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意志堅定。

※※※

敗了。

巫族,敗北了。

在戰無不勝的巫皇統領下,巫族初嘗敗績,一場異常慘痛的敗北。消息不脛而走,以狂風呼嘯般的速度,霎時傳遍整個斗靈世界,包括巫族境,包括古族七大古域,更包括人類世界每一個角落。


所有人都是震驚而駭然。

原本熱鬧沸騰,人聲鼎沸的人類八大域聯盟,滿腔的熱火如被人一盆冷水澆落下來,瞬時清醒。七大古域的古族強者,更連夜召開緊急會議,商量對策,如臨大敵。

唯獨……

南方域,終是喘了口氣。

「太好了。」魯王如釋重負,咧嘴苦笑。

「身為人類,竟為巫族的敗北感到開心。」炎王無奈的搖頭,自己都覺得好笑。

望著兩人,舜目光炯然,輕然開口:「破而後立,雖為人類一份子,然既然走上這條路,註定我們未來的路坎坷而崎嶇。但若能走下去,走出真正通路,將來成就同樣無可限量,毋須再仰人鼻息,更毋須再膽戰心驚的生活。」

「要想成功,必須搏,能人所不能!」

舜的聲音異常堅定,作為林風的左手,他百分之一百支持林風。

不止是心理上的支撐,更以身作則,用最直接的行動去支持。林風能安心離開南方域,闖蕩巫族境,便因為相信有舜在,一切問題必能迎刃而解。

「巫族這一敗,九洲之地的聲音減弱了許多。」魯王很是滿意。

「不止,各傳送點排隊的人數都在一點一點的減少,從最初的反對現在眾人已經轉為觀望了。」炎王點點頭。

「因為很多人漸漸已經看清。」舜目光炯然,背負雙手望向遠處,冉冉而道,「這一次巫族的大敗影響深遠,不止是現在,更會影響接下來一連串的戰事。相信我,南方域會變的越來越好,因為……」

「妖族,將會真正爆發了。」

真正的爆發。

舜的眼光,自非常人所能比。

站在局外看整個戰事,他很清楚其中利弊如何,眼下巫妖兩族局面又是如何,天秤是如何的傾斜。巫族這一次的慘敗,不止是一次失敗那麼簡單,而是一連串失敗的開始!

谷底反彈!

妖族,抓住了最後的機會。

讓的巫族大軍打道回府,妖族哪會放過這大好機會,乘著巫族舊力耗盡,新力未生之時,妖族正式展開大規模的攻擊。以落巫山脈為起點,不斷增兵出現,更是宛如天女散花般的分散開來,瘋狂的襲向人族地域和古族地域。

趁他病,取他命!

抓住巫族軟肋,妖族肆無忌憚的攻擊。

這正是妖族如今的戰力,相比起第二次巫妖大戰,如今的妖族更全面,更擅長兵法謀略。

吃一塹,長一智。

不僅僅是人類,對妖族同樣適用。

誰也想不到,妖族之所以改變如此之大,僅僅因為多了一個人的存在——

林烮地。

… 郝仁下了車,霍寒山和王姨爭著要請他吃午飯。郝仁婉言謝絕,目送著賓士離去后,就往醫院的候診大廳里走。

迎面看到導醫台後面的小梅,這丫頭一臉的喜氣。

「美女,你這是怎麼啦?中獎了,還是撿到錢了?」郝仁問道。

「你沒看到周長風嗎?」小梅向外一指,「剛剛出去那個。」

郝仁恍然大悟:「剛才那個頭纏得粽子似的傢伙是周長風啊?我說怎麼看著眼熟呢!他怎麼了?」

「姓周的叫人給打了,腫得象個豬頭!」

「蒼天呀,大地呀,是哪個天使大姐替我出了這口氣啊!」郝仁學著范偉的口氣跳起了「翻身農奴把歌唱」,然後又問:「誰幹的,我要請他酒!」

「我正想問你呢!早晨他剛把你訓了一頓,這還不到中午就倒霉了。你說,你是不是烏鴉?我甚至懷疑就是你找人乾的!嘻嘻!」小梅嬌笑著。

郝仁辯解道:「妹子,你可別冤枉我,我人如其名的!」

小梅笑道:「這個時候,你就別裝好人啦!你要是能把姓周的打一頓,我才真的承認你是好人!」她以前也經常被周長風吃豆腐,早恨死他了。

這時,張志海滿面春風地從電梯里出來,看到郝仁,立即大叫起來:「兄弟,你來晚了,沒看到一出好戲!」

「什麼戲?」郝仁能猜出他說的是什麼,卻故意問道。

「周長風不知道什麼原因,得罪了董區長的司機,被罵得狗血噴頭。然後,他又被一個電話叫到了區衛生局,再回來就成了豬頭!」張志海邊說邊比劃,動作十分滑稽。

郝仁這回知道了,打周長風的,九成九是他的便宜妹夫。

要說陳子木太有理由揍他了。那麼重要的事讓周長風給辦砸了,直接得罪了區長大人,今後這個副局長肯定幹得不順,想再上一個台階更是不可能了。打死他都是活該!

「跟我走!」張志海一把抓住郝仁的胳膊。

「去哪裡?幹什麼?」

「當然是吃飯!」張志海說道,「今天中午,我們不在食堂里吃了。去外面,我請客,想吃什麼隨便點!」

看到周長風的慘相,郝仁早就有喝一杯的慾望,所以立即同意張志海的提議。小梅聽了,吵著要跟他倆蹭一頓,也不管導醫台這邊的事了。

三人在醫院門口找了一個上檔次的飯店,要了個包間,邊吃邊聊。

「兄弟,你來新華快兩個月了吧?」張志海問道。

「是啊,還有十來天,就過了試用期。」郝仁說。

「那我就先恭喜你了!」張志海笑道,「姓周的被人打得滿頭包,腦袋上還開了一個大口子,估計沒有半個月好不了。他不在,你的業務鑒定我來評,然後直接找院長簽字蓋章。半個月之後你就是正式聘用的醫生了!」

說完張志海向小梅看過去:「妹子,別看郝仁現在沒有錢,卻是大大的潛力股啊!連霍家的人都請他去看病,這知名度一提升,車子和房子都是手到擒來。你要抓住機會啊!」

郝仁大窘,小梅也粉面羞紅。

結賬的時候,郝仁使勁攔住張志海:「這頓算我的。老大你對我那麼照顧,我可不能沒有良心!」說著,他從口袋中掏出紅包。

「霍家真的給你一萬出診費!」張志海驚呼。

郝仁從紅包中抽出三張遞給服務員:「謝謝老大給我介紹的機會!有錢大家花,兄弟我人如其名!」

小梅看著郝仁從來沒有的大方,眼中閃出異樣的光芒。

下午,郝仁回中醫理療科繼續坐診。恰好沒有病人上門,他就趁著酒勁打盹,不知不覺就混到了六點。

六點是下班時間。沒了周長風,就沒有人安排他加班。難得早下班一回,郝仁想趁此機會去一趟福利院,把郝義的葯送去。

郝仁從藥房買了一大包便宜葯,剛剛走到候診大廳,就看到小梅拎著小包,站在導醫台前看著他。

這丫頭已經脫了醫院的白大褂,換了一件淺綠色的連衣裙,腳下是一雙細高跟涼鞋,越發顯得楚楚動人。

「小梅,怎麼還不走,在等我嗎?」郝仁半真半假地問。

「瘸哥、啊不——」小梅覺得以後再叫「瘸哥」不合適了,立即改口,「郝哥,今晚請我看電影好嗎?」

郝仁大感意外。在他心中,小梅這丫頭一向高傲,從來都是男人約她,還總是被她拒絕,就沒見她主動約過別人。

他早就對小梅有好感,只是因為又窮又瘸,從來不敢表白。偶爾說兩句半真半假的話,自己都嫌砢磣。沒想到小梅竟然主動約他了!

郝仁正要答應,突然又想起了手中的藥包。他急忙將手舉起:「改天吧,妹子!我還要給兄弟送葯,他葯快吃完了,但是病還沒好,葯不能停!」

小梅頓時愣了。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主動約男人,更是第一次被人拒絕。兩行清淚一下子流出眼角:「在你心裡,兄弟比女朋友還重要嗎?」

郝仁直想抽自己幾個耳光子:「我真是傻到家了!郝義的葯,明天再送也不晚啊!」

可是,此時再說什麼都來不及了,小梅忿然轉身,大步向外走去。

「兄弟與女朋友相比,到底哪個更重要?」郝仁望著小梅遠去的背影,喃喃說道。

要說兄弟與女朋友哪個重要?肯定是郝義比小梅重要。但是,如果小梅換做霍寒煙呢?

想到這裡,郝仁苦笑了:「我算什麼東西,居然敢打霍寒煙的主意!」

上午在雨佳山房的時候,郝仁曾經主動暗示過霍寒煙,如果需要治病,可以給他打電話。可是幾個小時過去了,他的手機就沒有響過。看來那丫頭對他根本不在意。

郝仁拎著藥包,怏怏走出候診大廳。咦,這不是霍家的賓士車嗎!郝仁心中一陣狂喜,立即大踏步走了過去,再也看不出瘸腿的樣子。

車門開了,霍寒山從車裡下來,笑著對郝仁說道:「郝神醫,我六點準時到,不晚吧?」

霍寒山這句話讓郝仁有點莫名其妙:「我沒跟霍家人約定什麼時間啊?」

郝仁坐在副駕駛上,手拉著安全帶,卻又猶豫著問道:「霍先生,能不能先送我去一趟福利院!」

看來,在他心中,還是兄弟重要啊! 「軍師。」「軍師!」……

在妖族四皇為首的聯盟之中,林烮地如今成為妖族『軍師』。

史無前例!

但,卻是實至名歸。


妖族雖對人類極是不屑,然林烮地立下的功勞卻不會被抹去,又或被其它妖族佔用。這一點妖族四皇不屑為之,哪怕是心機最深的狐姬亦不會去做。對妖族而言,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淡然而笑,站在四妖皇身邊,林烮地很享受這種感覺。

四妖皇之下,萬妖之上。

他同樣清楚,四妖皇對他是利用的關係,並非真正看重,但他對妖族又何嘗不是利用關係?互相利用,是因為對彼此都有需求,有利益。很多時候,這種利益關係反而最可靠。

「沒想到大哥會陰溝裡翻船,死在巫族境。」

「以他的性格,必會留有後手,十之**便是附身於『奢比屍巫王』。」

「失去奎昆的肉身,大哥在妖族再無立足之地,包括二哥同樣為巫王,如今妖族就是我一人玩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止四妖皇要倚仗我抗衡統領,大哥和二哥同樣需要我,在妖族牢牢紮根。」

……

林烮地眼眸變幻,嘴角冷冽。

現在對他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大好機會!

「想利用我?」

「等著看,到底誰才會笑到最後。」

「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只有我林烮地,才配做斗靈世界真正的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