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然而,青陽對此卻沒有感到太多的驚訝,因為踏入了一玄境的七炎虎早已不是一般的一玄境可比了,它是聖獸,聖獸之所以稱為聖獸,就是因為它們具有超乎尋常的強大力量。

可以說,如今的七炎虎,在一玄境內,恐怕絕無敵手,哪怕是青陽自己,若是沒有真正踏入一玄境,是無法擊敗前者的。

「你不過就是一個雜種,聖獸的血脈,不容你玷污。」七炎虎冷冷的道,同時緩慢地朝著冷眸藍虎走去。

「吼吼吼!!聖獸又如何!!我定要殺你,殺你!!殺你!!」

冷眸藍虎此刻怒髮衝冠,自從它出生以來,還未受過如此大的侮辱,哪怕七炎虎是真正的虎族王者,它也不覺得自己會輸給對方,它眼睛開始變得發瘋似的猩紅,一股恐怖的冷冽氣息從其身上散發而出。

這股力量一出,眾人臉色立即一變,其上傳來的波動已經超出他們的承受極限了,一玄境的強者要是發起飆來,那可是會引出真正的劫力啊!

此刻眾人紛紛後退, 爐石玩家穿異界 。七炎虎笑了,冷眸藍虎暴起的這股力量,讓她的血脈終於是徹底沸騰起來。

這是血繼秘技的力量,屬於冷眸藍虎血脈里的力量!

「血繼,冷月的凝視!」一道殺意縱橫的怒喝聲從冷眸藍虎口中緩緩吐出,剎那間它渾身藍光大綻,仿若巨大的帷幕般衝天而起,將天地都遮蔽而起一般,一瞬間天空變得冰藍起來。

一輪冰藍色的冷月驟然出現在了帷幕之中,仿若從遠古而來的凝實,一股令人心悸的死寂寒冷夾雜著濃郁的劫氣從月亮之上傳來,所有人的面色在此刻徹底震驚了,天啊,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哈哈哈!哈哈哈!這才像話,殺了這樣的你,才有意思!念在你擁有我們七炎虎族的血脈,我就讓你見識下什麼是真正的血繼秘技!」七炎虎同樣感受到了這股驚人的力量,它裝若瘋狂地笑了起來,同時琥珀色的眸子在此刻也是陡然那一亮。

七炎虎的身上此刻也是王氣巨震,一道道瘋狂的炎相劫氣從體內湧出,仿若滔天大浪般席捲開來,它的腦海閃過一幕場景,那是遠古留下的虎族秘技,唯有血脈正統的七炎虎才能使用。

這股力量傳開來,夏梨笑俏臉便是微微一變,因為這股力量很陌生,並非七炎虎以往使用過的任何王技,更不是之前它使用過的血繼秘技,聖炎嘆息。

七炎虎就像一個火熱的太陽般散發著融化天地的熱量,那種熱量與不遠處天空中的冰寒帷幕形成強烈的對比,一邊紅色,一邊藍色,氣勢十分駭人。

重生1997黃金時代 …可不止一種呢。(未完待續。。) 穿越之農女變大小姐

轟!

一輪耀陽陡然從七炎虎的身上騰升而起,與此同時,七炎虎的眼眸徹底變成了赤紅之色,它怒視著冷眸藍虎,仿若遠古神明的凝實般,充滿了實實在在的威嚇感。

「血繼秘技——虎炎搖光破!」

一聲虎嘯,七炎虎身上的火光陡然猶如圓圈般擴散開來,仿若百丈怒濤般散波開來,那火焰怒濤形成的紅色能量波瞬間與冷眸藍虎的冰寒帷幕形成了兩股瘋狂的抗擊力,眾人見狀神色都是變得凝重無比。

這是何等的一種窒息威壓,令得眾人都是感到了一股心靈上的壓迫,這一場戰鬥是遠古血脈的戰鬥,是遠古的一種制壓,誰人都無法輕易承受。

「來吧,就讓你看看,正統的血繼秘技,是何等的可怕!」七炎虎目光閃爍間,那一輪曜日瞬間綻放出無數道驚人的火光,猶如飛舞著的炎槍,鋪天蓋地的朝著對方轟擊過去。

這一擊,轟天滅地,龐大的炎相王氣席捲在天地間,彷彿可以讓整個天空都顫抖一般,這片雪皚皚的世界在如此龐大的炎力下,都是飛速融化了起來。

吼!

「狗屁正統,看我不將你凍成冰雕!!」冷眸藍虎徹底歇斯底里起來,其背後的龐大冰藍帷幕在這瞬間也是藍光大綻,一雙約莫數百丈冰冷徹骨的眸子驟然從帷幕中睜開,眾人在這瞬間都是感到了刺骨的冰寒。這雙眼眸…就是冷眸么?

「雖然這隻藍虎沒有繼承冷眸之力,但若是啟動了血繼秘技,它還是可以稍微動用一下這冷眸的。要知道,在遠古時期甚至是洪荒時期,這冷眸的威力,可是恐怖無比的,一眼凝視,可凍方圓千萬里,目光所及之處。無所倖免。」炎靈老人面色微微一動,道。

「不過,這一局。還是七炎虎贏了。」青陽點了點,目光含笑地道。

轟!


冷眸睜開的一瞬間,彷彿有著無數道冰極射線從巨大的眸子中暴射而出般,頃刻間便是寒氣四溢。將半片天空都是覆蓋而去。

而另外半片天空。則是一抹耀眼的赤紅之色,無數道炎槍光束與冰極射線終於是在眾人震動無比的目光轟然碰撞,猶如萬花筒爆炸一般,無盡的爆破聲轟隆隆地響徹天地,所有人都是感到耳膜發聵,心潮澎湃,這種激動人心的覆蓋性對抗攻擊真是可怕無比。

看著漫天火光中的七炎虎,夏梨笑嘴角微微一甜。在戰局中,七炎虎已經通過心靈交流。告訴了她這場戰鬥的結果。

嘭!

轟鳴聲依舊,但一道極其刺耳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們抬頭望去,只見數十道炎槍已經是勢如破竹地切開了冰極射線,更是準確地鎖定了冷眸藍虎渾身的要害之處。

噗噗噗!

數十道令人牙酸的聲音響徹,冷眸藍虎仰天一聲慘嘯,血液伴隨著其身體燃燒瘋狂地飛濺而出,槍槍致命,槍槍命中!

七炎虎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悲哀,旋即又是堅決無比地大口一張,一股瘋狂的吸力陡然籠罩了冷眸藍虎痙攣顫抖的身軀,剎那間一股金色的血液便是飛速地被抽取出來,這是七炎虎的血脈,哪怕只有那麼一股,也是屬於他們聖獸的血脈,敗者,沒有資格擁有它。

「下輩子投胎,記得不要再投冷眸藍虎了。」七炎虎低聲沙啞道。

「搖光斬!」

其身後的滔天火光猛的化作一柄巨大無比的炎光長槍,瞄準冷眸藍虎以無法抵抗的姿勢從天而降,速度奇快無比,如同一道細線唰的一聲便是轟擊下去,嘭的一聲巨響,塵埃夾雜冰水瘋狂地四溢開來。

「結束了。」凌落輕輕地吐了一口氣,看得出來,他淡漠的眸子里有著一些震動,那一擊的威力,太強了,他似乎接不下來啊。

當塵埃散盡時,冷眸藍虎的身軀早已是化作光點散去,它的命運就此終結,血脈的鬥爭,終究是正統勝出,這是無法爭辯的事實。

七炎虎重新化作一隻小小的幼虎投入夏梨笑的懷抱中,看起來可愛至極,人畜無害,可這時候眾人看向它的目光,卻是變得明顯有些畏懼,如此恐怖的一隻聖獸,還是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啊。

咻!

就在這時,在眾人不遠處的天空中忽然閃現出三道光門,門上分別有著三個字,分別是:火——土——金。

看到這三個字的瞬間,眾人便是明白了其中的意義,很顯然,五角雷暴域擁有五個屬性的角域,算上乙水角,眾人才剛剛通過了兩個角,如今這三道不正好代表著剩下的三個角域嗎?

而既然這三個角域同時出現了,那也就意味著作戰方式的改變,接下來恐怕是要分流進入這三個門,進行闖關了。

「凌落,你怎麼看?」楊開大咧咧地問道,雖然他極不願意承認,但凌落的實力,真的是眾新生中最深不可測的。


凌落聞言,目光卻是投向了青陽,淡淡的道:「我想,你已經有了想法。」

「不錯,三道門,我們新生分成三批前進,逐一擊破,如此一來,既可節省闖關時間,也可提高效率。」青陽嘴角微揚,點頭道。

「喂!炎陸的,你說節省闖關時間我可以理解,這提高效率又從何而來呢?」楊開撇了撇嘴,看向青陽。

「這很簡單,人一多反而出力少,這樣一來,效率還高得起來么?」楊凌聞言卻是接茬地道。

楊凌說的沒錯,這就是個人性問題,試想在群戰中,若非士氣統一的群體,誰會願意拼了命的出全力呢?誰都想留一手,所以反而會導致實力輸出不夠,效率低下的問題。

一針見血,聞言,楊開也是沉默了。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便來分配一下人馬,一同進入后三角闖關吧。」莫伊兒美眸微動,笑吟吟地道。

「我選金門。」青陽第一個發話,火克金,對於他來說,闖金門無疑佔據了很大的優勢。

「我也是。」夏梨笑和楊凌異口同聲,他們的腳步,從來都是跟隨著青陽。

「那我便火角。」凌落聞言淡漠的臉龐微微一笑,道。

楊開眉毛微微一挑,「哈哈哈,不愧是凌落,反其人之道,以金破火,有意思,那我楊開也跟隨你!」

「那我和小清就選擇土角吧。」山時憨厚一笑,道。

「我們也土角。」莫伊兒和百里傑緩緩走了過來,道。

「沒問題,那便如此決定吧。」青陽笑了笑,五角雷暴域的難就在於,必須先擊破五角鎮守者,才能進入真正的核心地帶,在那裡才是真正的考驗之處。

所以,為了這個目的,眾人不得不分流前進,逐一擊破!

——

乾坤學院內,不少高層看到這一幕,都是微微點頭,看來他們終於是作出了正確的選擇,要知道若是繼續以先前大波人馬去一個個闖,不知還要消耗多長時間才能將五個角域全部闖過,所以必須要戰略性闖關,分流闖關,如此一來可以最大程度的調動力量輸出,也可以讓眾人的盡情發揮實力,一舉兩得。(未完待續。。) 第四百二十五章勢如破竹

轟!

一道璀璨的金光鋒銳無比地撕裂空氣,重重地砸在了青陽、夏梨笑、楊凌三人的正前方,被其轟炸的那片區域,竟是顯露出一道深數十尺的裂縫。

「這傢伙,是在給我們下馬威啊。」青陽目光微微一閃,微笑道。

「是啊,金煌獅狼的侵略性可是很強的,一玄境的修為,青陽,這次…我們一起出手吧!」夏梨笑聞言看了看青陽,紅潤嘴唇微微一翹。

「嘿嘿,一玄境啊,如果不一起出手,恐怕討不了好處。」楊凌也是在一旁笑了笑,他目光如鷹,凌厲地落在了面前一頭渾身金光璀璨的龐然大物上。

「恩,那可就準備好了,要上了!」青陽點了點頭,平靜的臉上並沒有因為對方是一玄境而有絲毫的波動。

雖說七炎虎能夠將這金煌獅狼完克,但總不能什麼戰鬥都讓七炎虎出馬啊。

轟!

三道流光陡然衝天而起,噴薄的王氣猶如推進器般讓得三人以一種極為快的速度朝著金煌獅狼暴沖而去。

金煌獅狼,金門鎮守妖獸,身軀龐大,約莫數十丈般大,其頭若獅身若狼,故而被稱為獅狼,金相妖獸,戰鬥力十分驚人。

見到三個人類氣勢洶洶地衝來,金煌獅狼的目光也是變得如同鷹鷲般凌厲。它的身軀雖龐大,但移動起來卻是猶如鬼魅一般,驚人的速度使得它瞬間來到青陽等人的面前。它后蹄一發力,其身子立即猶如惡狼一撲般沖了過去,鋒銳的爪牙在陽光的反射下投射出驚人的光澤。

青陽三人呈三才陣迎了上去,三人的配合也不是一朝一夕,故而此刻表現出驚人的默契,只見青陽五指成拳,體內黑塔轉動。幽黑色的王氣立即覆蓋在拳頭,王氣光芒蠕動下,一記直衝拳便是轟了出去。咚!

青陽的拳頭立即與金煌獅狼的爪子轟在了一起,在兩者接觸的一瞬間,青陽臉色便是微微一變,這金煌獅狼的攻擊力還真不是開玩笑的。一股凌厲無比的勁氣順著青陽的拳頭蔓延了過來。一聲悶哼,青陽的身子便是立即倒退幾步,為了化解那股勁氣,他不得不後退幾步。

然而在退步的時候,青陽的嘴角卻是微微一揚,因為此刻夏梨笑的和楊凌兩人已經是來到了金煌獅狼的兩側,呈兩翼攻勢。

「小衍千乘訣——剎那之眸!」夏梨笑的眼眸瞬間變為了紫色,一道驚人的紫色雷電便是橫空而出。重重地轟在了金煌獅狼的側身。

碰!


通靈境大圓滿,再加上小衍千乘訣的霸道力量。金煌獅狼如遭重擊,其龐大身軀竟是側移了好幾米,而攻勢才剛開始,楊凌此刻已經是手印結好,天空中忽然降下一道恐怖的雷電,雷電猶如虯龍盡數傾瀉在金煌獅狼的身上。

「九天神雷舞之雷柱殺!」

嘭!

一個激靈,金煌獅狼身上竟是被轟出一道焦痕,與此同時,金煌獅狼瘋狂地一聲慘叫,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它居然被可惡的人類偷襲到了。

然而,就在其準備還手時,忽然天空變得黑暗起來,無數道人影陡然閃現而出,他們渾身都瀰漫著不弱的氣息,雖說與青陽等人相比要差遠了,但奈何數量多,螞蟻多了都咬死象,更何況他們不是螞蟻。

他們是乾坤學院的新生,經歷了層層歷練挑選出來的新生!他們渾身虹光大綻,一道道恐怖的王氣攻擊從天陡射而下,欲要將金煌獅狼生生轟斃!

先前他們一直沒出現,正是青陽的策略,他們若是一開始便出現,恐怕會引起金煌獅狼的防範,到時候金煌獅狼更可能會召喚出一些棘手的小妖獸,這樣就麻煩了。

所以,一開始青陽就帶著夏梨笑和楊凌出擊,這樣一來可以減弱金煌獅狼的戒心,還可以伺機出手。而如今,眾人終於是等到了這個機會。

一玄境再強,難道還能夠在成十上百個化靈境、通靈境修王師的瘋狂轟擊下存活么?

金煌獅狼見狀目光首次浮現出驚恐之色,它心臟猛烈收縮,理智告訴它,必須逃!可是,就在其巨蹄要動起來的時候,一股刺骨的寒冷便是從其腳下凝聚而出。

「剎那之眸!」夏梨笑的眸子此刻已經變成了湛藍色,被其凝視過的空間,都會被冰封!

眼看著那漫天飛舞的王氣攻擊就要來臨,金煌獅狼怒了,一聲怒吼,恐怖的金光從其身上暴涌而出,那蹄子下的冰晶瞬間崩碎,它眼神怨毒地看了一眼夏梨笑,然而就在它以為可以逃之夭夭的時候,一股沉重的壓力陡然襲來,令得它重心失守,差點摔倒。

「重神眸。」夏梨笑冷冷地看著金煌獅狼,她的連鎖殺招,可沒那麼輕鬆就可以躲過去。

轟轟轟!

這時候,恐怖的王氣攻擊已經是接踵而至,無數道虹光猶如天災隕星般轟然落下,令得整個空間都彷彿轟然倒塌般震動,大地狠狠地顫抖著,那副場景,壯烈不已。

——

「龍虎霸王拳!」凌落當空一拳,勢如破竹般地轟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其面前一隻被迫降落的渾身瀰漫著火焰的雄鷹身上。

這是蒼炎鷹,炎角域的鎮守妖獸,雖然它也是一玄劫的妖獸,但可惜,它遇到的是凌落。原本蒼炎鷹以為憑藉著自己的玄氣攻擊,可以將對手轟得連渣都不剩。

可是,它萬萬沒想到,在其眼前的這個男人,居然以一種極為霸道的方式將其劫氣給生生擊散了!楊開這時候才是頹喪地發現,原來凌落的修為,早就達到了一玄劫!

而且,不是一般的一玄劫,他在金相王道上已經研究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一拳一掌間,盡皆是凌厲無比的攻擊,沒有絲毫柔弱之處。

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