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王娜。你給這位姐開車。」售樓小姐道。

美女主播打量了王娜一番,感到王娜還行。於是,好答應了王娜給他開車。去取包了。

「先生來跟我裡屋坐。」售樓小姐道:「我給你沏杯好茶。」

「什麼茶?」蘇勇跟著售樓小姐往裡屋走了過去。其實這個售樓大廳里很大,有很多售樓小姐。她們之間有約定,她們輪班接待客戶。進來的誰接待的就歸誰。別人就不要跟著摻和了,這是售樓處內定的規矩。

「你想喝什麼茶?「售樓小姐問:」你想喝什麼茶,我這兒就有什麼茶。」

「你開茶樓呢?」蘇勇開玩笑的問。

「我這裡的客戶多。所以,我什麼都準備了,客戶來這裡,讓她們有種家的感覺。「

蘇勇跟著售樓小姐來到了格子間。坐了在了售樓小姐的對面。售樓小姐就開始給蘇勇沏茶了起來問:「大哥。你喝什麼茶?」

「有金駿眉嗎?」蘇勇故意刁難著售樓小姐。其實,蘇勇知道售樓小姐的名字。張盼盼。

「有啊。」張盼盼道。

「盼盼。你到底想盼啥?」蘇勇壞笑著問。

「盼我的事業有成,盼的我有很多的錢。」張盼盼道。

蘇勇坐下來。開始品茶。蘇勇一邊喝茶,一邊望著售樓小姐。售樓小姐傲然的胸脯。讓蘇勇想入非非了起來。

「大哥,這茶怎麼樣?」售樓小姐問。

「還真是金駿眉。」蘇勇一邊品著茶,一邊道。

「當然是真的了。我這是5800一斤的金駿眉。」售樓小姐道:「大哥,我覺得你人不錯,所以,才把好茶給你拿出來了,你得好好的品品。別當便宜茶喝了。」

「這茶真不錯.」蘇勇道:「不是我聽你說這茶很貴就說不錯,其實,我剛才就喝出來了,這茶是好茶,故意這麼說來的。

「大哥。我對你咋樣?」售樓小姐問。

「挺好的。」蘇勇一邊喝茶,一邊問:「你為什麼這麼問?是不是跟我有什麼想法啊?」

「大哥,你的警惕性還挺高的啊?」售樓小姐問。

「我怎麼沒有覺得?」蘇勇問:「我跟你開玩笑呢。」

「大哥,以後你不要刁難我啊。」售樓小姐嬌嗔的道:「我也挺不容易的。你再刁難我,我還有活路嗎?」

「原來你請我喝茶是有目的啊?」蘇勇問:「這茶還真不能喝了,簡直就是糖衣炮彈。」

「大哥,你真逗。」售樓小姐嫣然一笑道。

突然,蘇勇的手機響了起來,蘇勇掏出手機一看,居然是林婷打來的電話。蘇勇直接的就接了林婷的電話。以為林婷有什麼事了。

「蘇勇,你在哪?」林婷問。

「我在外面辦點事。」蘇勇問:「怎麼了?有事嗎?」

「蘇勇,你快過來,我遇上無賴了。」林婷道。

「你在哪呢?」蘇勇問。

「我在鳳凰山附近。跟一個無賴的車刮上了,他就對我耍流︶氓。」林婷道:「蘇勇,你快點的過來呀。」

蘇勇聽林婷這麼說,他怎麼能不過去呀,萬一林婷出事了,他得吃不了兜著走。於是,蘇勇道:「你等著我,我馬上就過去。」

「你快點。」林婷嬌嗔的道。

「好的。」蘇勇掛了電話。就問售樓小姐道:「你有車嗎,我有點急事需要用一下。」

「有是有,可是,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怎麼能把車借給你啊?」售樓小姐問。

「我叫蘇勇。」蘇勇道。

「光知道你的名字也不行啊。」售樓小姐道。

「我都從你這兒買房子了,我怎麼能騙你車啊?」蘇勇著急的問:「說了,我路虎被王娜開去。就憑著路虎車,我也不像騙你車的。」

售樓小姐覺得蘇勇說的也對。於是。就將她的車借給了蘇勇,再說了,蘇勇要是將他車開走不還,售樓小姐還有那輛路虎呢。王娜開就回來,她就將路虎車押在她那,就不信蘇勇不還車。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蘇勇開著售樓小姐的寶來車,就向鳳凰山駛去。幸虧這裡離鳳凰山不遠,蘇勇很快就看到鳳凰山旁的道上,有很多人,似乎發生了車禍。

蘇勇將車停在一邊,就向人群走了過去,天朝人有個特點,喜歡看熱鬧,那有出點事,頓時被看熱鬧的人給包圍了起來。

蘇勇看到林婷正在跟一個男人在理論著什麼,林婷聲音挺高的,一副霸道的樣子。

「你妹的,走保險,本大小姐沒有時間跟磨嘰。」林婷道。

「尼瑪的,你颳了我的車還有理了……」男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啪的一聲,男人挨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尼瑪的。誰敢罵我老婆?」蘇勇站在男人跟前,目光鋒利的望著男人。

「你丫的。敢打你大爺。」男人就向蘇勇沖了過來。蘇勇一閃身。男人沒有撲到蘇勇。身子就向前面沖了過去。蘇勇一絆子。就絆在那個男人的腳上了,男人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你丫的罵誰呢。」林婷用她的高跟鞋,照著男人就是猛踩,把男人踩的嗷嗷的叫。

蘇勇看到林婷狗仗人勢的樣子,心裡這麼高興。

林婷占著便宜了,就不把手了。很快就把男人身上踩的遍體鱗傷了。林婷簡直太高興了。

林婷將那個男人踩的一塌糊塗,蘇勇才拉著林婷走了。蘇勇感到林婷不是被人欺負,而是她在欺負別人。

「你自己開車來的?」蘇勇跟著林婷來到她的車前問。

「我不自己開車過來。你給我開車呀?」林婷反問。

「我救了你,你還不領情,反過來跟我嘚瑟。」蘇勇有些不爽的道:「真是的,知道你這樣,我不來好了。」

「哎,誰的車?」林婷問:「怎麼是紅色的,一定是女人的車吧?」

「借的。」蘇勇道:「你打電話著急。所以,我借的車就趕來了。」

「這女人跟你關係不一般吧?」林婷問:「要不她怎麼能借給你車啊?」

「當然了。」蘇勇見林婷這麼問,而且,酸溜溜的,就故意氣她道:「我的追求者,我這麼帥,到哪都有粉絲追求我。」

「德行。」林婷嬌嗔的道。

那個男人一瘸一拐的上了他的車,也不再為他車的刮傷糾結了。就開著車跑了。看來還是誰拳頭硬,誰說的算。

「你去哪?」蘇勇問。同時,蘇勇想,他還得陪著美女主播買樓呢。蘇勇琢磨著。難道美女主播還沒有回來嗎?怎麼還沒有給他打電話啊?

「當然回家了。「林婷問:「你去哪?」

「還車去。」蘇勇道。

「你車呢?」林婷問。

「我喝酒了沒有開車。」蘇勇道:「我在外面呢。打車去了。接到你的電話。就借了一輛車過來了。來晚了怕有什麼意外。」

「這麼說,你還是挺聽命令的啊?」林婷問。

林婷穿著黑色的裙子,白皙的臂膀十分打眼,蘇勇望著這香肩斜斜的美女,心裡砰砰的狂跳了起來。林婷給蘇勇的感受,太讓蘇勇激動了。

「是啊。」蘇勇道:「我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得還上。」

「說啥呢?」林婷問:「蘇勇是不是故意佔我便宜啊?剛才你說啥來的。說我是你老婆?」

「那不是為了救你嗎?」蘇勇問:「我救你得找個借口啊。林婷,你怎麼這麼屌啊?」

「切。」林婷將車門一拉,就上了她的跑車,然後,一加速,跑車就竄了出去。蘇勇望著林婷的紅色的跑車,非常的拉風。

直到林婷的跑車從蘇勇的視線里消失了。蘇勇才上了他的寶來車,剛才由於著急,蘇勇沒有認真的看他開的車,現在他才認真的看了起來,發現車裡有不少女人的飾物。而且買車裡還瀰漫著女人的芳香。怪不得林婷說他開的是女人車。

女人天生的敏感,蘇勇一邊啟動車,一邊琢磨著。

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蘇勇拿起手機一看,正是美女主播的電話。蘇勇知道美女主播等他著急了。於是,就接了美女主播電話。

「蘇勇,你在哪呢?怎麼還不回來?」美女主播問。

「剛才有點事。正在往回趕呢。」蘇勇一邊開車,一邊問:「你到售樓處了嗎?」

「早就到了,就等你呢。」美女主播嬌嗔的問:「你幹啥去了?」

「有個朋友跟人打架了。讓我過去幫忙。」蘇勇道:「現在完事了。」

「暈死。你還幫別人打架呀?」美女主播問。


「好了,回去再說吧。」蘇勇掛了電話。就開車來到了售樓處,其實等著蘇勇著急的,不光是美女主播。還有售樓小姐張盼盼,蘇勇不回來。美女主播不付款。所以,售樓小姐比美女主播還著急,她沒有蘇勇的電話,她要是有蘇勇的電話,她一定會給蘇勇打電話的。

蘇勇到了售樓處,售樓小姐的等著臉都綠了,看到了蘇勇差點沒有投進他的懷裡去。

「蘇先生,就等著你呢。」售樓小姐道。

「是嗎?」蘇勇問。

「快點的付款吧。」售樓小姐道。

「那忙啥的?」蘇勇問:「錢給你了,就你說的算了。現在錢在誰的手裡,誰說的算。」

「就是,我們得商量一下。」美女主播拉了蘇勇一把。他們就去了角落裡。美女主播問:「蘇勇,你感到這房子怎麼樣?」

「挺好的。」蘇勇道:「就要了吧。」

「不需要再看看嗎?」美女主播問。

「你自己拿主意。」蘇勇道:「這事我不能給你做主。好了壞的。你該埋怨我了。」

蘇勇發現,他在跟美女主播說話的時候。售樓小姐往他們這邊張望著,蘇勇從售樓小姐的眼神里看到了急切。售樓小姐希望她們馬上成交。

蘇勇感覺,售樓小姐也不容易。於是道:「咱們價都講完了。要是再不買就不厚道了。」


「好吧。那咱們去交款吧。」美女主播道。

於是,蘇勇就跟美女主播叫放款交了,然後。就將鑰匙領了。蘇勇就陪著美女主播去了她家。美女主播要的是18層。她們又從新的在18層的毛坯房裡看看。

「蘇勇,這裝修的事。就由你給我代理了。」美女主播道。

「我給你裝修?」蘇勇一愣問。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楚傾快要靠近之時,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年玉,下意識的站了起來。

可那一起身,更拉近了二人的距離,就在彼此能感受到對方呼吸時,楚傾停下了腳步,似也因為這突然湊近的距離,微微愣了一下。

一時間,空氣中,氣氛近乎曖昧,年玉彷彿聽見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加劇,這樣的感覺,前世在那段愛情甜蜜正濃之時,時常會有,可現在,面對楚傾,她怎麼……

年玉皺眉,這微皺的眉,落入楚傾眼裡,似也驚醒了他。

意識到什麼,楚傾猛然別開眼,從懷中拿出一個東西,拉了年玉的手,迅速塞入她的手中,又立即鬆開。

「給你的。」楚傾渾厚的聲音,低沉悅耳,丟下一句話,利落的身形一閃,人已經逃似的迅速朝門外走去。

「你……」

年玉抬眼,房間里,卻已然沒了楚傾的身影,獨留下剛才塞入她手裡的……年玉低頭,看著那錦帕包裹著的東西,微微出神。

給她的?

裡面是什麼?

年玉眸光微斂,看著手裡的東西好半響才坐下來,打開錦帕,裡面是一個錦盒,那錦盒,竟和當初他連日里給她送匕首時,用來裝匕首的盒子一模一樣。

年玉的嘴角,不自覺淺揚起一抹笑意。

這楚傾……裡面裝的,莫不又是匕首?

年玉打開錦盒,小心翼翼,當看到裡面放著的東西之時,卻是微微一愣。

竟是一對白玉耳墜!

那白玉細膩通透,一看就是上品,年玉拿了耳墜,細細打量,白玉雕琢的……竟是開得正艷的海棠嗎?

年玉想起了楚傾給她的那枚玉簪,上面也有一朵栩栩如生的海棠。

楚傾他送這白玉耳墜給她,是什麼意思?

年玉皺著眉,揣度著。

若換成旁人,她會解讀成男人對女人的示愛,可楚傾……

在她對楚傾的認知里,那個男人擁有絕世之貌,擁有過人的智慧,擁有常人無法企及的權利與地位,英明神武,可沒有一樣和風月有關,就連前世,他在遭遇伏殺之時,身旁都沒有一房妻妾,沒有一個女子。

伏殺……

這兩個字,讓年玉握著白玉耳墜的手一顫。

她不希望這個男人年紀輕輕就死於非命!

可前世的事,這一世,會如前世那般發生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