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路上穿越羣山,遇見個把大膽的兇獸,秦陸六道魔輪飛斬,直接吸納對方的精血元神,放入萬化熔爐中祭煉。

前方,兩座青山高聳入雲,難見真容。

“嘩啦”水響,兩道萬仞高山之間是洶涌而下的黑色瀑布。

黑色瀑布中厲鬼呼嘯,白骨皚皚,這是九幽空域極爲厲害的鬼陰瀑布,瀑布裏的每一滴水都是融化了厲鬼精魂的玄陰黑水,對人的神魂具有極強的腐蝕作用。

可是,在這條瀑布中,秦陸意外的發現一個強大的氣息。

確切的說,一名男子正精赤着身體,揮舞着一把黃銅彎刀,瘋狂的對着瀑布劈斬。

厲鬼遇上凌厲刀芒,就像飛雪遇火般融化掉,散作細碎的水沫飄散。

吸納?這名赤身男子正在吸納厲鬼的精魂。

秦陸神念一掃,發現這名男子的氣息如威如獄,身上的真氣流轉異常靈活,好似有千百個齒輪齊齊運轉,迸發出強悍的力量。

武聖靈慧境?竟然遇見這樣的強者。

“哈哈哈- –”男子突然轉身,他一頭金髮根根豎立,就像暴怒的雄獅。

“韋橫舟?”秦陸認出了對方。

韋家大公子韋橫舟,和師兄風入松是同一代人,也是不世出的武道天才。

“秦陸!”韋橫舟冷冷的盯着秦陸,他的眼中有嗜血光芒,好似隨時會撲過來將秦陸撕碎。

“出招吧!”韋橫舟淡淡的說,他緩緩的舉起黃銅彎刀,神情肅穆。

秦陸沒有動手,他平靜的問:“我爲什麼要和你鬥?”

韋橫舟狂笑道;“就爲了武道,傾力一戰!”

聲震蒼穹,意態驕狂,熊熊戰意令九天失色。

秦陸感受到了澎湃的戰鬥氣息,他的熱血登時沸騰。

“秦陸,戰鬥之前,我要謝謝你救了寶兒!”韋橫舟說了這麼一句,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整個人彷彿靜默的魔神,在醞釀驚天動地的一擊。

秦陸凝神應對,提聚精氣神。

兩人若兩座山峯對峙,不同的是,韋橫舟除了要應付秦陸,還要應付頭頂的鬼陰瀑布。

不過,他並未在意。 “這不公平!”秦陸突然開口道。

韋橫舟的眼睛依然緊閉,他的嘴脣動了:“很公平!我畢竟是武聖靈慧境的強者。”

“很好!”秦陸讚了句,然後也閉上了眼睛。

“嘩啦”水響,韋橫舟頭頂的玄陰黑水散作黑龍飄蕩,整條瀑布被他吸納乾淨。

“唰!”韋橫舟睜開眼睛,雙目神芒暴射,若殺神降世。

身影飛騰,若大鵬扶搖直上,裹挾萬千玄陰黑水,形成直達蒼穹的壯觀黑色旋風。

“轟隆”,韋橫舟轟出一拳,黑色旋風化作一頭十里長的鬼龍,咆哮着撲向秦陸。

鬼龍急速的穿梭,空間出現龜甲狀的裂痕。

能夠在堅硬的九幽空域中留下空間裂痕,這頭鬼龍蘊含的力量太過磅礴了。

以強破強,你越是強橫,我越要和你一戰。

秦陸雙手緊握天魔長戟,狠命劈下,驚天神芒直接斬在鬼龍的龍頭上。

鬼龍的龍首高高揚起,表面浮現出青色的龍鱗,堅硬異常。

天魔長戟斬在上面,迸發出一溜火花。

秦陸長戟猛地一壓,在鬼龍表面狠命一拉,鬼龍龍身現出一道血口,龍背也耷拉下去,萎頓不堪。

韋橫舟並不慌亂,他的手臂青筋暴閃,閃動着青色的光芒。

右手手臂以恐怖的速度暴漲,直接沒入鬼龍龍身內,和這條鬼龍融爲一體。

鬼龍碎空手,韋橫舟的絕學。

黑色魔氣沖霄,這隻可以撕裂天穹的鬼龍手猛地一抓,拳勁如山,砸在天魔長戟上,將秦陸的身子打得倒歪。

這下碰撞實打實,兩人的力量竟然勢均力敵。

強者對決,力量相若的,比拼的就是武道神通。

韋橫舟精赤着上手,他收回右臂,雙手緊握住黃銅彎刀。

金色刀芒破空,整片空域盪漾着金色的光芒,千重刀浪怒卷,一顆顆星辰像是在隨波逐流。

靈慧境的武聖果然非同凡響,出手之際引動天地的本源力量,好似空間都在掌控之中。

秦陸毫不懷疑,若是韋橫舟願意,他幾乎可以在天玄大陸任何一處空間內穿梭自如。

這就是靈慧境界強者的力量。

秦陸並未退縮,天魔長戟幻化出千道弧形刀芒,這些刀芒或作獸行或作鳥飛,千變萬化,聲勢震天。

金色的刀浪分成兩半,秦陸身影如電,天魔長戟斬落,地獄裂縫突兀的出現在韋橫舟身側,想要將他吞噬掉。

秦陸與韋家的韋青禾訂立過盟約,可若是韋橫舟不服,一切的協議都會被推翻。

擊潰韋橫舟,向他展示自己的實力,這纔是強者所爲。

地獄裂縫邊緣,黑色魔火野草般瘋狂滋長,好似要將這片天宇都燒化掉。

一頭頭魔神手持戈矛,逆天而戰,從地獄裂縫中迸射出驚天魔氣刀芒,粉碎虛空。

“虛無神舟!”韋橫舟騰身而起,一艘金色鉅艦出現在他的腳下。

鉅艦撞破空間,一團團雲氣在船底激盪,船身凝聚無數風雷,鉅艦勢不可擋的撞擊在地獄裂縫上。

天搖地動,空間龜裂,無數陰風從空間裂縫中呼嘯而出,嗚嗚聲似萬魔哀嚎。

“韋橫舟,你有神舟,莫非我就沒有?”秦陸一笑,踏上逍遙神舟,使用相同的撞擊手法,狠命的撞擊在虛無神舟之上。


碗口粗細的雷電若巨蟒糾纏,空中瀰漫着浩蕩的雷霆氣息,無數眩光沖霄而起,將漆黑如墨的空間切割成一道道。

“痛快!痛快!”秦陸指揮者逍遙神舟猛烈撞擊,悶響若戰神巨鼓,震徹雲霄,天邊的雲彩被衝擊波轟擊得潰散。

沉悶的撞擊不斷,天地眩光閃耀,空間內黑白變幻,陰陽顛倒。

兩艘鉅艦對撞了千百下之後,虛無神舟的表面終於出現一道淡淡的印痕。

“可惜!”秦陸嘆了口氣,眼裏滿是歉意。

“不可惜!”韋橫舟突然出刀,金色刀芒斬在虛無神舟的船舷上,將虛無神舟斬作兩段。

“韋兄何故如此?”秦陸的歉意更重。

“哈哈- –”韋橫舟金髮根根直立,身上的肌肉鼓脹,如同虯龍:“秦兄弟,武者不拘泥於物,這件神舟既非神器,不要也罷!”

韋橫舟的黃銅彎刀握在手中,金色的罡氣若烈陽噴薄,映紅了天宇之上的星辰。

這是全力一擊的徵兆,韋橫舟雙手高舉彎刀,神情肅穆異常。

真正的對手,值得他全力出刀。

“斬盡萬魔!”斬魔刀的絕殺一刀,驚鬼泣神。

此刀一出,金色刀芒映照整片天宇,漆黑如墨的星空迎來了難得的白晝。

炫目刀光若彗星橫掃蒼穹,那一團團爆裂的刀氣若暴風雪冰封萬里。

這一刀是如此強橫,秦陸心中熱血澎湃,六道魔輪橫空出世,震懾萬方。

魔輪的黑色刀氣若千軍萬馬橫衝直撞,刀氣破空的聲音匯聚成巨大的轟鳴,就連頭頂的星辰也覆蓋了一層寒霜。

上古魔神的威能,又豈是小小的一方空域所能承受的。

六道魔輪震動,魔神的嘶吼穿越千年風塵,這一刻所有的靈氣都瘋狂涌動起來、調動起來,若山呼海嘯洶涌出擊。

金色的刀芒幻滅破碎,韋橫舟持刀屹立在罡風中,他**的身體上血肉翻卷,留下一道道恐怖的刀痕。

“咳!”韋橫舟咳了兩下,殷紅的鮮血從他的嘴角流出,身軀晃動兩下,卻兀自挺立着。

“好,很好!”韋橫舟的眸子裏閃動着亮光,眼眸深處的戰鬥意志毫不減退。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戰鬥狂人,若單論刀法,自己的九式霸刀縱然要勝過他,也得費不少心力。

秦陸的六道魔輪實在太過強悍,單是魔輪內蘊含的力量就足以擊敗韋橫舟這等高手。

看來,若是日後要想取得武道上的提升,還是少依仗這等神器爲好。

“韋兄,你並沒有輸,若論刀道修爲你我在伯仲之間。”秦陸說的是大實話,像韋橫舟這樣的強者不需要安慰,也用不着安慰。

“我知道!”韋橫舟穿好金色戰甲,面色如常道:“秦陸,我很久都沒有這樣痛快一戰了,謝謝你!”

贏要贏的暢快,輸也輸得光明磊落,韋橫舟不愧是俯仰天地的奇男子,單這份氣度就足以令冷家兄弟學上一輩子。

“秦兄弟,這是我平生第二次失敗,你很強。”韋橫舟道。

像韋橫舟這等強者會敗在誰手裏?秦陸很想問一下,礙於情面卻不好開口。

韋橫舟的眼睛望着天宇深處,無限神往道:“十年前,我與你師兄風入松傾情一戰,敗在他劍下。沒想到十年後又敗在你手裏!看來東陽先生門下弟子都是人中英傑,不可小覷啊。”

言談之間,韋橫舟大有惺惺相惜之意。

能和這樣心懷磊落的人結交,也算一件美事。

秦陸看着韋橫舟大步前行的雄健身影,不由得跨步上前,和他並肩走在一起。 “咣噹- – -”天宇的另一頭突然響起了雄渾的鐘聲,這是演武大會結束的信號,秦陸和韋橫舟加快速度朝着聚集處走去。

空中,傳送法陣已經開啓,白霧繚繞,神光閃爍,不少參賽者帶着一身血腥氣從幽冥鬼府的各個角落趕來。

慘烈的搏殺,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隕落。

人數雖不多,但這些人都是武聖級數的高手,放眼整個天玄大陸,能夠達到武聖這種級數的,也不過數千人而已,其中大多數都是低階武聖。

選擇就是這般殘酷啊!

秦陸嘆了口氣,站到了傳送陣裏,時空變幻中,他又回到了聚集地。

高臺上,神機武王神情肅穆,人皇卻已離開。

星辰罡風吹拂着北漢戰旗獵獵作響,這面戰旗金絲織成,五爪金龍栩栩如生。

秦陸仰望龍旗,心生感慨:不知道要多少男兒的熱血才能鑄就這煌煌霸業。

正思忖間,各路人馬都已到齊,書記官記錄各自的戰功,並大聲的報數。爲了檢驗戰果,參賽者需當衆展示。

“莫少白,斬殺惡魔二十一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