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在那一刻,她就有幾分明悟,妖神界可能有了一個真正的主人。

但是等她看到源塵的那一瞬間,又想要掌控對方,畢竟對方沒有什麼背景,野狼王的勢力也已經很弱了,在她想來,掌控源塵是一件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

可是這個小子根本不是善茬,一上來就讓她撤去萬鳥朝聖這一節目,這簡直就是對她權威的挑釁。

更是對以鳳凰爲首的萬鳥的蔑視,她已經想好了要跟鳳王討論此事,至少要讓妖神屈服。

最令她不可忍的是,還是源塵的氣話。

“妖神你厲害,這妖神大典你就自己辦吧。”

甜花妖聖轉身走了,連一句告退的話都不說。

源塵眉頭越皺越緊,他已經有些討厭起這個女人了。

離開後,甜花妖聖便便找到了鳳王,她有些遺憾道:“小鳳,不是我不幫你,是這一屆妖神特立獨行,非要說你們這場舞蹈有傷風化,我也無能爲力了。”

“我們可是籌備了很久的,花了那麼長時間,妖神說不讓我們演我們就不演了,我去找妖神。”鳳王也是絕色美女,正所謂胸大無腦。

鳳王氣沖沖地來,只是在臨近源塵後,卻被源塵的沉穩淡定吸引住了,不得不說源塵現在真的很帥,既有龍族的一些特徵,又有着人族的特性。

這樣的融合,讓源塵本身便多了一種魔幻的美。

特別是現在源塵的龍體已經不再是金色龍鱗,而是彩色龍鱗。

“妖神,你爲什麼要私自修改妖神大典?”鳳王還沒有忘記正事,她是來質問妖神的,不是來犯花癡的。

龍鳳之間自然而然有一種吸引力,源塵也無法避免,只是他心裏已有一人。

“鳳王,你可知妖神大典爲何稱爲妖神大典?”源塵不等對方回答,立刻答道:“那是因爲先有妖神纔有大典,我怎麼感覺你們的排練似乎很久了,像是已經渾然天成,這樣固然好,但是我不喜歡沒有特色的舞蹈。”

不知道爲什麼,明明對方長着一個好看的臉,但鳳王還是忍不住被對方氣個半死。

什麼叫沒有特色?

鳳王氣的胸前一陣起伏,她正欲揮袖離去,就在這時,源塵叫着了她:“你等會兒,我讓你走了嗎?”

“妖…神…大…人,你還有什麼吩咐嗎?”鳳王幾乎是從牙縫中噴出來的。

“你過來。”源塵朝鳳王招了招手。

陰差陽錯,還是鬼使神差,反正鳳王很是聽話的回來了,源塵讓她低下頭,將耳朵伸過來,果不其然,鳳王便將耳朵伸了過來。

“你先這樣這樣,然後那樣那樣……”源塵說了一些話,只是其他人聽不到。

鳳王越聽眼前越亮,她現在都有些佩服起源塵來了,這人簡直就是神人,竟然這般厲害。

送走鳳王,源塵起身準備去逛逛妖神界,畢竟這妖神界現在可是他自己的地盤,轉一轉總沒什麼問題吧。

但是他卻被攔住了,好巧不巧,攔他的人竟然還是甜花妖聖手下人,這真是跟對方結下樑子了。

“讓開。”源塵現在可是妖神,他要去哪兒,竟然還會受到限制?

“妖神大人,我們是受甜花妖聖的命令守在這裏,避免大人容顏早日被外界得知。”其中一朵食人花開口,語言雖然卑微,但是語氣卻是高貴無比,源塵自己聽了都感覺刺激大腦。

明明他是妖神,怎麼好像能力都被別人掌控。

其實源塵在很久之前得知自己可能是冰神族族人時,便有過焦慮,畢竟爭奪王位還是很費勁的。

可是現在呢,事情就大不相同了,至少是實力上,源塵已經可以自保了。

在他身上的東西有很多,比如白帝弓、終焉箭……

鎖仙子環的進化其實早就完成了,只是源塵一直沒時間嘗試,也是現在正是好時機。

當然前提是他需要離開這裏,再進行嘗試。

“告訴你們的主子,就說我想要離開,還沒有那種生物能追的上我。”源塵腳踩太蒼步,轉眼便消失了。

太蒼步加瞬間移動,絕對的厲害霸道。

“還想要堵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源塵找了一個寧靜祥和的地方,這是一片花海。

源塵將鎖仙子環取出,普已取出,鎖仙子環便發出了鳴叫聲,雖然兩個法器還不能言語,但是靈智應該是已經開了。

“讓我看看你們進化的怎麼樣了。”源塵心中激動萬分。

金環首先做出了反應,它化作一道金光,然後在金光之中,一個少年郎的身影浮現,金環所化的人皮膚自然都是金色,而且源塵還注意到一點,那就是金環所扮演的是源塵十二歲的樣子,那時候的源塵跟現在的源塵變化不小,當分身實在是有些不合適。

“那就先這樣吧、”源塵準備自己再弄一些驚喜,怎麼也能不能讓自己的大典跑偏了。

兩天後,妖神大典正式開始。

在這兩天時間內,源塵可謂是忙的不亦樂乎,他既需要教鳳王掌握把控,又需要自學妖神的過去。

其實對於妖神,源塵還真從頭頂的皇冠中得到了不少的線索呢。

第一任妖神可是一位大英雄,他帶領妖族逃到了這個世界。

後人爲了紀念第一位妖神,便把這個世界叫做妖神界。 其實這個世界還是有原住民的,只是那些原住民都因爲當時此界環境太惡劣,遷移到別處去了。

至於是何地,恐怕只有當時的妖神才明白。

傳言當時的妖神曾幫助原住民遷移,也是這份感激,才讓原住民的首領將如何掌控此界的方法流傳了下來。

源塵出來透透氣,也不用再注重什麼形象。


其實他早就看甜花妖聖不順眼了,當初他想要樹上休息的,結果硬生生的被對方給吵醒,還說三道四,硬是讓源塵下來坐着。

不過這甜花妖聖勢力還是很大的,妖神大典上所有忙碌的人都似乎是她的手下。

而源塵的手下也就只有那幾個被他用金圈困住的人。

“不想那麼多了。”

孤獨從來不是源塵的主色調,他只是習慣了一個人而已。

有妖神寶座變化而成的妖神王冠在,源塵便可以時時刻刻監督妖神界的一舉一動,但是他沒有這樣做,準確來說,他沒空。

這幾天來,他一直都不敢去吸收妖氣,其原因便是因爲源塵不想再見到那一幕畫面。

只是源塵也有一種緊迫感,那就是變強!

現在溯仙塔不知去向,自己雖然在同齡人中算是妖孽,但是他的對手從來都不是同齡人,而且源塵也清醒地意識到,從重生以後,同齡人在他眼中,只是小孩子,根本沒有可比性。

更可況源塵重生後,一切都似乎變得不一樣,第一場天劫竟然是從觀靈境起步,還是恐怖的不像話。

普通修士天劫往往都是在突破天靈境纔會出現,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更遑論源塵的觀靈境天劫竟然還是突破到帝靈境的天劫,這還能像誰說理去,這簡直就是要害死人的節奏。

源塵搖了搖頭,不打算在想。

“先找個可以掩蓋氣息的地方吧。”源塵還是打算再轉化一些妖氣,以備以後需要。

畢竟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真正能保護他的人只有溯仙塔,可是長久的守護一瞬間消失,任誰都是很無助的。

不過好在溯仙塔也沒給源塵太多幫助……

突然在源塵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幅美輪美奐的場景,那裏有各種建築,華麗中透漏出幾分古樸。

只可惜源塵除卻看到這些建築外,其餘的一切都被雲霧環繞,被遮掩,他看不清。

方纔的景象就是源塵通過妖神寶座發現的。

這種好地方,他一定得去看看。

瞬間移動加太蒼步,簡直就是絕配。

太蒼步一直以來都是源塵的逃命神器,只是可惜的是,到了太蒼步之後,便再難寸進,想要領悟到更高一級實在是太難。

不過源塵打心底裏堅信,一定還有更高級。


飛速疾馳下,源塵很快便來到了感應之地。

這是一片巨大的湖泊,湖泊水是乳白色的,彷彿是天上的雲融入其中,白的虛幻,白的虛假。

源塵沒有敢再進一步,他發現這裏似乎很不一般,至於哪裏不一般,源塵還說不上來。

但是下一刻,源塵卻是失笑了,現在他可是妖神界的主人,有什麼事情還需要怕嗎?

當然,這是一種心理暗示,源塵就算是膨脹了,也還是很小心的。

他直接跳進乳白色湖泊中,然後開啓了丹田龍珠的轉化能力。

龍珠瘋狂汲取着周圍的妖力,源塵能夠感應到又有土黃色氣體從源塵身體內涌出,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原本是有天犬族的追蹤而來,它們是甜花妖聖的忠實手下,這次負責跟蹤源塵。

源塵是因爲還不熟悉地方,所以走起來比較慢,但是天犬族卻是熟悉各種地形。

只可惜它們還是低估了源塵的速度,僅僅跟丟了十分鐘,他們就已經聞不到源塵的氣味了。

其實源塵在路上便已經發現了他們,只是不跟他們一邊見識,誰讓他們長得跟野狼族很像呢。

野狼族被特別安排的其他地方去了,聽說這一次野狼族要宣佈本族的預言,所以需要準備。

吐露預言其實也是一種警示,更是一種激勵,他們這是給妖神一項任務,讓他們能夠在未來的時光中將預言中的麻煩事解決掉。

所以每一位妖神對預言家族都是又愛又恨,當然,源塵例外,一是因爲源塵已經找到預言的內容,二是源塵本就不想當這個妖神。

他就是來打醬油的,準確來說他是來找蛋的,只可惜溯仙塔沒法給他提示了,他只能自己尋找。

其實源塵在得到權限的一瞬間,便開始了自己的搜索,只可惜沒找到。

也就是說,那個蛋,並不在此地。

源塵真是納悶了。

“都暈了?”

源塵時刻關心着外面,此前他便發現那些天犬族的狗都追了過來,只是還沒等他們靠近呢,這羣狗便開始撒腿就跑,只可惜沒跑掉。

一個個吐着舌頭留着白沫,躺地不起了。

源塵通過界主權限看到這一幕,也是苦笑不得,狗鼻子是很靈,可是這土黃色氣體的味道實在是不敢恭維,只要是聞過的,還沒有能不暈的。

甚至於很多昆蟲都徹底昏迷過去了。

只是即使如此,乳白色湖泊都未曾變色,似乎從始至終都是一種顏色。

感受着乳白色湖泊傳來的溫熱能量,源塵感覺非常的舒服,這是一種享受,而且在轉化妖力的時候,源塵是聞不到土黃色氣體的味道的,這或許是一種保護措施吧。

只是當源塵內視的時候,卻是發現龍珠吸收的竟然不僅僅是妖氣,還有這乳白色湖泊。

這乳白色湖泊中的水也是非常奇怪,似乎是天然形成的,但又好像是被刻意製造出來的。

緊接着源塵的眼睛便瞪大了,這乳白色湖泊中轉化的東西竟然是與混沌相反的東西,混沌一團氣,沒有具體形態,不知道其中蘊含着什麼,給人神祕莫測之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