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戰鬥的一陣子,雖然殺了不少的聖族人,可是依然有不少聖族人從界門的縫隙中出來。

李雲感覺這樣下去不行,這些聖族人根本就殺不完。

必須想個辦法才行。

想到這裏,他一邊對付身邊的聖族人,一邊朝着徐明峯他們說道:“諸位,這樣戰鬥不行,必須想辦法封印界門才行,不然這些異族怎麼都殺不光。”

衆人也覺得李雲的這話有理,只見徐明峯說道:“李龍主說的不錯,這樣下去是不行,劉大師,你能不能把界門封印重新封印好?”

劉慕容皺了皺眉頭,想了一會兒才說道:“不行,別說還有這些異族在,即便是他們不在,我也一時半會封印不了界門。”

他早已經看過界門的情況了。

界門損傷的還比較嚴重,先要修好界門,才能重新封印界門。

這裏面有很多功夫,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

何況,現在他們還有這麼多對手在,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管界門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們只能快點解決身邊的敵人,這樣才能封印界門,不然的話,恐怕一切都無事於補。”

李雲說道。

“李龍主說的對,大家放大招吧,都別藏着掖着了,要知道現在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

徐明峯語氣嚴肅的說道。

他知道,這些人的來歷都不簡單,肯定都有底牌在。

不到緊要關頭,這些傢伙是不肯動用底牌的。

“徐館主說的不錯,要儘快解決他們,拖久了不好。”

劉慕容點頭贊同。

“呵呵,想解決我們,就憑你們這些螻蟻嗎?”

聽了衆人的話,紅髮冷笑了一聲。

這些地球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說要解決他們。

連獨孤殘都冷笑了一下。

“哼!”

龍天青冷哼一聲,說道:“徐館主說的對,大家別藏着了,不然讓這些該死的異族小瞧了我們。”

шшш◆тt kǎn◆¢ ○

說完,他第一個把底牌拿了出來。

只見他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很強的氣勢。

他的實力在這一刻猛地上漲了三分。

龍天青此時鬚髮皆張,打出了自家的最強絕招。

轟隆!

一聲驚天的巨響傳出來。

地動山搖!

只見一股恐怖的能量洶涌而出,龍天青身前的聖族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全部化爲了齏粉。

一眼掃去,他周圍方圓三十米內的聖族人全部死光了。

由此可見這一招的威力。

看到這一幕,紅髮與獨孤殘瞳孔一縮。

可是接下來讓他們臉色一變的事情發生了,只見衆人在龍天青露出底牌之後,也紛紛出了底牌。

隨着他們一個接一個動用出底牌,周圍的聖族人全部死絕了。

現在大殿中唯有剩下紅髮與獨孤殘而已。

就在這時。

徐明峯與苗天峯也動用了底牌。

徐明峯的面前出現了一尊大鼎,這尊大鼎通體火紅,越三米多高,裏面傳出來驚人的能量。

看到這座大鼎,在場的人除了李雲之外,全部一驚。

“春秋鼎!!!”

衆人真是太震驚了,萬萬沒有想到這座百年沒有出世的春秋鼎竟然在徐明峯手裏。 玄天魔帝

春秋鼎是一件非常古老的神兵,在兵器譜上排名第十二,相傳是上古時期的一個大能煉製出來的。

威力驚人。

不過,春秋鼎在百年前已經消失不見,現在竟然出現在徐明峯的手裏。

權少的閃婚妻 ,徐明峯揚了揚嘴角。

這座春秋鼎其實一直在葉蒼穹手裏,是他當分館館主的時候葉蒼穹給他的,被當成基地市分館的鎮館之寶。

除非是危險時刻,否則徐明峯不會動用春秋鼎。

而以前徐明峯沒有碰見過危險時刻,所以就沒有用過春秋鼎。

別人自然不知道這座鼎在他手裏。

直到此刻,危險已經降臨,徐明峯才把它拿了出來。

——上次徐明峯遇見危險,之所有沒動用春秋鼎,是因爲他當時根本沒有把這座鼎放在身邊。

鎮館的重器,他怎麼可能帶在身上。

春秋鼎出現之後,被徐明峯灌入了大量的能量,只見它熠熠生輝,散發出熾烈的光芒。

突然,徐明峯猛地雙手向前一推,大喝道:“去!”

霎時之間。

春秋鼎便朝着紅髮撞了過去。

另外一邊。

苗天峯也動用出了底牌,只見他拿出一枚丹藥,一口吞下去。

啥時只見,他的氣勢快速贈漲。

展眼的功夫,苗天峯的實力便增加了五成。

剛纔他吞下的是一種古老的聖丹,可以增加五成的實力。

別小看這五成實力,以苗天峯的實力再增加五成實力,是非常恐怖的。

苗天峯髮絲飄動,緊盯着對面的紅髮,大喝道:“究極火拳!”

說完,一拳打出去。

頓時,一條火龍衝出來,氣勢強大,朝着紅髮衝去。

紅髮見狀,早已經變了臉色。

但是,他不得不迎接上去,因爲他早已經被徐明峯兩人的氣機鎖定,想擺脫都不容易。

轟隆隆!!!

火龍與春秋鼎同時撞在了紅髮身上,啊的一聲慘叫,紅髮全身龜裂,最後砰地一聲便炸開了。

只見一股血霧噴了出來。

與此同時。

另外一邊的劉慕容也動用出底牌,一下子將獨孤殘打飛了出去。


偷吻小丫頭 ,一口血吐出來,然後,他跳起來便轉身逃了。

他已經看見紅髮死了,不可能再留下來送死。

看到獨孤殘負傷逃走,衆人都沒有去追。

因爲,還有界門的事情要解決。

衆人看向了那扇界門,而徐明峯收起春秋鼎之後,也來到大家的身邊看着那扇界門。

依然有聖族人從界門的縫隙中擠出來,不過出來一個就被李雲他們殺了一個。

一邊看着界門,徐明峯一邊說道:“劉大師,現在怎麼辦?”

衆人也都看着劉慕容。

在所有人裏面,恐怕也只有他有能力再次封印界門。

“讓我想想。”

劉慕容看着界門皺眉。

這扇界門不僅被打開了一條不大的裂縫,上面還有十幾條裂痕,明顯傷到了損傷。

衆人見劉慕容在想事情,也都沒有去打擾他。

過了兩分鐘的樣子,劉慕容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他說:“有了,我可以先把這條裂縫封印起來,然後再修好界門。”

“既然如此,可全看你的了。”

徐明峯說道。

“光我一個人完不成這個工作,必須要找人幫忙。”

劉慕容說道。

“找誰幫忙,你說。”

徐明峯說道。

“跟我一起來的那些人,他們必不可少。”

劉慕容說道。

“這個簡單,等會我去把他們帶來就是。”

徐明峯想都沒想就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