為義女,里昂納多雖說是貴族,但他本質上是一位魔法師,不像其他貴族。

緹娜心中有了提防,但她沒有想到下面發生的事,她以為這幾個貴族是過來騷擾她的,她站了起來,準備離開這裡。

為首的一個貴族,陡然把杯中往緹娜一潑,喬怒喝到:「阿爾普男爵,你幹什麼?」

杯中酒一離開杯子,在空中霧化。變成濃濃的血雲在翻滾,剎那間籠罩上了緹娜和喬及傑迪,三人一驚,喬怒喝聲還未落,血雲已鋪陳到跟前,倉促之間,身上白光一閃,將血雲逼開。

喬正待動手,他身邊可沒有兵器,誰也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在舞會上動手,正在這時,一道白光亮起,卻是緹娜出手了,她一直將王啟年給他的短劍帶在身上,一見這種情況,意念一起,短劍化作一道白光,似狂風掃落葉一樣,將血雲一掃而空。

阿爾普男爵一怔,白光一閃,他的頭上出現了一道血痕,接著血如泉涌,他頹然倒地,此時另外幾個貴族一見,眼中忽然出現了清明,大喊道:「不要殺我!」

話音一落,他們臉上出現了掙扎,陡然眼睛變紅,腦中有一個聲音:將那個女孩抓住。口中怒吼一聲,身體陡然發生了變化的,手指變得尖利無比,渾身肌肉隆起,身材也開始拔高,衣服脹裂,已經完全非人化,口中吼著,向緹娜撲來。(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顧采奇」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三個人變成了怪物,緹娜一驚,隨即鎮定下來,短劍化作一道流芒,一掠而過,一個怪物嘶吼了一聲,栽倒在地,隨即身體開始收縮,恢復了原來的模樣,但已是一具屍體。

喬和傑迪此時也清醒過來,兩人雖沒有穿鎧甲,但兩人都是騎士,當即一拳轟出,拳頭上白芒閃現,將撲來的兩人一拳轟了出去。

緹娜此時已經手持短劍,目光炯炯,她發現這幾個人不對勁,好像似乎被人操縱,她眼光開始在人群中尋找。

人群此時已經亂了,大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幾個怪物突然出現,那些小姐們拚命的尖叫。

門羅正在和未婚妻跳舞,場中一亂,門羅立刻發現了這邊情況,他雙目之中露出煞氣,居然敢在他的舞會上鬧,不管是誰,他死定了。

緹娜發現了一個人,手中做著一個古怪的姿勢,似乎在操縱著什麼。她心中一動,短劍又一次飛起,化作一道白光,直向他而去。

兩個怪物被喬和傑迪轟飛了出去,一落地,隨手一抓,一位貴族子弟被抓到手中,大吼一聲,身體又躥了上來,把貴族子弟當作兵刃,輪圓了就往喬的身上砸。

喬一愣,不敢下死手,不斷的後退。而另外一個,隨手抄起桌面,往傑迪身上砸。傑迪拳頭上放著白光,迎了上面。轟的一聲。桌面破損,傑迪不問三七二十一,拳一擺,化作騎士錘的技巧,又一錘,將這名怪物放了出去。

怪物嗷嗷而叫,又悍不畏死的撲了上來。

緹娜的飛劍直落那個人的頭頂,他一見之下,手一揚,一派骨矛出現在空中。骨矛斷了幾根。他一驚,隨即身邊黑煙冒起,似乎煙中有一股力場,飛劍居然落不下去。

他精神一集中在與緹娜相爭。不由得放鬆了兩個怪物的控制。兩個怪物一下子愣住了。隨即頹然倒下, 聞魚 ,此時早已魂飛冥冥。

兩個怪物倒地。身體開始發生變化,漸漸變成了兩個貴族,但都是昏迷不醒。

緹娜和那人相持不下。

「提勒,你居然行魔鬼的事!」門羅眼中冒著怒火,冷冷地說道。

他的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柄劍,這柄劍是什麼時候有的,緹娜卻不知道,而且決不是平時他使用的兵器,而是一柄血色劍,劍上畫著鬱金香。

「桀桀,門羅,你以為我怕你,我尊奉我主的旨意,你…」提勒的話還沒有說完,門羅一劍已出,眾人只感覺到天地間似乎進入鬱金香的海洋,一朵朵和血色鬱金香綻放,提勒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沒有機會說了,眾人感到血色鬱金香一收,劍已送入提勒的腹內。

提勒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最終什麼也沒有說出,頭垂了下去。

就在眾人以前這一切都已經結束時,場中卻悄悄飄浮起淡淡的黑煙,門羅眉頭一皺,忽然鬼聲啾啾,所有魔法燈一下子暗了下來。

「該死!」門羅咒罵了一句,高聲喊道:「不要慌,向中間靠攏。」

人群剛平靜下來,騷動又起,被門羅一喝,不自覺地向中間靠攏,緹娜抬頭,眼睛望向一處,是靠近門口的一側,黑洞洞的,她感覺到那個地方似乎有東西。

那東西對她很不利,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一抬,掌中短劍化成一道白光脫手而出,聽見一聲痛呼,似乎有東西逃走,她沒有看清是什麼東西,但黑煙說此消失。

她收回了短劍,見劍上有一滴血液,血液之中,有一股黑暗的力量,她與王啟年相伴,對黑暗力量並不陌生,但這滴血中的黑暗力量卻讓她厭惡,似乎看到了無數冤魂在扭動。

門羅向四周望望,舒了一口氣,向緹娜走來,看到劍尖上掛著的一滴血液,用手捻,放在鼻子下嗅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血液中有魔鬼的臭味,還有硫磺的氣息,果然是一群魔鬼崇拜者,什麼時候居然出現了魔鬼崇拜者。」

連夜審問那兩個貴族,據兩個貴族交待,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不過和提勒參加了幾次聚會,由於本身屬於依靠父輩的蔭護,自身也沒有什麼特長,加之家道衰弱,也就是加個這個聚會,發發牢騷,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一見緹娜,感到心頭來火,後來神智一糊,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門羅淡淡地說:「將他們送給宗教裁判廳,事關魔鬼崇拜,你們的貴族頭銜該結束了。」

便不問兩個人的哭喊,他心中窩了一肚子火,魔鬼崇拜居然敢在他門羅頭上動土,他可是眼中揉不下沙子的人。

接下來幾天,鬱金香守護團開始四處出擊,抓捕魔鬼崇拜者,就是新教,對魔鬼也不能容忍,其中不乏冤枉者。

————————————————-

霍林橋頓,王啟年過著平靜生活,要不是卜尼法老在眼前轉那就更好了,他好像根本不理會王啟年,王啟年要不是深知他的內心,還以為他放棄了復仇。

在這種平靜中,王啟年隱隱有不安感,不過很快就被傑西卡的論文《論理想氣體的狀態方程》所吸引了,論文發表了,署名三人,除了傑西卡和王啟年,珍妮也在上面。

王啟年、傑西卡和珍妮都得到了氣爆術,這又是一種很奇怪的魔法,很像風系魔法,卻又和風系又有些區別,三個並不完全一致,由於對氣體狀態方程理解上有所不同,王啟年更是得到一種氣體分子靜止的異能,也就是操縱溫度的能力。而且也得到氣牆術。


珍妮最為特殊,不僅突破到了二級,更是得到一種操縱氣體的能力,雖然很不完美,卻不需要用咒語魔杖,也不需要特殊的藥物。

當她得到這個能力時,她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傑西卡一說,她才明白,而且發現研究對自己突破有所幫助,似乎與個人資質無關,她才明白為什麼傑西卡並不過份看中她的資質。

她入校之後,才明白,她的資質在班上來說,是倒數第一,但她在別人是一級學徒時,就突破了一級關口,雖然她比較早接觸魔法,但真正起作用的是她的知識。

她看到了希望,一條並不比他人差的希望,這時,她才明白傑西卡的苦心。

王啟年卻在研究電磁波,小雙又一次用投影術回到了黑森林,對於地精,自從上次給祭司賜於神術治療術和防禦術,地精群體么一次出現了神術,地精祭司更加虔誠,隱隱有了與諾比相抗衡的趨勢。

這一次她回來,主要是想找小靈玩,她一現身,祭司並不在,她悄悄用了隱身術,飛出了大殿,卻聽到祭司在傳道:「你們要懂得感恩,懷著感恩的心,吾主號為啟年大神,念著他,想著他的名,他無所不在,你內心的光明就會閃現,神和人合一,心心相印,念念不忘……」

這是一段靈修的法訣,是小雙從王啟年傳給她生命女神的法訣中所感悟到,不過名字卻換成了啟年神,王啟年沒有關心這些地精,小雙卻在替他經營。

小雙望了一下,不過五人,但其中三人已明顯強於普通地精,甚至有一個人已經開始在體內形成所謂的靈,小雙心中一動,順手在他和另外兩人身上留下一道印記,當他的靈覺醒時,腦中印記自會顯示,教會稱之為初級神術。

這五個人虔誠的聽著,老祭司講完,雙掌合什,五人也雙掌合什,口中一起誦到:「阿姆!」這兩個音,一個是開口音,一個閉口音,作為咒語中常有它們的諧音,王啟年感到它們有著震動身心的作用,便一併教給了小雙,而小雙更是誇大,說這兩個音有著無窮的妙用和威力,具有不可思議的作用,老祭司就信以為真,一心虔誠誦讀。

王啟年不知道,小雙也不知道,這兩個音在這個世界確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王啟年雖然開始理解魔法深層的一些秘密,但還早的很,而這兩個音震動氣脈,虔誠誦讀,思想歸一,卻生生做到了法簡而效宏,在地球是,藏密的三字根本咒,基督教中阿門,都有這個字的影子,而老祭司一心誦讀,早就過了百萬遍,不知不覺中,有了一定的神通力,不過他一心侍奉神,以為這是神對他的恩賜,把一切都歸於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