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與此同時時光的刀身上,竟又多出了一道口子來!

楚天南面色逐漸猙獰起來,喉嚨裏發出了野獸般的低吼聲,鮮血不斷地從他的嘴角留了下來! 砰!

一道金光從天空的旋渦中向四周盪漾開來,籠罩天空的那些烏雲,被這道衝擊波直接衝散。

以楚天南和金初堯爲中心,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露出了被烏雲遮蔽的天空。

中間的烏雲全部被吹散,但是旁邊的烏雲卻依然籠罩在周邊你的城市,讓人有種錯覺,就像是天空破了一個大洞一樣。

人們沒有看到,在陽光之下,有兩個像芝麻一樣大小的人影,懸在那高空之上。


金初堯身體有些萎靡,身上衣服也變得破爛不堪,他枯瘦的手掌捂住胸口,忍不住咳出了兩口血來。

而那七星也碎得只剩三顆了,正懸在他的身前,緩緩地上下起伏着。


“年輕人!你很強!”金初堯有些疲倦地擡起眼皮,看向眼前那個被陽光籠罩的男子。

楚天南身後的俠客已經消失不見,只是一手提着刀,負手而立。

時光的刀身之上,竟然也是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彷彿隨時都會蹦碎掉的樣子。

楚天南身上的衣服,也是十分的破爛,嘴角雖有些血跡,但卻是沒有一絲受了重傷的樣子。

他冷冷地盯着金初堯,踏空而行,向着金初堯緩步走去。

金初堯身前的三顆珠子十分的靈性,好像感應到了危險的來臨,開始不斷地顫動起來。

“在殺老夫之前,能否告知,你爲何要滅我金家滿門!”金初堯實在想不通,有什麼深仇大恨,會招來一個年輕人對金家的屠殺。

“哼,前輩莫不是要告訴晚輩,你根本不知道你們金家做了什麼事嗎!”楚天南停下了腳步,在他看來,金初堯只不過是想苟延殘喘罷了。

金初堯也聽出了楚天南的冷嘲熱諷,有些尷尬地搖頭笑了笑:“也罷也罷,不論金家對你們做了什麼,會引來你將金家滅門,這也是我們金家的命數,既然老夫技不如人,那也毫無怨言。”

說完,金初堯就閉上了眼睛,任憑楚天南處置了。

楚天南雖然殺伐果斷,但是也絕不是個不明是非的人,從金初堯的話裏,他可以聽出,這個金家人,好像根本就不知道金家所作所爲。

“那好!我今天就讓你死個明明白白,見了閻王爺,莫說我楚天南濫殺無辜!”楚天南高聲喝道。

“你們金家一脈,爲了利益不惜通敵賣國,爲奪我產業,傷我家人,而我乃是華夏鎮北王!有權定你們金家叛國之罪!將你們金家滿門抄斬!”


金初堯聽到這一代的金家人,居然通敵叛國,不由得睜開了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

直到許久,這才喃喃說道:“唉,這一輩金家人也是墮落了啊!居然忘了根本,這也是罪該萬死啊!雖說我是金家贅婿,也自然要承擔這個責任。”

“你說你是鎮北王?莫非我華夏北邊戰亂,已被平息了?”

楚天南淡然道:“是!我華夏已將北蠻勢力,擋在了北境之外!我正是鎮北之王!”

金初堯突然仰天長笑起來:“哈哈哈!好好好!男子漢大丈夫,自當爲國爭光!金家忘根通敵,罪無可恕,能死在鎮北王手上,老夫也是心甘情願。”

“只不過…到了九泉之下,愧對亡妻,愧對金家的列代祖宗…”

“來吧!”

金初堯深吸了一口氣,收起了僅存三顆的七星,挺直了身板,面對楚天南。

楚天南這下聽清楚了,這名老者恐怕已經是存活了非常久,甚至早已經不問世事。

並且他也和自己一樣,乃是一個贅婿,這不由得讓楚天南的心中,多了一絲共鳴。

難怪從他的身上,顯露出的是一絲正氣,沒有金家人那些人,骨子裏都透着一股邪氣。

楚天南懸在半空之上,沒有移動一分,與金初堯對視了良久,然後長嘆了一聲,收起了滿是裂痕的時光,朝着柳家的院子飄了下來。

“年輕人?”金初堯不解地喊道,這楚天南明顯就是要放了自己。

楚天南並沒有回頭,只是淡然道:“金家已經爲他們的所作所爲,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我看前輩也是跟此事無關,我不想多造無畏的殺孽!”

隨着楚天南飄落地面,金初堯也降到了他不遠的地方。

“你這是看不起老夫嗎?”金初堯有些不依不饒地問道。

“我念前輩修行不易,又並非此事參與人,性情也並非金家那些人一般,所以我沒必要枉殺無辜。”楚天南扶起地面的火離,就要往遠處飛去。

金初堯卻是喝道:“好一個沒必要枉殺無辜!雖說我是金家贅婿,金家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我也是有脫不開的干係,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就是我替金家還華夏的!”

說着,金初堯伸出右手,將內力全部憋到右臂之上。

只見他右臂不斷地膨脹起來,所有的血管彷彿都要被撐爆了一般,皮膚都呈現出可怕的血紅色。

砰!

一聲巨響,金初堯的右手臂猛然爆炸,右臂直接變成血肉骨頭的碎渣,向四周炸開。

“這…是…我替…金家…還的…利息…”

由於在空中戰鬥的時候,金初堯已經身受重傷,此時又強行炸開自己的手臂,再強大的人,也無法接連承受如此大的打擊。

只見金初堯殘破不堪的身體,搖搖欲墜,踉蹌了兩步後,直接躺倒在了地面上,整個人已經不省人事了。

楚天南只是側過臉去,不由得搖了搖頭,暗歎了一聲,他撥通了其他統領的電話。

“你們速來柳家,將所有柳家參與叛國之人,全部斬殺,然後再派一輛車……”

楚天南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將火離帶到了其他的統領那邊去,帝都的四大家族叛國一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四個家族已經全部滅門,那自己的商業危機也算是不攻自破了,將一切都交給邵華打理,也全部都能走入正軌。

而此時,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趕到魔都,去看看昏迷不醒的陳蒹葭,不論花費多少金錢,也要救治她。 魔都第一人民醫院的病房內。

蘇玲瓏害怕還有殺手會襲擊陳蒹葭,徹夜都不敢閉眼,直到天亮的時候,這纔有些疲倦的睡了過去。

牡丹卻是守在病房門口之外,把玩着昨晚從殺手那繳來的匕首,熟練地在指縫間不斷來回翻轉着。

就在此時,走廊的那頭,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牡丹立即將手中的匕首收了起來,一改之前囂張跋扈的樣子,並收拾了一下衣服的整齊度。

等到那人來到病房門口的時候,她微微躬身:“王座!”

“這不是在北境不需要這麼多禮節。”

來人正是趕來的楚天南,他的手上還提着一份煲好的排骨湯,他透過病房門口的觀察窗,朝裏面望了望,發現蘇玲瓏正趴在陳蒹葭牀邊睡覺着。

楚天南本來想進去給她蓋件衣服,但是現在已經是中午時分,太陽也十分的溫暖,爲了不影響她的休息,就忍住了衝動。

“王座,要不要我進去叫下嫂子。”牡丹恭敬地說道。

“就讓她休息一下吧,我們去旁邊說說。”

說着楚天南率先走到了樓梯口處,然後才問道:“昨晚過來的時候,有沒有什麼情況?”

牡丹點了點頭道:“有,我來的時候,已經有一個殺手,正在追殺嫂子,不過已經被解決了!”

楚天南聽完一驚,沒有想到殺手比他預想來的更快,但是他更加擔憂玲瓏的安危:“玲瓏她有沒有受到傷害?”

“還好嫂子十分的機靈,也算是有驚無險,並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不過她也是一夜都不曾閤眼,所以我就在外面守着他們倆。”

牡丹有簡單地複述了一遍,昨晚發生的的事情。

整個過程雖說是險象環生,但好在蘇玲瓏和陳蒹葭並沒有什麼大礙。

楚天南讓牡丹拿着那一壺湯,自己則大步走向了這層主任醫師辦公室內。

“主任醫師你好。”

楚天南敲了敲打開的門,看到裏面有一名醫生,正坐在電腦前辦公穿着白大褂的醫生,見他長得跟門口上值班表一樣的照片,於是有禮貌地打着招呼。

主任醫師推了推眼鏡,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和藹的問道:“這位家屬有什麼事嗎?”

楚天南笑着走了進去,然後在醫生面前坐了下來:“你好,我是陳蒹葭的家屬,不知道她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呢?”

主任醫師聽到楚天南說是陳蒹葭的家屬,不由地又扶了下眼睛,開始打量了楚天南一下,語氣有些沉重地說着。

“唉,我們也做過了多項檢查,並且調來了其他地方的大醫生,也是沒有檢查出陳女士究竟是哪裏不對,就像…”

主任醫師說到這裏,也停頓了下來,因爲覺得自己這個猜想十分的可笑。

“就像什麼?”楚天南聽到了主任醫師的判斷,當然是趕緊詢問。

主任醫師緊鎖着眉頭,拿着陳蒹葭的病例,越看眉頭越鎖越緊。

“就像是被抽乾了靈魂,然後肉體卻依舊保持着正常人的運行!”

主任醫師還是搖着頭,說出了自己對陳蒹葭病情的看法。

楚天南聽完後,也不由地皺起了眉頭,這算是什麼答案,什麼叫沒有靈魂的軀體。

他有些激動地拍住桌面,發出碰的一聲,然後從椅子上噌的一下站起身來,質問道:“你這算什麼答案!沒有任何病的話,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是昏迷不醒啊!”

主任醫師被嚇得往後一縮,有些結結巴巴地說道:“這位家屬請息怒啊,我說的可是千真萬確。”

“你看,陳女士身體的各項檢查報告,沒有任何問題,可以說是一個健康到不能再健康的身體。”

“但是偏偏卻是一直陷入昏迷之中。”主任醫師將手中的病例拿到楚天南的面前,給他指出身體指標的報告。

楚天南雖然看不懂這些數據,但是數據後面允許範圍內的參考值,楚天南一個個對比下來,全部都是在正常的數值。

這下子可令他有些摸不着頭腦了,一個人什麼都正常的情況下,怎麼會昏迷不醒。

想起來金家會採取的卑劣手段,他還是忍不住向主任醫師醫生確認道:“你確定身上沒有一點傷口之類的東西嗎。或者有沒有服用過其他藥物呢?”

主任醫師感到自己的醫德品質,被人質疑了,於是表情十分的嚴肅地說道:“我們可都是專業的,已經全部都給陳女士檢查了一遍,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異樣的地方。”

楚天南喘着粗氣,但還是有些沮喪地走出了房間,但是他還是有些不甘心,於是掏出手機,向帝都那邊打電話。

“邵華,我要你將帝都最好的醫生,給我帶到魔都第一人民醫院來!”楚天南的口氣不容置疑。

邵華哪裏敢怠慢,也不敢在繼續休息,馬上啓程就向第一醫院那邊出發。

楚天南走到了病房前面,坐在了一排排的椅子上面,將頭靠在了牆壁上,閉目養神。

“王座,怎麼樣?”牡丹提着保溫壺的熱湯,湊了過來問道。

楚天南只是搖着頭,並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也是欲言又止,最後才睜開眼睛說道:“我已經讓邵華,將帝都最好的醫生,也都帶到這座城市來。”

牡丹即便在憨,也聽出來陳蒹葭的情況,並不是十分的樂觀,也就不再多說。

隨着時間慢慢地流逝,終於看到了邵華帶着幾名醫生,正風塵僕僕地在這一層尋找楚天南的身影。

快穿之打倒白蓮花 王座,他們來了!”牡丹看到這麼一羣人,叫醒了正在閉目養神的楚天南。

因爲剛剛的大戰,讓楚天南也受了不大不小的傷,所以他趁着這個時間段,開始閉目調息。

當邵華看到楚天南時,趕緊大步地走過來,並一一介紹了這些帝都十分有威望的醫生。

楚天南趕緊將手中的病例遞了過去,這些名醫一一傳閱,但是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病人並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檢查出來的數據都是正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