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強之一:秩序,源界,人族………”

說道源界時,天天解說員忽然停下了,神祕說道:

“你們可知道,現在源界已經發生驚天變故吧!!”

“卻!還用你說,所用都知道了!!”

“就是…還神祕的說什麼!卻!!”

“他白癡,別認真,認真你就輸了!!!”

………………

………

聽到的竊竊私語,天天心裏越來越火爆,臉上卻依然笑容,只有那微顫出賣了他。

可惡的傢伙們,我火大了!!!

但是爲了飯碗,我忍了!

“十強以誕生,明天請關注……天才之王!排名賽……謝謝你們關注!!”說完收工。

天天完全一口氣,公式化說完,瀟灑一甩頭。

“嘭嘭嘭!!!”

無盡煙花繽紛絢爛,綻放璀璨光芒。

一位位觀衆依依不捨的離開,當然他們不是捨不得參賽者們,更加不是……天天解說員了。

每一次的觀賽,他們都能獲得大大小小的收穫,得到提升實力的感悟。即使沒有什麼感悟,也能讓眼界開闊,見識那神祕詭異的招式。

十強之賽,對於諸天來說已經成爲一種期待。

第二天!

溫馨陽光灑下,勤奮生靈們,清爽起牀。

美好的一天,又來臨了。

聖夢天城,原本的源界,隨波逐流漂浮混沌之中,無盡的混沌之力,翻滾咆哮,卻無法撼動它分毫。

夢邪命終於可以離開王座,懶散的伸腰。

看見夢幻的聖夢帝國,不知不覺自豪的笑了。

在所用人臉上帶着喜悅,心裏兜着希望,每一位生靈都由光明的未來,那是他們可以真真實實可以觸摸的——未來…光明的未來!!!


即使淡然的微風也攜帶喜悅,飛翔遠方,讓喜悅渲染天下。

淡淡的風,輕輕的雲,涼涼的水!…

無盡天地之物,都充滿希望,光明!

這完全沒有黑暗之地,沒有痛苦的天堂,希望之源地……這是知道嗎?

完美!

這是所有人對現在生活之地的感覺,這是傳說不可能存在的……只存在人們的幻想之中!!

如果有人能看透聖夢天城的本質,一定驚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語:

“這不可能,完美無瑕,純淨神聖!爲什麼…爲什麼沒有一絲雜質,一絲暗黑負面元素!”

要知道,世界重來沒有絕對,就是所謂的無盡冰寒中,都蘊含其他元素,只是多少問題。

有人認爲,如果只有唯一本質,那是不可能有絕對的純淨,不管它多麼純淨,都會還有其它異物。

但是現在的聖夢天城,卻純淨得讓人害怕,雖然不一定答道絕對純淨,但也相去不遠了!

無盡的聖潔白雲托起輝煌巨城,那是原本的聖夢都城,但現在的聖夢都城卻非常冷清,原本熱鬧非凡的街道,只有大貓小貓一兩隻!

夢邪命漫步而來,望着冷清的街道,心裏感到一絲詫異:

“寶貝!怎麼人這麼少啊!!”一臉不爽的夢邪命,撇撇嘴。

“呵呵!還不是你們弄的!”

“我…們!!”夢邪命指着自己鼻子,詫異的問道。

“是啊!呵呵,你們一統源界,將它製造爲現在聖夢天城!現在所有的聖夢子民們,都忙得不開膠,替你收拾爛攤子,接受世界統治之權柄!”

“呵呵,他們真是勤快啊!哇哈哈哈!!!”夢邪命抱着後腦勺狂笑。

呵呵!要是他們看到,他們尊敬快到盲目的這一面孔,不知道會不會碎掉。

想到當聖夢的子民,目瞪口呆望着他們尊敬的第一太子,完全沒有形象狂笑。

一個個石化,崩潰的樣子。

“噗…呵!!”

溶於影子裏的殷韻瑩,香肩抖動,憋着笑意。

雖然殷韻瑩的一切動着,夢邪命一清二楚,但卻不知道,她爲什麼而笑,本想開口…

卻硬生生被身爲男子漢的東西,殺了回去。

“呵呵…對了?夫君,你是不是做過…對不起那位姐姐的事?”偷笑的殷韻瑩,忽然酸溜溜惡狠狠問道。

“什麼?”沒頭沒臉的提問。

夢邪命不知道,他的寶貝韻瑩問什麼?

“就是……那位!”說到這,殷韻瑩不由想到,那位完美讓人不會妒忌虛影。

殷韻瑩非常羨慕,那位的實力,在那原本千鈞一髮的時刻,她竟然只是玉手一揮,所有的難題,迎刃而解!

“誰啊!”夢邪命還是一臉茫然。

“可惡!不理了!哼!!”一時間,影子裏,再也沒有出來聲響。

漫步的夢邪命無聊了,不自覺的走到中間寢宮!

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閉目沉思!

光芒閃爍,睜開眼睛的夢邪命,又降臨幻界!

“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瘋狂的吶喊,勝利的喜悅,十強之爭,早已開始!

絢麗一劍,了卻一位可以成爲最強的天才,天之驕子!!

那孤獨之劍!

心靈寶藏 ,孤望獨一!

他就是諸天唯一的神劍,在他面前,什麼絕世之兵,都是放屁,不值一提!

望着那孤獨的身影,夢邪命脫口喊出:

“獨劍!!!”

不錯,那就是獨劍,雖然千年未見,彼此都發生大變,但獨劍特殊孤獨之氣息,夢邪命自認爲,不會認錯。

獨劍,是他葬天墓界認識怪人,與他只有兩次交集,但就是這兩次交集,讓即使現在,夢邪命心裏有人有他影像。

“哈哈哈!獨劍!原來他成爲十強之一,不知道現在的他,有多強!” 聖魔 ,就像無聊的孩子,尋道喜歡的玩具。

欲罷不能!

臺上的獨劍,絢麗一劍,解決對手,好像有感應般,轉頭望向遠方的夢邪命。

“轟!!!”

兩人四目相對,虛空波瀾奔騰。

“啊!!”

無盡狂風,將一位位可愛少女長裙掀開,展露誘人雪白長腿。

黑色,紅色,灰色,粉色,緋色……

“色狼……死吧!!!”

“轟隆隆!!!”

一飽眼福的男男們,被彪悍女俠女,狂甩,狂踩,狂砸………

“豔福……伴隨危險……值了!!!”

一位位高級色狼,色授於魂幸福的暈了!

狂暴的之風,來得快去的也快,原本渾身孤獨之息的獨劍,不會笑面容,破天荒的一笑。

那一笑,忽然雪地一朵火苗,沙漠一口甘泉,讓人癡迷呵護,想留下那一笑。

獨劍的一笑,雖然讓人心觸動,但夢邪命,卻沒有如旁人一般,癡迷!

“呵呵!不錯嗎?獨劍你會笑了,你看你一笑,俘虜了多少女孩子!怎麼樣有看上的嗎?”夢邪命調侃。

獨劍嘴角微微顫抖,沒有說話。

右手緩緩放在劍柄,渾身氣息一收斂。

大戰一觸即發!

“咕嚕!”

“咕嚕!”

花叢兵痞 ,滿含期待渴望,希望兩人快點……開打啊!

你們打也可以!殺也可以!!虐殺更加過癮!!!

快打啊!!

殺!

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