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頭兒低著頭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冷羽沫又催了一遍,才嬉皮笑臉道:「小丫頭,你是晚輩,怎麼能問我這個老頭兒的名字呢?我看你還是叫我爺爺吧?你這年紀,當我孫女我都嫌小了?」

「做夢呢你!」冷羽沫翻了個白眼,「你碰瓷訛詐我還不夠,現在還想占我便宜了?」

老頭兒:「爺爺不行,叫我外公也行啊!怎麼說我都是你長輩。」

冷羽沫直接轉頭不理他,「這老頭兒受了傷,在這車廂外休息下,你們不用搭理。」

===

在四象城修整了一天,第二日大清早,慕顏一行就換乘飛舟前往長陽城。

只不過,與之前以為三五日就能抵達長陽城不同。

飛舟上了天空后,只要一到夜晚,冷若琳就會臉色慘白,全身瑟縮。

特工王妃,謀亂天下 ,晚上落地休息。

「娘,你別怕。」冷羽沫用布巾輕輕擦過冷若琳嘴角,聲音輕柔地彷彿哄孩子一般,「以後,羽沫會保護你,絕不會讓任何人再把你從我眼前帶走。」

「丫頭。」斜刺里突然傳來蒼老的聲音,「誰把你娘從你眼前帶走了?」

冷羽沫被嚇了一跳,驚疑不定地看著老頭,「你走路怎麼沒聲音的?」

不,更讓她震驚的是。

這老頭都靠近她了,她竟然完全沒有察覺。

老頭嘿嘿笑道:「還不是丫頭你太專註了,老頭兒我在後面走來走去半天,你都沒反應。丫頭,你還沒回答我剛剛的話呢?」

冷羽沫原本並不想回答,可是對上老頭兒的視線,心中竟莫名彷彿被什麼翻攪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月色太過明亮,老頭原本渾濁的雙眼,變得那樣閃亮。 洛舞煙的拳頭在他的胸前無力的捶著,已是泣不成聲:「王八蛋,若是你敢死,我就敢將你忘記的乾乾淨淨,就權當我從來就沒有遇過你這個王八蛋……」

「我知道……」楚修塵手臂有力的環住她,嗅著散落的青絲散發的陣陣的清香,心中頓時的疼痛難忍,險些的沒有續上一口氣,不由的一聲呻吟。

這一聲呻吟使得洛舞煙的哭泣之中戛然而止,連忙的抬首查探:「楚修塵,你又是哪裡不對?可是還有金針沒有取出來?」

她的緊張立即的惹來了銀魂沉沉的聲音:「他的心脈受傷,受不得情緒之上太多的波動……你最好是過些日子再……收拾他……」

黑夜和司玄衣乘機的上前架住了楚修塵,訕訕道:「既然沒事,還是回去慢慢的商量才好……」

楚修塵甚是感激的看了一眼司玄衣,低語道:「夠兄弟……」

洛舞煙的情緒如此的激動,他怕在這這麼的哭鬧下去,對孩子似乎是沒什麼好處,自然是感激司玄衣如此的有眼力勁的就自己出了這淚水的包圍。

洛舞煙的細眉頓時的微挑,想要再次的訓話,卻是又是擔心楚修塵的心脈受不得什麼刺激,只好悻悻的住了嘴。

眸光流轉之時,見到了匆忙的避開了自己目光的銀魂,心念一動,連忙的喚道:「銀魂,你等一下……」

孰知話語未說完,就見銀魂突然的也是手撫心口,大聲的呻吟:「糟了……我的心脈之上似乎也是有著金針的壓迫……我需要快些的找個地方取針……」

司玄衣的看臉色頓變,方要助他一臂之力,卻是見到他突然的沖著自己一眨眼,頓時的心領神會:「是嗎?若是你不急,我們會回去以後找個火爐的旁邊,細細的研究可好?」

銀魂甚是讚許的揚揚眉,隨即的哭喪著聲音道:「也好……反正這一時半會的估計也是死不了……」

……

斜倚在錦榻之上的楚修塵衣衫凌亂,胸口的白皙的肌膚在火爐之中那溫暖跳躍的炭火的映照下旖旎著繾綣之色。

他的眉頭微鎖,目不轉睛的盯著手中的金針,上面的暗暗的花紋流轉著金色的霞光。

房門開啟,銀魂帶著一身的冷氣悄然而入。

楚修塵甚是自覺地掩好了衣衫,起身而坐:「怎麼樣了?」

「沒事……」銀魂的眸子落在了他手上的金針之上:「你呢?修養了這麼些日子,可是還有什麼不妥之處?」

楚修塵緩緩的搖頭,眉頭卻是越發的緊咒:「江湖之上,以金針為武器的人著實的不多……卻是也是沒有聽過誰的金針之上是有著花紋的紋路的……」

眸光微抬,眸光落在了銀魂手中所持的另一根金針之上:「你倒是幸運,金針落在了手臂之上……」

「你知道為什麼嗎?」銀魂的手中的金針緩緩的劃過了曲線,落在了楚修塵的心口之上:「因為你是那個讓他最是忌憚之人,所以,你才是他的目標……」 尤其是瞟向冷若琳的那一眼,彷彿有什麼晶瑩的東西在裡面閃爍。

不過等冷羽沫想要細看,卻又什麼都沒有了。

「丫頭,有什麼話老憋在心裡,小心把自己給憋壞了。」

冷羽沫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道:「我娘曾經被強行帶走過,就是在……在這樣一個黑夜,我追在飛舟下面拚命地喊她,卻還是只能眼睜睜看著她離開。」

冷若琳如今那麼害怕在夜晚乘上飛舟,或許正是當年被柳谷城強行帶走的一幕,深深地刻進了她腦海中。

哪怕她如今行屍走肉,也依舊無法抹去刻入靈魂深處的恐懼。

冷羽沫良久才聽到老頭微微有些沙啞的聲音,「你……難道沒有別的親人嗎?為什麼……為什麼不向他們求救?」

「我沒有親人。」冷羽沫嗤笑一聲,低低道,「那些嫌我娘丟人,眼睜睜看著她落入地獄的人,我不承認他們是我的親人。」

……

紫雲界,雲嶺冷家。

古樸典雅的長廊中,一個身著紫色華服的男子身形倏然閃現。

這男子外表看上去大約三十歲上下,皮膚白皙,五官頗顯書生秀氣。

但周身溢散出阿里的威壓,卻讓周圍的人一陣膽寒。

兩旁侍從慌忙跪下來,躬身道:「參見四公子!」

男子沒有理會他們,只一個踏步就來到大殿中央的男子面前,急聲道:「大哥,你剛剛說有若琳的消息了?是真的嗎? 都市超級紈絝 ?」

「知軒,你冷靜點。並非確切有了小妹的消息,只是【雲髓獸】,感應到了附近有【彌箬血脈】被激發。」

【彌箬血脈】是雲嶺冷家獨有的修行天賦,除了擁有冷家嫡系血脈的,無人能夠激發。

而這一次被【雲髓獸】感應到的【彌箬血脈】,與如今冷家的每一個人都不同。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們那已經離家數十載的小妹冷若琳。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

「大哥,你告訴我,【雲髓獸】感應到【彌箬血脈】被激發的位置在哪?我現在就過去找!」

冷奕偉看著平日里溫文儒雅,波瀾不驚的青年,此時急的方寸大亂,心中忍不住嘆了口氣。


冷知軒事實上並非冷家的人,而是老祖宗冷耀山從煉神淵旁撿回來的。

論天賦,冷知軒竟遠遠強於冷家所有嫡系血脈。

雲嶺冷家一門三渡劫。

一為冷家老祖冷耀山。

一為冷家家主冷奕偉。

第三個,就是根骨年齡還不足百歲,卻已經進入渡劫期的冷家養子冷知軒。

冷知軒進入冷家的時候,才不過十歲,身上一點修為都沒有。

當時的冷若琳卻已經十八歲。

冷知軒總喜歡跟在冷若琳後頭,誰若是傷了冷若琳,他能跟人拚命。

冷知軒總是叫他們大哥、二哥、三哥,卻從不肯喊冷若琳一句姐姐。

他心中究竟藏著怎樣的感情,冷家的人幾乎都知道,除了冷若琳。

再後來,連勝出現。

冷耀山堅決不同意冷若琳與他在一起。

冷家多兒子,冷若琳是唯一的女兒,從小被嬌寵慣了。 眼波微轉,眸子看向了房間的四周,低語道:「舞煙呢?」

楚修塵的劍眉微挑,饒有趣味的看著他:「說是在廚房幫忙做事呢……怎麼?還是不理你?」

銀魂的神色頓僵,甚是無奈道:「是啊……自從回來后,她就沒有在和我說上一句話……你不知道,我的每一次的失憶,總是會忘記一些東西……所以,我根本的就不知道她為什麼要生我的氣……」

雙手一攤,苦笑迭迭:「連你那樣的錯誤他都原諒了,為什麼就不能原諒我呢?」

「因為我沒有拋棄她……」楚修塵的深邃綻放了一抹光華,甚是嚴肅:「最少我的口頭之上沒有那麼說……可是你呢?她千里迢迢的懷著身孕趕來找你,可是你是怎麼做的?在她得到最後的希望的時候,你卻是給了她最深的失望……」

「你知道的,我是不想再繼續的讓她失望……」

房門攸的一聲被人推開,洛舞煙輕快的聲音隨著而入:「楚修塵,我真的發現你現在的小日子過得真的很滋潤啊,這麼冷的天,我還要親自的……」

話語未說完,隨即的見到了房間之中的銀魂,不由的微微的一怔:「那你們先聊,我隨後再來……」

「等一下……」楚修塵連忙的喚道:「你不是一直的想知道那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不如我們現在告訴你……」

洛舞煙卻是轉身將手中的托盤放到了身畔的桌上,眸光閃爍,暗影浮動:「不要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興趣了……」

看著飛速離去的洛舞煙,楚修塵連忙的示意訕訕的銀魂追上去:「她就是一犟嘴巴,你不用擔心她,只要將話說開了就沒事了……」

……

見到閃身而落在面前的銀魂,洛舞煙悠然的頓住了腳步:「我和你沒什麼可說的……」

銀魂閃身,再一次的攔住了她的去路,黑眸之中,有著淡淡的憂傷之色:「你還在生氣那一日你喊我,我卻是沒有停下來嗎?」

「我沒有生氣……」洛舞煙悄然的後退一步,神色複雜的看著他:「那日的事情,楚修塵都和我解釋了……你們是怕我情緒的波動太大,對胎氣有影響……」

銀魂如同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訕訕的垂下了眼眸,長長的睫毛眨動著,似乎極是委屈的說道:「那你就是在生氣那日我不允許寒太子將我的名字告訴你了……」

洛舞煙的唇瓣微張,細眉上挑,眼中頓時的噙上了清冷的笑意:「你終於的也是知道我生的是你哪門子氣了……你是銀魂嘛,自然的不可能是洛文,自然的是不會與我生死與共……你就是寧可讓我帶著一輩子的遺憾過完下半生,也不願意和我說一聲再見……」

「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覺得就這麼的不聲不息的走了,是對我最好的交代是嗎?你可曾想過,你的秘密能瞞多久?若是你真的一去不返,我還能再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嗎? 「就算是活下去,我能開心的每一天嗎?你是自由了……你以為什麼都不告訴我就是對我最好的照顧,可是你可知道,我需要的是親人之間,那血脈相連的鈕系……我不要你這樣的所謂的照顧……」

銀魂的眼眸遽然的淡出了淚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的忍住沒有讓它流下來,卻是在在這夜色之中,閃過了一抹流光。

「你知道嗎……我一直的都不知道你是我的妹妹,直到寒太子將你們之間的約定告訴了我,我才知道這件事情的全部的始末……」

他甚是無奈的低低的一笑,「我對以前的事情全部的不記得了,就連我曾經和他說過的關於玉珏的故事我都不記得……其時,那玉珏的事情還是寒太子告知與我的……他說那是我小時候講給他聽過的故事……」

他的眼波蕩漾,期然的閃過一抹痛:「所以,說到底,我自己都還不敢確定,我究竟是不是洛文……所以,我更加的不敢和你相認……」

洛舞煙的心不由的悄然的一痛:「你不敢確定我究竟是不是你的妹妹,卻是甘心愿意為了我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你不怕就真的這般的一去不復返嗎?」

銀魂卻是雲淡風輕般的淡然一笑:「你說的是火字堂的這件事嗎?若是你真的是我的妹妹,我若是看你陷於水深火熱之中而自私自利的苟且偷生,你覺得,我會安心一生嗎?就算是你不是我的妹妹,為了一個人,付出了他認為值得的生命……我想,我也是不會後悔的……所以,不論如何,如今的我的這番的所作所為,我永遠的不會後悔……」

洛舞煙的唇邊期然的挑起了一絲溫暖的笑意,看著銀魂的眼眸充斥了濃濃的依賴之感:「我相信,你就是洛文……」

她的手臂緩緩的張開,遽然的撲入了銀魂的懷中:「不論你到底是不是他,你也會永遠的是我的哥哥……」

淚水瞬間的打濕了他的衣襟,她的嬌軀不由的輕輕的顫抖著,啜泣的聲音在他的懷中溢了出來。

「我的願望就是在出嫁的時候能由你抱出府門……如今找到了你,我真的是無憾了……」

銀魂的手撫上了她的後背,撫摸著那柔軟的青絲,心底頓時的柔情萬千:「會的……一定會的……等到所有的事情結束了……我定然的是會親自的將你抱上他修羅的花轎……」

……

楚修塵悠然的吃著瓷盅之內洛舞煙燉好的肉粥,眸子不時的瞥向門口,唇邊不由的斜斜的一挑。

兩人出去了這麼久的也是沒有回來,定然的是在糾纏著一些問題,能糾纏就是好現象。

以洛舞煙的為人,他不覺得她能在這件事情之上堅持的太久。

她是一個重視情義的人,自然的是不會就那般的輕易的放棄銀魂。

門口傳來的細碎的腳步之聲使得他的唇瓣的笑意更濃。

抬眸看向推門而入的兩個人,他的深眸泛著深不可測的光芒:「或許,我們該去拜訪一下歸海……」 冷家人的反對,反倒激起了她的逆反心理,無論如何都一定要跟連勝在一起。

那時,冷耀山也是氣狠了,直接放話:「冷若琳,你要是敢跟這個男人在一起,從此以後就不要認我這個爹。你有本事走,走了你就永遠別再回來,我就當我冷耀山沒有你這個女兒,雲嶺冷家,沒有大小姐!!」

倔強的小妹義無反顧離開,從此以後再沒有踏足過雲嶺一步。

如此一別,就是許多許多年。

冷知軒也並非沒有去長陽城偷偷探望過,可看到的卻是冷若琳與連勝夫妻恩愛的斷腸場面。

從此以後,他閉關不出,只知修鍊。

等他們再聽到小妹的消息,竟然是冷家養女冷淑琴,作為連家主母前來拜見。


那時他們才知道,小妹冷若琳因為與連勝感情不和,拋下連勝和幼女離家出走,從此再沒有音訊。

冷淑琴跪在冷奕偉面前,梨花帶雨地哭泣:「冷家對我有大恩,我不想佔了姐姐的位置,可是羽沫還那麼小,我若是不留在冷家照顧她,她要怎麼辦?」

「大哥,羽沫是姐姐一手帶大的,她對冷家恨之入骨,如今又被她的親娘拋下,羽沫她……不會想要見到你們的。」

因為冷淑琴的話,再加上,冷若琳已經走了,而連羽沫,畢竟流淌著連勝的血脈,讓冷家人厭惡。所以此後數年,從沒有人冷家人再去連家探望過。

可如今【雲髓獸】感應到了【彌箬血脈】,冷奕偉第一個想到的卻不是小妹,而是他當初遠遠看過一眼的那個桀驁不馴的小女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