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地震盪,小蠻部落之內,族內戰師聞聲而動,迅速無比的聚集在一起,看那動作已經是見怪不怪!

外面,勁風獵獵,數萬人齊動,這些遠古先民,民風蒼渾,悍不畏死!

“呼……”

一道勁風爆響,霸羽手持殘破石兵,瞬間衝出石門!

每個人族戰師,強悍血氣捲動而起,凜冽的殺氣,眸子赤紅,骨矛錚鳴,步若流星飛逝,朝着部落之外飛掠而去。 “呼……”

道道勁風炸響,人族戰師涌動,手中兵刃光寒閃耀,人人面色冷凝! “曦兒留在房中不要隨意走動,妖族來襲,我前去殺敵!”霸羽霸氣凌天地說。

“羽……”

“你小心!”

曦兒嘴中說道!

下一刻,霸羽大步跨出,隨着人流的方向,朝着部落外趕去,渾身霸氣側漏,生出一種淡淡威壓,向着四周蔓延而去,但是此刻卻是弱小無比。

山牆外,氣血沖霄,小蠻部落人族戰兵殺氣騰騰,兵刃寒光散射,戰意激盪,四周空氣都開始冷冽起來。

“好膽!在我人族大地,敢攻擊我人族,真當我人族無人!”霸羽在心中霸怒!

“呼……”

遠方天穹,一片黑霧遮天蔽日,籠罩數裏,妖氣昏黑,無數聲獸吼在這天際激盪,宛如鼓音響起,震動大地,席捲而過,鋪天蓋地,四周山林都遭受無情屠戮!

“殺!”

數萬族人暴喝,血氣升騰一片血雲震盪,橫擊蒼穹數十里!

霸羽心中震怒,手中殘破石兵淡淡黑光比之前都濃郁三分,隨着人潮向着妖族大軍滾動而去!

一個個化形妖族,手持骨兵妖氣震盪,也是對這人族戰師斬殺而來!

“真是好膽!是男兒,今日必定斬你妖族猶如屠狗!”霸羽霸怒!

人族戰師涌進妖族戰師之中,猶如潮水決堤,血氣滾滾,那猙獰妖氣瞬間便被盪開衝散。

雙臂如鐵,金拳倒懸,骨兵鋒寒,氣勢如虹,勢如破竹,銳不可擋,妖族戰師短短片刻便被分開。

霸羽一步三丈,手中殘破石兵點點黑芒散發而出,恐怖霸氣在體內升騰。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紅虎,颯沓如流星。”

一道洪亮聲音從身後傳來,便見到一道紅色光芒從身後捲起,猶如箭矢一般破空而出!

“呼……”

勁風破空,戰虎嘶鳴,血氣鼓盪,霸羽感覺到這股氣勢也是猛然一驚!

“族長!”

此刻敬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霸羽兀地回頭,便見到青衫漫卷,鐵虎金戈,一個英偉男子騎虎踏空而來,手中關刀金光嚯嚯。

霸羽對這小蠻部落神祕的族長,乃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氣勢,恐怕已經是接近兵成境大成,氣血震盪空氣爆鳴,給人一種威壓。

“有族長鎮壓,這次妖族定要讓他們丟盔棄甲,潰敗而逃!”看到巫啓之後,小蠻部落之人心中戰意大漲,體內氣血翻涌更加劇烈。

霸羽看到那猶如氣吞萬里景象,心中戰血沸騰,加下步伐更加迅速,對着數百丈之外的妖族襲擊而去!

“在我人族大地,爾等宵小之輩還敢出現,我今日定大開殺戒!”霸羽聲若炸雷,一千四百石之力凝聚周身。

霸羽化作箭影,幾步踏來,身前那狼妖頓時一陣,手臂立刻幻化出狼臂,鋒寒狼爪猶如鐵鑄,劃破空氣對着霸羽廝殺而來!

“來的真好!”

霸羽翻身而起,一腳震開鐵狼爪,嘴中怒呵,手中殘破石兵直接劃出一道弧線斬在狼妖頭顱之上,意念一動狼妖滾滾血氣便即刻向着霸羽體內捲動而來。

“呼……”

霸羽吐出一口氣,手臂用力狼妖狼頭便被斬裂,身軀猶如飛石對着身前幾個狼妖滾去!

“嘭!”

那幾個妖氣滾動的被震翻,霸羽眼神清寒鐵骨怔然,再次踏出幾步雙腿猶如蠻象踐踏大地,重重踩在那些妖族戰兵胸口之上。帶走的不僅僅是他們生命,還有他們渾身血氣。

霸羽宛如利刃,在他身後已經躺下數十具妖族戰師。

“真是好樣的!”身旁巫虎看到霸羽孤身傲立,殺敵如屠狗,在嘴裏鏗然說道。

霸羽冷眼掃過,渾身散發的殺機讓巫虎都感覺深深震撼,腳步不由得倒退一步。

突然,霸羽手中殘破石兵猶如箭矢一般貼着巫虎頭顱飛射而出,巫虎心中大驚剛想怒罵,便見到霸羽疾步遊走來到他身旁。

鐵拳轟出,身旁那兩個偷襲妖族便被斬殺,他更是看到霸羽眼眸中一閃而過的暢快。


“多謝!”在霸羽走後,巫虎平復心中震驚悠然地說。

“殺!”

霸羽一馬當先迫近妖族戰師,橫掃四方,猶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力量奔騰招招奪命拳拳殺妖,此刻已經收割近百具妖族生命。

不但沒有元氣不接的跡象,反而越發雄渾起來,整個人散發的殺機更加寒冷起來。

遠處一方觀戰的蠻公,看到霸羽如此之勇武,想到自己所託非人,心中大喜。

“看來他已經得到石兵中的東西,果然不同凡響!”蠻公說道。

“人族小子,殺我衆多妖族,今日我便屠殺你爲他們陪葬!”一道雄渾妖氣隨着爆裂一般的聲音滾動而來,讓的霸羽眉頭微微一皺。

“在我人族大地,攻我人族,殺你又能如何?!”霸羽霸怒道。

“是男兒,今日當殺妖,屠滅九百妖,鑄我勇武名!”

從此刻起,霸羽就註定他這不平凡一生的征戰開始,天地八荒六合四野,唯我擎天踏地!!! “嘭!”

空氣炸響,霸羽與那妖族在一瞬間便對上一拳,二人竟然都蘊含一千四百石之力,手臂都是微微一麻!

此妖鐵骨小成,凡脈小成,兵血境圓滿,乃是一名妖族伍長,在妖族之中頗有威嚴。此時,竟然一個沒有進入血兵階的人類,與自己勢均力敵,心中即刻爆怒!

妖氣滾動,血氣炸翻,氣勢猛然提升三分,令周圍人族戰師都心中震顫不止。

“哈哈……我爲霸王,豈能被你這東西嚇到,霸王扛鼎!”霸羽身如箭影,手中殘破石兵剷出,宛如虯龍出海一般直接破開那妖族伍長的拳勢。

下一瞬間,霸羽猶如進入一種奇特境地之中一般,整個霸王扛鼎比之前多出一種神韻,雖然還沒有達到神韻這種境界,但也相差不遠。

“轟……”

煙塵聊起,周圍一些妖兵和人族戰兵都有震撼了,一個妖族伍長竟然一朝被霸羽滅了,就連雙臂都被絞斷。

“霸羽兄弟果然霸道無比,一個照面伍長都被他給滅了!”一個認得霸羽的人族戰兵說道。

霸羽似乎沒有聽見一般,腳下步伐一踏,那妖族伍長的血氣便被他吞噬一空。

頓時,霸羽體內元氣炸響,一種勁爆聲音升起,骨脈震顫,四周天地元氣也在快速向霸羽身體之內涌來。霸羽心中一驚,吼道:“這是突破前兆,哈哈……天助我也!”

“殺……”

霸羽並沒有像別人一般盤身而坐開始劇烈衝擊境界,而是宛如猛虎一般涌入妖族戰兵之中,進行更加狂暴廝殺!

肌肉虯髯,勁氣炸翻,一拳出動都會聽到風嘶吼之聲,氣勢也在慢慢爬升。在世霸王,勇武可當天下,萬夫莫敵,氣滾如翻!

“嘭……”

一聲血氣之箭撕空而來,直接將幾個人族戰兵給斬殺,霸羽也是突兀一驚,而且在心底升起一種危險感。

“是,妖族練兵階強者,快散開!”

人族戰兵心中一寒,在瞬間分散開來,不能讓這妖族煉兵階強者一塊襲殺。

“吼!”

一聲虎吼凌滅而出,讓這身前妖族直接潰倒,那種二星荒獸圓滿的威嚴並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更何況荒虎天生就對百獸有壓制。

“族長!”

人族戰兵心中一喜,體內力量全部倒翻而出,對着身旁妖族轟殺而去!

“不知哪位妖族煉兵階高手駕臨我小蠻部落?!”巫啓臉若寒冰地說。

“哼!”

一道嬌柔的聲音傳來:“我妖族看上你這小蠻部落美味血食,特來採集一番,誰知你們竟然如此不懂風度,對人家動手動腳,真是壞死了!”

“我道是誰,原來是妖族狐狸精碧玉青大駕光臨!”巫啓寒氣森森地說。

“哼!要不知趣的男人,竟然如此對待美女,真是不知憐香惜玉!”碧玉青嬌聲怒罵道!

“對待你妖族就如同對待豬狗一般,要斬便斬要殺便殺,難不成我要人族對畜生憐香惜玉!”霸羽怒道。手中殘破石兵揮舞起來更加恐怖,一個個妖族便被斬殺!

“哼,那我就先斬殺你這粗魯漢子!”碧玉青腳踏一隻奇怪大象,從遠處以極快速度前來!

一股濃重威壓向着人族戰兵席捲而來,頓時將他們氣血給鎮壓三分,就連巫啓坐下二星荒虎都在低吼!

霸羽定睛一看,便見一隻渾身被黑色鱗甲給包裹的大象,閃動着猙獰龍翼對着自己踐踏而來,兩個黑潤如玉的象牙閃耀着寒光,其鋒利程度足以劃開血兵階肉身!

四腿猶如天柱,在四腿之下竟然生出黑色龍爪,氣勢猙獰無比,渾身濃郁血氣震盪,在加上練兵階妖族氣勢直接將霸羽給震退。

而後,蠻象落地背上龍翼震盪,象鼻一甩象鳴吼動,一股強大勁風冒出,便把四周人族戰兵給掀翻。四蹄龍爪擡起,對着霸羽頭顱踐踏而來!

“嘭!”

蠻象落地,地面都被踩出一個坑,而霸羽的身子則是出現在蠻象身前數十丈之外。

巫啓橫空而來,二星荒虎低吼,其實絲毫不比碧玉青差上絲毫!

關刀橫掃,一道血氣直接劃破空氣爆鳴而去!碧玉青利劍橫掃,猙獰妖氣滾動,將關刀擋住!

利劍一彎,整個人都被彈飛,清冷的聲音發出:“大乖,給我把那個粗魯壞蛋抓起來,這個壞蛋交給我來!”

霸羽一愣,便看到那奇怪大象震動翅翼對着自己席捲而來!

蠻象只不過並沒有晉入血兵階,但是一身血脈之力倒也是十分精純,並不比那些普通晉入血兵階妖族差,甚至還要超過他們。

霸羽見這足有一鈞之重蠻象對着自己碾壓而來,心中一驚頓時向着人妖的地方飛奔而去!

那蠻象智力也不差,看到霸羽逃走,憤怒象鳴嘯出,背後龍翼震盪,速度極快無比地對着霸羽追殺而去。

巫啓見到那蠻象追殺霸羽,心中震怒,身體之內血氣震盪而出,就連手中關刀都被染上血紅色,對着身前妖豔無比的碧玉青轟殺而去!

“妖女竟然如此狠辣,今天本族便將你給留下!”巫啓震怒,手中關刀翻飛宛如一層土浪一般滾殺而去!

碧玉青看着那恐怖血氣一斬,手中妖劍緊握,渾身血氣都震盪一道血氣光弧直接飛出。而她則是身體輕巧無比地對着巫啓眼睛刺殺而去,眼中要光散射,妖氣驚人!

“嘭!”


血氣對碰,四周空氣炸裂,巫啓座下二星荒虎低吼,他們氣勢在瞬間竟然疊加在一起,氣勢達到兵成境大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