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哼,把他們給我包圍起來。」噠爾咧不但沒有理會法道的話,反而還從空間里放出了從冥界召喚來的鬼魂,那些鬼魂被放出來后,就在他們的半空中飄蕩著。

法道見此,立刻拿出了一個麻袋,準備將這些來自冥界的魂給收回去。

然而,那些鬼魂產生了意識,看到法道的收魂袋,那些鬼魂立刻化為了黑色的身影,落到了地面。

而那些黑色的身影,早已如噠爾咧那樣,形成了一個實體,他們的手中同樣拿著代表著黑暗神殿的鐮刀,眉心之間印著屬於黑暗神殿的印章,目光里露出了兇殘的暴戾之氣。

他們目光充滿著仇視的瞪著法道。

這些能被噠爾咧從冥界召喚上來的鬼魂,都屬於對世間不滿的魂體,而這些魂體是無法得到輪迴的。

所以,才會受到噠爾咧的影響而來到了人間。

噠爾咧自豪的看著被自己召喚上來的鬼魂,冷冷的哼了一聲:「去,把那個女人的身體給我撕了,我要她給我的女兒償命。」

噠爾咧揮了揮手,以一個王者的姿態微微仰頭,瞪著柳狐玥。

接著,沒一會兒,就見噠爾咧的容貌化成了噠爾雨的容貌。

兩者之間的容貌互相交換著,看得柳狐玥頓時晃然大悟。

會不會那夜碰到的女人就是噠爾咧。

而這世間根本沒有所謂的噠爾雨,又或者,噠爾雨早就不存在於世間,而是這個男人一直在扮演著噠爾雨的角色。

變-態吧!

雙重人格!

好吧,她服了。

噠爾咧真是扮什麼像什麼。

「哈哈哈……」這樣詭異的笑聲從噠爾咧的嘴裡響起,又是男又是女的大笑聲讓柳狐玥和孩子們聽得很刺耳。

小櫻櫻更是嫌棄般的瞪著噠爾咧:「娘親,是那個女人。」 一群黑衣的亡魂沖了過來。

將鳳逸軒與柳狐玥等一群人統統圍了起來。

鳳逸軒側了側頭問南靖宇:「那麼你呢?你又為何會跑到這兒來。」

南靖宇拿出了從天神界傳來的密令牌:「只要拿下了黑暗神殿的主宰者,消滅說黑暗神殿,我以往所有的過錯都將被抵消,回到蒼山,繼續做我的人。」


南靖宇還是天神的身份,但是他若真的想擺脫這個身份,就必須得先得到天神的允許。

而南靖宇答應了天神的要求,所以,延途中一直追尋著那黑色的氣體來到了神墓遺迹。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舞非歡會偷偷的跟來。

鳳逸軒隨後又回頭看看舞非歡。

舞非歡挑了挑眉,拿出了鏡子,鏡子上面放印著柳狐玥與鳳逸軒的畫面,隨後舞非歡輕聲的說:「我覺得我有必要幫助,畢竟我也是因為黑暗神殿一事而背井離鄉的,等到黑暗神殿消失后,我得回我原來的故土去,繼續掌管我的學院。」

這就是舞非歡能給鳳逸軒最好的解釋。

而且,他也真的不放心他們倆。

你看他們面前就站著不少的黑暗教徒。

而噠爾咧這個黑暗神殿的主宰者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來。

他又在冥界召喚了多少的鬼魂成為他的手下。

柳狐玥向他們投來感激的目光。

「玥兒,黎君耽誤不得,不如,你帶上天賜,去找尋雷神池。」鳳逸軒回頭看看柳狐玥抱著的小黎君。

小黎君也回頭看看鳳逸軒:「爹爹,我沒事,我可以幫你。」

「我這裡不需要你幫忙,你們留在這裡會讓我無法施展伸手,聽明白我的意思嗎?」鳳逸軒道。

柳狐玥低頭看看小黎君,現在最要緊的是黎君啊,她也覺得鳳逸軒說的有道理。

而且,南靖宇、法道還有舞非歡都在這兒,她還擔心什麼。

然而雲聶塵卻主動伸手提出:「我,我可以保護你。」

「小玥玥,我們又見面了,我們好久都沒見面了,你想沒想我。」雲聶塵像討好般的來到了柳狐玥面前。


鳳逸軒聽到了雲聶塵的聲音后,果斷的眼皮子暴跳了起來。

雖然他從來沒有把雲聶塵當人看過,可是雲聶塵玩起來還真不是人。

比如現在!

「雲聶塵,你滾。」鳳逸軒抬起了腳,狠狠的將雲聶塵踹入了青水池內,讓雲聶塵連驚叫都沒喊出來,就被青水池裡的水給淹沒了。

柳狐玥見雲聶塵落水后,回頭瞪了鳳逸軒一眼,隨後便抓住了鳳天賜道:「跟娘親走。」

柳狐玥抓住了鳳天賜跟小櫻櫻后,便跳入了青水池。

鳳逸軒與南靖宇、舞非歡紛紛看向柳狐玥跳水之處。

這才放心的回過身來,面對這一群來自於黑暗神殿的教徒。

柳狐玥跳入水裡后,整個人都感覺不好。

這青水池到底有多久沒有被打理了,怎麼是臭的。

「好臭,娘親,好臭!」小櫻櫻捂住了鼻子道。

哪怕他們待在柳狐玥的精神空間里,也能夠感受到來自於水池的臭味。 但是,他們越往下去,那股濃厚的臭味就會漸漸的消失,而原本散發著青光的水池,此時更慢慢的變成紫色。

「紫色!」鳳天賜驚呼了一聲。

接著小櫻櫻的嗷吼聲響起:「娘親你看,是那隻臭龍龍。」

小櫻櫻指著底下的水,就見青龍抱住了女仙子的屍體,正準備往上游划。

而小灰灰便用兩爪子抓住了女仙子的胳膊,用力的往上拉。

柳狐玥看到這樣的一幕後,頓時不解了。

灰灰跟那隻臭龍怎麼那麼和諧。

「臭龍,你到底有沒有使勁,我的手都快酸死了。」大老遠就聽到小灰灰在那兒抱怨青龍。

青龍憤怒的瞪著小灰灰:「你以為我不想將她推上去嗎,你要知道,一旦仙體下水,體重重如泰山。」

「都是你害的,誰讓你踢木船,現在好了,神仙姐姐被你糟蹋了。」小灰灰騰出了一隻手指著青龍破口大罵。

小櫻櫻見此,大聲的喚了一聲:「臭龍龍,臭龍龍,小灰灰……」

青龍跟小灰灰都仰頭看向上方,這時才發現柳狐玥帶著三個孩子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大感不妙:「不好,萬一雷神池被這個女人發現,還不知道那個女人要做什麼。」

青龍猛的推了一下女仙子的身體,一股力量來自於青龍,使得女仙子的身體被青龍的力量推了上去,小灰灰抱住了女仙子的胳膊大呼了一聲:「哇哇哇,飛起來了。」

柳狐玥見小灰灰抱住女仙子的屍體飛向上空,立刻伸手拽拉住了女仙子的手,將小灰灰給抱了回來。

因為上面此時很危險,若是小灰灰上去的話,肯定會被牽及的。

木前來說,這裡還是比較安全。

小灰灰不解的回頭看向柳狐玥:「主人,你幹嘛呀。」

眨了眨紅寶石般的雙眼,經過鳳凰的洗禮后,小灰灰雙眸也變成了像鳳凰一樣的顏色。

它緊緊的抓住了女仙子的胳膊不放。

柳狐玥便告訴它:「上面有無數的黑暗教徒在等著我們上去,你現在若是帶著這位女仙子上去,無疑就是送死的份兒。」

「可是,女仙子不能在水裡待太久。」小灰灰道。

柳狐玥臉一黑:「灰灰,我可不記得你成為了這座神墓的守護者,這些事情,不是你該做的。」

「但是,但是,但是……是是是……」小灰灰吱吱唔唔了半天。

柳狐玥問:「但是什麼?」

不好,九命妖狐說不能告訴主人的。

它絕對不會告訴她是什麼。

「沒什麼。」小灰灰使勁的抓住九命妖狐的胳膊,又見柳狐玥始終不肯放它離開,小灰灰無奈之下,只好將利爪甩向柳狐玥的胳膊。

小灰灰這一爪下去,可讓柳狐玥痛的直吸冷氣:「小灰灰,你丫的連我都敢打。」

柳狐玥冷冷一吼。

小灰灰在她鬆手時,一灰溜的就往上游去,無論如何,她都要將這女仙子給救上岸去!

所以,在它一爪子揮下去的時候,還對柳狐玥說了聲:「對不起啦小主人,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臭混球,你最好給我回來,不給我一個交代,我饒不了你。」柳狐玥著急的往上游,就怕小灰灰有什麼萬一,畢竟鳳凰神獸可是把它最愛的孩子送給了她,她若是不小心把小灰灰給弄丟了,或者,說的再難聽一點,不小心給弄死了,她拿什麼跟人家媽交代啊。

然而,就在小灰灰往上游去的那一刻,青水池上面竟然跳下了數十位黑暗神殿的教徒。

柳狐玥猛的甩出了由雷元素形成的雷鞭,將小灰灰的小身子給纏住,將小灰灰強行的拉了回來。

在小灰灰被拉回來的同時,女仙子的屍體也被小灰灰給拽下了水。

十餘位黑暗神殿的教徒以最快的速度衝下水來。

他們還未臨近柳狐玥,就在水中放下了濃黑的障氣。

柳狐玥暗道:「不好,有毒障氣,該死!」

柳狐玥用力的將小灰灰拽拉回來,然後左右的抱住鳳天賜跟小櫻櫻,而小黎君便用自己的雙手扣住柳狐玥的脖子。

柳狐玥就快速的往水底下沉去。

可那濃黑色的障氣以很快的速度將整個青水池的水給浸蝕。

而黑暗神殿的教徒,穿過黑色的障氣,直衝沖的往柳狐玥這兒來。

柳狐玥猛的停了下來,在濃黑的障氣底下,使用了光元素,把光元素散發到最大的力量,將整片黑漆漆的青水池給照亮。

這時,前往雷神池去的青龍發現了上面的不對勁。

他仰頭望著上空那一片漆黑的水,頓時又暗叫:「不好,本尊的青水池竟然被人給玷-污了,這群該死的鬼魂,真是髒了本尊的聖地,又污了仙子的安身之處。」

青龍憤憤之下,趕緊合上了雷神池的關卡,潛入了上方的青水池,快速的來到了柳狐玥的身旁。

竟發現小妮子歪倒在柳狐玥的懷裡,看起來是受到了障氣的毒侵,使得小妮子呼吸變得有些困難。

也難怪,這小妮子本身就擁有著黑暗力量,只是因為從未得到真正的激發,可是又能夠在某些時刻發揮出黑暗力量來,至使得小妮子的體質變得很敏感。

若是黑暗障氣一出現,她的敏感體質就會比普通人還要脆弱,當然,若是她能夠激活黑暗力量,那麼,她就不怕黑暗障氣了。

青龍猛的伸手將小妮子從柳狐玥的懷抱里搶了過來:「你女兒都快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