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丫的,早知道弄個高級武師了。張蕭腹誹道。

「小兄弟,你不是姆特城的傭兵吧,我叫張三,一名老傭兵了,可是沒見過你啊!」旁邊的中年傭兵自來熟,跟張蕭聊了起來。

張蕭走在最後面,也只有張三和他兩個人。

「我是藍靈帝國的人,剛到姆特城。」

「那你怎麼不學魔法呢,看你挺年輕的,藍靈帝國很少見這麼年輕的斗者。」

藍靈帝國主倡修鍊魔法,斗靈帝國主倡修鍊鬥氣。

張蕭呵呵一笑,沒有回答。

「嗯。對了張大哥,怎麼這卡特商會找這麼多傭兵啊?護送的貨物很重要?」張蕭裝作菜鳥問道。

「噓,小點聲,傭兵是禁止談論這個的。不過你還小,下次要注意了。不過我聽小道消息,這次護送的好像有一個八階的雷系的魔核。估計好多歹人都盯上了呢。」張三感嘆道。

八階雷系魔核?!乖乖,大手筆啊!怪不得招這麼多的傭兵。

「張大哥,這次卡特商會來了很多強者嗎?」張蕭很是疑惑。

「之前消息說貌似有一位人武師,兩位武靈強者帶隊。但是現在只有兩名武靈強者。也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張蕭略微思索了一下,看來那位人武師已經留在迷霧森林了。可是這也說不通啊,就這點人馬能殺了八階魔獸?

「張大哥,我們會不會遇到強盜啊?」張蕭裝作很擔心道。

「不會。」張三肯定的說道,「斗靈帝國的強盜的勢力其實沒有那麼強大,對於大商會,他們還是不會插手的。他們惹不起。」

張蕭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可以放心點了。

「但是,這麼大的誘惑,一些大家族,應該是很眼饞的。所以這次咱們沒準遇到的是更厲害的對手。」張三說道。

還在慶幸的張蕭看著張三的臉,咬咬牙,真想一拳打過去,你丫的說話不能一次說完?

「那這次是不是很危險?」

「當然,」張三說道,「其實你不應該來的。」

張蕭雖然是老油條,但是心腸還是很不錯的。

張三嘆了口氣,「我們接這個任務,就是為了錢,這次中級武師竟然有100金幣的傭金,我一個中級武師,什麼時候才能掙這麼多。而且,我的兒子病了,需要大筆的錢,所以迫不得已,我只能接這個任務了。這裡大部分的人都是很缺錢,所以才接受這個任務的。即使我們死了,卡特商會也會把錢送到我們的家裡,也算值了。但是你還小,實在不應該來這裡。」

「我要去鬥勝城,而且,我也很缺錢。」張蕭無奈的笑了笑。張三說的自己都心裡發虛,開始有一點後悔了。

商會走了兩天,倒是很是平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只是本來兩天就可以到下個城的,可是現在連個城毛都沒看見。

「小姐,咱們為什麼一直繞路啊?我看著也沒什麼危險啊,不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嗎?況且到了下個城咱們就可以給家族發信,就會有人來接應了。您就別擔心了。」華麗馬車內,穿著綠色長裙的侍女安慰道。

此時的卡特琳眉頭緊鎖,雙手緊緊抱住一個錦盒。「沒那麼簡單,既然對手封鎖住了我們的消息通道,不可能放咱們安然離去的。我一直在繞路,就是想要逃離敵人的封鎖線。這次,到底是哪個家族要對我出手呢!」

「小姐,前面是一個下山谷。怎麼辦?」馬車外面的蒙大說道。

「咱們已經繞了很遠的路。估計他們想不到咱們會在這裡經過的,就從那裡過去!」

「是!」

「陳奇最近有什麼異動?」

「沒有。」蒙大看了看前面領頭的一個中年男子,男子正抱著長劍,閉眼養神。

卡特琳呼了一口氣,看來可以順利的走了。

車隊慢慢進入峽谷,張蕭眉頭皺了一下,這地方也太容易被埋伏了吧?這要是被襲擊了,該怎麼跑?這領頭的怎麼想的?正想著,驟然一股火元素瘋狂聚集!

「不好!」張蕭剛想拉張三躲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轟!」的一聲爆炸,整個車隊淹沒在火海中。

… 火海!車隊完全被火海淹沒了。

張蕭吐了口氣,噴出的都是煙霧。丫的,這是火系魔法?好強啊,稍不注意小命就完蛋了啊!

張蕭摸摸頭髮,鬆了口氣,還好沒亂,俗話說的好,血可流,頭可斷,髮型不能亂。

在魔法爆發的時候,張蕭很明智的趴到了地上,然後雙手抱頭。傷害大部分被自己的內甲吸收了,自己只受了點輕傷。

張蕭晃了晃頭,看了一眼周圍,好慘的場景,屍體,都是燒焦的屍體!張蕭心裡一寒,腹內一陣翻滾,差點就吐了出來。

此刻山頭上出現了一群人,一看就是敵人,張蕭明智的低下頭,往自己的臉上抹了抹土,選擇了裝死!雖然很慫,但是現在是最好的方法了,希望能躲過這一劫吧。

張蕭真是鬱悶,為什麼總是碰見強悍的對手啊?出來一個弱者讓自己欺負欺負不行?

一個魔法下來,大武師以下全部陣亡,幾個大武師也受了不輕的傷。

「山下的人聽著,只要你們投降,並效忠我們諾頓家族,我就饒了你們。卡特商會給你們多少錢,我也會給你們多少的。」說話的是一位年輕人,看著裝就是貴族子弟。

新招來的大武師都選擇了倒戈,畢竟人家又不傻。上來就是一個六階的大範圍火系魔法,這可不是一個靈法師能放出來的。這是魔法捲軸,而且是六階的魔法捲軸,這東西沒一定的財力和勢力是買不到的。

現在的卡特琳很是狼狽,馬車毀了,侍女也死了,此刻她坐在地上,前面站著的是蒙大和陳奇。要不是他們兩個,現在的卡特琳早就成灰了。

「咳咳,」卡特琳咳嗽了兩聲,看著周圍的慘景,卡特琳兩眼通紅,大喝道,「諾頓代爾!你是要掀起兩個家族的戰爭嗎?你們能承受的住卡特家族的怒火嗎?」

諾頓代爾,諾頓家族的長子。

諾頓家族,同卡特家族一樣,都是斗靈帝國的頂尖家族。與卡特家族不同的是,卡特家族致力於商業,而諾頓家族趨向於政界。但是雖然同為頂尖家族,卡特家族的實力還是遠超諾頓家族的。

「哈哈,你說的我害怕啊,確實,卡特家族全力向諾頓家族開戰,我們確實承受不住。不過,呵呵,卡特琳你也太天真了吧?」諾頓代爾聳聳肩,陰沉得笑了笑,「你覺得你們家族會知道嗎?這一段時間,你們和家族都保持著通暢的聯繫呢,哈哈,他們會起疑嗎?」

卡特琳一咬嘴唇,很明顯,果然是內奸。她掃視一眼,周圍就只有家族的五個受傷的大武師和蒙大還有陳奇了。

陳奇!卡特琳惡狠狠的盯著陳奇。

「你也想到了吧,肯定是有內奸的,哈哈,要不然我們怎麼得到消息,又怎麼能攔下你們呢?說實話,我也真服了你了,這是繞了多大的一圈啊,要不是我們即使得到消息,還真讓你們給繞過去了。哈哈,不過這下,你還往哪裡跑?哈哈。」

諾頓代爾大笑道,「這次出來,我並沒有帶人武師以上的侍衛,沒辦法,你們家族看的太緊了,人武師級別的一出動,你們家族就會察覺。還好,在你得身邊有我的人,要不還拿你沒辦法呢,哈哈。所以說,你死在這裡,即便卡特家族懷疑我們,沒有證據,能耐我何?」

諾頓手一揮,「動手。」後面的人瞬間沖了下來。

這次諾頓代爾只帶了一名武靈,一名靈法師和四位大武師。但加上剛剛倒戈的五名大武師,諾頓代爾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蒙大和陳奇緊緊守在卡特琳身邊。而卡特商會的五名大武師卻是很快被解決了。

「小姐,等會緊跟著我的腳步走。」陳奇低聲道,輕輕地拉住了卡特琳的手臂。

「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卡特琳怒視著陳奇,一把打開陳奇的手,大吼道。

陳奇一愣,暗自搖了搖頭。但這時陳奇心裡警兆突生,一個大斧橫劈過來。陳奇長劍一揮,迎上了巨斧,武器撞擊在一起,誰也沒佔到便宜,然後借力一退。

蒙大呼了口氣,這陳奇的反應真快。蒙大欺身而上,巨斧舉過頭頂,「雷霆一擊!」大斧泛起耀眼的鬥氣。

大斧揮下,陳奇握緊長劍,向後迅速一退。堪堪躲開了這一擊。但是大斧鬥氣一閃,一道鬥氣刃芒從大斧上衝出,直襲陳奇。陳奇長劍一擋,巨力將陳奇推出了很遠。

陳奇剛想鬆口氣,周圍突然湧起了魔法波動,這是!陳奇心頭一緊,想要跳開。但是上方卻出現了一隻匕首。陳奇只得一擋。

陳奇腳下的泥土突然一震,竟然形成了一隻泥土巨蟒,順著陳奇的腳向上纏繞,完全困住了陳奇。

「切!」陳奇不滿的切了一聲,但是沒有輕易妄動。

卡特琳完全傻了,從剛才蒙大襲擊陳奇,到諾頓代爾手下的武靈和靈法師出手將陳奇困住,她才感覺事情的不對勁。


「你這驚愕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哈哈。」諾頓代爾陰笑道,慢慢走向卡特琳。

這是怎麼回事?陳奇被困,蒙大卻是放任諾頓代爾走過來。卡特琳也慢慢明白了,原來內奸是蒙大?!

「卡特琳,我只能說,你太自以為是了。總是以為自己很聰明,什麼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哈哈,太可笑了。」諾頓代爾一把抓住了卡特琳的臉,「這次,你錯的很離譜啊。」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蒙大,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卡特琳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她實在沒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了自己。自己真是太愚蠢了,最信任的人是內奸,不信任的卻正是想保護自己的人。這次,自己被耍的團團轉啊。

「這次你知道了吧,其實我一點也不傻。」蒙大的語氣十分的嘲諷,「怎麼樣,陳奇,這樣的主子還值得跟嗎?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相信過你。一直讓我緊盯著你。我勸你加入諾頓家族吧,肯定會得到重用的,而且錢,會比卡特商會更多。」

陳奇嘆了口氣,「確實,這主子真是太自以為是了。說實話,我真是失望。或許商業上的成績遮住了她的雙眼吧。虧得青叔臨死前還讓我好好保護她呢。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有什麼好保護的。現在我被你們困住了,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諾頓代爾對卡特琳現在的表情十分的滿意,他看向卡特琳抱住的錦盒,一把打掉。「呵呵,你還不知道吧,你以為我們這次的目標是這個八階的雷系魔核?哈哈,這只是個機會,一個殺掉你的機會。你得到了魔核,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你到底死於誰的手上,那就不得而知了。到時候卡特家族也不會找上我們。」

「卡特家族的這一輩之中,只有你一個可當大任,你的弟弟妹妹,沒一個能上的了檯面,這次殺掉你,卡特家族將會陷入一片混亂。只要過段時間,事件慢慢平息,呵呵,卡特家族,將會被我們一點點蠶食,到時候,卡特家族這個龐然大物,將會屬於我們諾頓家族的了。哈哈。」諾頓代爾狂笑道。

諾頓代爾有個毛病,就是一高興什麼都說。不過這次穩操勝券,他的手下也沒提醒他。

「而當初我向你求婚,你是怎麼拒絕我的?讓我那樣的難堪。哈哈,今天你這王城第一美女,不一樣落入了我的手中?今天我要好好玩弄玩弄你。」諾頓代爾淫笑的舔了舔嘴唇。「我玩完了你,我的手下也會一個一個享受一下的。」

後面的口哨聲也響了起來。

那件事一直是諾頓代爾心裡的一道疤,他在宴會上拿著一束鮮艷的赤蓮花,類似玫瑰的花,向卡特琳示愛,結果高傲的卡特琳沒有理會他,直接把花扔進了垃圾桶。自此之後,諾頓代爾完全成了王城貴族青年們的笑柄。

「你不是很高傲嗎?再跟我裝啊?!」諾頓代爾瞪著雙眼,一步步緊逼著卡特琳。

卡特琳,緊咬著嘴唇,一步一步的向後退去。

「在這荒郊野嶺,留下一個滿是被人凌-辱的屍體,嘖嘖,以後王城的所有人會怎麼看這個王城的第一美女呢?嘿嘿。」

惡魔,卡特琳看著臉都扭曲的諾頓代爾,心裡十分的恐懼。

靠,這人也太變︶態了吧?張蕭撇撇嘴,要是他們等會要在這辦事兒——丫的,免費電影嗎?想想還有些小激動呢。

陳奇眉頭一皺,看來卡特琳危險了呢。自己到底怎麼辦?自己一個人對付他們還行,但是要保護卡特琳,就有些麻煩了。唉,陳奇心裡嘆了口氣,真是麻煩啊。

諾頓代爾不著急,就一步一步緊逼著卡特琳,對獵物,戲弄是摧毀獵物意志的最好辦法。

正在偷偷關注的張蕭這個鬱悶,你們快點啊,弄完趕緊走,不過,咦?好像沖這邊來了?

靠,大姐,往那邊跑不行?喂,別過來啊!

… 張蕭想哭,真的想哭,別這麼玩我行嗎?

看著越來越近的兩人,張蕭欲哭無淚。

卡特琳十分的害怕,儘管在事業上她是女強人,但說到底,她才剛剛18歲啊。面對諾頓代爾這個變︶態,也只能往後退。

「害怕吧?跑啊?哈哈,你越是害怕我越興奮!」諾頓代爾只是淫笑著跟著卡特琳,看著諾頓代爾這樣戲耍卡特琳,後面的手下們也是哈哈大笑。

現在的張蕭真想過去一巴掌扇死諾頓代爾,你特么到底上不上?不上我上!壞人死於話多,你不知道嗎?

突然卡特琳踩到了什麼東西,直接被絆倒了。

張蕭高興了?當然不是。他現在只想說,姐姐,你是我的親姐姐啊,踩我的手,現在坐在我肩上是鬧哪樣?咦,這皮膚還真是滑啊。卡特琳的大腿正挨著張蕭的臉,卡特琳此時很緊張,所以沒什麼感覺。可是張蕭卻是極度的享受。

「呦,還跑不跑?哈哈,還是乖乖的讓我們爽爽吧」諾頓代爾也覺得不能再玩了,開始撕扯卡特琳的衣服。

這個…張蕭感覺腦門上全是黑線。喂,大哥,你不會在我身上做吧?不要吧,這麼重口味?我現在可是屍體啊,在屍體上做?額,太變︶態了吧。

卡特琳掙扎了兩下,但她哪是諾頓代爾的對手。感覺自己掙扎不過,她咬了咬嘴唇,手指上的戒指一閃,一個捲軸就出現在了卡特琳的手中,對準了諾頓代爾。

諾頓代爾一愣,「哈哈,你還有魔法捲軸?!來,我讓你打。你大的出來嗎?別的家族不知道,可是我們諾頓家族早就調查清楚了,你是魔法和鬥氣方面的白痴,就是那個什麼禁魔之體吧。哈哈,現在還想嚇唬我?來,快點,用魔法捲軸來打我啊?」

禁魔之體?!這小妞竟然是禁魔之體?禁魔之體在整個大陸上都不見得有幾個,自己就碰見一個?這概率,張蕭現在真感覺自己的幸運天賦加點很多啊。張蕭一下子來了精神,這是自己第一個碰到的同類,自己要好好觀察下。他打起了精神,認真的注意情況。

卡特琳光芒一閃,手上突然亮起了一個光圈,裡面有很亂的花紋,貌似就是符文吧。陣法!

張蕭一驚,難道這個小妞能用陣法引導體內的元素?

這時捲軸上也亮起了一個光陣。一股水元素涌動,一個巨大的水泡直接沖向諾頓代爾。諾頓代爾的笑容還僵在臉上,就被水泡包裹住了。五階水系魔法,水之囚籠!

絕地反擊?在場的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原來卡特琳一直在裝,等待一個機會,在諾頓代爾毫無防備的時候來了一次反擊。

「把陳奇放開,放我們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卡特琳對蒙大說道,語氣十分的冰冷。

「真是驚訝啊,我跟了你這麼久,竟然沒發現你還有這樣的後手。」蒙大拍了拍手。

陳奇也是很驚訝。怪不得恩人總是誇卡特琳呢,果然是很聰明啊。不過,現在她想的還是有些簡單啊。其實現在可以看出來了,這一行人真正的領頭人不是諾頓代爾,而是蒙大。


「唉,真可惜,我早已經告訴少爺,讓他速度解決你,可是他非要什麼玩弄你。造成這樣的結果是他自己的原因,為什麼我還要管他的死活?」蒙大呵呵直笑,「諾頓代爾只是諾頓家族的一個不成器的少爺,換你,足夠了。」

蒙大拿起大斧,慢慢走向卡特琳。

陳奇眉頭一皺,怎麼辦?出不出手?他嘆了口氣,握緊長劍,即使不能保護她,也不能讓她這麼死掉。

對於劇情的轉變,張蕭早就驚呆了。這發展也太曲折了吧?不過這小妞會用陣法將體內的元素釋放出來,也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看來自己要救她一把了。

諾頓代爾此刻在水泡里十分的難受,不斷的掙扎。

卡特琳一陣苦笑,自己完全失算了。這次,自己恐怕逃不過這一劫了。

一道斧刃穿過,水泡應聲而碎。蒙大還是趁著卡特琳失神的時候將諾頓代爾救了下來。雖然他說的沒錯,可是諾頓代爾能活著還是很好的。

諾頓代爾一陣咳嗽,猛吸了幾口氣,他剛才差點就憋死了。他心裡十分的震怒,他惡狠狠的走向卡特琳,伸出手就向著卡特琳的臉上打去,「你個臭裱子!」

卡特琳眼一閉,心中是心灰意冷了。但是過了一會卻沒有感覺到疼痛,她疑惑的慢慢睜開了眼,卻發現諾頓代爾正瞪大了雙眼看著她。怎麼回事?諾頓代爾怎麼這麼個表情。

這是她卻感到屁股下竟然動了一下,然後自己不斷升高。一隻手也爬上了自己的大腿,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諾頓代爾發現自己的腦子真轉不過來了,卡特琳身下的「死屍」竟然站了起來!

張蕭鬆開諾頓代爾的手,一腳踹向諾頓代爾的襠部。「變︶態就變︶態吧,廢話還特么這麼多。」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聲沖向了天際,諾頓代爾捂著蛋蛋滿地打滾。

卡特琳現在坐在張蕭的肩膀上,兩腿夾著張蕭的腦袋,像個小孩被大人那樣背著。「抱好我的頭。」轉身就要瘋狂的開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