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竹,君子的化身。蘇東坡曾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正所謂“琴棋書畫養心,梅蘭竹菊寄情”,古代的文人墨客對竹子的偏好確是真真切切,無論居住環境或是文房用具都與竹雕有着緊密的聯繫。

竹刻做工費時,保存不易,存世量甚至比玉器還少。玉器工藝複雜,但不容易損壞,竹刻就不同了,別說是東搬西移了,一般的雕刻作品,如果前道竹材陰乾不當,輪到寒暑交替的時候,都有可能導致開裂。並且經過幾代傳承以後,很多人都不把竹木質地的東西當做寶貝。

正是由於竹刻保存不容易,人們不愛惜,大量的竹刻作品纔會喪失殆盡。

這就像犀牛角杯一樣,方飛揚聽師傅宋龍山說過,以前有大量的犀牛角杯都被磨碎入藥了,而沒有當做工藝品保存下來,這導致如今的古玩市場犀牛角製品動輒就是天價。

“哦,太棒了!…咯咯…飛揚哥,你今天的成果呢,有沒有淘到什麼寶貝啊?咱們可是打賭比賽的呀!”

蘇雅芝說到底還是個大學未畢業的女孩,此刻她已經忘記了自己用水清洗竹刻筆筒的錯誤舉動了,只有滿臉的雀躍和得意,同時還不忘詢問方飛揚淘寶的成果。

“你以爲,撿漏就像挑大白菜啊,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我現在還是兩手空空,什麼也沒有發現,這次是你贏了,我甘拜下風。”

方飛揚做出一副稽首認輸的模樣,還不着痕跡的捧了一把蘇雅芝,誇獎她慧眼識珍寶,已經得到了宋老爺子的真傳。

蘇雅芝被方飛揚幾番“馬屁”拍得輕掩着小嘴,咯咯的笑個不停。

既然方飛揚空手而歸就要履行請客吃飯的賭約。

兩人一看才上午十點多,就準備去這座古玩城的下面幾層樓看看。這裏面的商家衆多,面對的消費羣體也是不同,藏品豐富,品種繁多。其中不乏價值連城的古董大件。方飛揚決定去見識見識,開開眼界也好!

兩人來到電梯入口,乘着自動扶梯來到了六樓。

這裏的店面裝修都比較上檔次,不過風格卻是大相徑庭,應該是古玩市場統一規劃要求的。透明的玻璃貨櫃上分類放置着形態各異的商品,究竟是貨真價實的古玩古董還是披着一層外衣的現代仿品,這就要考驗每個人的眼力了。

兩人本來就抱着欣賞的態度,遇到一家稍微有點特色的店鋪就衝進去玩玩。碰到那些造型奇特的老物件,兩人還相互討論,交流交流,互通有無。

方飛揚和蘇雅芝還在一家玉雕店裏看見一件高約2米,寬1米的大型立體玉雕。這是一件仿照故宮博物院藏品雕制的“大禹治水圖玉山”,通體採用一整塊獨山玉,依玉料之行琢成高大的玉山。

高聳的山頂、突兀的巨石、險峻的山道、斧劈的峭壁、繁茂的樹木,以及大大小小的山洞,整個畫面展現的是在極其峻險的高山山人們緊張勞動的場面。店老闆告訴兩人,儘管這是一件仿品,但是也聚集了當代手藝高超的玉石匠人耗時兩年才完成的,價值絕對超過千萬。

方飛揚也唏噓不已,這件重型立體玉雕現在價值就超過千萬了,那百年以後,當它成爲名符其實的古董以後,那該是什麼個價位呢?

按照樓層,一邊走一邊看,方飛揚和蘇雅芝兩個年輕人幾乎把這裏所有的商鋪看了一個遍。因爲這座古玩城一共八層樓,其中這一到四層是做餐飲娛樂的,而在五到八層的這些古董鋪子裏,他倆以欣賞品鑑的眼光,走馬觀花,也不求能淘到什麼寶貝,因爲這些商鋪的老闆一個個都經驗老道、眼光毒辣,想在他們店裏撿漏比登天還難了。 方飛揚和蘇雅芝在這棟八層樓的古玩城裏,不知不覺又閒逛了一個小時。

兩人一看時間也接近中午了,於是商量了一下就在樓下的餐飲店裏挑一家有特色的解決一下溫飽。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這裏店鋪經營的大部分是國內知名的餐飲連鎖店,也有金陵當地特色的鴨血粉絲、鹽水鴨、砂鍋獅子頭等等。

兩人並不着急做決定,先圍繞着幾家店面走一圈,看看客流量再說。俗話說,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句話也適合於挑飯館吃飯。只要看看哪家的生意特別好,食客爆滿的程度就是強有力的廣告招牌。

正待做決定去哪家餐館,這時蘇雅芝看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飛揚哥,你看,這家店鋪的裝修風格,真搞笑,呵呵…”蘇雅芝指着電梯旁邊一家新開店鋪。

方飛揚扭頭轉身一看,原來這家店鋪以前也是家餐飲店,而且是一家火鍋店。現在居然改造成一家古玩店了,看這樣子應該是最近兩天才營業的。玻璃門上貼着的火鍋套餐的促銷廣告和宣傳圖畫還沒來得及清除乾淨。

“現在人們都開始認識到古玩市場存在的巨大商機,經營傳統的飯店肯定沒有古玩交易賺錢容易,這家店的老闆估計也是受不了誘惑,投身古玩界了,只是有點心急了,哈哈哈…”

兩人全當看到了一個笑話,一笑而過之後,擡腳準備離開。

剛轉身,就聽見這家火鍋店改版的古玩店裏傳來一陣哀求聲:

“老闆,你就行行好,再看一眼吧,這書是我公公那一代留下來的,以前聽他說過很值錢的,怎麼會是假的呢,要不是家裏老伴最近病得厲害,我也不會拿出來賣的…”

說話的是一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的,個子不高,穿着普通的格子外套,手裏正拿着一本看似書籍的東西站在櫃檯前懇求店老闆做些什麼。

“走,走,別在囉嗦了,我說你一個老太太家沒事就好好在家呆着,拿着一本印刷品字帖糊弄誰呢,哦,看準了我這家店新開,釣魚來了,是啊?”

感情這店老闆將這位老太太當做騙子了,言語間也不客氣,直接把她往外趕。


“什麼釣魚啊,我哪有時間釣魚啊,我家老頭子在醫院躺着呢,我這不沒辦法才把家裏傳下來的的東西拿出來賣嘛…”說這話的時候,老太太滿臉的哭腔,眼淚都快留下來了。

外面的蘇雅芝看得有些不忍心,偷偷地拉了方飛揚一把,小聲說道:“不如,外面幫幫這位老奶奶吧。”

方飛揚本來不想管這件事情的,這年頭騙人的手段層出不窮。他也不知道里面這位帶着什麼藏品來鑑定的老太太是不是演技派的騙子。集寶軒的王樹斌的故事就是發生在身邊的例子,被人花兩年時間設局佈陣,用一個精心仿製的五彩寶葫蘆瓶,騙走了那位王老闆600萬。而那件事情裏面,參與局中的其中一個騙子,不也有一個老太太嘛。

所以面對這種情況,方飛揚處事比較傲謹慎。

但是,蘇雅芝都開口了,那他也只好過問一下,先了解一下事情的緣由,再做決定。

兩人不聲不響的走進了這家由火鍋店改造成的古玩店。

到處四周看看,也側耳傾聽老太太和店老闆的對話。

聽口音,這位老太太應該是地地道道的金陵本地人,說話間帶着那濃濃的金陵口音方飛揚是不會聽錯的。

從老太太和店老闆的對話內中,方飛揚大約知道了,這位衣着樸素的老太太的公公以前應該是個喜歡收藏字畫碑帖的收藏家,這次老太太帶過來東西其實是一本碑帖拓本,紙張蠻多,厚厚的一大本,方飛揚在門口看,還以爲是一本書呢。

看樣子老太太想把這十幾頁的拓本賣給這家店的老闆,但是店老闆卻不看好這東西,而且言語間很直接明瞭,還說老太太這是“釣魚”行騙的手段。

先不管這位老太太是不是騙子,這位店老闆的眼力可不是一般的差啊,居然把拓本說成印刷品字帖。隔行如隔山啊,這樣的水平也想學別人開古玩店。

“奶奶,你手裏的這件東西能給我看看嗎?”方飛揚上前一步,面帶微笑的問道。

這位老人家本來就滿面愁容,一雙粗糙的手緊緊的抓住那本拓本,遞給這個店老闆,希望老闆能再看一眼。這是聽見旁邊的一位年輕人好像在和她說話,急忙轉過身來。

老太太剛想說些什麼,就聽見店老闆輕蔑的笑了笑,“這東西有什麼好看的,不知道在哪裏搞來一本破字帖,冒充古籍善本來了…”

老太太本來就有心思,而且看樣子也是沒見過什麼世面,被店老闆這麼一擠兌,頓時想說的話又咽了下去。

方飛揚沒有理會店老闆,接着對老太太說道“您不介意的話,就給我看一下,如果是個老物件我就買下來。”

本來老太太已經不抱希望了,一聽眼前這個年輕人似乎想買,毫不猶豫的將這本碑帖拓本一把塞到他手裏。

“嗡!…”

竟然有影像畫面出現,方飛揚大吃一驚。

“沉住氣,能感知到影像畫面也不代表這東西是老貨,上次自己不也能感應到葫蘆瓶造假嘛…”方飛揚屏住心神,仔細的看着這段影像的內容。

畫面中,一位身穿白色的圓領長袍,頭戴方桶形帽子的中年男子正挽着衣袖,手持毛刷在一塊石碑上均勻的刷塗一層粘稠的的液體,接着再將一張厚宣紙輕輕地敲打,使之陷進石碑字跡的凹縫處,最後左右手各持一個拓包,查看墨色的色澤後,由上而下的正打,將墨汁全碑上色。

方飛揚竭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激動的心情,心道:畫面裏這個中年男子正在給碑文製作拓片呢,看着穿者打扮應該是宋代的服飾,那頂方桶形的帽子,好像叫做“東坡巾”。

方飛揚此時可以確實,這十幾張拓本確實是老物件,而且還是宋代的碑文拓片。

“這位奶奶,剛剛我在旁邊聽你說,這十幾頁拓本是你家流傳下來的,對嗎?”

方飛揚輕手輕腳的翻動這些古老的紙張,生怕稍有不慎損壞了其中的一頁,那樣就損失大了。

老太太見眼前這個小夥子談吐文雅,言語間也很有禮貌,不像是個壞人。而且他旁邊還站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穿着打扮很是得體,也是一臉善意的看着自己。

老太太一肚子苦水正沒地方倒呢,現在有人主動問起,就嘩嘩的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將自己的故事說了一遍。

蘇雅芝心地善良,見一直讓老人站在這邊也不是個事,於是攙扶着老太太出了這家古玩店,先去對面的那家餐廳裏坐下,倒了一杯熱水給老太太。

原來,正如老太太一開始所說的那樣,她公公在世的時候儘管家境並不富裕,但是也喜歡搗鼓一些字畫、碑帖,那時候關注碑帖拓本的人少,這種收藏完全是個冷門。

後來公公去世了,她的丈夫是一名高中教師,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這些碑帖拓本就一直封存在家裏沒動。

一個月前,她的老伴患了腦中風,躺在醫院裏爬不起來了。家裏人慌了神了,兒子媳婦把幾年的存款都拿出來給老頭子看病,可是老頭子這一病,花費開銷太大,子女們也是工薪階層,時間一長生活上也負擔不起。


老太太知道兒女們也盡力了,趁着今天是星期天,回到家中從壓箱底的櫃子裏,將封存的這本碑帖拓本翻出來揣進懷裏,爬上公交車就來到夫子廟古玩市場,希望能將這東西賣掉,帶一些錢回家,緩解一下家裏的困境。

老太太聽鄰居說過,古玩市場裏最正規的地方要算這棟八層樓的古玩城了,於是老人家從一樓逐層尋找,一直走到四樓都沒有看見一家古玩店,全是吃飯的地方,心裏着急了,正想是不是來錯地方了。終於在四樓的電梯邊上看見一家新開張的古玩店,就直接進去了。

下面的事情,方飛揚和蘇雅芝都知道了。

方飛揚安慰了一下眼睛絲潤的老太太,決定要出把力,幫她們家一把。於是他輕輕點了點桌上的這本碑帖,說道:“奶奶,這件東西你打算賣多少錢?”

“這個…具體它能值多少錢,我也不知道,你看一萬塊行嗎?”

老太太完全是用商量的口吻給方飛揚報了一個價錢。

“一萬塊?…”方飛揚想了一下。說實話,他對目前市場上碑帖拓本的信息瞭解的不多,這方面的知識他也欠缺。他唯一掌握的資料就是前兩年滬海一家知名的拍賣公司,拍出的一件明末清初的墨拓紙本,冊頁三十二開,成交價是12.5萬元。

但是那件拓本上有藏印、有鈐印,有名人的留字,所以價值比較高。但眼前的這本縱約30釐米,橫16釐米的碑帖,方飛揚雖然已經確定它是宋拓,但是沒有藏印,沒有鈐印,沒有跋文,拓本內容出自何處還有待考證。要說它能不能值一萬塊,還真不好說。

算了,既然是幫助別人,就不要計較那麼多了,想到這裏,方飛揚微笑着說道:“這樣吧,這件東西我很喜歡,我一萬就一萬,我要了!”

老太太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只是稍作猶豫,就一口答應下來,她本以爲年輕人要討價還價一番的。

老太太滿臉的愁容,到現在纔算是完全散去,一臉的欣喜,對方飛揚連聲道謝。

不過方飛揚身上可沒有帶着這麼多現金,他和蘇雅芝領着老太太來到古玩市場入口那邊的一個銀行提款機。取出一萬塊現金交給了她,最後還幫老人家付錢打了一個出租車,送她直接去醫院。方飛揚怕這裏人多手雜,老人家好不容易得到的一萬現金被賊人扒竊了就糟糕了。 方飛揚目送老太太乘車離開,心中充滿感慨!

蘇雅芝則是很開心,她有點崇拜的看着方飛揚,說道:“你剛纔是故意以一萬塊買下那本碑帖的,其實這件東西不值這麼多錢,對不對?”

蘇雅芝冰雪聰明,看見當時在樓上,方飛揚低頭猶豫了片刻,再加上這丫頭有一定的鑑定基礎,眼力勁也不差。她看出這件拓本是老物件不假,但是它的價值不一定很高,而方飛揚肯定也知道,是想乘機幫這位老人家一把。

不過蘇雅芝只說對了一半,方飛揚是有心想幫幫這位老太太,但是這本剛到手的碑帖拓本究竟值不值一萬塊,他心裏也說不清楚。因爲考證它的來歷和出處需要相當專業的水平。並不能以影像中看見的它出自宋代某人的拓印,就草率的給它定個價錢。

方飛揚看見蘇雅芝因爲這件事,臉上一直掛滿甜美的微笑,左右臉頰上還露出一對淺淺的小酒窩。一路走着還又蹦又跳的,嘴裏哼着歌曲。

“好了,該去吃飯了,已經到中午時間了。”方飛揚容易飢餓的毛病又範了。

“嗯,今天我們各自得到一件藏品,我嘛,毫無疑問是撿了一個小漏,至於你嘛,則是做了一件好事。按照比賽規則是我贏了,理應是你請客吃飯,但是爲了獎勵方飛揚同學的樂於助人的高尚品質,我決定這頓午飯…還是由你請客…不過我買單…咯咯…”

蘇雅芝故意拉長聲音,大喘氣說話。宣佈完結論,又咯咯的笑起來,她的眼睛笑成了彎月型,睫毛很長很黑,兩片溼潤的嘴脣微微張開,露出一口整齊潔白如小貝殼般的牙齒。

兩人既然出了古玩城,就不打算回頭進去吃飯了。

萌寶坑娘為妃 ,兩人就找一家名叫“淮揚人家”飯店,嘗一嘗淮揚美食。

這個時間點正是吃飯的時候,飯店裏的生意也比較好。


方飛揚乘着蘇雅芝點菜的這功夫,還仔細看了一下週圍的這些顧客。這些人嘰嘰喳喳在餐桌上和自己的同伴或談生意,或聊趣聞,還有好幾位好像是特意帶着什麼家傳寶貝趕到這片古玩市場,請裏面的負責鑑定的古玩的專家掌掌眼的。

看着那幾位眉飛色舞的談論着祖上傳下來的的老物件,方飛揚感慨萬端。 隱婚千億總裁︰小嬌妻,撩一送一 、千年古都的居民們,骨子也都流淌着古玩收藏的血液。而且自古以來金陵城中從不缺乏酷愛古玩、崇拜和追求藝術的大藏家。

人們常用一句話形容金陵城中的人們,說,“窮、窮、窮,家裏還有三擔銅”。意思是說即使這座古都裏不太富裕的那些羣體,家裏也有一些傳承幾輩子的老物件,能值一些錢。就像吃飯前遇到的那位老太太家中一樣,不要小瞧了他們。

同時方飛揚也期望着那位躺在病牀的老人能儘快好起來。

……

午飯,方飛揚照樣吃三個人的飯量。

基本上是,方飛揚在吃,蘇雅芝在看。

女孩子嘛,總喜歡注意自己的身材,在飯店裏蘇雅芝只是吃了一小碗米飯加上一點蔬菜。接着就“欣賞”着對面的方飛揚將四個鐵獅子頭,一隻叫花雞,一盤時令蔬菜,還有三碗米飯全部送進了肚子。

“飛揚哥,你現在每頓都吃這麼多嗎?也不嫌撐得慌呀…”蘇雅芝笑着問道。

方飛揚抽出一張餐巾紙抹了抹嘴巴,一本正經的回答道:“還不是被你外公逼得,他每天都要我習拳練武,做高負荷的運動,我體內的能量當然消耗的的快啊,不多吃一點,很快就餓了。”

“哎喲,你還和我外公學功夫了啊,告訴你哦,他可是很厲害的…三五個你這樣的放在他面前,都不夠他打的…呵呵”

蘇雅芝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開起了方飛揚的玩笑。

“我現在也不差啊,面對那些挑釁滋事的人,我都不用出手,大喝一聲就能把對方震住…你信不信?”方飛揚吃飽喝足,靠着椅背,正大光明的欣賞美女,還能和美女說說笑笑,逗逗樂,真是人生一大幸事也。

“聽說啦,我的大英雄,昨晚華姐就把你們在樓下由於停車位和人家爭執的事情告訴我了…”

蘇雅芝說到這裏,感覺自己用詞不當,“我的大英雄”這個稱呼似乎太曖昧了一點,反應過來後,頓時俏臉飛紅霞,不好意思的將頭深埋在胸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