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段飛已經差恢復了力量,睜開眼睛看着葉荒問道:“怎麼樣,李師兄有說什麼辦法?”

葉荒搖頭,說道:“他讓我們快點走,快點離開這裏。”

“爲什麼?”段飛神情一震,說道:“難道是……上面發生了什麼變故?”

葉荒思索了起來,聽剛纔李師兄的聲音,好似帶着一些絕境中的狠厲,搞不好真的是上方發什麼什麼變故。難道五個超越了超凡境的強者聯手,也無法鎮壓葉秀秀那一行人嗎!

“怎麼辦,那我們是現在就離開,還是……”段飛看着葉荒,這種時候,他一個人也沒有辦法突破重重包圍離開雷家祕境,只能夠聽從葉荒的決定。

不管上面發生了什麼變故,雷家的殺陣都不能夠被啓動,這塊靈石必須被摧毀才行。葉荒說道:“不走!沒有將這塊靈石摧毀,我們離開會導致安全局上千人的死亡,若是這樣的話,今後一輩子我都將活在內疚之中。”

段飛也咧嘴一笑,說道:“正好,我也是這麼打算的。那就繼續嘗試吧。”

就在兩人準備進行第六次的破陣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地底下有許多紅色的紋路浮現了出來,這些紋路交織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網絡紋路。

看着這些紋路,段飛大驚失色的說道:“不好!陣法,陣法已經開始運轉了!”

葉荒看了一眼靈石,這邊並沒有其他的反應,“已經沒有機會了嗎?”

“不是!陣法還沒有正式的啓動,我們還有機會,還有機會!”

董浩手腕上突然有出現了李忘生的身影,他大聲問道:“葉荒,段飛!你們離開了地底迷宮嗎!?”

兩人相視一眼,搖頭說道:“沒有離開,你們那邊發生什麼了?”

“沒有離開就好,現在情況緊急,沒有時間和你解釋太多,你們快點摧毀靈石,快!” 李忘生結束了通話之後,葉荒和段飛面面相覷的看着面前被四根石柱所保護起來的紅色靈石。儘快突破,他們拿什麼儘快突破?

殺陣已經開始預熱運轉,知道運轉到一點的程度,就可以正式的啓動,到時候在殺陣的威壓之下,還想破壞這塊紅色靈石,更是難上加難。

“我們還有一塊靈石。”段飛突然從懷中拿出李忘生交給他們兩個的藍色靈石。

這一塊只有指甲蓋大小的靈石中,蘊含着水屬性的力量,剛纔他們所用的那一塊,瞬間就將一整條通道都冰封了起來,這一塊裏面所蘊含的力量同樣不會小,藉助着藍色靈石中的力量,或許能夠將陣法打開。

“要嘗試一下嗎?利用靈石中的力量,強行將陣法破開……”段飛說道。

這種時候,也沒有別的時間讓他們繼續在這裏發呆了,不管什麼辦法,只有還能夠嘗試,就必須嘗試。

掌上嬌 試一下。”

“那你準備好了。”段飛再度開始對陣法的破除。

在他的腳下,繁雜的紋路出現,段飛突然將渾身的力量都往一根石柱上傾射了過去,隱約可以看到石柱的周圍,有一層淡淡的光芒,而在這層光芒之中,出現了一道小口子。

這道口子的縫隙很小,根本就不容一個人穿過去。

“就是現在!”段飛大吼一聲。

葉荒將手中的靈石掂量了一下,朝裏面輸入了一絲不帶任何屬性的純正力量,激活了靈石之後,將其狠狠的朝着裂縫中丟了過去。

靈石從裂縫中鑽了進去,只見一道藍光在四根石柱的後面突然閃爍了起來,而那道裂縫也開始迅速的擴張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裂縫闊張到足以一個人鑽進去的程度,段飛連忙回頭提醒,發現葉荒已經衝了上去。

葉荒將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身周,形成一道金光護體,他不知道自己在鑽進去的時候,會遇到什麼,所以然金光守護住自己全身,是十分明智的選擇。

也慶幸,葉荒做出了這樣明智的選擇。當葉荒衝到那陣法裂縫旁邊的時候,裏面突然傳出一股炙熱的氣浪,這股氣浪瞬間就將石柱裏面所散發出來的藍光所吞噬,並且好似出籠的狂龍一般,朝着裂縫這邊奔襲而來。

熱浪帶着足以焚燒一切的溫度,空氣都被起燃燒一空,葉荒與這氣浪正面衝撞在一起。身周護體的金光,眨眼間就被侵蝕了乾乾淨淨,嚇得葉荒以最快的速度施展大挪移神功,快去的後撤,即便如此他身上的衣服還是被燒的破破爛爛。

若非他體內有朱靈的力量,對火屬性的攻擊帶着天生的免疫,估計這會兒他可能已經在那熱浪的衝擊之下,變成了一具焦屍了吧。

葉荒倒在了地上,心有餘悸的看着那塊紅色的靈石,在他的面前段飛已經趴在了地上,剛纔的那道氣浪,遭受到衝擊的可不僅僅是葉荒一個人,若非段飛反應速度快,及時的趴在了地上,並刻畫出一個防禦陣法,估計這會兒他也要變成焦屍。

兩人爬了起來,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無奈和絕望。

他們已經動用了最後的手段,甚至差一點就被靈石內部所散發出來的力量所攻擊致死,即便如此也找不到任何能夠破解這個陣法的辦法,更別說將紅色的靈石一併破除了。

葉荒都開始懷疑起來,李忘生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錯了人!

以他的能力,又怎麼可能可以破除,這個足以啓動覆蓋整個雷家殺陣的靈石。

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的看着殺陣啓動,所有雷家祕境之中,安全局聯軍的人都要慘死在這裏嗎?在這裏的人,是半個武林啊,是武林年青一代中的精銳啊,要是都慘死在這種地方,原本就已經日漸衰落的武林,只怕將要迎來一次致命的打擊。

“葉荒,這塊玉佩……是你掉落的嗎?”段飛突然從地面上爬了起來,看着地面上一塊破碎的玉片說道。

葉荒看了過去,那塊玉佩是朱靈靈玉,被李靈打破之後,他就和李靈一人佩戴一半,在剛纔的衝擊中,他身上的這些靈玉隨便掉落了出來。

“是我的……怎麼了。”

段飛欣喜若狂的看着葉荒,說道:“你早說你有這樣的玉佩,我就有辦法破除陣法了,你自己看!”

說着,段飛撿起一塊靈玉碎片,緊握着隨便向着石柱那邊走過去,很是奇怪,手握玉佩的段飛,已經十分靠近石柱了,卻並沒有遭到力量的反彈,安莉來說,靠近到如此地步的時候,石柱形成的保護結界,早就已經要開始衝擊段飛了。

“這塊靈玉之中蘊含着讓天下火焰都臣服的絕對力量,這塊紅色的靈石之中所蘊含的,也是火焰的力量。我只要以這塊靈玉爲陣眼,佈下一個陣法,就能夠讓你在陣法的籠罩中,穿過石柱結界。”段飛說道。

葉荒也眼前一亮,要是早知道這破碎的靈玉,還有這樣神奇的功效,他早就拿出來了。

這朱靈靈玉雖然是武當山的至寶,但是已經被李靈砸壞過一次,現在再被拿來當佈下陣法的材料,想必也不會過分到哪裏去吧,這也是爲了整個武林着想,爲了大局考慮,想必就算是武當的人知道了,應該也不會找他興師問罪吧。

在葉荒這般胡思亂想的揣測的時候,段飛已經將陣法佈置完畢,在葉荒的腳下,一個只有半米直徑的陣法將他籠罩其中,形成了一個光光柱,他只要伸出手,就能夠從這光柱中出來。

“快,進入到石柱結界內,去破壞靈石。”段飛說道。

葉荒點了點頭,朝着石柱那邊走了過去,正如段飛所說的那樣,石柱的防禦結界並沒有對他產生什麼排斥,他很是輕鬆的就穿過了結界,紅色的靈石近在他眼前,他回頭準備稱讚段飛一下的時候,卻發現段飛的身後,有一羣面目猙獰的怪物正在靠近。

段飛顯然也發現了這些怪物,他回頭看了一眼,對葉荒說道:“不用管我,你快破陣!”

話音剛落,一頭怪物便張開了血盆大嘴,朝着段飛吞咬了下去。 段飛所精通的是奇門遁甲之術,要他佈陣解陣,他都手到擒來,但是讓他面對這些怪物,真正的去肉搏戰鬥的時候,無異於是爲難段飛。

但是在這危機的情況下,段飛也不得不爲了保命而施展出渾身的招數了。

怪物的血盆大嘴吞咬而下,眼看着就要將段飛整個人直接吞入腹中,千鈞一髮之際的時候,段飛的身形卻突然消失在原地。那怪物吞了一口空氣,有些茫然的張開了嘴巴,卻只發現一個小人似得紙片,在空中搖搖晃晃的落下。

奇門遁甲之中,最讓人捉摸不透的能力之一——替身術。

據說將替身術修煉到極致的時候,甚至可以讓這種紙片小人,代替本體去死,也就是說,讓本體達到永生不滅的狀態,雖然是傳說但其詭異之處也可以從中窺覬一二。

段飛的替身術也只能夠替他躲開一次攻擊,很快那些怪物就再度發現了他,紛紛朝着他衝殺了過來。段飛的站在原地,雙手以極快的速度結印,在他的身前,只能夠看到翻飛的手印,卻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兩隻手究竟在什麼地方。

但所有的手印與咒文相結合起來的時候,在段飛的身前,地面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泥土離開,一個通體灰黑色的岩石傀儡從地底下鑽了出來。看着架勢和模樣, 跟蹤追妻十八年

趕屍人所操控的殭屍,無痛無覺能夠發揮出超常的力量,段飛用奇門遁甲之中的傀儡術招呼出來的岩石傀儡,同樣也是如此,這種岩石傀儡會根據段飛傀儡術的精通,而不斷的增加力量,但傀儡術達到最高深境界的時候,甚至於真人無異。

塊頭巨大的岩石傀儡,朝着兩個頭怪物衝了過去。

碰!!!

岩石與怪物僵硬的頭顱撞在了一起,只看到塵土飛揚,兩方在洞穴之中激戰,將許多的牆壁和石柱都撞碎,整個洞穴都搖搖欲墜了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直接轟塌。

ωωω ⊙TтkΛ n ⊙c o

雖然段飛的手段不少,但是地底迷宮中的怪物實在是太多了,段飛召喚出七八個岩石傀儡,使用了五次替身術,這對他而言是極大的消耗,在這樣繼續下去,估計他就真氣枯竭,累得趴在了地上。

一旦失去了力量,段飛覺得自己還是在被怪物吞殺之前先自己比較好,要是被那些怪物活生生的分食,或者是一口完整的吃下,在胃酸之中被分解,他還是自殺來的乾脆利落。

段飛且戰且退,已經退到了石柱的周圍,他感覺到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再退的話,石柱的結界就會對他開始發動攻擊,他可不是葉荒,擁有那樣強橫的肉身防禦能力,他要是被打中一次,估計就一命嗚呼了。

那些怪物還在不斷的靠近他,雙眸通紅,嘴裏還不停的流着口水,好似在哪些怪物的眼中,他就是一頓美味可口的食物,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都不復存在。

段飛甚至能夠感覺到,那些怪物們身上腥臭的味道,他只能夠調集身上最後的一絲力量,象徵性的召喚出了一個新的岩石傀儡,但是因爲力量的不足,這個岩石傀儡的密度和僵硬程度,已經遠遠不如最開始召喚出來的那幾個,與那些怪物稍微碰撞了幾下,這個岩石傀儡就四分五裂,變成了一塊一塊的泥土。

“媽的……我要是……我要是有你那樣源源不斷的真氣,別說是這裏十幾頭怪物,就算是再來幾十頭,我也能夠應付!”

段飛要是有葉荒那渾厚的真氣,召喚出千軍萬馬的岩石傀儡,對付地底迷宮中的這些怪物,還真的不在話下。

只可惜,想要有葉荒那樣的真氣,並不是說勤奮刻苦的修煉就能夠得到的,再怎麼勤奮,再怎麼刻苦,武者體內能夠儲存的真氣都有着限定,就算突破到了超凡境,也還是不可能無窮無盡。

之所以葉荒看上去,體內的真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追根揭底,還是因爲他開了外掛。

上古四靈中,朱靈的力量在他體內沉睡,這種外掛,估計沒有多少人能夠開的吧。

段飛體內的真氣,徹底的枯竭,他之前所召喚出來的那些岩石傀儡,也逐一的被那些怪物所破壞,那些怪物不斷的逼近他,距離他最近的已經只有五米遠。

“媽的!沒想到,今天就要死在這種地方了,師傅,徒兒不孝啊,不能夠將驅影術發揚光大了,也不能夠在武林大會上嶄露頭角了。”段飛叨叨絮絮的說着,從懷中拿出了一把匕首,他準備趁着怪物來攻擊他的時候,再發動最後一次臨死前的反擊,就算是死,也不能夠讓這些怪物一點犧牲都沒有!

“來吧……來吧!讓我來看看,你們這些怪物,究竟有多麼不怕死!”

就在段飛緊握匕首的時候,石柱結界內,葉荒已經走到了靈石的旁邊。從突破石柱的姐姐,到走到紅色靈石的旁邊,不過短短的十米,但就是這十米的距離,他卻走了十幾分鍾。

每一步向前跨出,對葉荒而言都是劇烈的折磨,因爲空氣中的溫度,還要從那靈石之中翻涌而出的熱浪都在成倍的增長着。

當他靠近紅色靈石不到五米的時候,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燒焦,化作了無數的灰燼落在了地面上,而這些灰燼又再度被焚燒了起來,最終變成了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的物質。

這個時候,葉荒終於知道,爲什麼這個紅色靈石的旁邊,會有四根石柱的陣法了,不僅僅爲了防止有人接近這塊紅色的靈石,更爲了防止紅色靈石中的力量外泄,將周圍的一切都焚燒的乾乾淨淨。

這樣一塊巨大的紅色靈石,根本就是一顆小太陽,溫度實在是太高了!在這裏,葉荒覺得用來鍛鐵都能夠直接將冰冷的寒鐵,瞬間融化成爲鐵水。

若非有朱靈的力量守護着,估計他早就被燒的連灰都不復存在了。 雖說體內有朱靈的力量,但葉荒畢竟不是朱靈,不可能真正對火焰產生免疫,他的身體已經開始燃燒了起來,空氣中能夠聞到肉被燒焦的味道,這時候,朱靈強大的修復能力又產生了作用,那些被燒焦的地方,又迅速的修復。

不斷的重複着燒焦,修復,燒焦,修復的過程。

其中所要承受的疼痛,是常人根本就無法想象的。葉荒不能夠有絲毫的猶豫和撤退,他必須拼盡全力將這塊靈石摧毀,才能夠讓已經開始運轉的殺陣停止下來。

他凝聚着全身的力量,朝着靈石發起了攻擊。

破戒刀法——拔刀斬,千葉如來掌,一指禪,羅漢拳……所有能夠施展的招式,葉荒全部施展了出來,但是衝擊打在這塊靈石上的時候,卻連一層波瀾都無法激起。

紅色的靈石是在太過堅硬了一些,以葉荒現在的實力,無法破壞。

高冷男神是妻奴 ,卻無法再向前一步,葉荒深刻的感覺到了自身力量的不足之處。

他回頭看了一眼段飛,發現此刻段飛已經陷入了絕境之中,那些不知道從何處涌過來的怪物,已經將段飛一口吞入了腹中,只聽到段飛第一聲驚呼,就消失在原地不見。

靈石沒辦法破壞,段飛也慘死當場。

如果他的力量再強大一些,如果他已經突破到了超凡境,如果他能夠像李忘生羅清虛他們那樣強大!!!

渴望力量的念頭,在葉荒的心中瀰漫着。

就在這個時候,葉荒突然聽到,自己的心湖之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聲音有些耳熟,葉荒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這是朱靈的聲音!

那個聲音好似擁有某種魔力一般,瞬間就將葉荒的神魂和意識,拉到了他自身所在的心湖之中。兩個靈魂面對着面,朱靈的模樣很是模糊,就好似一抹虛魂一般,隨時都會消散。

葉荒十分的詫異和疑惑,朱靈的靈魂,不應該寄宿在李靈的身體裏面嗎?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在他體內?

“你需要力量,我可以給你力量。”朱靈說道:“即便只有四分之,也足以助你從目前的狀況之中脫險,不過,我需要你付出一些代價,一些一旦你做出了決定,就永遠也無法後悔的代價。”

“我需要力量!不管什麼代價,我都願意支付!”葉荒沒有任何的猶豫和遲疑,這種情況下,別說是付出什麼代價了,就算是讓他付出生命,他也在所不辭。

朱靈那有些縹緲虛無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她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將力量交給你,至於代價,你日後自然會知曉。”

話音剛落,就看到朱靈的靈魂,開始融入到葉荒的靈魂裏面。

朱靈的靈魂是紅色的,而葉荒的靈魂因爲修煉了佛門武學而呈現出金色,但金紅兩道光芒交融在一起的時候,葉荒頓時間感覺自己身體裏面的一部分力量,對自己打開了權限。

並不是完全的打開了權限,而是擁有了一部分的支配權。但即便是這一部分的支配權,也讓他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的感覺。

正如朱靈所說的,他掌控了自己身體裏面,朱靈所寄存在他體內的力量的四分之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