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衛國看在眼裏,忍不住靠了過去,看了看這個林大嶽,倒是人某狗樣的,就道:“我就是周衛國,嗯,這次你們辦的漂亮,日後,必然不會忘記你們的。”

林大嶽激動不已,立刻敬禮,“周長官啊,你好,你好,那個,爲了民族,爲了國家,我們願意拋頭顱灑熱血。”

“對,對,我們都是心甘情願的。”

一一笑着點頭。

“哼哼。”

周衛國聽着無語,一羣爲自己小命的狗漢奸還談民族、國家,哼哼,心中十分不屑,卻又不好說什麼,拍了拍二人肩膀道:“你們帶着你們的人在此地打掃戰場吧,嗯,其他的就暫時不用管了,嗯,當然,也要小心,日本鬼子現在已經熱鍋上的螞蟻了,沒準亂竄到這來。”


“是!”

“是!”

“我們一定完成任務。”

像模像樣的敬禮。

“哼。”

周衛國卻沒在看一眼,率軍繼續衝擊。

但很快,他就發現了特種小隊的存在。

事先韓立沒和他說,看着這些人,槍法如神,正在幫助他們,反而一愣,“這些人,也都是狗漢奸,不像啊。”

有些搖頭。

所幸,此時這個情況下,也不容他多想,立刻按照計劃,向着主幹道而去,“大家,快,快,機不可失,錯過這個機會,就得陷入巷戰了,快,繼續行動。。”

兩萬餘人。

如同洪水一般,衝殺而入。

按照事先分佈好的任務,各自去執行。

最重要的就是保護住北平城的中軸線。

中軸線上有紫禁城,有天壇,有天安門、有鐘鼓樓,有中華門,反正北平城重要的事物基本都在這中軸線上。

周衛國的兩萬人馬,有幾乎一萬人馬,是衝着這些地方去的。保護紫金城,保護天壇,保護住能保護的一切。

就是第二步任務的關鍵。

士兵們拿着武器,快速的穿梭,坦克也“轟!”“轟!”的跟着,一時間,整個北平城全都被驚醒了。

膽子大的從自己的院子裏探着脖子往外看,還問呢,“是國軍嗎?”

“對,我們是國軍,你們趕緊睡覺,明天一早,北平城就又歸中國人了。”

“哎呀,太好了,我就知道這些冬洋鬼子蹦躂不了多久了,哈哈啊,加油啊,兄弟們。”

“乾死日本鬼子,一個不留,全都殺死啊啊。”

嚷嚷着。

加油鼓勁。

士兵們幹勁更足,衝殺的更快,要大幹一場了。 李梓安悄悄滴潛回洛水城,因爲其在連路打探的情況下,知曉洛水城肖家招親之事,終於落幕。而成功抱得美人歸且又攀上豪門高枝的草根豪傑秦石天。

我的狼 ,只有零星的幾點。來自中域靠南方偏遠地區的小山村,家中世代爲農,父母過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至於秦石天是從小得到一位遠方來客的指導,並留下一本修煉功法給秦石天而離去,而秦石天不甘永遠待在小山村裏,爲了改變他自己的命運,而一直堅持着修煉遠方之人留下的祕籍。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喜得成果,爲一朝功成名就而選擇參加洛水城肖家肖幼孃的招親。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草根崛起的傳奇,對於那些生存在底層的草根人物起到很大鼓動。當然對於那些世家公子爺的人物,則是表示不屑。

土雞就是土雞,那還能飛上書上變成鳳凰,就算是運氣好,飛上了枝頭,也變不成鳳凰,更改變不了其終究是一隻土雞的事實。

而自洛水肖家宣佈秦石天成爲肖家乘龍快婿時,洛水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談論秦石天癩蛤蟆吃到天鵝肉的故事,竟然形成一股颶風席捲開來,很快就傳遍整個中域,甚至向其他幾域傳去。

而作爲當事人的秦石天則是在城南的破廟與幾個半大的孩子玩的不亦說乎。好像對於他自己一時成爲整個洛水城炙手可熱的人物,絲毫不關心一般。

如果此時李梓安見到這一幕的話,真的會驚落一地的眼界,天下真的還有這麼巧的事情,隨手救一個人竟突然能夠與自己身邊的人扯上關係。

還的不是一般的有緣。

“元寶,幸虧昨天我這次一時興起來到洛水城,不然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很難遇見你們,興許這一輩子也遇不到也說不定。”秦石天激動的與元寶說道。

“秦大哥,能夠再見到你,我們也很高興。”元寶與小飛以及小四、小五兩小臉上露出激動愉悅的表情,顯然能夠再次見到故人,令他們很開心。

“ 對了!元寶,小飛你們怎麼會在洛水城呢?”秦石天疑惑的看着元寶等人。

“秦大哥,這是說來話長,等以後有時間我再告訴你!而我們有件大事情要告訴你,比起你成爲肖家女婿還要大的事情。”元寶臉上露出罕見的嚴肅。

“ 說吧!”秦石天見到元寶等幾個小子如此神情,那還顧得上元寶話中的戲謔之意。

“我們遇到一個當初與三家主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元寶激動的說道。

“ 什麼!”秦石天一時激動的抓住了元寶的手臂,甚至其一激動用力過大,緊緊地扣住了元寶手上的動脈,令元寶的手掌瞬間變成醬紫色都沒有注意到。

“好一會兒,在元寶臉上冒汗,大呼‘痛’才令秦石天發現他自己的失態,趕緊鬆開元寶的手臂並立馬道歉。

“元寶,你說的是真的嗎?”秦石天洪亮的聲音都略帶嘶啞的顫聲問道。

“秦大哥,是真的!我們沒有騙你!只是比起三爺來要年輕許多。”元寶補充說道。

秦石天一時眉毛一皺,顯然對於元寶沒有將話一口氣講完表示不滿,但是對於一個半大的孩子,他能有什麼脾氣,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元寶。

元寶訕訕的笑道:“而去也是姓‘李’的。”元寶再一次補充一條重要的信息。見到秦石天那雙欲噴火的雙眼,只能無辜的再次說道:“說完了。”

“那他人呢?能夠帶我去看看嘛?”秦石天將元寶的可恨一時拋開,着急的問道。


“李大哥他失蹤了,對了,秦大哥我正想問你,肖家小姐比武招親的那些人呢?”元寶好奇的問道。

“可能都死了吧!我也不知道!”秦石天像是陷入了回憶之中,目光正盯着青雲峯的方向。

“死了!怎麼可能,不可能滴,李大哥那麼厲害,怎麼會死呢?”元寶雙眼赤紅大聲吼道。神情異常癲狂,甚至連旁邊的小飛也呆呆的望着秦石天,像是遇到極大的打擊一般,眼神之中卻是無盡的迷茫…….

“你騙我,李大哥那麼厲害,不可能有事情的,秦大哥你都活着回來了,李大哥一定沒事的!”元寶奮力的想要說服自己。

“ 元寶,其實我也是被人所救,才能夠倖免於難的!不然此時我也不知是生是死。”秦石天苦澀的說道,像是很不願意提起此事一般。

他永遠忘記不了那道與雪天一樣白色的身影,但卻比起雪冬的寒冷,那道白色的身影更懂人間冷暖。而就在他幾乎用生命去拼搏那一絲機會之時,是那道雪白的身影利用他自己逃跑的時間,生出援助之手,幫了他一把,也就是那一把,卻把他的生命從鬼門關將他拉了回來。

每每想起那道白色的身影,他就覺得無限的痛心,因爲他知道,既然他能夠逃出生天回到洛水城,那麼白衣身影則是絕對逃不出那兩位尊級強者的追殺。

而這就代表那道白衣身影則是再一次間接的救他一命。萍水相逢,竟然能夠在生死關頭伸出援助之手,而去實在那種救人就等於給自己增加一半死亡的機率之時,白衣身影毅然選擇救他。

或許白衣身影當時並沒有考慮那麼多,只是心存善念。但是不管如何他秦石天最終能夠好端端的站在洛水城,而白衣身影則是消聲遺蹟,或許早就被那兩名尊級強者殺害了也不一定。

“那救你的人一定是李大哥咯!”元寶成爲一條細線的眼神生出希冀的光芒,激動的抓住秦石天的衣袖,直勾勾的望着秦石天。希望對方能夠給出肯定的答案。

秦石天望着元寶、小飛等四小的那種像是溺水的小孩突然抓住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火熱眼神。秦石天此刻真的不想說實話打擊這些孩子,畢竟他們都還沒有成年啊!

但是長痛不如短痛,秦石天還是說出心中的想法:“元寶,對不起!救我的那個人根本與三爺長得一點都不像,所以可能不是你們說的那個李大哥!”

“ 不,不會的!李大哥他不會死的!”元寶頓時淚如雨下,一顆一顆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往下墜。


“ 元寶,會不會是李大哥改變了容貌,而且李大哥是以慕名的化身參加比武招親的。”小飛在旁邊突然像是想起什麼是的,說道。

只是臉上尚未乾的淚痕說明了他剛纔也流過淚。

“ 慕名?”秦石天驚呼道。

“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記了。”突然跳到小飛身前,緊張的望着小飛。

“哈哈哈…….還是小飛最懂我啊!”一道豪邁的笑聲與破廟之外傳了進來。 日本鬼子早就在北平城內的各個路口設置了崗哨,設置了柵欄,一時間,“噠!”“噠!”“噠!”機槍響起,進行阻擊。

但奈何。

神槍手特種兵們衝在第一線,遠遠的“砰!”“砰!”幾槍就給殺了。

而且這些路口基本都是用沙子袋堆成的,根本無法阻擋97式狙擊步槍的子彈,基本上可以直接穿透,讓那些機槍手無所遁形。

所以日本鬼子的路口攔截者就算在多,也擋不住神槍手幫忙下的大軍衝擊了,就算有一些路口的防禦設置非常強悍。

但奈何還有99式坦克在啊,“轟!”“轟!”的一轟,就玩事了。

日軍的豆彈車,火炮,根本不無畏懼。

日軍就算準備在充分,甚至已經想好了要打巷戰,但對方的衝擊速度太快,太迅猛,根本沒給他們多少反應時間。

戰鬥就得以解決了。

周衛國這邊,速度最快,直接到達了紫禁城下。

這裏的日軍早有佈置,立刻開是反擊,在探照燈的照射下,“噠!”“噠!”的機槍掃射。

把周衛國所部攔截在了外面,不是沒有能力攻過去,而是一開槍,毀壞的就是紫禁城,就是故宮。

手下早就得了命令,不能胡作非爲,就也有些膽怯,槍都沒開呢,一個個的不知如何是好。

坦克也停下了,炮口都沒在轉動。

縮在了門口。

“周長官,這怎麼辦啊,打還是不打啊,韓將軍到底怎麼交代的啊。”

手下人來詢問。

老婆天價:今夜別想逃 ,說的清楚,要快刀斬亂麻,如果對方有所反應,會來個破罐子破摔。

放上**,炸了紫禁城也做的出來。

日本鬼子都是瘋子。

所以要趁他們沒有防備一舉拿下。

九叔 ,擡手“嘭!”的一槍,就把探照燈打滅了,呼喊道:“給我衝,拿下紫禁城,先不要動用**,火力壓制。”

“是!”

“是!”

手下人,端着AK47,端着個重機槍,準備發起衝鋒。

紫禁城經歷了幾百年的風霜雪雨,這一刻,又要經受一次考驗了。

日本鬼子在紫禁城內的兵力並不多,但也足有一個營,配套裝備一件不少,馬克沁機槍一挺一挺的擺在了故宮上。

火炮也準備了不少,早就裝好了炮彈隨時準備進攻呢。

周衛國此時把探照燈打滅,衝擊而上,幾乎是鄭重日本鬼子的下懷,他們沒有打算嚇唬周衛國他們,就是準備一戰的。

此時天空黑雲壓頂,殘月孤星之下,視線並不是很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