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啊。每天出門都在想會不會遇到他,祈禱著別看見他,午夜更是在有他的夢中驚醒。這不就是在「想」他嗎?可是不躲著不見他是不可能的,在發生那樣的事後,她無法再坦然面對他了,即使她答應和他維持以前的關係,但可能嗎?她與他的的那份友情早已經變質了。

一陣涼風吹過,東方傲雪搓搓手臂,有點冷。記得以前,只要她感覺到冷的時候稍稍有一絲怕冷的舉動,他都會自動遞上他的外套給她禦寒呢。現在,她只是一個人了……

哎!過去那些玩玩鬧鬧快樂的日子全成了過去,再也沒有他陪她了。將來,畢業、工作、結婚……從她決定離開他的那一刻開始,一切全成了過去,再也回不來了。

好可怕的感覺。

為什麼?既然已經離開了他,為什麼還會因為離開他而那麼痛?

她不禁潸然淚下。

東方傲雪每天變著法地躲向日思麟。而向日思麟,在火氣飆升到極點后,終於決定不顧一切要找到東方傲雪。

這小妮子一天不出現他就不爽一天。這一年來他時常想起中學時與她一起搞怪作樂的日子。她作怪后陰險的笑,裝可憐時無辜的大眼睛,在他面前囂張大膽的惡搞胡鬧,毫不做作的爽朗大笑,小孩子氣的任性,甚至是她生氣時陰沉的臭臉,這一切都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腦中。

玫瑰戀曲 。孤單一人,這時東方傲雪在他心中的地位更加突出了。獨自飲酒,他想起她和男生一樣豪爽地喝酒,但她又總是很有分寸的沒有喝醉過;上課,想起她左手支頭聽音樂、右手邊抄筆記邊和他傳紙條時忙碌可愛的模樣;吃飯,想起她令人髮指的挑食和與他搶東西時的敏捷;對著電腦,想起白天與她整日實行整人計劃,晚上依舊與她相約在網上的視頻聊天室里繼續編織「惡魔計劃」。連和別人說話的時候,他也會因為回想起她那張超級惡毒的小嘴而笑起來……那麼多回憶是現在唯一能填補他的空虛的東西。

可是,無論他有多想她,這丫頭始終不願出現在他面前。打電話,才發現她家的電話號碼停機了;打手機,傳來的是「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號碼是空號……」這樣的語音提示;到她家找人,她根本就已經搬家了;學校里,無論他怎麼找,總是見鬼地堵不到她的人。為了找她,他幾乎已經嘗到了心力交瘁的滋味。

他發誓,如果讓他找到她,他一定要狠狠教訓她一頓,絕不心軟。

「皇甫龍飛!」向日思麟把「上司」皇甫龍飛的領子揪了起來,「我不管你答應過你妹妹什麼條件,我現在就要你撤除所有安插在東方傲雪身邊的人。」

皇甫龍飛一臉平靜,「如果我說『不』呢?」

他眯起眼,「拆了『天龍幫』!」

皇甫龍飛應該知道他有這個能耐,且也不會因為他在「天龍幫」待了五年而心軟。

皇甫龍飛挑了挑眉:乖乖,還真被他的寶貝鳳舞說中了,思麟發起狂來真是不得了!

「好吧,你自己去下命令吧。」他可不想拿「天龍幫」開玩笑。而且他們家寶貝鳳舞說了,只要思麟抓狂,就答應他的任何要求。

向日思麟鬆手,轉身下命令去了。

東方傲雪,這次你死定了!你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

……

怪了,以往採用的人海戰術無效了!

當東方傲雪出門上課時,她突然發現鳳舞刻意安排在她身邊的人都不見了。以往出門,她身邊全是人,現在,沒了!真的一個人都沒了,連帶鳳舞她們也奇迹般的失蹤了,根本聯繫不到她們。現在就只有她一個人走在路上,其餘的路人甲乙丙丁根本起不了掩護作用。

不好的預感!

東方傲雪整天都疑神疑鬼的,就怕向日思麟會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暗處的向日思麟看到東方傲雪像防賊似的防著他,心裡非常不爽。居然這麼不想見到他,她真無情。

「她無情?只怕是用情太深才會這樣吧。」當晚,向日思麒給了向日思麟一個暴栗。

這小子要是再不開竅,他真該拿把刀宰了他。真是枉費雪兒為他流了這麼多眼淚、吃了這麼多苦!

向日思麟揉就揉痛處,鬱悶地看著向日思麒,「你什麼意思?」

「白痴!你自己想!」向日思麒閃身走人,不再理會這個笨蛋弟弟。

怎麼回事?是DNA遺傳規律出了問題了嗎?西門家出了一個感情膽小鬼,而向日家出了個感情遲鈍的白痴!這兩個傢伙一點也沒繼承到他們家族裡遺傳至今的優秀性格。

向日思麒走了,留下向日思麟一個人發獃。

用情太深?!

思麒該不會是要說雪兒真的對他……

雪兒是愛他的?!

這答案讓向日思麟有些驚訝,也有些喜悅。

天哪!為什麼他到現在才發覺?如果雪兒不愛他,怎麼會介意他與別的女生親近?如果雪兒不愛他,又怎麼會讓他那般親密的靠近她?如果雪兒不愛他,又怎麼會在分手時那樣傷心?如果雪兒不愛他,又怎麼會要逃離他?

驚呆的他眼睛直直地瞪著床頭東方傲雪與他的合影。那是他提出和她交往後他們在公園搗蛋的合影,是佐伯郁發現他們在整人而用相機拍下的「罪證」。照片洗出來后,他和雪兒一人留了一張。記得他將照片拿回來后自然而然地就把照片放進了床頭的相框,而相框中原本他與思麒、嵐還有其他堂兄弟的合影已不知道被他丟棄在哪個角落了……不知何時,小雪兒也已自然而然地佔據了他全部的世界。

「不該是這樣的啊!」

還是不想承認這顯而易見的事實。原本他和雪兒只是朋友!他已經有云嵐了!

他苦笑。

友誼早就不存在了,不是嗎?他對雪兒比對誰都好,縱容她、寵她,對嵐他也不曾這樣用心過。對誰也不曾像對她那般親近,那種親近不僅只是肢體上的,也是心靈上的。這一年來苦苦尋找,不就是為了填補心裡那個最深的空缺么。

如果不是嵐的突然出現,他和雪兒會怎麼樣?

從來不曾如此想念一個人,對他而言,這是一個奇迹。除了思麒,過去的他對誰都不在乎,包括父母親人和嵐。是他屈服了,屈服於她的美,屈服於她的靈動,屈服於她的古怪,屈服於她與他的契合。

在乎她,喜歡她,更……愛她。

終究逃不過要承認這個事實,這是他的心最真實的反應,無法再假裝不知道、不承認。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對雪兒真正的感情,難怪思麒說他是白痴!他以為雪兒是他的最佳搭檔,他以為雪兒是最了解他的朋友,是他自以為的想法蒙蔽了自己。還有雲嵐,不想傷害嵐的心情也讓他在刻意逃避自己的感情。

如今他該怎麼辦?倘若他告訴她他和雪兒的事,嵐她是否能接受事實而不會受傷?難!只怕這樣刺激會讓她送命。這一年,嵐是那麼辛苦才挺過來的。

他又一次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上一次經歷這樣的處境是他剛開始和雪兒交往的時候。那時,他見到最多的就是雪兒的微笑,好美,此刻他真的很想再見到她的微笑。和雪兒交往才兩個月,嵐就毫無預兆地跑到美國來了,他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偏偏思麒又告訴他嵐那時的身體狀況很差。無奈,他只能與雪兒分手。仍記得那天雪兒轉身時淚珠滑落的模樣,還有她病中折磨自己的任性。思及此,他的心揪了起來,他最不願見她傷心難過,但他卻是傷她最深的。後來又得知那時的她根本不知道嵐有心臟病,他心裡更有爭吵時錯怪她的愧疚。這一次他又該如何處之?再傷害雪兒他做不到,可傷害嵐他更不忍,他怕嵐因為他而有閃失,人命關天,他負不起這個責任。

向日思麒第一次見向日思麟這麼玩命地喝酒。

他受了什麼刺激?向日思麒有些奇怪。

他奪下向日思麟手中的酒,「笨小子,停止你這種自我虐待的行為。你怎麼回事?」

向日思麟終於注意到了向日思麒的存在,「我很煩。」

聞言,向日思麒手中的名酒差點投奔大地。

我很煩?!老天!這小子居然會說這種話!這個曾經冷血無情惡搞邪門不下於他的小堂弟竟然會說這種沒營養的話!

「我該怎麼辦?」向日思麟猶有些清醒,抬頭直直地看著向日思麒,「你能給我答案嗎?」他這樣子有些像小孩子,很呆,但卻很真實。

「你啊!」向日思麒在他身邊坐下,「是在煩雲嵐和雪兒的事吧?」

他點頭。

「簡簡單單地愛不好嗎?為什麼要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有人性了?」從本質上來講,向日家族的人向來和善良絕緣,行事我行我素,從來不會考慮會不會傷害到別人。

人性?

向日思麟歪著腦袋。 人性?

向日思麟歪著腦袋。

這是雪兒教他的。打架時她雖然胡鬧卻總會給對方留條後路,起初他對這種做法極為不屑,後來卻漸漸受了她的影響改變了自己的作風,除非有人惹到雪兒,否則他不會趕盡殺絕。那次傑克想殺泉葉清,雪兒去報仇時他在場,他第一次看見另一面的她——狠、絕!當時她眼中的殘暴他至今記憶猶新。他知道他生氣時也是這樣,甚至比雪兒更恐怖,所以從那以後他收斂了自己的戾氣,怕會嚇到她,也要求她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他不願她沾染過多的血腥。曾幾何時,在雪兒的影響下他已經學會了考慮別人的感受了。

「雖然雲嵐有病,可你真的忍心讓雪兒傷心讓自己痛苦?」

一個是心愛的小表妹,一個是從小疼到大的堂弟,他當然希望他們兩個會有好結果。至於工藤雲嵐,儘管也是把當她妹妹一般看待,但他希望嵐能放開思麟,畢竟思麟不愛她。

「思麟,你向來不在乎外界的影響,你何時變的如此優柔寡斷了?倘若是以前的你,絕不會因為嵐而放棄你愛的女人。」

向日思麟迷茫地望著窗外。

記憶搜索,和雪兒在一起當善人當得太久了,似乎記不起過去的自己了。他的腦海中只有斷斷續續的生活片段:因為無聊空虛而時時和思麒出去惹麻煩的片段。有些模糊了。和雪兒在一起的記憶卻是鮮明的,幾乎佔據了他所有的記憶空間。

滿腦子都是她!思麒的話挑起了他更多的回憶。原來,愛上一個人就是從這些點點滴滴開始的,不知不覺地,便將她的所有留在了心底。

原來找她找得心力交瘁的感覺就是相思;原來那些要抓狂的衝動,只想馬上將她找到,然後一輩子將她禁錮在他的身邊的感覺就是愛。這種讓人麻木的痛楚,就像是一把鈍刀,感覺不到刀鋒,卻也在心上一刀一刀地磨著。

「沒必要有那麼大的罪惡感吧?就算雲嵐有什麼不測,那也只能說明她太死腦筋,那只是她單方面的想法,你無須背負什麼。」思麒繼續說服他面對現實。

三角戀註定會有人受傷,但在其中兩個人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受傷的只會是單戀的那一方。愛情本來就是自私的。所謂的道義只會讓三個人都痛苦,總有一天嵐會發現思麟不愛她,最終的結果還是一樣的。

「而且,即使你真的認為雲嵐是你的責任,那你也別忘了,一年前雪兒是為了什麼才會在鬼門關前徘徊的。」那一次雪兒的心臟在送醫途中停止了跳動,嚇壞了所有人,包括明知她體質羸弱的他。

思麒不再說話,靜靜地看著思麟。

長嘆一口氣,向日思麟看向思麒,「我懂了,謝謝。」

思麒終於笑了,「想通了就好。那麼嵐……」

「我會向她坦白的,只是……」

「我向你保證,盡我的全力繼續為嵐找一位最好的醫生。」

「思麒……」向日思麟緊扣住向日思麒擁抱他,感激之情已無法用言語表達。

「傻小子,你是我弟弟啊!」

又來了!又是那種被窺視的感覺!

東方傲雪不爽地皺起了眉,對身後怎麼也甩不掉的窺視的視線有些不耐煩。

自從天龍幫的兄弟們和龍飛、鳳舞、葉清集體失蹤后,她一天比一天沒有安全感,今天早上右眼皮還跳個不停。雖然現在的日子平靜得讓她發霉,可是,今天不祥的預感實在太強烈了!她有些不安。

走進教室,翻出課本,才發現今天上午是高等數學課——無聊又令人痛苦的科目。

即使進了大學,東方傲雪的數學成績依然爛得沒有一絲起色。數學依然令她頭疼。不過大學課堂相對比較自由,東方傲雪咬著筆桿,思緒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以至於沒有發現她四周的巨大變化。

向日思麟在東方傲雪神遊太虛時走進了教室。他很小心,悄悄示意所有驚訝於他的闖入的人保持安靜,然後在東方傲雪身邊的空位坐下,等著他的小雪兒發現他為她準備的「驚喜」!

就算東方傲雪再遲鈍,在一張字條傳到她面前的時候,她也不得不回神。

攤開字條一看:

Shirley,全院的第一帥哥就坐在你身邊,給點反應嘛。

俗話說:「大一嬌,大二俏,大三拉警報,大四沒人要!」

東方傲雪正是嬌俏的大二學生,雖說性格冷淡,但卻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如今公認的全院第一帥哥在她身邊,真是史上最經典的帥哥美女配!

咦?她愣了。誰啊?誰是全院第一帥哥?

和向日思麟分手后,她又變回了認識思麟以前的樣子,對任何事物都不聞不問。



轉頭往身邊一看……

Oh,Mygod!

東方傲雪傻眼了。

居然是他?!居然是向日思麟這個大混蛋?!

「嘿!小雪兒,我們又見面了。」向日思麟很愉快地和她打招呼,十分滿意在她臉上看到「世界末日來臨」的表情。

「你、你、你……」吃驚!吃驚到幾乎說不出話來。

「真難得啊,我們雖然在同一學校,卻隔了一年才得以重逢。小雪兒,我們的見面真難得。」

看著他近一分鐘,她認命地嘆口氣,「是好久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