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刀疤男面目猙獰,右手提著一把五虎斷門刀,舔了舔嘴唇,目中帶著殺機的看著趙陽和王大劍。

見到這名刀疤男,王大劍身子猛然一震,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質問道:「小倩姑娘,你不是說,第九層是醉紅樓的姑娘居住的地方嗎?這個男人會從第九層下來?」

刀疤男哈哈大笑,右手一動,手中五虎斷門刀指向王大劍,毫不留情的嘲笑道:「你這頭蠢驢,智商簡直比小狗還低,事到如今,你竟然還相信小倩這娘兒們的鬼話,也活該你今晚死在這裡,你是豬嗎?」

豬!

一頭蠢豬!


沒錯,王大劍就是一頭蠢豬,說他是蠢驢,都高估他了。

王大劍貪財好色,經常被女人沖昏頭腦,這一次,他也正是栽在了女人手裡。

王大劍滿臉悲憤,大吼道:「其實,本城主早知道醉紅樓有貓膩,可是,本城主捨不得這裡的騷娘兒們,所以才會有今日之禍啊。」

王大劍簡直悔不當初,他非常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可是,他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

刀疤男仰天大笑道:「你這頭蠢驢,恐怕不知道吧,醉紅樓里所有的娘兒們,都是老子玩剩下的,哈哈……」


一邊說著,刀疤男隨手一拉,將一旁的小倩拉進懷裡,上下其手,滿足自己齷蹉的yuwang。

看著刀疤男如此囂張,王大劍悲憤無比,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他簡直死的心都有了。

刀疤男得意的笑道:「王大劍,你這頭蠢驢,非常無辜,本來你不該死的,不過事到如今,我們也不可能放過你了。」

事已至此,他們的確不可能放過王大劍,王大劍身中劇毒,此時弄死王大劍,是最省事的。

如果,放任王大劍離去,王大劍將劇毒逼出體外,以王大劍造化境的修士,和城主的身份,必然會對醉紅樓動手。

此時,刀疤男得意洋洋,彷彿穩操勝券一樣。

自打他從第九層下來之後,就沒有正眼瞧上趙陽一眼,一直在跟王大劍講話。

這是為什麼?

因為,在刀疤男眼裡,趙陽只是一名氣海境修士,根本微不足道,無足輕重,任由自己宰割。

獨家婚寵:男神追妻路漫漫 ,以後,武元城便是自己的天下了。

對方如此漠視自己,令趙陽十分不爽,他問道:「喂,你們這一對狗男女,不拿本少當人嗎?為什麼不問問本少的意見呢?」

「你的意見?」

刀疤男目光一閃,露出一絲不屑,鄙夷道:「你不過區區一名氣海境修士,就是一坨臭狗屎知道嗎?老子想把你踩在腳下,就把你踩在腳下。」

臭狗屎?

你他娘的才是臭狗屎呢!

你們全家都是臭狗屎!

趙陽氣憤無比,怒道:「本少真是受不了你們,動不動就出口成臟,本少是一個文化人知道嗎?」

「哈哈哈……」

刀疤男哈哈大笑,用小拇指挖了挖鼻孔,從鼻孔中挖出一坨灰白色的鼻屎,塞進嘴巴里囂張的咀嚼起來,得意的笑道:「老子不光不講文化,還不講衛生呢,你能咋地老子?」

刀疤男非常囂張,用鼻孔對著趙陽,囂張的說道:「這個世界,拳頭最大知道嗎?別管你智商多高,素質多高,擺在你面前的事實便是,老子的拳頭比你大,你就必死無疑。」

我靠!

你他娘的真令人噁心!

對於這樣的奇葩貨色,趙陽已經不想說什麼了,既然你認為拳頭最大,那便讓你看看本少的拳頭吧。

一個箭步衝出,趙陽催動全身力量,全力的一拳轟出,大罵道:「去死吧,蠢驢!」

刀疤男冷笑一聲,隨意的一刀劈砍而出,大笑道:「小崽子,自尋死路!」


刀疤男出刀,趙陽出拳,從表面上看,趙陽似乎吃了一些虧,實際卻並非如此。

刀疤男這一刀,只是隨意的一刀,因為他本身便是陰陽境修士中的佼佼者,而趙陽只是一名氣海境修士,在他眼裡不值一提。

所以,他十分輕敵。

而趙陽則不提,刀疤男低下的智商和素質,徹徹底底的將他激怒,他這一拳,乃是飽含怒氣的一拳,堪比修為較弱的造化境修士全力一擊。

轟轟!

拳頭和刀刃撞在一起!

審判與重生 ,一聲金石之響,一股能量波動擴散而開。

隨即,刀疤男整個人倒飛出去,手中的五虎斷門刀脫手而出,他和五虎斷門刀分別掉落在兩旁。

這一次交鋒,刀疤男居然完敗!

趙陽站在原地,身子連動都沒動一下。

「噗!」

刀疤男哇地噴出一口鮮血,目光驚駭欲絕,用手指著趙陽,難以置信的道:「怎麼可能!你個小崽子,竟然擊敗了老子,這怎麼可能?」

這一次交鋒的結果,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

小倩呆若木雞。

包括醉紅樓的那些騷娘兒們,一個個目光獃滯,望著趙陽。

王大劍喜不自勝啊,大喊道:「趙少威武!趙陽爺爺威武!趙陽祖宗威武!」

激動之下,他竟然喊趙陽祖宗了。

原本, 撒旦總裁,別愛我 ,他身中劇毒,實力只剩下兩三成,斷然逃不出這醉紅樓。

卻沒成想,趙陽大發神威,輕鬆擊敗刀疤男。

趙陽走到王大劍身邊,笑眯眯的摸著他的頭,笑著說道:「你這頭蠢驢,終於認祖歸宗了啊,好啊,好啊。」

聞言,王大劍臉色微微一紅,他也知道,自己有點無恥了。

王大劍諂媚的說道:「從今以後,小人便是趙少的狗腿子,趙少叫小人往東,小人絕不往西,趙少叫小人睡女人,小人絕不睡男人,趙少叫小人吃屎,小人絕不喝尿。」

王大劍當即立下軍令狀,願意為趙陽的馬前卒,為趙陽出生入死。

他的命都是趙陽救下的,自然對趙陽萬分感激。

趙陽雙眼微微一眯,笑眯眯的問道:「還有呢?」

王大劍一愣,「還有什麼?」

趙陽笑眯眯的說道:「本少是問你,還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哦,小人知道了。」

王大劍眉毛動了動,馬上心領神會,明白趙陽話里的深意,說道:「小人願意奉上所有財物,以及小人的城主府,和城主府里所有女人,小人對趙少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對於趙陽的尿性,王大劍略知一二,他以為,趙陽問他索要好處呢。

只是這一次,他卻會錯了意。

趙陽不耐煩的說道:「你這頭蠢驢,智商真低,你是豬嘛?本少是讓你留下遺言,你整這些沒用的幹嘛?」

「遺言?趙少,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大劍聞言面色一變,瞪大眼睛望著趙陽。

「本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死了。」

這時候,趙陽已經不耐煩了,原本王大劍腦袋的手,直接拍下,拍在他後腦勺上。

啪!

王大劍的腦袋,如同爛西瓜一樣爆炸開來,場面極其血腥。

毫無預兆的!

趙陽,竟然一巴掌拍死了王大劍!

一巴掌拍死王大劍,趙陽緩緩收回手,喃喃自語道:「殺了這頭蠢驢,本少都覺得髒了自己的手。」

嘶!

包括小倩、刀疤男在內,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倒抽一口涼氣,這個小崽子,竟然殺了王大劍?

前一刻。

這個小崽子還和王大劍談笑風生,下一刻,便悍然動手,怎麼會這樣?

這個小崽子,殺人不眨眼啊。 趙陽悍然出手,擊殺王大劍,驚呆了所有人。

小倩、刀疤男都非常不理解,看起來,趙陽和王大劍好像是同一陣營的戰友,趙陽卻翻臉不認人,弄死了王大劍。

這個小崽子,究竟在想什麼?

刀疤男面色陰沉的道:「小崽子,老子真他娘的懷疑,你腦子是不是有病?你和王大劍那頭蠢驢,可是處於同一陣營,那頭蠢驢雖然身中劇毒,但,他畢竟是造化境修士,你們二人聯手,我們也要畏懼三分。」

「可是現如今,你卻親手殺了他,這又是為何?」

不光刀疤男十分不解,連小倩也無法理解趙陽的做法。

趙陽冷冷一笑,道:「本少一向光明磊落,乃是人中龍鳳,豪傑中的豪傑,又豈能與那頭蠢驢聯手。那頭蠢驢貪污腐敗,中飽私囊,禍害武元城的百姓,本少早就想弄死他,你們給他下毒,正好遂了本少的意,不費吹灰之力的弄死他。」

刀疤男冷笑道:「你個小崽子,他死了,接下來輪到你了。」

刀疤男從地上爬起來,抹了抹嘴角殘留的血跡,看著趙陽,眸光冰冷。

適才,王大劍沒死的時候,固然身中劇毒,但依然能發揮出兩三成實力,他和趙陽聯起手來,醉紅樓恐怕要被兩人干趴下。

現如今,趙陽親手幹掉了王大劍,幹掉了自己一方的幫手,只剩下趙陽一人,孤掌難鳴。

刀疤男又重新拾起信心,要弄死趙陽。

刀疤男大笑一聲,道:「小崽子,老子知道,你或許是一個天才,但是,你要懂得一個道理,天才不等於強者,只有給天才充足的時間,才能成長為一個強者。」

「今天,老子便要滅殺天才,你終究只是一名氣海境修士,沒有了王大劍,你孤掌難鳴。」

刀疤男囂張至極,天才又如何,你終究只是一名氣海境修士,老子這裡,有一堆陰陽境修士,磨也能磨死你。

刀疤男大叫道:「大家都出來吧,滅殺天才了。」

刀疤男這一聲大叫,從第九層樓梯處,猛地衝出來一大批陰陽境修士,足足有十幾位。

這十幾個陰陽境修士,皆是一臉冷笑的看著趙陽。

這個小崽子,竟敢在醉紅樓囂張,簡直活膩味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