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可是他為什麼要被叫做神啊?」這與他的外表,家境有關嗎?

「那是因為他帥氣,有錢,又很出色,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他就是神。而且他有和神一樣的特質哦。」晴蕾的表情真的比我還象花痴哦。

「什麼特質啊?」問清楚點好,看看適合不適合做我的優質男友嘛。別說我不自量力了,雖然我不是很漂亮,各方面也都不出色,但事在人為嘛。有志者事竟成,這還是古訓呢。

「就是他和神一樣是高高在上的,給人的感覺都是可望而不可及,就好象他只是所有人心目中的一個夢。」是這樣的嗎?這世界上真的存在帥氣,有錢,個性的超級優質男嗎?而且還和我一個學校?那我不是賺翻了?

5我的網友也叫神

聽晴蕾還有後來加入談話的杜悅,小韻說了好多關於神的事。現在我就把它整理出來給大家看好咯。

姓名:江彭。

綽號:神。

年齡:17歲。

生日:10月24號。

星座:和我一樣是可愛而神秘的天蠍哦。

性格:冷漠,目中無人當然,還未經本人證實

身份:雲龍集團的超級大少爺。

至於有關他的事迹嘛,這裡就不舉例了,留著以後大家和我一起了解吧。

不過,他的綽號叫神哦。這個倒提醒了我,我這兩天都沒空上網,和神聊天了。他是我在玩勁舞時認識的。舞技很高,第一天和他在同一房裡跳,就因為我老跟不上房裡人的節奏而被神嘲笑,結果同一房裡的另外1個人也都開始嘲笑我笨。最後也不知道怎麼了,就和他們2個成了很好的網友。每天都上網亂哈啦。

後來才知道,他們2個在現實中也是很好的朋友,幾乎每天都形影不離。對啦,另一個人的名字就叫做邵奇。他的網名叫灰奇鼠。而神一直不肯告訴我他的名字,也不準邵奇告訴我。他的理由是:名字只是一個代號,沒必要在意。這點倒和我的想法相同。

我們通常都在群里聊。群是邵奇建的,裡面的成員也只有我們3個。每次都是我和邵奇JJWW說了一大堆廢話,神就在一旁看,不到萬不得以的時候他是很少發言的。

而且他們就住在我如今所在的A門呢。但是,這個神和我們學校大名鼎鼎的神應該不會是同一個人吧。直覺告訴我,他們不是同一人。(雖然我的直覺一向是不怎麼準的,但這次我勉強相信自己的判斷。因為媽媽說了,別人可以不相信自己,自己卻不能懷疑自己。)

6兩個引人注目的背影

晚上的時候勉勉強強吃了點媽媽帶來的水果還有零食,便拉著3個古靈精怪的丫頭們一起出去找網吧了。

畢竟我對新環境不熟悉,也討厭一個人上街那種孤單的感覺,象是被世界遺棄了。當然,我最討厭的是到網吧上網,在來這所學校以前,我都在家上網的,家裡夠舒適夠自由,不象網吧人來人往,龍蛇混雜,空氣又不好。而且在家裡,電腦怎麼擺弄都是自己的事,可以收集許多資料圖片,但到了網吧就不同了。反正怎麼說都是網吧麻煩。

「喂,朵朵,你既然這麼討厭上網吧,那幹嗎還要去呢?」她們3個居然都插著腰死瞪著我。那樣子真兇,真是太破壞她們水水的漂亮形象了。阿門,真是我的罪過。

「因為我在家時,天天泡網的,現在突然一整天不碰電腦,感覺很怪。」以前在家的日子,我睡醒了就霸佔著電腦,除了睡覺和吃飯時間,或者電腦被哥哥霸佔去了。

上網的大多數時間我要麼在聽歌,要麼就是對著論壇發獃,通常很少聊天的。但一旦有聊得來的網友,我就會很狂熱的陷入聊天狀態,恨不得24小時都在線和他們聊天。而且,這段時間又和神,邵奇聊得那麼開心,我當然要委屈自己來網吧上了。

剛出校門不遠,就看見一家網吧了。網吧的名字很個性,叫做–地獄。裡面的牆面和電腦椅子全都是統一的純黑色,感覺很陰森,但又很刺激。地獄大概有500台電腦,還有20多台空的。剛找了個4連座的位置坐下,就看見晴蕾對著我擠眉弄眼,而且還帶著不可置信的笑容。頓時心裡有了發毛的感覺,側過頭去看杜悅和小韻,她們的表情居然也和晴蕾一樣。怎麼搞的,這3個人都中邪了呀?

「喂,你們3個怎麼啦?表情詭異,很嚇人的。」

「看啊。」

「正在看,真帥啊。」

「就是啊,好帥哦,連背影都帥得噴火。」

這什麼跟什麼啊?怎麼只有我一個象白痴一樣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視線順著她們發直的眼睛望去,只看到2個挺直的背影。我瞧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不同,但是.好奇怪哦,整個網吧的女生都注意著前面2個人的背影,男生就都是一副恨恨的樣子了。難道.不會吧?該不會他們其中一人就是傳說中學校里的神吧。

7我打了神一拳

「晴蕾,你視力最好,瞄一下神的QQ號啊。我們好加他,這樣就可能和他成為朋友了。」是杜悅因為興奮而略帶顫抖的聲音。

「對啊,對啊。晴蕾快幫忙看。」連小韻也參合進去了,而且是兩眼放光的表情。

但是她們擺明了就是把我給晾在一旁了,我真是可憐哦。算了,還能怎樣,我上我的網吧,開Q聊天,不理她們了。至於那個神嘛,等下再找機會看他的樣子,或者下次再看,反正是同校的,機會多的是嘛。

哇,在線的有3百多人呢。當然,那些人數只是擺設用的,好證明我也有很多的網友而已。最讓我開心的是,神,灰奇鼠也在線呢。但我還沒發信息給他們,前面的其中一人就站了起來,開始暴吼,聲音很好聽,但是也未免太中氣十足了吧。

知道他喊什麼嗎?他喊,「你們這群花痴,笨女人,不要加我QQ,很煩人。」

好象真如晴蕾她們所說了,冷漠,又目中無人,還很自以為是,而且還很白痴呢。怕別人老加他會煩,那他就不會把QQ設置成不允許任何人加入嗎?就算現在還有個臨時會話的功能可以煩他,但那也是可以申請關閉的啊。哼,擺明是裝酷,對他的印象分減低。對於他很出色這個說法,本人宣告,朵朵持懷疑態度。

「他還真有個性哦,帥呆了,酷斃了。」

「就是啊..讓人想不動心都難。」

無言了,現在才發現花痴也可以當到這種地步,簡直就無可救藥了。帥哥固然是迷人,但是這樣被人家看不起,網吧里的女生居然還都是花痴的神情,花痴的言語,真是敗給他們了。算了,反正沒我的事,不管他們了。我聊天去。

「啊,不會吧。」這次發出聲音的人是我,因為我發現,神還有灰奇鼠居然都下線了。靠,鬱悶死了,難道他們都沒看到我已經上了嗎?氣死我了,這一切都怪那個自以為是又很白痴的人那一聲中氣十足的吼聲造成的。現在呢,他們正準備走出網吧,而我要去殺了他。

8最好有個好理由

「喂,你給我站住。」我叫他,居然沒反應,還是一直向前走。

「喂,姓江的,給我站住。」要我當面叫他神,才不要。突然感覺那叫法會很噁心。

「幹嗎啊?又是哪個瘋女人在叫。」有沒有搞錯啊,叫我瘋女人?這次我一定要K他。他不走過來,那我走過去總可以吧。

我很迅速的衝到他面前,還來不及看他的樣子和表情,就一拳甩在了他的臉上。他似乎沒料到我會這麼做,有點受力的向後退,結果還是他身旁的男生及時拉住了他。

「我告訴你,我不是瘋女人,我叫郭弦依,聽到了沒。」說完話,我很勇敢的對上他的眼,也第一次正面看著這個大名鼎鼎的神。他的睫毛長而翹,而且眼睛好大好漂亮的說,鼻子很高很挺,嘴唇薄薄的,是熱烈的桃紅色,簡直太迷人。

這個人的長相根本跟天使沒什麼兩樣嘛,那是帥氣迷人都無法形容的震撼,讓我幾乎都忘了呼吸,也忘了網吧男男女女的注視。

「郭-弦-依,是吧?」這個傢伙居然沒對我生氣,反而用與剛才完全不同的帶著笑意的聲音對我開口說話,眼睛很自然的微眯著,可愛.但我有那麼點覺得冷。「我知道我很帥,你看夠了沒?」

「呃.」我在幹什麼哦?現在自己的表現不才是最正宗的花痴嗎?都怪那傢伙長得實在太吸引人了,現在我也終於知道晴蕾她們的迷戀不無道理了。

「這一拳,我記住了。明天吧,最好你能給我一個很好的理由,否則.你就等著厄運的到來吧。」聲音帶著誘惑力隨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我面前,而我還是很愣的樣子。除了那一拳,我根本忘了要發飆,要對著他大聲吼叫。如果他將是會是我的王子,那麼這第一場戰,我明顯已經輸了。因為我看到他的樣子就忘了自己是誰了,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現象。是該怪他太帥,還是怪自己見識的帥哥太少,定力不夠呢?

「天啊,朵朵,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在做些什麼啊?你打了神耶。」晴蕾過來拉我的手,眼睛也因此而不由自主的瞪大了許多。

我聽到周圍越來越大的議論聲,越來越大..明天,我不會就成了學校里的超級人物了吧?因為我打了神的關係.

感覺腦袋裡有個大大的問號壓向了我。「不知道了,晴蕾,杜悅,小韻,我們回宿舍,我不想上網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好咯,現在我要回宿捨去,準備睡覺。反正現在腦子的運轉開始實施罷工了,我什麼都想不到,什麼都想不好。

1被逼早起鍛煉身體

早上才剛6點,就被晴蕾叫起來了。

搞不懂她要幹嗎,居然對著我和其他2位霉女實施她的毒手政策,不是打我們的PP,就是拉我們的耳朵,硬是把我們從被窩裡給拉了出來。當然,我們都還是掙扎著躺回去了。

「我的姑奶奶啊,你到底是想要幹嗎?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雖然我昨天很早就睡了,但也不用這麼早拉我起來抬杠吧。

「早點起來鍛煉身體嘛。」她居然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對著我又拉又打的。「哎喲,我的大小姐們啊,你們快起來啦。我們一起去鍛煉身體。」

鍛煉身體?敢情這位美女的火辣身材是靠晨練給活活鍛鍊出來的?再一次掃視了她的身材,雖然嬌小了點,但肉肉卻不多不少,********的,那身材還真有讓男生噴血的魔力呢。特別是,她現在身上只穿了一件露臍小背心和一條實在是.不敢恭維的熱褲。

這會我有點受刺激了,看看自己的身材,唉,還是只適合穿著T恤衫和牛仔褲了。當然,這褲子還必須是長及腳裸的,要知道打從我上初中后,不管炎炎夏日還是寒冷冬日,我都穿著長褲的。原因無他,只是我對自己的身材實在是.實在是沒有信心。與其穿著******或者熱褲出去丟人現眼,那我寧願還是哥哥那群兄弟口中的臭弟。

我也可以這麼自我安慰嘛,當假小子其實也不錯,不用老裝出溫柔可愛大方的樣子,完全可以不掩飾自己,有什麼心情有什麼感受就有怎樣的言語和動作,這多自在。要知道,這個時代,美女不是那麼容易當的,至少對我而言是這樣。

說了那麼一大堆話呢,其實就是想告訴你們,我最終決定–不理晴蕾,不鍛煉,我要繼續睡覺。

但是,晴蕾好象很不死心耶,又繼續她的毒手。老天,我的耳朵都快被她拉長成豬耳朵了。可憐的我要發威了。

「你到底要幹嗎,不要吵我行不行,我要睡覺。」這句話可是我用河東獅吼的功力給吼出來的,就不信她還不死心。

「不行,我就要你陪我去鍛煉,她們2個可以不去,但你就是不行,聽到了沒?」靠,她河東獅吼的功力好象比我還了得,虧她還身材嬌小,純屬欺騙大眾嘛!

「為什麼非要我陪呀?」這回我裝可憐得了。

「因為全宿舍里我觀察了,就你的身材最需要鍛煉。減肥你懂不懂?」

我暈了,減肥減自己好了啊,幹嗎減到我身上來了。而且我的身材又不比她們差,幹嗎非要打擊我。

2說我簡直不是人

最後我還是屈服了,被逼著和她出來鍛煉身體。此時的住宿生都還在睡呢,就我兩莫名其妙的饒著校園跑,特象2個瘋子。一圈不夠,兩圈還是不夠,三圈,四圈.持續增加著。

「晴蕾啊,我快累死了。不跑了行不啊?」過了2個月的逍遙日子,我每天就只有吃飯睡覺上網看片,突然被拉來運動,那感覺真的是累翻了,我就差象狗一樣累得趴在地上喘氣了。

「好啊,那我們聊聊。」挺佩服她的,跑那麼多圈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倒是紅通通的小臉煞是可愛。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我終於可以停下來休息了,想想聊天多好,多輕鬆呀,我舉雙手贊成呢。

「說吧,聊什麼?」我要和別人有個共同話題呀,就特能侃,可以嘰嘰喳喳說好幾個小時呢。

「先找個地方坐。」

2個人坐到了樓前的台階上,晴蕾插著腰開始打量起我來了。那可愛的柳眉全皺在了一起,紅艷的嘴唇嘟嚷著。

「朵朵,你這人真奇怪,簡直.簡直不是人。」

..不是吧,我奇怪,還簡直不是人了?這是什麼形容詞啊。「請問小姐,我哪裡奇怪了啊?我又怎麼不是人了哦?」

「你不奇怪么?剛見到你還覺得你這個女孩滿好脾氣的,但是你昨晚居然莫名其妙就甩神一拳了,那凶樣和早上時完全不同,你這麼多變,不奇怪嗎?而且,我猜哦,女孩子中敢打神的人也許就你一個,所以說你簡直就不是人。」

就因為這些?拜託,每個人都是有脾氣的好不好。而我正好就屬於那種心情好時一切都好,一不爽起來大家遭殃的類型,所以啦,有時給人的感覺就會有很大反差啦。至於打神這件事,那是因為我有點氣瘋了,所以其實我做了什麼我也不清楚啦。反正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不就是一拳嘛,死不了人的。

3晴蕾真受不了你

「還有哦,你今天準備給神什麼好理由哦?要是給不出理由,厄運就要降臨到你的身上了。你知道不啊?」

厄運降臨?有那麼嚴重嗎?切..「拜託,晴蕾你搞清楚,他不是道明寺,而我也不是衫菜,那樣的劇碼是不可能在我和他的身上上演的。你就放心啦。」

「如果你還想在這所學校混下去,那就必須有個好理由答覆他。是必須,你到底懂不懂?」

「混?我不是來這裡混日子的,我來讀書。」我很無辜的眨眼回答。在來這所學校之前,我可是下定決心真要好好學點東西了,這樣以後就算不能找個好工作,至少也可以留在爸爸身邊幫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啊。至於我找優質男友的事,那純屬娛樂嘛,可有可無。

「別扯開話題,你到底要怎麼回答他?還有,你昨天幹嗎打他?你老實回答我嘛。」這個晴蕾,問題還真多。

對哦,我要怎麼回答他才好啊,難道說因為他的吼叫讓我分心,然後自己沒來得及發信息找網友聊天,他們就下了,所以我生氣才K人。但是,這個理由怎麼想怎麼牽強。我要真這麼說,大概全世界都以為我是神經病了。幹嗎為了網友而對這麼個超級帥哥甩出拳頭。但問題是..

「越想越複雜,我也不知道了。你就不要問了啦。」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我要找個理由溜回宿舍了。「那個.我現在身上都是汗,難受死了,要回去洗澡了啦。你就繼續鍛煉吧,拜拜。」

「喂,朵朵,你不要走啊.」後面是晴蕾氣急敗壞的叫聲。

4我遲到了 「喂,朵朵,你不要走啊.」後面是晴蕾氣急敗壞的叫聲。

4我遲到了

千錯萬錯都是晴蕾的錯,這下好了吧,害我只顧著休息和洗澡,把早上要到班級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說要7點30分到班級,現在都已經7點50分了。這可是開學的第一天啊,為什麼我會這麼倒霉啊。老師同學對我的印象要減了好幾分了吧,而且我要怎麼死都不知道了。上帝啊,如來佛祖啊,你們到底有沒有在保佑我啊?

衝到班級門口已經是8點了,急匆匆的喊了句報告,結果老師同學的視線全都落到了我的身上,原本還算安靜的教室也一下就喧鬧起來了。大部分同學對著我指指點點的。那個.我只是遲到了半個鐘頭,沒必要這麼「招待」我吧。(後來才知道,他們對著我指指點點並不是因為我遲到,而是因為我昨晚打神的事已經被傳得沸沸揚揚了。)

「第一天就遲到,你真是.」講台上那個帶著大的黑框眼鏡,穿著職業套裙的女老師看了我許久才蹦出這麼一句話,但是話只說了一半就被我給阻止了。

「老師對不起啦,我.睡晚了。下次一定不會這樣了。」我這麼真切誠懇的樣子應該能夠打動老師了吧,原諒我吧,不要在開學第一天就懲罰我,拜託了.我閉眼祈禱。

「同學們都安靜了。」老師對著學生們喊,又轉過身對我點頭,「你可以進來了。」

接下來的時間老師重新做了自我介紹,她姓許,叫做美風。(這名字還真有點俗!)

「大家以後就是同學了,好好認識下吧。接下來的時間你們都上來做下自我介紹吧。」

3條黑線從我臉上垂下來了。這算什麼啊,來這裡只為做自我介紹?鬱悶了。也不早說,要早知道是這樣,我乾脆就不來了,原本還以為是要交代一些有建設性的事呢。或者我也不用那麼著急的跑過來了,反正遲到也是遲到了,再晚點也不錯,聽他們做自我介紹是有點浪費我時間了。畢竟以後要認識容易得很,何必這般麻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