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別叫我媳婦,我還沒嫁給你。」柳狐玥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的手,好冷,並不同於那晚的溫暖,這種冷,就像冰塊一樣,讓她急急的抽回自己的手,往後連退了幾步。

目光怔怔的落在他的手上:「你的手……」

鳳逸軒反而淡定的笑:「很冷,是吧?」

神武逍遙客 ,臉上的那抹笑繼而淡去:「晚上極熱,白天極冷。」

柳狐玥咽了口口水,這種反常的溫度一就是中了毒,二那就是他根本就不是人。

可是,他明明是鳳灝君生的兒子,怎麼可能不是人。

「你中了毒?」柳狐玥低呼了一聲,想到了皇后對鳳逸軒表露出來的厭惡,又想到了鳳逸辰對鳳逸軒的耍弄,而他為了裝傻,被迫吃下毒藥又有什麼不可能呢?

他到底為了什麼而要這樣傷害自己?

鳳逸軒擺了擺手:「暫時死不了,放心,為夫也不會讓你守寡的。」

柳狐玥深皺眉頭:「真的中了毒?難道是太子下的,還是……」

「你心疼為夫了。」柳狐玥在自言自語嘀咕時,突然感到頭頂一熱,沉沉的聲音自上方傳來,她猛然抬頭,對上了鳳逸軒平靜的雙眸。

她想後退,可他卻先將她撈入了懷裡,下巴強行頂在她頭頂上,說:「別動。」

柳狐玥鬼使神差的不動,雙眼卻不停的轉溜。

鳳逸軒平靜的對她說:「其實還好,那些毒根本無法傷害為夫,為夫可沒那麼弱,你夫君可是很強大的人物哦。」

如似哄一個小孩一樣的語氣,大掌溫柔的托放在她的腦袋后。

柳狐玥聽完他的話,便又想起了風塵公子,大陸上唯一一個擁有三系天賦的人只有那個神秘的風塵公子。

那晚他沒有給她答案,不過,今日他說的一句話便又讓柳狐玥把他跟風塵公子聯繫到一塊。

「總有一件事情,你得先跟我坦白。」

PS:各位親,最近有人說女主名字的最後一個字無法閱讀,如果化簡來寫,女主就叫「柳狐月」,我文中的那個字,前面加了一個「王」的偏旁! 柳狐玥雙手抵在他寬大的胸膛,用力的推了推,仰頭,目光嚴謹的直視他。

鳳逸軒唇角微勾,淡淡的笑問:「難道你是想問本王為什麼會看上你。」

柳狐玥嘴角狠抽了幾下,這個人可以不那麼自戀嗎?

當日鳳逸軒選擇她的情況她也清楚,他不過是為了讓鳳逸辰對他自己放心才聽從鳳逸辰的話而指定她為妻罷了。

她可沒有自戀到以為眼前的男人喜歡她,才選擇她的。

「你可以正正經經的跟我談話嗎?」柳狐玥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把眼前的男人給推開。

可男人哪裡肯讓她離去,雙手一緊,便將她嬌小的身子也抱了起來,她雙腿立刻離了地,令柳狐玥又憤又惱,咬牙,狠狠低喃:「你……」

「有人來了。」鳳逸軒不但沒有收斂嘴角的笑,反而抱著她在破廟內轉,笑聲驀地從破廟裡傳了出去。

秦悅只聽到那個「傻子」呵呵呵的笑聲,踏入破廟,就見「傻子」抱著柳狐玥轉圈圈,似乎很是歡樂。

柳狐玥則是被他圈的頭都暈了,這個臭男人,又趁機吃她豆腐。

且看,他將自己的整張臉埋在了她胸前的柔軟,像個孩子一樣的蹭她,讓她想掙扎也無力。

秦悅站在破廟外,一臉陰沉的看,目光帶著濃濃的殺氣,雙手環臂,便將自己的身子倚在大門,像看一對小丑一樣的盯著鳳逸軒跟柳狐玥看。

柳狐玥目光狠狠的甩向秦悅,聲音稍大的吼:「停,給我停下來。」

鳳逸軒在人前倒是十分聽從柳狐玥的話,立刻停下了轉圈的動作,輕輕的把柳狐玥放下。

著地后,柳狐玥身子一晃,最後重重跺腳,便穩住了那有些暈呼的身體。

她扶了扶額,回頭狠狠的瞪了鳳逸軒。

鳳逸軒齜起了牙,嘻嘻的笑,又恢復了那般傻傻的表情。

妻心有毒:總裁立正跟我走 九小姐,小的奉老爺之命,來看護你跟鳳王爺。」秦悅放下環臂的雙手,站直了身子,似笑非笑的說,而他的目光卻是肆無忌憚的在柳狐玥身上來回的掃,眼中帶著滿滿的淫味!

只是短短的時間裡,這小娘們倒是越長越美。

柳狐玥冷笑:「秦悅,你可以不這麼看著我嗎,讓我覺得想吐。」

直白的一句話,令秦悅收回了嘴角的笑意,卻沒有動怒:「小九兒這是怎麼了,有你這麼跟表哥說話的嗎?」

「表哥?」柳狐玥挑起了眉頭,一臉迷茫的問:「我娘還有你秦家這樣的親戚?」

別以為你有張臉,就可以貼過來套近乎。

秦悅眉頭皺了了一下,看著眼前這個伶牙俐齒的女子,怎麼都覺得跟以前的柳狐玥相差甚遠。

「九表妹,你真的沒事吧,是不是進入古洛森林后給嚇壞了膽兒,見了表哥都不叫,讓表哥看看,是不是哪兒傷著了?」秦悅朝她走來,完全無視站在柳狐玥身後的男人。

在秦悅眼裡,鳳逸軒就是一個傻子,一個毫無反擊之力、一個比愛媳婦還更愛糯米糰子的傻王。 然而,就在他走近離柳狐玥不過三步多的距離時,他認定為傻子的男人,不知何時撿來了一根木棍,從柳狐玥身後跳了出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秦悅身上亂棍爆打一通。

「你這壞人,不準靠近我媳婦,壞人壞人壞人,大壞人。」

「砰、砰、砰——」鳳逸軒兩手抓著棍子,連續爆打,手不間停,力度用盡。

一棍又一棍的打在秦悅的肩膀,讓秦悅連躲都躲不急,只好抱著頭,後退。

可他後退,那鳳逸軒就跟著往前。

最後秦悅調頭跑,大聲喝道:「傻子,你他奶奶給老子住手。」

那樣大聲的一吼,倒是令鳳逸軒怔住了打他的動作,他表情特別傻又特別搞怪的看著秦悅,儘管如此,可還是能夠看得出鳳逸軒「護妻」的猙獰表情。

鳳逸軒回過神來,看著被自己打得滿臉包的秦悅,他還是覺得不夠盡興,揚起了木棍,又準備進入下一輪的爆擊時,秦悅突然抬手阻止:「停——」

鳳逸軒再一次停下來,卻是憤憤的說:「你又不是我媳婦,我為什麼要停。」

「我有糯米糰子。」

「哼,我才不吃壞人給的糯米糰子。」鳳逸軒抬起了腳,狠狠的踹在秦悅的腿上。

秦悅沒想到鳳逸軒的力氣會這麼大,他強撐了下來才沒有讓自己跪下來,但是,鳳逸軒這一腳,也把他給徹徹底底的激怒。

現在無人,而秦悅又把鳳逸軒當成什麼也不懂的傻子,所以,也就毫不忌諱的表露出自己原本的面貌。

「傻子, 我的矮子王日記 ,這個美人,將會嫁給我。」秦悅就是要刺激鳳逸軒,讓他知道,他不過是一個傻子,他能擁有柳狐玥全是因為他老爹是皇上。

鳳逸軒攥緊了木棍,一臉糾結又又疑惑的表情:「你,你你在說什麼?」

「哼,我說你是一個傻子,若不是你老爹是皇上,你根本娶不到媳婦,你去問問你身後的那個女人,她愛你嗎?我呸,她是在利用你老爹的權利想繼續留在連雲城罷了,等今年的成年儀式過去后,這個女人一定會把你拋棄的。」秦悅指著柳狐玥,字字句句重重的吐出。

柳狐玥聽后,已經明白了秦悅為什麼要跟出來。

他無非就是想挑撥她跟「傻子的感情」,好讓傻子先不要她,到時候,皇上也沒理由保柳狐玥這個「廢物」繼續留在皇城了。

這個把戲,簡直太弱了。

柳狐玥不語,就由著秦悅自個自娛自樂,她相信眼前的男人有他自己的判斷力。

鳳逸軒倒是跟柳狐玥把持著同樣的心態,看秦悅這隻跳樑小丑玩。

且聽秦悅又道:「我秦家什麼美女沒有,你需要娶一個廢物?如若你想要媳婦,我秦家多少女子任你挑選,怎麼樣,跟我去一趟秦家看看那些美人如何?你身後的那個廢物根本配不上你。」

鳳逸軒彷徨的看看柳狐玥,又糾結的看看秦悅…… 在外人眼中,鳳逸軒似乎是動搖了,秦悅心中暗喜,以為再加一把火,鳳逸軒就會跟自己走,而柳狐玥沒有鳳逸軒這個靠山後,成年儀式一旦舉行,她就會被選入離族名單,到很遠的地方去。

到那時候,柳祥風也保不住她。

秦悅慢慢的走前,伸手,小心翼翼的拉住了鳳逸軒的手,哄騙道:「鳳王爺身份何等高貴,而她,除了有一張臉皮之外,卻毫無用處,鳳王爺,你就真的甘心娶一個廢物回家不成,每日抱著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廢物,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鳳逸軒手中的木棍微微鬆了松,一臉迷惑的問:「是這樣嗎?」

「對,你聽我的准沒錯,我這就帶你去見識見識比這個還未長開的小嫩芽還要好的女人。」說完后,秦悅就硬拽住了鳳逸軒的手,準備帶他離去。

柳狐玥見鳳逸軒沒打算反擊的意思,扶額暗道:你丫的該死的男人。

鳳逸軒頭也不回的跟著秦悅走,柳狐玥被鳳逸軒氣的不行,剛才還你儂我儂,現在卻翻臉不認人。

你真當你自個是個傻子?

不過,這個秦悅也夠無恥。

她就算不為鳳王,也得替自己出出氣吧。

「慢著。」柳狐玥大聲厲喝。

秦悅頓住了腳步,鳳逸軒眼底暗暗閃爍著一抹華光,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秦悅回頭問:「小九兒,你放心,表哥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等把這個傻子搞定了,表哥就來找你。」

柳狐玥冷冷哧笑了一聲:「你當你是潘安?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豬見了會上樹?我柳狐玥見了你就必須倒貼?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可笑,還是你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個長什麼模樣?」


毒,秦悅從來沒見過這麼毒舌的柳狐玥,這樣的柳狐玥才真正的引起了秦悅的注意。

他回過身,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柳狐玥。

眼中有迷惑、有不解、有狠戾,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眼前的女人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懦弱的九小姐嗎?

不,絕對不是,以前的柳狐玥才不會這麼對她說話。

「你是誰?」這要讓秦悅錯覺的以為眼前的人不是柳狐玥,脫口而出的問。

柳狐玥粉唇微勾:「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柳狐玥,怎麼,有問題?」

是啊,她就是柳狐玥,再不是以往那個懦弱無能的九小姐,她是要成為強者的柳狐玥。

秦悅也恍的回神,她不是柳狐玥是誰?

可她的性格反差太大,讓他誤以為她是個冒牌貨。

秦悅狠狠的瞪著她,好似恨不得從她身上看出什麼端倪來,但又找不出任何破綻之處。

「你不傻了?」記得前段日子服用了兩顆回魂丹而變成傻子的,短短的一個月里,柳家那個老太婆真有這麼了得的治好了她的「傻病」。

柳狐玥可不想跟他再羅嗦下去,直接無視了秦悅的問話,雙手負背,淡淡輕吐:「你既然有意讓秦家的女子踏入皇室,那便帶著鳳王到皇上跟前說去吧,我柳狐玥也稀罕?!」 話落,她便快步的離開,鳳逸軒見此,著急的甩開了秦悅的手,速速追了上去。

「媳婦……」

「滾!」柳狐玥低哼了一聲。

「你別生氣嘛。」鳳逸軒討好般的跟在她身後。

柳狐玥與鳳逸軒很快就消失在秦悅的面前,秦悅有種被人耍的感覺,可是卻又說不上來。

雙手暗暗攥緊,對柳狐玥這個女人越來越好奇,也越發覺得她有秘密。

但是,那也無法改變秦悅要將柳狐玥從柳家弄走的決心。

秦悅趕緊回到秦家,找到他的師父無痕子。

一個白髮蒼蒼可面容顏卻只有三十來歲人才有的男人,站在藥房里,背對著秦悅問:「徒兒是說那柳家的九小姐現在不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