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卓天還不知自己顯露的實力已經被某個小傢伙給惦記上了。

砰!

這次所有人看得都很清楚,那紫色的雷光劍氣擊在王愷良的劍身上,便是聽到“咔嚓”一身,一聲輕響,王愷良手中無堅不摧的神劍被斬成了兩半,而他本人也是受到氣浪的衝擊,狠狠地甩飛了出去,和王愷淳砸在了一起,真成了難兄難弟!

“你……真得很厲害!”

王愷良暈倒前吐出了一句。

王愷夜有些心慌了,他是看出來,卓天的實力高去他們太多太多了。

點子太硬,還是先溜爲妙啊,就想招呼起王愷苟帶着大哥二哥起身離開。

卻不想他剛掉頭時,王愷苟已經衝向了卓天,那瘋狂的模樣真如一隻瘋狗,猩紅的眸子顯得很是可怕,嘴角還露出明亮的水漬,更是顯得猙獰。

蕭霖腦袋一縮,害怕地躲到卓天的身後,不敢正視撲來的可怕的瘋狗!

“竟然是獸脈武者,呵,還真是少見啊!”

卓天卻是一愣,旋即訝道。

他和獸脈武者戰鬥過,對於那種瘋狂如野獸般的傢伙,他也是熟悉的緊,王愷苟普一撲來,他便很快分辨了出來。

“不過你的獸脈貌似不是很厲害啊!”卓天嗤笑一聲,對那瘋狂的傢伙沒有絲毫的畏懼。

問天反扣,左手一捏印訣,便是自掌心處閃出一道金燦燦的大鐘!

羅漢金鐘,這種雖然不是厲害的防禦招數,但對於這麼個低級的獸脈武者卻是夠了。

單手一揚,便是將金鐘拋了出去,罩住了瘋狂的王愷苟!

砰砰砰……


王愷苟如同瘋狗一般不停地撞擊的金色的大鐘,一陣陣轟鳴聲響起,但金鐘上淡淡的金光閃爍,便是將他所有猛烈的攻擊化解於無形。

哇唔!

王愷苟更是怒嚎一聲,身子微微有些發紅,臉色那瘋狂的模樣更是嚇人不已,身子已經完全匍匐了下來,雙手着地,好像真的要變瘋狗的樣子。

“還不乖乖收起你的兇性!”卓天怒喝一聲,手中印訣一轉。

金鐘上便是散出一陣肅穆的神光。

“嗡!”

一聲古鐘低沉的聲音悠悠盪起,所有人的心神猛地一顫,好似見到了真佛一般,身子都有些想要忍不住跪伏在地。

“啊!”

王愷苟低吼一聲,身上的紅光也漸漸散去,眼眸的血色漸漸平淡,恢復黑色的眸子,呆呆地看着四周的一切,木訥地撓撓腦袋,困惑不已。

“果然佛音喚醒人的神智很有用啊!”卓天暗想道,單手一揮,也是撤去了羅漢金鐘,對着他們淡淡道:“把大門修好,你們便滾吧!”

王愷夜連同剛剛被金鐘震醒的王愷淳,王愷良都鬆了一口氣,卓天沒有爲難他們,真是太好了。

這麼一場鬧劇下來,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根本不如卓天,顏家來了尊大神,他們惹不起啊,還是收拾收拾趕緊撤吧!

三人拉起有些木呆的王愷苟朝卓天不停地點頭哈腰,灰頭土臉地逃了出去。 “姐夫,你太厲害了!”

蕭霖的眼裏滿是小星星,目瞪口呆地盯着卓天。

卓天呵呵一笑,拍了記他的腦袋,微笑道:“你好好修煉也是可以的,別整天偷懶!”

蕭霖卻是一臉苦鱉樣,嘆息道:“我都沒什麼厲害的功法修煉,哪裏會有多厲害啊!”那小模樣小臉的,簡直把卓天給笑翻了。

卓天哪還不知道他的鬼心思,無非是看中的了自己剛剛的厲害劍招,想要學這麼一兩樣,他也挺喜歡這小鬼靈精的,捏捏他的小臉,故意眨着眼睛逗弄道:“厲害的劍招倒是算不上什麼,實力纔是王道,你好好修煉將實力提上來,到時候完全憑氣勢就可以壓制他們嘛!”

“那要等到猴年馬月啊!”蕭霖小嘴一癟,看到卓天那玩味的笑容,小腦筋咕嚕嚕直轉,哪還不懂他是故意的。

乾脆也是潑開了臉面,抱着卓天的大腿嚷嚷道:“姐夫,你答應過我要送我東西的,現在我不要了,就要你傳我一個劍術,一個厲害的劍術,不然我就不放開你了!”

卓天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這小子還開始撒潑了。

一拍他的腦門笑罵道:“有點男子漢的氣概好不好,爲了一個劍術就不要臉面了?”

蕭霖卻是頭也不太,死死地抱着他的大腿哼哼道:“跟厲害的劍術比起來,這些纔不算什麼呢,我要厲害的劍術,不然我告訴姐姐,讓她不給你上牀!”

卓天一拍腦門,身子一倒,心道這小傢伙在哪知道的這些東西,苦着臉無奈道:“教你還不行嗎!”

蕭霖這才微微鬆開小手,又換上一臉笑嘻嘻的模樣,道:“就知道姐夫最好了,我要學最厲害最厲害的那個金鐘的武技!”

“你不是要學劍術嗎?”卓天疑問道,他甚至想過把聖靈劍法傳給他,卻是想不通這小子竟然要學大羅漢金身術,那哪裏是什麼厲害武技啊,他也是在實力高王家四少這麼多的情況下才使出來,要是真正遇到一個平級的高手,這金鐘完全是不頂用的。

“劍術太麻煩了,我就學那個金鐘,剛剛那麼厲害的樣子,我纔不學其他的呢!”蕭霖揮揮手道。

“好吧,隨你!”卓天嘆道,既然這小子喜歡,就隨他去吧,取出一本卷軸來,乃是大羅漢金身術。

本來這鍛體武技應該是還給大海胖子的,不過在卓天給了他那麼幾把厲害的靈劍之後,這廝完全說服了他老爹,這卷軸也就沒要回去,一直保留在卓天的這。

蕭霖搶過卷軸,欣喜不已,哇哇直叫,拿着卷軸在院子裏到處跑,將卓天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щшш✿ ttκΛ n✿ C○

“還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小子!”卓天看着歡笑的模樣,也是搖頭失笑。

隨這小子瘋去了,卓天回到顏崖的屋內,見他正和顏冰在低聲談論些什麼,而後者的臉色紅雲飄飄,好像很是羞愧的樣子。

“全都解決了,不過可惜沒遇到那勞什子的韓家少爺!”卓天對着顏崖笑道。


“嗯!”顏崖也早料到卓天完全可以應付,微笑地點點頭。

顏冰卻是不知爲何,不敢看卓天,玉臉酡紅,小手攥着衣角。

“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生病了?”卓天疑惑地看着顏冰,不由伸出一隻手貼在她的腦門上,問道。

“啊……”

顏冰剛被顏崖揭穿對卓天的心思,心裏正害羞着呢,又被他這麼一弄,還是在親爺爺面前,更是大感羞愧,驚呼一聲,身子不自主地倒退。

但一時不穩,卻是失了重心,眼看就要跌坐在地上。

卓天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住,攬在懷裏,更是困惑道:“怎麼這麼心神不寧的,還在擔心爺爺?沒事,我會幫你一起的,別總像個負擔一樣壓在自己身上,要多笑笑!”

聽着耳旁的輕聲呢語,顏冰又是俏臉一紅,若是無人,她不覺有什麼,甚至會大膽的撲到他的懷裏,享受他溫暖的懷抱,但是在爺爺面前,她明顯矜持多了,微微掙脫一下,有些不捨地離開卓天的懷抱,輕聲道:“總是麻煩卓大哥了!”

只是那聲音低得好是蚊吟一聲,好在卓天也是修爲不淺,離她又近,這才聽個真切,摸摸她額前的秀髮,寵道:“你叫我一聲卓大哥,就是我的好妹子,我能不幫你嗎!”

“妹子?”顏冰和老者都是一愣,旋即前者的臉色紅雲瞬間消失,有些慘然地看着卓天,眼裏無名地起了一層水霧,顏崖也是有些驚愕失措,照之前卓天的種種表現,他還一直以爲是卓天追求自己的寶貝孫女,那些親暱的動作更是讓他確定,卻是沒想到是自己孫女的一廂情願,看着顏冰的模樣,不由搖頭暗歎一聲。

卓天撓撓腦袋,疑惑道:“冰兒,你怎麼了,怎麼剛剛還紅紅的臉色變得這麼白了,是不是真生病了,要不我帶你去找個醫師看看吧!”

顏冰聽他關心的話語更是心中大痛,她想要哭,但顧忌爺爺的身子,不想讓他擔心,習慣性地拉起卓天的大手,輕聲道:“卓大哥,陪我出去走走吧,讓爺爺一個人好好休息吧!”

卓天點點頭,顏崖也沒有阻止,他明白自己的孫女有話要對卓天說,有他在場,有些話總是難以啓齒的,柔和地對兩人笑笑,便是目送他們離開。


卓天被顏冰拉着,兩人走在有些落寞的顏家大院裏,坐在一個散落枯葉的小亭裏。

顏冰再也止不住心中的疼痛,一把拘上卓天的身子,咬在他的肩頭,狠狠道:“卓大哥,我恨死你了!”

卓天更是莫名其妙,顏冰這是怎麼了,自己做錯事了?

不由疑惑地問向仙子姐姐,“仙子姐姐,冰兒她怎麼了,剛剛不還是好好的嗎?”

仙子姐姐翻了個美麗的白眼,也是無語到了極致,卓天這傢伙,她都不知他是故意還是存心的。

難道看不出人家小姑娘是喜歡上他了嗎,平時調笑的那麼來勁,怎麼一到關鍵時候就笨的跟頭牛似的!

但她也不好插話,總不能對卓天說,這丫頭喜歡上你了,你娶了她吧,那感覺心裏總有點酸溜溜的滋味,乾脆裝作修煉,對卓天不理不睬。

求助無果,卓天也只得捉計地撫着顏冰的秀背,輕聲安慰這傷心的小姑娘。

====

<啊,食言了,一章到現在才更上,對不起大家了,這麼努力幫我頂上第一,這周強推,奮鬥了,稍後還會有四更送上,一起加油哈~> 顏冰也不知哭了多久,就這樣咬着他的肩膀,好在卓天的肉身經過紫電游龍魂魄的淬鍊,現在強悍了不少,不然還真承受不來。

衣裳溼了大半,天色也慢慢昏暗了下來,卓天撫着她的背脊,無聊地看着吹着晚風,心裏還一直以爲這妮子是對顏崖的病情擔心呢。

呼呼……

卻在這時,懷裏傳來了顏冰輕微的呼吸聲,卓天搖頭失笑。

這顏家他也不甚熟悉,小霖子拿了卷軸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顏崖他也不好去打擾,只得隨便找個房間,將她輕柔地放在牀上。

可是這妮子的小手卻是緊緊的攥着他的衣裳,怎麼也不鬆開,卓天苦笑一聲,只得任她這番模樣,坐在牀上修煉起來。

一夜無話。

當清晨的眼光照進屋子的時候,卓天也睜開了眼睛,一番修煉下來,實力又增進了不少。

越是修煉對這噬劍化魂訣越是驚歎,果然是好東西,一夜下來,實力增長了不說,還不覺身子有絲毫疲憊。

看着懷裏淚痕猶在的顏冰,幫她輕輕擦乾,看着蕭索的顏家大院,心裏也是嘆了一口氣。

若是他這麼走了,都不知道這小妮子怎麼承擔這偌大的負擔。

“起牀了,今天要去拍賣行看看有沒有蒼龍涎了,老爺子的身子可等不了我們拖太久!”卓天溫柔地揉揉顏冰的秀髮。

“卓大哥別鬧,人家睡得正香呢!”顏冰卻在他懷裏拱了拱,輕聲呢喃道。

若是旁人看到這場景,不認爲這一對青年是小情侶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無奈我們的卓天少俠卻偏偏不這麼覺得,沒辦法,誰讓他心思太純潔了呢。

卓天拎起顏冰的身子,晃了晃,笑道:“再睡太陽就照屁股了,看看你一臉的哭痕,都快成了小花貓了!”

顏冰揉揉彌矇的眼睛,困難地打着哈氣,自從遇到了卓天,她睡覺已經完全沒了防備,更是睡的不顧時辰,因爲她知道,有他在,不需要自己擔心那麼多東西。

昨天聽到卓天那妹妹的稱呼,她心中的高牆轟隆一聲就塌了,以至於對着卓天又哭又鬧。

好在這一麼一番下來,她也是下定了決心。

“卓大哥把我當妹子,不行,我要把他改變過來,我要讓他喜歡上我!”顏冰心裏暗暗想到。

這麼一個主意決定下來,顏冰也是來了精神,看着卓天的面容,突然伸着腦袋上前親了一記他的嘴脣,然後如同兔子一般驚慌失措地跳開,喜滋滋道:“不管是小花貓還是什麼,只要卓大哥喜歡就好了!”

第一次的親吻!

讓她害羞又青澀,吻着那溼熱的脣瓣,她的一顆小心臟已經撲通地賽過了小馬達。

卓天卻是被她這突然的一吻給愣住了,以前兩人皮鬧,親親臉頰也就罷了,但現在這舉動是不是有點過了?

他腦中閃過這一抹電光,旋即又是給自己打翻了,冰兒就像妹妹一樣,她最多也是喜歡和自己鬧罷了,沒什麼的,多想反倒讓兩人關係變的微妙。

卻在這時,顏冰已經照着一旁的鏡子整理起了衣裳,扭動着纖柔的細腰,不時一抹春光劃過,卓天看得大咽口水。

這大清早的,這丫頭是不是故意挑起自己的無名之火嘛!

卓天面色微紅,乾咳一聲,趕緊慌張地離開,連招呼都不敢打一個。

“嘿嘿,卓大哥害羞了,顏冰,繼續加油,終有一天卓大哥會喜歡上你的!”顏冰看着卓天灰溜溜地逃離,心中也是歡喜地驚呼了起來,對着鏡子中的自己鼓勵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